当前位置:军妆>第1452章 缘深缘浅

第1452章 缘深缘浅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14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我可真是糊涂,你刚出任务回来,肯定有很多事儿要忙,我竟然扯着你说些有的没的……”卢音音一脸愧疚的看着洛叶,“洛洛,对不起,你……你快去忙自己的事儿吧,叶墨这边有我呢,我一定会把他照顾好,让他早日康复。”

洛叶就笑起来:“嫂子,看你这话说的,我有什么资格不放心?这么急着过来看他,是因为手术是我做的,嫂子可别误会。”

“没有没有,我没有误会……”卢音音慌的解释,“我都明白的,我是真的感激您……”

洛叶打断她:“好了,嫂子,看你,越说越客气了,还您啊您的,刚才叶婶可是说了,要认我做干闺女,那以后我就是嫂子的小姑子了,这么客气,我可就误会是嫂子不愿意认我这个小姑子了。”

“不是不是……”卢音音摆着手,脸涨的通红,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解释才好。

她是真心实意的感激洛叶,也是真的明白叶墨心里最看重的人是谁,所以,不自觉的就说了出来。

当然,她对洛叶没有丁点儿妒忌,或者说,她根本就妒忌不起来,丈夫的命是对方救的,他们的婚姻也是对方促成的,她要是妒忌人家,还算是人吗?

“嫂子,我知道你的心思,不用解释了。”洛叶安抚的拍拍她,“叶大哥的身体虽说恢复的非常好,但三个月以内是不适合高强度的工作的,我建议嫂子可以和叶大哥商量一下,借着这个机会,四处转转,既能让你们之间变的更熟悉,又能放松了身心,何乐而不为,对不对?”

“洛洛,你这个提议真是太好了!”卢音音的眸子一下子亮起来。随之肩膀又垮下去,“我走不开的,还有我姐姐呢,她要是一段时间看不到我,肯定会不适应的。”

“这几年,你一直带着姐姐和叶婶生活在一起,相信她对叶婶是十分信任的,说不准可以呢?”

“也对!”卢音音刹那间又变的神采飞扬,“有机会单独和他一起去旅行,是我做梦都想的事儿。没想到。竟然就实现了。我以为,这辈子都没有可能呢。”

“嫂子说的也太玄乎了……”洛叶笑着摇摇头,拉她往回走,“叶嫂和叶大哥肯定都担心呢。回去和他们好好聊聊,有些话别总是憋在心里,大家猜来猜去的最容易产生误会了。”

“嗯。”卢音音点点头,“洛洛,我听你的,以后不再什么事儿都不好意思说,其实,主要是我觉得嫁给叶墨,是我欠他的太多。就什么事儿都张不开口,久而久之,心里的事就积的多了,反倒给自己添了烦恼,别人也看着我整天没个高兴的时候。特没意思。”

“没你说的那么严重。”洛叶笑道,“叶大哥受重伤的时候,可是一直惦着嫂子呢,还叮嘱我,万一他有了什么事儿,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嫂子。”

“他真的那样说了?”

“我有什么好骗你的?要是不信,你可以亲口问他嘛。”

“不用不用,我信,我就是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,有点儿接受不大了。”卢音音边说边连连拍着胸口,“我这心,都快跳出来了,真的。”

“真没出息。”洛叶无奈的看着她,“要是叶大哥突然和你说好听的情话,你是不是能马上晕过去?”

“肯定的!”卢音音一脸认真的点头,“我从来就没想过他会和我说情话,不管好听不好听,情话就不可能。

我跟你说噢洛洛,他对我,始终是客客气气的,要是不知道的,还真以为我们只是普通的认识,连朋友都算不上呢,你想想,平时我们俩之间有多生疏就行了。”

“好瓜不怕晚熟。”洛叶拍拍她,“只要甜就行了嘛,对不对?”

“对。”卢音音说着,脸上的笑容猛的僵住,“好瓜还没熟呢,想偷摘瓜的就过来了。”洛叶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就见钱莹正提着个果篮往这边走。

看到洛叶的刹那,钱莹明显愣了愣,随之,脸上浮起笑容:“洛洛,真巧,好几年没见了,你还是那么漂亮。”

“是啊,好几年不见了,你还是那么阴魂不散。”

愣一愣,钱莹笑着摇头:“几年不见,你的嘴巴还是那么不饶人,不过洛洛,我就不明白了,你又不喜欢叶墨,也已经嫁给了夜轩,为什么还对我有那么深的敌意?莫不是,你是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?”

“莫非,你不中伤别人,心里就不舒服?”洛叶淡淡扫她一眼,抬脚往叶墨病房走去,卢音音赶紧跟上,钱莹撇了撇嘴,随俩人一起往里走。

“你是看我丈夫的?”卢音音止住脚步,回身拦住她问道。

“我是来看叶墨的。”钱莹一脸不屑的看着她,“他又不喜欢你,为什么霸着他就不松手了?如果不是你这张脸和洛叶有那么丁点儿的相像,你以为他会和你结婚吗?

如果我是你,就坚决不做别人的替代品,我宁可嫁一个我不爱的男人,也绝对不会每天活在别人的阴影当中。

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,明知道自己是谁的替身,还和人家好的亲姐妹一样,你不嫌恶心吗?或者说,你表面上和她好,其实心里恨不得要杀了她?”

“我没有你那么龌龊,自然也不会做出那么龌龊的事儿来,对我而言,洛洛是我们的媒人,也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,我只有全心全意的感激她,又哪会恨她?

钱莹,别怪我没有警告你,以前,我和我丈夫之间的确是存在一些问题,但那是我们的家事儿,轮不到你这个外人说三道四。

当然,我也承认,那个时候的我没有什么自信,所以,就任由你对着叶墨乱放电,现在,我已经想明白了,你要是还敢当着我的面对叶墨眉来眼去的。就别嫌我不客气。”

已经到了门口的洛叶,听到卢音音的回答,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,随之,迈步进了病房,叶墨和叶妈都已经吃过饭,见她进来,都是一脸的征询。

“没事儿了,嫂子就是太激动,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我们聊了一会儿。她已经清楚自己接下来到底要做什么了。

不过叶大哥。我也要说你几句,既然想明白了,要和嫂子好好的在一起,就别和一些无关的人来往。免得影响你们之间的幸福。”

“你说谁呢?”叶墨一脸纳闷的看着她,“我好像没和谁来往吧?你也知道我在这方面是很注意的,哪怕喜欢你,也从来没有跑你面前去晃,是不是?”

“往我身上扯什么扯?”洛叶白他一眼,“现在我可是你妹妹,我问的是钱莹,听嫂子的意思,你对钱莹比对嫂子还要亲热呢。”

“噢噢噢......”叶墨恍然的拍拍脑袋。“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,其实,你应该能猜到的,我就是做给音音看,故意气她的。

那个时候。我不是不想再耽误她嘛,就寻思着,不如对别的女孩子亲近一些,让她心里反感,自然就离开我了。

其实,我感觉出来我的办法起效了,一直等着她和我提离婚呢,可是结果,她又无声无息的把这事儿咽回肚子里了。

说起来,我那时候是挺不是东西的,这会回过头想想,音音跟着我,可真是受了不少的苦,心里也跟着遭罪了。”

“现在知道也不晚,以后好好待音音,别再做些损人不利已的事儿了。”叶妈冷哼一声,道,“要是早听我的,现在我大孙子都能在外面跑了,你呀,可真是不让妈省心,害得妈都不敢参加学校的活动,就怕别人问起你的事儿来,你这么大了没有孩子,别人肯定瞎猜,我又不好解释,可是不解释,别人肯定就当真了,都是你,害得我这些年除了在家窝着,都没别的地方可去了。”

“好好好,都是我的错,妈,您放心,只要我身体没毛病,音音身体没毛病,肯定让您明年抱上孙子或者孙女儿。”

“行,话是你自己说的,我信了。”叶妈疑惑的看向洛叶,“音音呢,怎么还没进来?”

洛叶伸手往外一指:“钱莹来了,嫂子正在捍卫自己的权力呢。”

叶妈一听,赶紧往门外走,随之疑惑的回过头:“刚才是在门外吗?”

“是啊。”洛叶点点头,“我进来的时候,她们还在拐角那儿谈话呢,怎么,现在看不到了?”说着,她也好奇的走到门口,果然,拐角处空空如也,早就没了俩人的影子,想到卢音音之前的话,洛叶猛的一拍脑门,“不会真的去打架了吧?”说着她回头看向叶墨,“你知道嫂子身手怎么样吗?”

叶墨摇摇头:“不知道,不过,如果是和钱莹打架,她不可能是她的对手吧,洛洛,你赶紧去帮她一把,不能让她吃了亏。”

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”

洛叶嘀咕一句,赶紧往外跑,俩人要是武力解决,肯定是去医院院子里的小花坛,别的地方人来人往的,也没那么大的场地。

结果,她刚跑出医院门口,就看到两个打的鼻青脸肿的女人,你推我一把,我推你一把的往这边走。

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洛叶拦在俩人面前,疑惑的问道。

卢音音赶紧道:“洛洛,明明是她败了,她不认输,非要过来看叶墨,我不让她来,她根本不听。”

“胡说,你根本就没赢,咱们分明是打了平手,所以,这事儿的决定权不在你手里也不在我手里,让叶墨来决定才是最公平的。”

洛叶看向钱莹:“你的意思是,去病房让叶墨决定,你们俩谁留下?”

钱莹点点头:“没错,这样才公平。”

“好,那就过去吧。”洛叶说着伸手拉起卢音音就往里走,并小声道,“你呀,可真是够犯傻的,这事儿打的什么架,就让叶大哥决定就是了。”

“我是想让她输的心服口服。”

“就她那人,会对别人心服口服吗?”洛叶上下打量打量卢音音,“不过,我对你倒是有些心服口服了。一个从未接受过残酷训练的文职,竟然把一个训练了多年的特战队员给打成那样,你天才啊。”

“也不是。”卢音音不好意思的笑,“我虽然是文职,但用到我耳朵的时候还是少数,为了能让自己用处大一些,我就随着大家一起训练了。

只不过,以前从来没有和她撞上过,要不然,我肯定可以把她打的更惨。对了。有件事儿你不知道吧。那就是我在武力方面,特别有天赋,江队都夸我了呢,说我不只长的和你有些像。天赋也和你最接近。”

“真的?”洛叶一脸惊喜的看着她,“那可真要恭喜你了,不是我自傲,江叔叔能这么夸你,就说明你真的是非常有天赋。”

“要不是为了照顾果果,我肯定比现在取得的成绩还要好。”卢音音面色变的有些黯然,“比起果果来,我已经够幸运了,她连机会都没有。如果离开了我,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生活。”

“所以说,上天是公平的,就送了你这个妹妹到她身边照顾她,对不对?”

“也对。”卢音音声音又变的欢快起来。“反正,我对自己今天的战斗力还是十分满意的,她毕竟已经训练了十几年,能打个平手,我已经可以很自豪了。”

俩人在前面嘀嘀咕咕的,钱莹知道肯定说和她有关的事儿,但是,她知道洛叶和叶墨的关系,只能是忍着。

万一她把洛叶惹毛了,大概叶墨就根本不会给她机会。

现在,她只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抓住机会。

最初,她是喜欢叶墨的,默默的关注着他,搜集着他的喜好,想着有一天,可以站在他的面前,让他接受她。

可惜,还没等她实施这个计划,就被调到了机动队,整天东奔西跑的出任务,想要遇到叶墨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儿。

等她终于有时间去见他的时候,却发现他已经结婚了,从他桌子上看到他的结婚照,她的第一反应就是,对方找了个替代品。

这让她有些窃喜,假的就是假的,绝对不会成为真的的,那么,也就代表着她还是有机会的。

事实上证明,叶墨对她的兴趣比对卢音音要大一些,他会当着卢音音的面和她说笑,答应帮她办一些比较私人的事情。

就在她沾沾自喜的时候,她发现了事情的残酷之处,那就是,他对她的好,只是在卢音音面前的时候,才会有。

说白了,他那样做根本就是为了给卢音音看的,是在利用她罢了,而且,他也直言不讳的这样告诉了她,声明,她要是不喜欢被利用,可以不要出现。

能被利用也是一种机会,她当然不会拒绝,不过,是人,遇到这种事儿心里都会不舒服,她也不例外,她虽然说是不介意,但还是比以前出现在他面前的次数少了一些。

原本,这次出国执行任务是没她的份儿的,可是实在闲的无聊,她就主动要求一起去了,原本以为,也是一次简单的任务,没想到,她差一点儿没有回来。

胡思乱想着,已经到了叶墨的病房。

视线触及躺在床上的叶墨,钱莹的鼻子一酸,眼泪先下来了,可惜,她的脸被卢音音揍的又青又紫,这会儿一流眼泪,根本就没有楚楚可怜的感觉,有的,只是狰狞:“叶墨,你没事儿吧?”

“没事儿。”叶墨淡淡看着她,“你这是来找我妻子的麻烦了?钱莹,我以前就和你说过,我只是不想耽误我的妻子,才利用你的,而且,我还和你说过,如果不想被我利用,就离我远一些,是你自己说,喜欢被我利用的。

现在,就我之前的自私,我向你道歉,但是,我也要警告你,以后不可以伤害我妻子一分,否则,我绝对不会饶了你。

还有,我已经决定和我妻子好好生活,共渡一生,所以,以后你也用不着找各种名义来见我,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“男人果然是够无情的,我都伤成这个样子了,你就送我这么一堆话?”钱莹猛的把衣服往上一掀,一条难看的大疤横在腹部,“你以为我好受吗?有事没事的往你身边凑。要受着你的冷脸,还要装着没事人儿一样。

这样的日子太累了,所以,我决定跟着队伍出去走一走,没想到,我就差点儿把命留在国外,如果不是有战友帮我挡了一挡,大概,现在我已经化成了一撮灰。

回来的第一时间,我就是打听你的消息。得知你受伤了。我顾不上自己还没有好利索的身体。第一时间来看你,结果,得到的就是你这样的答案?

还有你,卢音音。你以为我真的打不过你?要不是我受了伤,你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吗?是不是在沾沾自喜,以为自己的天赋超乎常人?

我告诉你,要是在我刚受伤的时候和我打架,你胜的会更加彻底,或者,你都能一拳要了我的命了!”

听她这么说,卢音音就有些后悔,早知道。她不和对方动手啊,如果对方身体好好的倒没什么,那么新鲜的大疤横那儿,她实在是胜之不武。

而且,以时间来推断。钱莹受伤的时候,比丈夫也早不了几天,这么说起来,是不是丈夫和钱莹的缘份比和她的缘份更深一些?最起码,人家有难同当了。

这么想着,卢音音满满的信心,又消失掉了一遍。

女人就容易这样,爱上了,就特别容易患得患失,不管自己做的多么好,姿态是不是已经摆的低到了尘埃里,还是会时时想着,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够好,让对方不喜欢了......

大家眼神都巴巴的直着自己,叶墨表示他很有压力。

本来,他对于钱莹,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同情的,可这会儿,看到她腹部的疤,想到a队的性质,狠绝的话就有些说不出口。

无论如何,他原本利用她就是不对的,哪怕他和她明说了,也是不对的,那根本就是在给对方希望,而事实上,不管他最终是不是和卢音音过下去,他都是不会选择钱莹的。

所以说,那种所谓的机会,根本就是她给钱莹造成的一种假象!

但到了这个时候,他不能再模棱两可,否则,他伤害的将是两个女人,既然一定要做一个选择,他就必须让自己的心硬起来!

“钱莹,我话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,你还要我再怎么向你解释?或者,你是因为去国外执行任务太多,对中国话的理解出现了偏差,需要我再用其他国家的语言解释一遍?那你说吧,用哪国语言你能听明白?”

“你混蛋!”钱莹瞪着叶墨,“我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来看你,结果,你回报我的就是无情无义?

你明知道我喜欢你,而且喜欢了很久,你明知道我是真心实意的对你,哪怕被你利用,我也认了。

但是,你不可以用这种方式伤害我,叶墨,如果你真的这样决定,我绝对会让你后悔的!”

“威胁我?”叶墨淡淡看着她,“本来我对你是有一点儿愧疚的,现在,我半点都没了。”

“随便!”钱莹狠狠的瞪他一眼,转身摔门而去。

“小墨……”叶妈有些担心的看向儿子,“她不会做出什么想不开的事儿吧?”

“不会的,她是个惜命的人,肯定不会做傻事,只会做损人不利已的事儿。”叶墨看向洛叶,“洛洛,这事儿要麻烦你了,让人帮忙盯一下,我自己倒是无所谓,不能让她伤害到音音。”

“婷婷!”卢音音猛的跳起来,“她不会是去找我姐姐算帐了吧?我姐姐今天可是一个人在家的。”

“音音,你赶紧回家去看看。”叶妈信着卢音音,“这儿有我呢。”说着看向洛叶,“叶儿,婶儿麻烦你件事儿,陪你嫂子回去一趟,好不好?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