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428章 坦诚

第1428章 坦诚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6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1428章

这次的事件儿的真相,有效的控制在了和洛叶关系最铁的小圈子里,包括夏副主席,得到的真相都是,江千北因为事情暴露,心怀恨意前来报复洛叶,没想到,却引发了毁灭性自杀装置,把自己给埋了。

江千北任职三十余年,由政而军,门生遍布各地,在他出事后,却没有一人出现在他的葬礼上。

这当中,有他为人的原因,也有怕被牵连的原因。

葬礼的同时,江千北所犯的错误也被公诸与众,利用手中权利网罗私财,把子女送出国外,在国外置办大批量的不动产,支持非法组织活动,从中牟取暴利……等等,任何一项罪名,都可以把他送上军事法庭。

夜轩对此很自责,在查到这些的时候,他就应该想到对方会采取极端措施的,可他,却没有对妻子进行实时有效的保护。

当然,有他对妻子本事的自信在里面,但不管什么时候,他都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。

无论洛叶怎么劝解,他都无法原谅自己,竟然打算从位置上退下来,回到军队,待在妻子的身边,近距离对妻子实施保护。

出了这样的事儿,当然要给两夫妻俩独处的时间,大家就一一退出去,把房间留给了两口子。

“夜轩,不要义气用事,我没事的,而且,你也是清楚的知道我的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,才没有采取特殊措施。

如果你再这么自责下去,我更要无地自容了。咱们认识以来,你一直在围绕着我转,夜轩,这么说起来,我岂不是更自私?”

“叶儿,我……”夜轩眸中的后怕清晰可见,“不管怎么说,我现在的警惕性真的是越来越低了。说明我真的是舒服日子过太久了,脑子里的那根弦越来越短了,我怕再这么下去,总有一天我会把那根弦给丢了。”

“逗逗的本事你是知道的,它一直潜在我身边保护我你也是知道的,这不比任何的特殊力量都强大吗?”犹豫一下,洛叶道。“以前我和你说过,我梦中有一个未来的世界,很多发生的事情,就像真的一样。

以至于有一段时间,我都分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事实,后来证实,梦中的场景都是真实存在的。只不过,有的已经发生了改变,有的,还在按照原本的轨迹前行。

我知道,你肯定也对我的行为有所疑惑,为什么对女子特战队这么执着,为什么在训练计划上,和上头要求的相差甚远。

为什么冒着被撤消的可能,还在坚持做一些对女子特战队没有利的事情,为什么我会选择这儿做女子特战队的基地。明明在沙市的条件更好,也不会遇到这么多的阻力的。

还有,你也看得出来,每次回去离开小南小北的时候,我都特别难过,可为什么还是要坚持过这样的生活,为什么要把一家人团聚的时间定在明年五月以后,对这些。你都是特别纳闷的,对不对?”

“叶儿,我知道,你这么做。肯定都是有原因的,不和我说的时候,代表还不到时机,我也没必要逼着你去问。

你是我的妻子,我相信你,如相信我自己一样相信你,我对你的感情,你也是清楚的,所以,我不问,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如果你觉得现在可以说了,就告诉我,我希望,在你的任何一项计划中,都能有我的影子,都能让我帮上你。

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,就是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,尽我所能为你挡风遮雨,让你和孩子们过的幸福、开心。”

“我不告诉你,不是不相信你,而是,不知道怎么开口……”幽幽叹一声,洛叶继续道,“其实,对于我自身一些神秘的事情,连我自己都搞不太清楚。

就像逗逗,它的不平凡,你非常清楚,可是,它为什么选择了我做它的主人,说实话,我真的想不明白。

如果说在涅磐重生之前它跟着我,是因为需要一个保护它的对象,那么在涅槃重生之后,为什么还要跟着我,就成了神话一样的存在。

还有,我总做一些不断重复着的梦,真真假假,有时候搞的我都分不清,哪个是梦,哪个是现实,而这两年,我连续不断做的一个梦,就是……”洛叶手指在地图上的一片位置做个囊括,“就是梦见这些地方,会发生将近九级的地震,景像的惨烈我不说你也清楚。

这个梦,在重复,也在不断的完善,根据梦中的场景,我基本可以确定,是在五月上旬,可是,我又不能完全的确定。现在,你明白我为什么选择这一片做训练基地了吧?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“不觉得我这样的决定像是神经病吗?”

“当然不!”夜轩认真的看着她,“叶儿,以前你的梦灵验过,这次,就未必不灵验,而且,这事儿关乎的人命太多了,如果是我,本身具有这样的奇异情形,也会像你一样安排的。”

“这件事儿,我从开始相信的时候,就没打算瞒着你,要不然,我不会同意你调到a市,梦中,你这儿是处于震中地区的,这代表了什么意思,你是明白的。

所以,真的有那一天,我需要的是你和我并肩作战,如果我所担心的一切根本不会发生,那么,我会更开心。

没人喜欢这种灾难,哪怕别人因为我之前的这些行为鄙视我,认为我不是一名合适的军人,我也希望,一切,都是我多余的担心。”

把这件事情说开,夫妻俩的感情就更近了一步,蒙在夜轩眼前的那层纱,也被彻底掀开,得知妻子一开始的计划中就有他,他满心的只有欢喜。

至于灾难,他和妻子一样,当然希望不存在更好,但如果存在,他也不会手忙脚乱,接下来的日子,他会和妻子一样,提前对有些事情进行布置。

江千北的事情,很快就淹没在了时间的流逝中,接替他位置的,是另一位江姓人氏,江政,也就是洛正刚的好朋友,洛叶最感激的江叔叔。

这几年,他的工作十分出色,屡立战功,坐到这个位置上,是最有资格的。

当然,也有人认为他没资格,就是江千北的家人。

也是经过这次,洛叶才知道,江千北和江政竟然是有亲戚关系的,只不过,是关系非常远的亲戚,江千北的太爷爷和江政的太爷爷是堂兄弟,到了他们这一辈,早就已经不再来往。

这次因为出了这样的事儿,江千北的儿子女儿不想失去一切,就悄悄给家里人捎信,找了江家的一位长辈过来,找江政求情,希望他能看在亲戚的份儿上,网开一面,不再对江千北的一些隐*情追查下去。

自作聪明的结果就是,证据送到面前,江政用最快的速度,让这个案子作了了结。

江千北的儿子江海鸣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,涉黑,被引渡回国,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。

江千北的女儿江海燕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,涉黑涉毒,被判处死刑。

江千北的妻子受不了这个打击,在案子宣判后,突发脑溢血去世。

江千北的父母,气势汹汹的找来,和江政理论,结果自然是自取其辱,要不是看在他们年龄偏大,又没有直接参与到江千北的案件中去,他们现在应该是连居住的场所都没有的。

被江政这么一说,老两口垂头丧气的离开了,他们现在只有寄希望与其他的儿子了,一直以来让他们骄傲的大儿子一家,就这样殒落了。

在看到大儿子所犯的那些罪行后,老两口自己也承认,组织上对他们家算是宽待了。

时间飞驰,转眼到了连多兴和舒语的婚期。

洛叶和夜轩带着双胞胎,亲赴连多兴的老家,参加他们的婚礼。

村子里的人一直知道连多兴是村里最有出息的小辈儿,但从来没想到,会出息成这样子,看着一辆辆见都没见过的车子驶进村子,全村男女老少都顾不上手里的活计,跑出来聚了待道上看热闹。

连父连母的嘴巴都合不拢了,以前他们入耳的全是明褒暗贬的话,言外之意就是儿子说是混的好,其实根本就是吹的,要不然怎么连个媳妇都娶不上呢?

这会儿,这么大的排场,总算是把大家的嘴都给堵住了。

穿着最传统的大红嫁衣,由妹妹舒文和小姑子搀扶着跨过火盆,手被连多兴牵过去,立在连父连母面前拜天地的时候,舒语一直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。

从情窦初开时,她就特别羡慕这种古式的婚礼,而她也从未和任何人说过,却没有想到,有一天她的婚礼就真的是梦中的样子。

这,才是真正的缘份,以前所有的泪水,所有的期盼,都是为了今天的幸福,从此,她就是他的妻,他就是她的夫,没人可以把他们分开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日更新到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