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403章 知道

第1403章 知道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8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1407章

“铃铃铃……”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来,夜轩放下手里的文件接起电话,“你好,我是夜轩。”

“市长,您忙着呢?我是老曾啊,有点事儿想向您请示一下,您看现在方便吗?”

“行,我现在有时间。”

挂断电话,夜轩摇了摇头,今天王鹏的婚礼,曾俊平没参加,却是派了女儿过去,当时的那一幕他都有看到,显然,这是要来解释了。

五分钟后,曾俊平来到了夜轩办公室。

他今年四十七岁,在副厅级序列中,算是年轻的,但是和夜轩这个异类比起来,那就是妥妥的不年轻了。

原本,他满怀期待的等着老市长退下去,就由他接班,没想到,无声无息的,夜轩就空降了过来,依照惯例,就算是镀金,夜轩也得在这儿待上四年左右,到时候他就五十一了。

副厅的退休年龄是五十五,那个时候,他可就没有年龄优势了。

所以,班子里对夜轩排斥最大的,就是他了,但夜轩一来就雷厉风行的发展经济,a市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发展起来,他手里的那点儿权力便一点点的失去了效力,原本站在他这一边的,要么中立,要么倒向了夜轩。

而几次的清洗,他的人损失的是最多的,尤其是齐斌调过来以后,夜轩更是成为了a市当仁不让的老大,就连书记都事事让着他,他这个副市长又能怎么着?

想开了归想开了。但是,让他听从夜轩的领导,配合他的工作,他还是有些过不去心里的坎儿。不过平时也就是能不上凑的时候就不上凑,能不吱声的时候就不吱声,少说少错嘛,反正大家都知道他和市长尿不到一个壶里,现在他再上赶着,反倒让人瞧不起。

也因为这个原因,王鹏结婚的时候,他只是派了女儿过去,这也是变相的在告诉王鹏。你只是个秘书而已,我女儿去就已经是足够给你面子了。

只是没想到,女儿会在婚宴上遇到准女婿的前女友,还闹了起来,这影响就大了,幸好有人电话通知了他当时的事儿,他才及时让女儿和准女婿去道歉。

结婚是大事儿,他派女儿过去王鹏说不出什么,但是,女儿在婚礼上闹起来。可就是打王鹏的脸了,打王鹏的脸根本就是在打夜轩的脸,虽说他不想讨好夜轩,但也不想和夜轩翻脸,一个才三十出头的年轻人,能做到这个位置,不管是靠实力还是靠背景,都不是他可以真刀真枪拼的。

坐到夜轩的对面,他心中是百感交集。本来。这个位置是他的,现在。却要孙子般来认错,这叫什么事儿嘛!

“市长,这份关于承建文化广场的文件。我看过以后觉得挺好的,就想提前给您看看,争取春天能动工。”曾俊平把文件递给了夜轩。

把文件从头到尾看一遍,夜轩点点头:“不错,这是真正为民方便的事儿,可以做,资金预算方面可以先拉一拉赞助,剩下的我想办法。”

“市长,您来咱们市,可真是咱们市百姓的福气,以前,咱们市穷的呀,年轻人都不愿意回来,现在,很多都表示,过完年就不去外地打工了,有些在外地上大学的大学生也表示,毕业以后就回家乡发展。

这都是市长您的功劳,以前咱们是拼了命的留人才拉人才,以后,终于不用一到毕业季就像孙子一样去抢人了。”

“曾副市说的夸张点儿了。”夜轩就笑,“哪怕以前抢人才的时候,那也不用像孙子,相比较来说,现在企业多点儿了,大家的选择面广了一点倒是真的。”

“是是是,市长说的是,咱们要放下架子拉人才,但也不能没形象的去拉,是我用词不当,还是市长明智,一听就能听出我的破绽来。”

这可真是红果果的吹捧了,他那叫破绽吗?

夜轩笑了笑,没吱声,这意思,自然就是送客了。

曾俊平先是站起来,随之装作突然想起来的样子,又坐了回去:“市长,今天王秘书结婚,本来我是打算去的,可手头上有点儿急事,我就让我女儿去了,哪想到那丫头那么不懂事儿,差点就伤着夜夫人,真是对不起了。”

夜轩淡淡的道:“没事,也没伤着。”

“我让她去道歉了,唉,这孩子都是被她爷爷奶奶惯坏了,她小的时候,我和她妈妈工作忙,顾不上她,就让她跟着爷爷奶奶长大,结果,就给惯成了无法无天的性子。

大了回到我们身边来,想改已经改不了了,而且我们一说她,就一堆理由,说我们把她扔在爷爷奶奶家那么多年,现在也没资格管她。

每次她这样说的时候,我和她妈妈都觉得亏欠她,训她的话就说不去嘴,现在想想,我们那根本就是害她,唉!”

停顿了一会儿,见夜轩不吱声,曾俊平脸上就有些挂不住,他已经主动找过来道歉了,还要怎么着啊?虽说今天是十一,是假日,但他手上的确是有工作嘛,妻子也的确应该去看看双方的老人,总不能因为他的秘书结婚,就把两边的老人都晾着吧?

“曾副市要是没别的事儿,可以继续去忙了。”无视曾俊平阴沉的表情 ,夜轩清晰明了的下了逐客令。

“那就不打扰市长了。”曾俊平站起身来,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,一看就知道,他快要气炸了。

待他出去,夜轩拨通洛叶电话:“他大概还不知道他女儿去道歉的情形,过来和我解释,见我不接招,一肚子气的走了。”

电话那端的洛叶就笑:“你也太坏了,告诉人家就是了。”

“让他自己去发现,比我告诉他要好。”夜轩叹口气,“工作上还算卖力,就是肚量稍显不够。”

“行了,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还有几份文件我批完就好了。”

“大市长,今天十一。”

“好好好,我马上回去。”夜轩笑着挂了电话,起身把桌子上的文件收起来锁到了柜子里,要不是想着过两天和妻子儿女一起回趟京城,他也用不着十一跑来赶工。

有几项,是无假筹备的,他必须提前处理好了交由专人负责。

出了门口锁上办公室的门,就见曾俊平脸涨的通红走过来,他就知道,对方应该是知道女儿的所作所为了。

“夜市长,对不起。”这次曾俊平很直接。

“曾副市怎么了?咱们进来说。”夜轩说着又把门推开,让曾俊平进去,这个面子,他还是要给的。

“我那不成器的女儿,竟然跑去和您的夫人理论,真是个混蛋,我让她道歉的,她倒好,跑去胡说八道去了。

市长,我不想为她争辩了,她的有些想法儿,的确是受我影响,您适当的给我调整一下工作吧,我没脸再在这位置上待了。”

“别这么说,私事是么事,公事是公事,孩子说的话是孩子说的,曾副市说的话是曾副市说的,不能乱扣帽子。

曾副市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,只是我的建议是,您女儿被惯坏您已经知道了,要是再找个想要投机娶巧的女婿,您这半辈子的努力,是不是就有些可惜了?”

“谢谢市长!”曾俊平认真的看着夜轩,“我刚才也打算好了,就算把闺女关起来,也不能让她和那个邵刚在一起了。

原本我是觉得,我女儿脾气太差,一直没有中意的男孩子,好不容易她看中了一个,就觉得只要她开心,怎么着都成。

现在看来,我和我妻子还真是犯糊涂了,要真找了这么个女婿和女儿一起作,大概,以后我们要去监狱找他们了。”

“也没那么严重。”夜轩笑笑,“我这边曾副市放心,不会因为这种事儿影响我对曾副市的判断的,今天十一,我妻子刚才打电话催我了。”

“我真是打扰您了。”曾俊平迅速站起身,“改天我再好好向夜市长赔罪,也让我那不成器的闺女,向夜夫人赔罪。”

“不用了,她不介意的。”夜轩笑着摆摆手,“要真搞出这么大的阵仗,她要训我了。”

……

夜轩在良友的门口,遇到了相携而来的曲悦和云秀秀,就驻足看着俩人打趣:“什么时候请我和叶儿吃喜糖?”

“别开玩笑了。”曲悦笑着摆摆手,“我和秀秀现在就是好朋友,至于能不能发展到你们想要的那种关系,要看我们的缘份。”

“借口!”夜轩拍他一巴掌,“大老爷们,主动一点儿,没人笑话。”

曲悦摊摊手:“我主动了,可她自己说了,对我已经失去信心了,想要从朋友做起,要尊重女士,所以,我也决定从朋友做起了。”

云秀秀站在一边只是不好意思的笑,也不接话。

一行人找到洛叶和洛恋待的房间,小南小北看向夜轩的眼神就满是嫌弃。

“你们俩怎么了?”夜轩上前揉揉儿子女儿的小脑袋,“干嘛这样看着爸爸?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