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373章 落定

第1373章 落定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5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1376章

舒妈妈打完电话后,便坐立难安,舒爸爸无奈的劝她:“成不成的,一会儿就知道了,你能不能安安稳稳的坐会儿?”

“我……”舒妈纠结的看着老伴儿,“我心里现在乱成一团麻了,又怕她二姨生气,又怕让小文难做,哎!”

舒爸爸就劝道:“小文是个主意正的孩子,她知道怎么做的,你就放心吧,至于她二姨那儿,你已经尽了心,成不成的,不是咱们能决定的,她二姨要是因为这事儿和你结了仇不搭理你,不来往也罢。”

“话是这么说,可我这心里就是踏实不下来。”正说着,舒妈妈的电话响了起来,一着急竟然记她给挂断了,她就慌的看着舒爸爸,“怎么办,怎么办?”

无奈的叹一声,舒爸爸把电话接了过去,恰好电话再次响起来,他便按下接听键,调到了免提上。

“妈,你怎么把电话挂了?”舒文的电话传过来。

舒爸道:“你妈妈怕你为难,又怕你二姨怪她,一慌,就按错键了。”

“噢。”舒文应一声,叹口气,“妈,叶家的事不是咱们能帮得上的,你问问二姨她知不知道叶家出的是什么事儿,你和她那么些年的姐妹,她是装糊涂还是真不知道你也能听出来。

要是她装糊涂,不来往正好,要是她真的不知道,气就先气着吧,过段时间知道了真相,她肯定就原谅妈了,要是还不原谅,那只能说明她没把咱们家当亲戚。”

“小文,你能给妈透点儿实底吗?”

舒文刚才已经问过夜轩可不可以把实情告诉她妈,夜轩明确告诉她,证据确凿,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。可以适当的透露以下,是以,这会儿她就照实奉送了四个字:“贪污受贿。”

舒妈的脸立时拉下来了,要是二妹知道这事儿,还找她帮忙,显然就是要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呢,这样的妹妹,不来往就不来往吧。

阳家。此时正是一片愁云惨淡。

阳小宝的爸爸阳红旗回到家听老婆和女儿把叶家的事儿说过后,脸色立时就变了,他原本只是个小商贩,女儿和叶伟确定关系后。叶伟帮着他承接了生产啤酒桶的大单,他今天刚刚把设备提回来,那可是他抵押了房子贷款交的货款!

还没正式签定合同,要是对方撤消定单,他只能接受,问题是,设备运回来就被开了封,再退回去是要算折旧费的,那他们家可真就要输的一穷二白了!

阳红旗狠狠的把烟屁股按在桌子上问道:“你知道小文男朋友的姐夫是做什么的吗?”

张晓凤有些不确定的道:“应该是军官吧。上次可是派了俩军官来接我大姐一家。”

“这军队上的,哪能管着地方的?”阳红旗重重叹口气,“我看啊,也不用等你大姐的电话了,我还是直接给设备厂家打电话,退货吧。”

“都已经快十点了,你打了电话人家也不能这会儿给你退。等等吧,我大姐那人我知道,我发了火,她肯定会尽心给办的。”

“妈,你就别傻等了。”阳小宝撇撇嘴,“舒文不是舒语,她才不会难为自己帮别人呢,再说了。叶伟家这事儿,不是一般人能帮得了的。

我和他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做的那些事儿,能动得了他们的,肯定不是小虾小蟹,就算舒文愿意帮忙。她男朋友也未必愿意,就算她男朋友愿意,她男朋友的姐姐姐夫也未必愿意,非亲非故的,人家凭什么冒那么大的风险帮咱们?”

“死妮子,你知道为什么不早说?”张晓凤一巴掌拍女儿额头上,“要是你早说了,你爸也用不着那么急巴巴的把设备进来,这下子倒好,一下子就回到解放前了!”

“妈,你什么记性:”阳小宝斜睨着她,“我和叶伟在一起没多久我就和你说了,是你打断我,说我杞人忧天,说现在的官没有一个不这么做的,还嫌我大惊小怪。

而且,我说这话的时候,爸也在,你们自己好好想想,要不是你们急着发大财,在亲戚面前摆大脸,用得着落得这一步吗?”

“我们想赚大钱,还不是为了你啊?”张晓凤恨恨的再拍女儿一巴掌,“没良心的,出了事就把责任推的干干净净,咱家要是真变得一穷二白了,最亏的是谁?

我和你爸什么日子都能过,你呢?叶家真出了事你还能嫁他吗?要是和他解除了婚约,以咱家的条件,你上哪再找他那样条件的?”

“舒文能找着,我怎么就找不着了?”阳小宝翻个白眼儿,“或者,妈觉得舒文比我强?”

“那是要运气的,你懂不懂?”

“我相信自己的运气!”

“你!”张晓凤被女儿气得牙根疼,阳红旗听着妻子和女儿的斗嘴,脑仁都快炸了,索性起身往卧室走去。

张晓凤的手机响起来,阳红旗不自觉的停了脚步。

“大姐......”张晓凤有些急不可奈的接起电话,“怎么样?小文女婿那边答应帮忙了吗?”

舒妈妈语气平淡的问道:“二妹,你知道叶家是出了什么事儿吗?”

“我......”张晓凤眼珠子一转,道,“我不知道,二姐,你知道吗?”

舒妈妈哪还能不明白,当即叹一声:“二妹,我是你亲姐姐,小文是你的亲外甥女,把她往火坑里推,你真的下得去手?”

“大......大姐,你怎么这样说,我对小文那可是一顶一的好,怎么可能把她往火坑里推?”张晓凤有些结巴的道。

“行,我知道了,我打电话就是告诉你,小文女婿那边帮不了这事儿,你再想别的办法吧。”

不待张晓凤说话,舒妈妈就“啪”的把电话给挂断了。

出乎她的意料,这次张晓凤不但没生气,还主动给她打了过去,说原本就是想着,多一条道儿多一个机会,帮不了就算了,她感谢大姐一家的帮忙......云云总总说了很多,中心思想就是,她没生气,以后两家照常来往。

初始,舒妈妈还挺意外的,人家给个好脸儿,她也就把被算计的事儿抛开,安慰了张晓凤一顿。

结果隔了两天,张晓凤带着阳小宝上门,明确的说明来意,舒妈妈明白了,敢情人家把她家当成军官批发部了。

这种事她哪敢乱揽,当即委婉的拒绝了,接下来的一些日子,张晓凤就锲而不舍的来她家报道,不同于以前的几句话来不着就翻脸,现在直接是打不还口骂不还口的泥人性格。

一家人都心知肚明张晓凤为什么这样,舒妈妈第一次真正的审视自己的这个妹妹,认识到自己以前真是太二了。

一个月后,a市的官场风暴划上了句号。

路爱民被免去教育局局长职业,开除党籍,安排到普通科室担任普通工作人员,这和开除也差不多了,不管以后,反正现在他是没勇气回来上班。

孙兴国被免掉公安局副局长的职务,开除党籍,因受贿罪被判五年。

叶立强免掉公安分局局长职务,开除党籍,因受贿罪被判五年。

叶伟免掉派出所所长职务,开除党籍,因受贿罪被判三年。

同时被这场风暴刮到的,还有几名局处级领导,也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当然,有一些只是犯了小小错误,涉及不太严重的,夜轩都暂时没动,人员调整太大,对整体的工作也有影响,相信经了这次的风暴,在他任职期间,是不会有人再顶风作案了。

路爱民回到家后,心里并不踏实,他知道,当年强奸卢小美的案子,还有人在调查......,思虑再三,他把王鹏约到了茶室,主打亲情牌,表示他对自己所犯的错误深感悔恨,并且表示,他愿意赔偿卢小美经济损失,不管多少,他都愿意。

看着面前苍老了五岁不止的姐夫,王鹏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就事论事,他这个姐夫在工作上还是有能力的,但,就好色这一个缺点还不够人受的么?而且,强奸未成年少女,是绝对的重罪!

不过,姐夫能当着他的面儿承认这事,就说明,他是真成惊弓之鸟了。但这事儿,他肯定不能帮忙他,就明确的表示了拒绝。

路爱民苦笑道:“我猜到了你不愿意帮忙,当然,我知道你不是记恨我以前的事儿,你是接受不了,不过,我说出来了,心里舒服多了,我要是真进去了,你姐那边,还要你多照顾,她就是个傻女人,一辈子信我,结果......”他哽着说不下去。

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王鹏别过脸去不看他,再转回头时,路爱民已经从对面消失,他看向窗外,路爱民正在过马路,垮垮的样子哪还有曾经的意气风发?

隔天上班,他就把这事儿告诉了夜轩,夜轩拍了拍他,叹口气道:“他有没有告诉你当年他犯错的原因?”

“没有。”王鹏一脸的疑惑,不明白夜轩为什么要这样问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)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