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307章所谓幸福

第1307章所谓幸福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13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补昨天的,二章合一起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可是对我而言,不值得。”洛枫淡淡笑着拒绝了王佩蓉,笑话,就那样的男人,配吗?

王佩蓉吸吸鼻子,长吐一口气,看向洛枫:“我知道,我的要求过份了些,可是,我是真的被逼的没办法了。

在所有的堂姐妹和表姐妹中,我一直是最出挑的,这次,我不能输,这不是为了我自己,而是为了我爸妈。

为了把我培养成人,他们特别不容易,尤其是我爸爸,都已经快五十岁了还在开出租,以前,我嫌他的职业丢人,从来不敢在人前承认他。

等我懂事儿了,我爸爸却形成了习惯,和我一起出门的时候,只要我遇到熟人,他就躲的远远的,我和他说了好多次,他都不听。

每当看到他躲在一边装不认识我的时候,我特别愧疚,也特别想把他拉到身边来,可是我知道,如果我真那样做了,不但不会让他开心,还会让他觉得不安。

他会觉得,因为他没出息,我在朋友面前丢人了,不管我怎么解释,这已经成了他骨子里根深固的想法儿。

爸爸和妈妈最在意的,就是亲人的看法儿,所以,我必须给他们争这个脸,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事儿了。

我当然知道,罗枫本身不值得我这样对他,可是,我已经24岁,要是再等下去,可能连他这样的男人都看不上我,那么到时候。我就真的成为爸爸妈妈最大的负担了。”

“我不知道怎么说你……”顿一顿,影诺继续道,“可能我们性格不同,所以我无法理解你的想法儿吧,反正在我看来,二十四岁,是刚刚好的年龄。

如果不是因为洛洛,我在大学的时候,大概也是不会恋爱的,工作后。接触男孩子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儿。

至于说好男人坏男人,这看各人怎么衡量,我觉得好男人就是适合自己的。可听你的意思,好男人应该是权和钱的结合。

这个,好像和年龄无关,如果你只看权钱,不看人品。那么,就算你嫁了,大概也不会幸福,你爸妈大概也沾不了你多少光。

相反,他们还会一直替你担心,我们坐过你爸爸的车。说真的,我觉得他是一个特别踏实善良的好爸爸,他肯定是希望你幸福。而不是希望你为了让他们有面子,去毁了自己的幸福。

当然,这是我个人的见解,你可以反对,不过。洛枫是不可能去给你作证的,因为我不允许。他是我的男人,一直是,我不允许他去为别的女人作证。”

愣一愣,王佩蓉苦笑:“你以前不是这么霸道的。”

“我爱他,他也爱我,我们在一起,是互相吸引的感情,所以,我不允许他这样做,他就不会这样做,你的那个罗枫呢?”影诺摊摊手,“既然选择了那样的人,你就要自己想办法解决,别人不可能为了你去迁就那样的人,要是下次你们遇到夜轩,也让夜轩去解释啊?我估计,夜轩能去,不过结果是,一把拎起他来爬二十楼把他扔楼底下摔成肉泥,你信不信?”

洛枫一头黑线:“妹夫没那么暴力吧?”

“我这不是夸张的说法儿嘛,好吧,如果照实说,估计就是拎过来打他一脸包,这样行了吧?”

“嗯,这有可能,他最讨厌人家在这方面冤枉他了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我当然也是。”

“没看出来。”

“老婆,我要是有夜轩那身手,肯定也像他一样暴力,现在嘛,还是用适合我自己的办法吧,你也不想老公拎人没拎动丢了你的脸,对不对?”

“你就不会好好练练啊?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旁若无人打情骂俏的小夫妻俩,王佩蓉颓废的垂下脑袋,她来的时候,就是抱了侥幸的心理,经过了以前的事儿,她当然不敢怨恨他们。

她来求他们,是因为在她的印象中,影诺是一个特别心善特别好说话的女孩子,现在看来,是她不够了解她。

可是,她要怎么办呢?等他们离开以后,这事儿可真就成了死扣了,罗枫得不到满意的答案,不但会和她分手,还会让她以后在岛城都没法儿立足的。

看着她蔫蔫的表情,影诺有些不忍,就道:“你说你要身材有身材,要长相有长相,要学历有学历,要能力也有能力,为什么非要在这棵歪脖树上吊死?”

“不好意思,打扰你们了。”王佩蓉冲俩人微微躬躬身子,转身往外走,影诺和洛枫也不拦她,任由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。

轻轻叹一声,再回头看一看门口,王佩蓉步履缓慢的往外走去。

她认同影诺所说的。

也知道,女人要找一个互相爱恋的男人,才会过的幸福,可是,她错过,关于她的传言,有很多,而这些,是她没法跟影诺解释的。

人从生下来,就注定了命运的不同,做为天之骄女的影诺,是永远无法理解她的心情的……,她回到家,已经是晚上快十点,王爸和王妈正坐在厅里看电视。

几上摆了一小盘瓜子,王爸剥一粒递给妻子一粒,王妈就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丈夫的伺候,边吃边看着电视嘎嘎的笑。

刹那间,王佩蓉心里涌上悲伤,自己这辈子,会遇到一个愿意这样伺候自己的男人吗

“蓉蓉回来了?”看到女儿,王爸赶紧招呼道,“快过来吃瓜子,你妈说是吃的嘴发干,爸剥给你吃,这些瓜子再不吃,可就要皮了。 ”

如果是她上高中以前,老爸这样说,她肯定就信了,现在。她当然明白,老爸这样说,是为了让她和妈妈吃的心安理得,老爸,就是这样的一个好男人。

不过,老爸对老妈好,也是有前提的,老妈嫁给老爸的时候,老爸什么都没有不说,还欠了外债。是老妈不离不弃的陪着他,和他一起挣钱还债,后来有了她。老妈一边上班一边带她,也是很辛苦,她没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,就是因为老妈大冬天碰冰水,落了病根。不能再生了。

她出生的时候,大伯和小叔也分别有了一个男孩儿,爷爷奶奶是想把三个孩子接到一起照顾的,可是妈妈不舍得,生怕她做为女孩子,被一个哥哥一个弟弟欺负。而且,怕老人重男轻女,慢怠了她。影响她的生长发育……

这辈子,她欠的最多的,就是父母。

“佩蓉,怎么了?”王爸终于感觉到了女儿的不对劲儿,就停下手上的动作。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女儿,“和罗枫闹别扭了?”

王佩蓉犹豫一下。点点头:“嗯。”

“严重吗”

“嗯。”已经开了口,后面说起来就没了心理负担,王佩蓉索性和盘托出,把今天在酒店发生的一切告诉了父母。

在她讲述的时候,王妈就把电视关了,认真的听她说。

“蓉蓉,你从小是爸爸妈妈的骄傲,所以,爸爸妈妈习惯性的在外人面前夸奖你,就给了你过多的压力,这是爸妈的不对。

现在,爸爸妈妈要的是你幸福的生活,而不是为了让爷爷奶奶和叔叔伯伯们觉得你比其他的姐姐妹妹们强。

这个罗辉要是像你说的这个样子,倒真的是不值得你嫁,女孩子不同于男孩子,你要是真嫁了再离了,想再找合适的,可就难了。”

“是啊,以后妈不催你了,咱不管别人多大结婚,反正妈的闺女总要找到可心的男人,才结婚,这可心的男人,也不一定要有钱要当官,只要他肯对你好,疼着你护着你过一辈子,就比什么都强。

妈嫁给你爸这么些年,苦日子也过了不少年,可是,妈心里从来不觉得苦,因为你爸知道心疼妈,知道妈为他付出了什么,他努力起来就特别有动力。

当然,他不是有大出息的男人,也挣不来大钱,可是,妈觉得,就算是用金山银山换你爸,妈也不能答应。

妈希望你幸福,如果说以前妈的有些做法儿,给了你压力,妈向你道歉,并且向你保证,以后不会再逼你相亲结婚!”

王爸王妈说完,就巴巴的看着女儿,希望对方给他们一个确切的答案。

“干嘛这样看着我?”王佩蓉被父母看的不自在,就讪笑,“我选择罗辉,和爸妈一点关系都没有,就是我自己当时看中了,只不过在一起久了,了解的越多,就发现他缺点越多。

如果他没和爷爷奶奶叔叔伯伯们见面,我也不为难,可现在我要是和他分了,以后,爷爷奶奶家是真的没法儿去了。

我自己倒无所谓,可爸妈你们呢?你们最不喜欢的,不就是在家人面前抬不起头吗?”

“在抬不起头和女儿的幸福之间,我们当然选择女儿的幸福。”王妈把女儿搂在怀里,“是爸爸妈妈没本事,不能给你富足的日子,才害得你这样做的。”

“是我没本事,不能让你们娘俩过上好日子。”王爸叹一声,一脸的愧疚。

“是我没本事,不能让爹娘过上好日子。”王佩蓉表情和王父一模一样的说道。

“你呀……”知道女儿是故意学丈夫,王妈就好笑的戳戳女儿脑门,“咱不开玩笑了,反正,罗枫的事儿,妈希望你自己想通拿好主意,可不能做出后悔一辈子的事儿来。”

“爸,妈,让我想一想。”王佩蓉在父母额头各亲一下,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,留下两口子坐在厅里面面相虎觑。

……

诺爸诺妈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,看两口子的脸色就知道,他们特别高兴,尤其是诺妈,一张脸喝的红扑扑的,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,她进门的时候,影诺就是这样夸她的。

结果,搞的四十几岁的诺妈,脸更红了。匆匆的和洛枫打个招呼,就跑回卧室了。

“妈好像不大对啊。”影诺疑惑的看向上官云航,“爸,你们遇到什么特别的事儿了,把我妈给高兴成这样?”

“你妈呀,小孩儿心性。”上官云航就笑,“咱那老邻居不是有几家总是喜欢攀比嘛,这一次,总算没贬你妈,她就高兴了。说女儿真给她争脸了。”

听父亲这样说,影诺就是一愣,她想到了之前王佩蓉说的话。

的确。很多时候,攀比是无处不在,并非你想要攀比,而是很多人逼着你不得不攀比,以前。老爸的官职也不是特别高,在院子里虽说不会抬不起头,但是,和那几家条件特别好的人家来说,还是没的比的,所以。每次开小区业主会议,老妈都会惹一肚子气。

原因很简单,上官云航虽然官职不是最高的。但是,长的帅,那几家的女人就对诺妈含讽带刺的,诺妈这人厚道,不好意思回人家。只有自己躲回家生闷气。

后来,上官云航官职终于上去了。可是或者是习惯使然,那几家对诺妈还是不咸不淡的,如果说,只是不搭理,诺妈也不会有感觉,关键问题是,他们不踩人就不舒服。

现在,终于轮到那几家也跟着凑热闹夸奖,诺妈不高兴才怪呢。

想到这些,她也就理解了王佩蓉的做法儿。

不过,理解归理解,她却不会巴巴的去帮忙。如果那是一桩好姻缘,帮帮也无所谓,可就那种下三滥的男人,分了才是王佩蓉的福气。

“你们赶紧去休息吧,这都快十一点了,诺诺,你可是不能熬夜,要不然,宝宝会怪你一辈子的。”

影诺一头黑线:“爸,能说的再夸张点儿吗?”

“爸说的是实话,你不注意点儿,宝宝的免疫力就低,免疫力底了,以后就容易生病,你说这病是娘胎里不注意造成的,他能不怪你吗?”

洛枫笑着扶影诺起身:“走吧走吧,别让宝宝恨你一辈子。”

“要不要这么夸张?”影诺无语的看着他,“我现在是一个月的身孕,不是六个月。”

“三个月前要特别注意。”

洛枫和上官云航几乎齐声道。

“爸……”影诺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家老爸,“我妈怀我的时候,你也是这样关心他吗?”

“当然,要不你能这么健康?”上官云航一脸的自豪,“爸就是在那时候学会做饭打扫卫生的,以前,这些活爸可不会做。”

“有什么自豪的,你应该一结婚就帮妈做这些。”影诺冲老爸翻个白眼,施施然的往自己卧室走去。

“爸,您早些休息。”洛枫歉意的冲上官云航笑笑,“孕妇有点儿情绪是正常的,我知道爸不会生她的气,不过,做为丈夫,我还是应该替她解释一下的。”

“女婿,你们在一起的这一年,家务都是谁做的?”上官云航问道。

“是……”刚想说是影诺做的,可是想到妻子刚才说的话,洛枫就将话在舌尖打个转儿,又咽了回去,冲老岳父嘿嘿笑两声,迅速闪屋里去陪小妻子了。

诺爸一看他这表现,哪能不明白,脸色当即黑了下来,气呼呼的回卧室,把妻子晃醒:“女儿心里只有女婿,没我们了。”

处于晕迷中的诺妈,莫名其妙的看着丈夫,表示不明白他在说什么,不过看上去挺郑重的,好像是什么大事儿……,她就用力晃晃脑袋,让自己清醒点儿,问道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快睡吧。”上官云航转身去卫生巾,绞了温热的毛巾过来给妻子擦脸擦手,半醉的诺妈就像孩子一样咯咯的笑,“痒……”

“不知道小枫有没有这样照顾诺诺。”上官云航自言自语的道。

“诺诺也喝醉了?”诺妈忽的坐了起来,“什么时候的事儿,这孩子,怎么能喝酒呢,她自己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情况,小枫也是,怎么就不拦着她呢……”嘀嘀咕咕的说着,诺妈就起身往外走,上官云航一把拉住她,“干什么去,半夜三更的,你这样抽疯是想吓死个谁?赶紧躺下睡觉了,女儿没喝醉。我是说,她怀孕了,女婿也应该这样照顾她。”

“噢。”诺妈应一声,“咕咚”一声躺回床上,“上官云航,我没喝醉。”

上官云航就点头:“嗯,我知道,醉了的人没有说自己醉的,只有没喝醉的人才说自己醉了呢。”

“我真的没醉,我就是开心。你知道吗,虽然诺诺和小枫在一起这么多年了,也知道洛家全是好人。可是,我这心里就是不踏实。

生怕哪一天,诺诺和小枫就分开了,真的,我做梦常梦到诺诺哭着和我说。小枫不和她在一起了,每次都把我吓醒。

我不敢告诉你,是怕你说我胡思乱想,可我心里是真害怕啊,这会儿,我是真的放心了。有了宝宝,他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。

有好些人虽然冲我笑着,夸咱们诺诺有福气。可心里,不知道多难以忘怀着看咱们家倒霉呢,这会儿,他们的希望落空了,我这心。也终于可以落回肚子里了……”

絮絮叨叨的说着,诺妈渐渐睡了过去。

转眼间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这个女人,从诺诺这么大,就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,无论他顺境逆境,她都没想过离开他,能有这样的一个妻子,这辈子,他也算是值了!

在妻子额头吻一下,他转身进了浴室。

另一间卧室,洛枫和影诺也靠在床头,小声的嘀咕着。

他们的愿望就是,几十年以后,感情也会像双方的父母这样,历久弥新……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洛枫和影诺早早的起床,他们要在中午前赶回洛家村,送走了洛叶和夜轩和夜家一行人后,再和温馨回岛城住两天,然后再怎么安排,就要看长辈们的了。

也许,俩人会有一段时间的分离。

这个,昨晚俩人就商量过,按照他们的本意,是不想分开的,虽说在父母身边影诺能受到更好的照顾,可是,毕竟俩人新婚,就这样长期的分开,俩人都舍不得。

不过,就俩妈的倔强,能不能商是下来,两说。

但,总要努力不是?

果然,俩人和诺爸诺妈提这事儿的时候,诺爸犹豫一下答应了,诺妈却是坚决不同意,说是不放心女儿自己过去,实在不行,她就跟着一起过去。

吓得影诺连连摆手,笑话,她可不能为了让老妈照顾自己,就抛下老爸不管。

最后双方达成一致协议——听听温馨和洛老爷子的意见,再做决定。

急着有个结果,俩人吃过饭后,就驱车往回赶。

到达洛家村的时候,正好上午九点半,洛叶和夜轩正坐在院子外面的太阳底下晒太阳,看到像一只懒猫一样缩在夜轩怀里,眯着眼睛的各叶,影诺一脸的好笑:“洛洛,你别告诉我,你已经从嗜睡变成了想要一直睡。”

“讨厌。”洛叶懒洋洋的坐直身子,“人家这不是晒太阳晒的乏了点儿嘛,过来坐,孕妇多补钙好。”

“就你这样的……”影诺上下打量着她,“你说你这脸色跟婴儿的皮肤一样,还需要补钙吗?”

“需要不需要的,都补一点儿。”洛叶爪子冲洛枫挥挥,“哥,受为难了没有?”

“洛洛,不待这么不相信人的,有我在,谁敢为难他?”

洛叶就撇了撇嘴,表示对她的话持怀疑态度。

“洛枫,给句公道话。”

洛枫就道:“叶儿,你好朋友说的是真的,我们除了没被为难,还为难了一下别人。”

“怎么回事儿?”

感觉生活十分无聊,需要点儿调剂的洛叶,刹时精神了起来。看得影诺是一头黑线:“我明白了,你没精神头儿,和怀孕没关系,是因为没有工作,我看你还真是爱操心的命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讪笑两声,洛叶对此不解释。

洛枫知道妹妹现在待在这边挺无聊,也不卖关子,就把遇到王佩蓉和罗辉的事儿,以及遇上假斯蒂文的事儿,和妹妹详细讲述了一遍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