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267章一对二货

第1267章一对二货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8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行了,别一脸怨念了,你呀,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没事儿找事儿的总要无病呻吟一通。”洛叶好笑的戳一把星弄,“你肯定明白我们的意思了,再装,可就太假了。”

“我是明白了。”星弄郑重的点头,“我真的明白了,我这个朋友在你心里的位置,不及你老公的十分之一,你竟然在他损我的时候,不但不帮我,还持赞同态度,太伤自尊了。”

一直旁听不吱声的洛恋哧笑一声:“你有自尊吗?”

“讨厌!”星弄恨恨的推她一把,“我恨你,大混蛋。你有了钱夏以后,也对我不好了,我算是看明白了,你们一个个的,都是重色轻友的,所以,我也要重色轻友,哼!”说完径直起身,走到陆路身边,拉起他的胳膊,示威的举了举,“以后他在我心里,比你们都重要!”

陆路坐的位置听不到星弄和洛叶等人说什么,但从几人的表情能看出来是在说他,心里可紧张着呢,这会儿,可算是放下心了,却也没忘了使个眼神向洛叶洛恋姐妹表示感激。

“喂,你和她们眉来眼去的干什么?”星弄揪着他的耳朵,咬牙切齿的道,“要眉来眼去也是和我眉来眼去,懂不?”

“懂,懂,下次我记着,和你眉来眼去,不和任何人眉来眼去.....”眼见着星弄的脸色明显变黑,陆路赶紧解释,“不是,我不是和她们眉来眼去,我是感谢她们把你还给了我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当然!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某球得意的挺挺小脑袋,眼睛四处划拉划拉,见关晶和武泽天已经坐正了身子,就起身轻手轻脚的挪了过去。

洛叶和洛恋齐齐捂住了眼睛。就没见过精力这么旺盛的.....

“.......我说的这么明白,你都清楚了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可以放开我了吧?”

“不可以。”

“为什么。”

“这么容易就放弃,我还是关晶吗?”

武泽天:“......”原来他这半天的唇舌,都白费了。

“噗!”

关晶一回头,正对上星弄ZI着牙的笑脸,当即将毫无准备的星弄一把推推个踉跄:“谁让你偷听了!”

“我没偷听,我是想过来问问你,要不要喝咖啡。”星弄边说边四处寻找左卓,“可可家姐夫呢?”

“去厨房了。”薛锋起一脸的无奈,“你朱姐嘴馋劲儿上来了。非要吃牛排,没办法,只能让左妹夫辛苦辛苦了。”

就在这时。朱红雨端着个盘子,晃晃悠悠的从厨房出来了,满脸陶醉状:“左妹夫的手艺太好了,绝对不比高档西餐厅的厨师差。”

“夸你呢。”厨房里,温可就戳一把正在煎另一块牛排的左卓。“堂堂钻石王老五,沦落到来我家做厨子,觉不觉得委屈?”

“你说呢?”左卓歪过脑袋,笑吟吟的看着她,“现在心里好受了吗?”

温可有些掩饰的轻咳:“人家本来也没难受。”

“傻瓜,你看到武泽天的时候。脸色有多不自在,以为我没看出来吗?”左卓轻笑道,“看着你那小傻样。我还真是心疼,要是我早一些回来找你就好了,你就不用受那么多伤害了。

不过,现在也不晚,最起码。你谈过几次恋爱,才能比较出我的好。比较出我对你的真心,才会为我付出真心。

可可,知道我在国外能坚持下来的最大动力是什么吗?”顿一顿,左卓才继续道,“就是我和你的那张合影,那年,你五岁。”

“你恋童癖啊?”温可就斜眼瞄他,“变态。”

“是啊,还真是变态......”左卓怔一怔,继续道,“上天待我不薄,总算如了我的愿,可可,你的这些朋友不错,看到他们,我真的觉得,上天待我不薄。”

“你这话的逻辑好奇怪,为什么看到他们觉得上天待我不薄,我告诉你,他们是我妹的朋友,只能算是我沾我妹的光,和他们勉强算是朋友。”

“所以,我说上天待我不薄,他们虽然是你妹的朋友,但是,他们也把你当朋友,更是真心的待你,也让你在受到伤害以后,心里没有阴影,才能敞开心扉接受我。

你知道我这些年遇到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吗?我继母待我不好就不用说了,就连他们后来的孩子,也指着我骂我是野种。

留学后,交往的同学也都是处处算计,我很真心的待别人,得到的,却大多是背叛,好在,从小受歧视的原因,这种事儿并不会打倒我,但是,却让我心情郁闷。

那个时候,我最担心的,就是你也遇到和我类似的事儿,我却不能在你身边保护你,同时,又怕因为这样的原因,你不会接受我......”

“等等......”温可打断他,“我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你对我这么念念不忘?我不相信,就我一句要做你媳妇的话,你就真的可以念着我这么多年,肯定有别的原因的。”

“是有别的原因。”左卓将牛排铲到盘子里,“不过,你要相信我,那个我不愿意说出口的原因,绝对不存在任何的恶意。”

“我要知道。”

“那你让我先把这份牛排送出去,行吗?”

“我去。”温可端着牛排冲出去,放在洛叶面前,又迅速跑回厨房,并把房门插上插销,“说吧,如果撒谎,我可是能听出来的。”

“我妈妈刚刚去世的时候,我特别孤单,就总来你家待着,因为这儿,有让我熟悉的感觉,每次,都是你陪着我。

其实,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陪伴,你只是因为温严温肃嫌你麻烦不愿意带你玩,才和我一起玩的,可是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,这种陪伴,比什么都珍贵。

对于没有失去过亲情,没有那么孤单无助的人来说,对我的这种怨念可能无法理解,但事实就是,这段回忆,陪伴着我渡过了所有的艰难。”

“就只是这样?”温可有些失望的问道。

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

“我以为我送给你什么贵重的东西,让你渡过难关了呢。”

左卓:“......”

“我大概是小说看多了。嘿嘿.....”温可不好意思的笑着,“听你这么说,我有点儿不好意思,我把小时候的事全忘了,还谈了几段恋爱,可你为了我一直守身如玉,哎,你觉不觉得亏了?”

“你呀......”左卓宠溺的揉揉她脑袋,“就喜欢没事儿挑事......,怎么了?怎么哭起来了?”看着突然泪流满面的温可,左卓慌的手足无措,话说,他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儿了?

“以前看到夜轩揉叶儿的脑袋,我好羡慕......”温可一把抱住左卓的腰,呜呜哭起来,“我一直盼着有个男孩子,也这么对我,你是第一个,呜呜......”

“好了好了......”左卓大手在温可脑袋上揉着,“你要是喜欢,以后我天天揉你脑袋,给你揉成鸡窝,好不好?”

“讨厌!”温可就破涕而笑,随之,冲过去拉开厨房门,大声宣布,“我恋爱了!”

众人都被惊的直愣愣的看着她.......,这是什么个意思?

“我恋爱了!”温可再喊一声,“你们不祝福我吗?”

“姐......”温南上前,伸手在温可脑袋上拭拭,“没发烧啊,怎么就说胡话呢?”

“讨厌,你才说胡话!”温可一把拍开弟弟的手,“你是我弟嘛,竟然咒我发烧!”

“你和左卓不是早就恋爱了嘛......”温南说着看向众人,“大家都知道这事儿,是吧?”

众人就点头。

“看吧,我们早都知道你恋爱了,你现在才知道,可不就是脑子被烧糊了的症状?”

左卓从厨房出来,温润的笑着:“可可的意思是,之前,她只是想要和我恋爱,现在,她是真的决定和我恋爱,而且,她找到了爱我的感觉。”

“对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温可郑重点头,转而看向洛叶,“叶儿,我也找到了和你一样的幸福,你说的对,只要坚持,就有希望!”说着,又看向武泽天,“男皇,曾经我以为我对你这辈子都放不下,可是现在,我放下了,因为我找到了那个真的宠我爱我的男人,而我,就在刚才,真的对他动心了,这辈子,我只想和他在一起,到永远。

所以,你也别一直单着了,不管是因为我们家叶儿,还是因为我,都不是你单着的理由,你的幸福,应该是可以陪你一辈子的女孩儿,给自己机会,也给对方机会,你才能真的幸福!”

星弄凑洛叶耳边,小声道:“我怎么会有一种听领导讲话的感觉。”

洛叶嘴角抽了抽,她能说,她也有这种感觉吗?或者,是失望了这么多年,终于找到希望,才会失控吧?

“可可,嫁给我,好吗?”左卓突然单膝跪地,举起一个红丝绒的小盒子,一脸郑重的现场向温可求婚了。

“好!”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,温可已经拦过小盒子,把左卓拉了起来。

众人:“......”这次是彻底无语了,这俩人,可以再出格点儿吗......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