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242章见面

第1242章见面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23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不用泡茶了……”凤天至推着王嫣往外走,“我陪你去找奶奶和爸妈,他们自己招呼自己好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王嫣有些过意不去,虽说到现在她也没搞清楚这些人的背景,但是从他们的衣着打扮,说话办事儿也能判断出来一个个的绝对都是非富即贵,若不是凤天至,估计自己都没有和这些人以非工作关系说话的机会,现在就把人家扔在这么简陋的家里,“这样不好吧,家里有没有开水也不知道……”

凤天至打断她:“不用管他们,走吧。”

“这样太不合适了吧?”出了门口,王嫣又一脸心事的回头,“估计她们都没在这种房子里待过,这一路上,都没好好休息,就这么扔在家里……”

凤天至打断她:“小叶儿有身孕,不能饿着,早些找你家人回来,可以早些吃饭。”

“好。”王嫣应一声,悄悄打量着凤天至,“你心里挺难受的吧?”

“你呢?”凤天至轻笑,“你不难受?”

“嗯?”

“原本以为,遇到了欣赏自己的好男人,结果发现,那只是电影电视中的情节,实际上,是对方为了让自己爱的人心安的举措,有没有很失望的感觉?”

“没有!”王嫣笑着摇头,“我早就已经过了做梦的年龄,况且,因为家境的原因,我从小负担的比同龄孩子多,所以,王子公主梦,我是从来没有做过的。原本和赵健在一起,也是全盘考虑的结果。

我家虽然是城市的,但是经济条件并不好,他家是农村的。家境也一般,这么算起来,我们俩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。

当时决定要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我的好姐妹们都不赞同,认为我们这样境况在一起,家庭负担太重了,贫贱夫妻百事哀,她们劝我慎重考虑。

可那时候的我却觉得,我和他都是那种努力肯吃苦的孩子,只要我们肯努力。将来的日子一定可以过的很好,我甚至和她们打赌,十年后。我一定不会比她们任何一个过的差。

总之,我和他在一起,没有半点冲动的因素,可惜的是,我自以为了解他。但了解的,却只是表面现象。

我以为我能不受诱惑的影响,他也一定会不受诱惑的影响,结果,他活生生的把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,他结婚。我却还在做着和他相守一生的美梦。

自从确定和他关系的那天,我就从没有为自己考虑过,我的工资。除了给我父母一部分,留一部分做我的生活费,其余的,全都贴补了他。

所以,到分手的时候。我是真的身无分文,满身心创伤。

那段时间。我的人生是完全灰暗的,我的朋友们,都不同情我,甚至觉得,我落得那一步,都是咎由自取,当然,也不能怪她们那样想,每每她们劝我为自己多想,为自己多留条后路的时候,我都是严词反驳,自信满满的说我信得过赵健,一如他信得过我。

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讽刺的吗?我得罪了全世界去维护他,结果,他却一声不吭的用行动向大家伙证明,我是多么的幼稚,多么的自以为是!

那段时间,我看所有的男人都不顺眼,甚至觉得,全天下的男人都一样,面对利益的时候,不管多深的爱,都可以说抛下就抛下。

后来,是我妈妈以她和我爸爸的事情做例子讲给我听,才让我变的没那么偏激,他们当初在一起,也受到了很大的阻力,因为妈妈家是农村的,爸爸家是城市的,在那个农村城市身份相差悬殊的年代,他们受到的阻力可想而知。

关键的是,我奶奶朋友的女儿还喜欢我爸爸,如果选择了那个女孩儿,日子一定会过的更富足,但我爸爸,并没有妥协。

我妈妈是合同工,工资比正式工低好大一截,还要给娘家寄一些养家,爷爷奶奶不喜欢妈妈,自然就不愿意帮衬,那些年,我们家的日子过的很辛苦,但爸爸从没有过任何一句怨言,他还说,他喜欢每天看到妈妈和我,他觉得每天忙碌的日子特别充实。

后来,爷爷得了重病,花光了家里的钱,也没留住人,奶奶一急之下,也中了风,要不是妈妈,奶奶大概也活不下来了。

现在,奶奶对于爸爸当初的坚持 ,特别的庆幸,儿子再好,终归是不方便对妈妈做贴身照顾的,如果娶的媳妇不贤惠,瘫在床上,绝对是最惨的事儿。

从我爸妈的身上,我也认识到,男人和女人组成一个家庭,并不是哪个要从哪个身上得到多少,而是,无论遇到什么困难,都心甘情愿的为对方付出,哪怕结果不尽如意,也不会埋怨对方,要始终如一的坚信,日子,会越过越好。

像我和赵健在一起,双方的目的,都不是那么单纯,我是因为通盘考虑觉得他合适,他当时大概也是这样想的。只不过后来遇到了更合适的,便选择了放弃。

而我的难过 ,最多的也是因为自己的期望破灭,并不见得是爱得太深,才伤得彻底,总之,想明白了这些以后,我心里轻松了很多。

这一辈子,会不会有一个真心爱我的人,我不确定,如果可以,我倒希望慢慢的等,哪怕是一辈子,心怀希望的等待,也是一种幸福。

但是,我也知道,这样的等待不现实,为了我的家人,我也不能那么自私,其实,原本我是决定,只要遇到个功利心不太强的男人,愿意和我在一起,我就答应嫁给他。

不管有没有爱,只要嫁给了他,我就会尽一个妻子的本份,没想到,上天很厚待我,竟然遇到了你这样的钻石男,如果你说,是因为喜欢我才和我在一起。那我还真就觉得奇怪了。

我虽然长的不丑,但还没到惊艳的地步,和你身边的那名女性朋友比,大概也只能算是普通偏下,如果没有点特殊原因,我还真的不敢答应做你的女朋友。

所以,你尽可以放心,无论你怎么关心她,心里如果被她占据着位置,我都不会生气。我们在一起,也算是互相帮忙。

同时我也申明,对于你的做法。我只有欣赏和佩服,真的,能这样的爱一个人,你是个真男人,就算是和你做假夫妻。我也觉得非常幸运。”

凤天至认真的打量打量王嫣:“真的这样想?”

“当然!”王嫣郑重的点头,“我和你说了那么多,是想让你详细的了解我的情况,如果你觉得这样的我,是你能接受的,那么。后面的安排我都听你的,如果你觉得,这样的我可能会影响到你以后的声誉。那么,我们随时可以分手。”

“声誉?”凤天至轻笑,“对于我来说,最没有的大概就是声誉了,你知道。认识我的人都叫我什么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疯子。”凤天至挑挑眉头,“而且。能当着夜轩的面,光明正大的说喜欢洛叶,你觉得我会是个在意声誉的人吗?如果有一天,我真的会去顾忌这些东西,大概我也就不是我了。”

“这个称呼很适合你。”王嫣轻笑,“如果可以,我也想做你这样的疯子,但是,我不具备那个实力,要做疯子,也是要看实力的。”

“好,这话我爱听。”凤天至揽着她的肩膀上车,发动车子,“王嫣,或者时间久了我会爱上你,也说不定。”

“我会努力争取的。”王嫣也笑,“让你爱上我,就是我以后努力的目标。”

“你不怕这样就把我吓跑了?”

“这么简单被吓跑,还对得起疯子这个称号吗?”

“哈哈哈......”凤天至笑一会儿,脸色严肃起来,“说实话,和你在一起,我很开心,不管我们之间是不是因为爱情,能遇到,也算是缘份了。

你们住的那个房子,实在是条件太差了些,一会儿吃过中饭,和长辈们商量一下,我在前面的阳湖小区还有一套空着的小型别墅,下午收拾一下就搬过去吧。”

“不要。”王嫣想也不想的拒绝,“我和你在一起,并不是想着要得到多少好处,如果这样,还是算了吧。”

“既然话都说明白了,你也知道,我并不是用这种方式在补偿你,既然决定要一起生活,总不能你住别墅,你父母住贫民窟吧?

阳湖离这儿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,要是奶奶和爸爸妈妈想过来和这边的老邻居聚聚,也挺方便,至于咱们俩,慢慢磨合吧,到底要不要做真正的夫妻,就看咱们的缘份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话说到这份儿上了,王嫣还能说什么,她脑袋转向窗外,泪水早就模糊了视线,或者,经历了那样一场感情的原因,这样的交易,她非但没有被侮辱的感觉,还觉得特别轻松。

比起伪君子,她更喜欢凤天至这样的真实的男人。

工作性质的原因,她见多了形形色色的男人,所以,她特别清楚,能像凤天至这么真实的男人,遇到了,是福气。

不管爱不爱,他答应的事儿,就一定会做到,不管爱不爱,他绝对不会像赵健那种伪君子,突然的,就把你陷入不义之地。

至于爱情......,她已经没有耐心等了。

就打今年开始,父母遇到老朋友们,每每都会惹一肚子气,若不是他们大度,估计当街吵起来都是有可能的。

其实,在飞机上,她那么痛快的答应了凤天至,就是因为前一段时间的一件事儿,深深的刺激了她。

那天是她休息,父亲一个人守着报亭,她陪母亲去超市买吃的。

然后,在超市就遇到了母亲以前的同事,同时也是父亲以前的同事,也就是曾看上父亲的那个女人。

那女人打扮的珠光宝气的,身边跟着的是她的儿子,一个长相还算帅气的男子。

双方相遇的时候,母亲的脸色明显有些不自然,就低着头想要装看不过见去,那女人却是伸手拦住了母亲。声音特别大的问道:“胡芳,真的是你?我刚才老远看到。还以为是我看错了呢,你怎么变的这么老了?你说咱俩要是站在一起,会不会被人误会成母女?”

相较于那个女人,母亲的确是要显得苍老一些,但是,也绝对没到和她看上去像母女的份儿,显然,她一直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与怀呢。

然后,母亲不愿意惹她,就笑着回应了两句。拉着她离开。

过程中,那女人的儿子多看了她几眼,那女人就不乐意了。和她们错身而过以后,应大声训斥她儿子:“又不是没见过女人,那么老的女人,看什么看?你要找,也要找个二十一岁以下的。那种老女人,要么是被人甩了心理有问题,要么是天生的心理生理都有问题,你知道不知道......”

她老妈虽然脾气好,却不是能容忍别人欺负自家女儿的懦弱母亲,当即又返身回去扯住那女人。问她:“你说谁呢?”

然后,俩人之间的大战可想而知。

最终,是她拉着老妈。在一群人的注视下,逃离了超市。

过后,她老妈说,以后再也不去那家超市买东西了,要不然。就等过上个一年半载的再去,估计超市的工作人员。也就不认识她了。

那个时候,她好心酸,也深切的知道了,平时 ,老妈是承受着多大的压力。

如果不是有人乱嚼舌头,那个女人怎么会知道她的事情?

过后,老妈拼了命的四处给她划拉相亲对象,也说明了这个问题,不是她不孝,实在是那些相亲的对象,都不靠谱到了极致。

或者,人都是比较出来的。

反正,现在她看凤天至是怎么看怎么顺眼,对于他不爱她这件事儿,也没什么好遗憾的,有时候,不爱,才不会伤心,或者,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,也是一种幸福。

报亭离王家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,他们开着车,过了几个红灯,仍是不到五分钟,就到了。

远远的,她就看到奶奶坐在轮椅上,手搭凉棚,有些贪婪的看着天空。

“那儿就是,那是我奶奶,站她旁边的是我姑姑。”王嫣向身旁的凤天至介绍,然后,声音嘎然止住,她竟然看到了赵健!

凤天至眉头皱了皱:“他怎么来了?放心吧,有我在,他不能怎么着的。”

车子停在报亭前。

看清车子里的人,赵健的脸色立时阴沉了下来,刚才来了货,他在这儿忙了半天,帮着把书搬进搬出的,她竟然和这个男人去快活!

“奶奶......”王嫣装作没看到赵健,笑着上前揽住老太太,“这是谁给奶奶买的轮椅,可真够方便的。”

“那是谁?”老太太不回答王嫣的问题,手指着随后过来的凤天至,一脸好奇状,随之又把孙女的头压下来,附在她耳边,“是不是因为这个人,赵健才像个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了?”虽是附在她耳边,声音却是大的所有人都能听到,赵健的脸刹时就阴成黑锅底状了,敢情,他忙活了半天,竟然被比喻成了苍蝇?

如果这男人是骑三轮车来的,这老太婆也会这么说吗?哼!

还有这女人,把自己标榜的多么清高,事实呢?这才多大功夫,就把男人带回家来了,还有脸笑话自己,如果这前是她先遇到了高枝,说不定比自己撤的还急呢......

王爱莲打量打量赵健的脸色,再看看侄女和载侄女来的男人,哪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她说呢,这赵健怎么一下子转了性了,如此想着,她俩冲在亭子里整理货物的王爱强和胡芳喊道:“哥,嫂子,快出来,嫣儿带男朋友回来了。”

正蹲着整理报纸的王爱强和胡芳对视一眼,齐齐起身,结果,脑子“呯”的一声撞在了一起,疼的俩人眼冒金星,然后,胳膊上一紧,俩人便齐齐站了起来,一抬头,就看到一名长的像电影明星的年轻男子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们。

“叔叔阿姨没事吧?”凤天至拉着两人出了报亭,看向王嫣,“把东西搬进来,先去吃饭吧。”

“好。”王嫣应一声。便把摆在外面的东西往里整理。

“不用不用.......”王爱强赶紧伸手拦,“你妈带饭来了,我吃饱了,要不,你们去吃饭吧,晚上,晚上回家吃,让你妈给你们包饺子。”

王嫣就看向凤天至:“要不,晚上?”

人家中午都吃过饭了,再吃一顿。是有些不合适,凤天至也不强求:“那也行,要不你和长辈们商量一下我的提议。我先带叶儿他们去吃饭,一会我来接你们,好不好?”

王嫣痛快的点头:“好,你帮忙把我们家的门锁上就行。”

凤天至就冲几人摆摆手,上车。直到车子没了影儿,王嫣才冲愣神的几位长辈挥挥手:“回神了,回神了。”

“你带他来,是什么意思?”王父指指车子开走的方向,“他是去咱们家?咱们家还有别的人?”

“奶奶,爸妈。小姑,他是我的男朋友,我们已经计划好今年结婚。他在阳湖小区有套房子,让咱们下午就搬过去。

至于这个报刊亭,他的意思是听听爸妈的意见,要是你们想着继续干下去,他也不干涉。要是想换份轻松点的工作,也由他帮忙。”

赵健上前一步。盯着王嫣:“才这么短的时间,你就决定要嫁给他了?”

“是的。”王嫣点头,“我已经决定嫁给他了,你呢,我不知道过来是为什么,反正,以后我不想再任何的私人时间看到你来找我,至于工作,那是没办法的事儿,我就不强求了。”

“认识多久了?”王爱强问道。

“嗯......”

“从上飞机算起,也就九个小时。”

王嫣还在掐着手指头算,赵健已经替她回答。

“嫣儿.....”胡芳就上前拉住女儿手腕,“他说的是真的?”

“是。”

“嫣儿,奶奶和爸妈是急着让你找个归宿,但是,我们并不希望你在这件事儿上凑合,总要多了解一段时间,再做这样的决定,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儿,对不对?”

王爱莲也附和道:“是啊嫣儿,这男人一看就不简单,这么好的条件,突然这么急的结婚,要说没点儿原因,咱都不信,你可要想好了。”

“你们放心吧,我不会拿我自己的幸福开玩笑的。”王嫣说着指了指赵健,“有他这个前车之鉴,我绝对会瞪大眼睛看人的。”

“才九个小时.....”王父后面的话没说下去,意思再明显不过,才九个小时,就算瞪大了眼睛,也看不明白吧?

就这时,王嫣的手机响起来,她接起来说两句,挂断电话后,似笑非笑的看向赵健:“我说你怎么突然发神经跑这来守着了,原来是被人给甩了,呵呵......,你是不是觉得,我就是垃圾收容所?”

“要不是因为爱你,我怎么会和付盈离婚?”赵健愤怒的盯着她,“你这几个小时和那个男人去哪儿了?是不是你答应了他什么,他才让你们一家人搬到别墅去?”

“你自己恶心,就觉得别人都恶心,对不对?”王嫣鄙视的看着他,“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?你以为他和我在一起,也和你一样那么不重视我的家人?

我告诉你,这几个小时,他是为了去给我家人准备礼物,想想当年你来我家,有用心的为我家人准备礼物吗?

你不但没准备,还嫌我为家里买东西花钱多了,现在想想,我那时候可真是不一般的脑残,你那样对我,我怎么就会觉得你节约是好习惯?”

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现在是真的认识到自己错了,你原谅我吧,咱们之间,是有感情基础的,那个男人,肯定是有什么说不出的毛病,才这样对你的,为了你以后的幸福,你不能赌这种气,我知道,你是为了气我才这样做的,可是,这种事儿,真的不能赌气,嫣儿......,喂喂喂......”正说的起劲,赵健就觉得身子突然腾了空,还没反应过来呢,他已经被扔到马路中间了......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