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224章带走

第1224章带走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8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带走!”上官云航面无表情的瞄一眼郑本善,对身后的人吩咐道。

“上官局长,劳您跑一趟,真是太不……干……干嘛?喂哺,你们这是干嘛?错了,错了……,上官局长,他们搞错了……”正沾沾自喜自己跟对了人的郑本善,被两个身形高大的警察一左一右架住,立时慌了神儿,他可不信,上官云航会抓错了人。

“没错,抓的就是你……”上官云航厌恶的瞄一眼郑本善,“你这种蛀虫真是丢国家公务人员的脸,到现在才抓你,是我们的失职。”

“我们……我们就是普通的工作人员,领导让干什么,也由不得我们。”

“是啊,上官局长,我们也看不惯郑本善的做法儿,但我们真的是身不由自己。”

“上官局长,您明察秋毫,我们是经得起考验的同志。”

“……”

见上官云航的视线扫过来,跟在郑本善身后的几个人慌了。

这位上官局长调过来虽说没多久,但是,刚正不阿的性格,大家却是清楚的很,今天他能出现在这儿,就代表着郑本善的前途算是完了。

那么,他们当然要想办法把自己摘巴出来。

“和你们有没有关系,路上好好想想,自己都做了哪些违法的事儿,功过如何相抵,你们都是聪明人,不用我教吧?”

“不用不用,我们知道怎么做。”

“是的是的,我们绝对知道怎么做。”

“……”

众人再次忙不迭的表白。

郑本善就恶狠狠的道:“你们这群墙头草,有好处的时候都知道往前凑,有事儿的时候,退的比兔子都快,告诉你们。老子有事,你们一个也跑不了。”

上官云航挥了挥手:“带出去!”

“呼啦啦……”一群人迅速闪了出去。

上官云航看向还在发愣的林美丽和少爱松,“非常抱歉,今晚造成的损失,我们会给一个说法的。”

“不……不用……”少爱松赶紧摆手,笑话,能把郑本善抓起来他已经觉得烧了高香了,哪还能要什么赔偿,再说了,政府的赔偿是那么好要的吗?

“该给的我们一分都不会少了。”上官云航冲少爱松和林美丽笑笑。“还要麻烦二位随我们走一趟,把这件事情了结了。”

“好的,好的。”少爱松忙不迭声的道。

林美丽此时也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。郑本善的可恶他们可是领教了不是一次了,要不是少爱松上面还有点儿关系,华天早被郑本善整垮了,不过,也不知他这次是吃错了什么药。竟然对华天下这种狠手。

难道……是他们那位朋友出了手?不对啊,那位朋友也不知道郑本善今天来找事儿,而且,听郑本善喊这位威严的领导为局长,那朋友估计也没权利调动这位局长出面解决问题吧?

华天的工作人员,此时也是一脸好奇的围在外面看热闹。这样的场面,只有在电影电视上才能见到的吧?太刺激了!

尤其是厨房的工作人员,想到那会儿郑本善被洛叶和夜轩拖着拖地的情形。就更兴奋了,原本以为,少总不死也要脱层皮的,倒没想到,结局竟然是这样的出乎意料。

那是不是意味着。华天不用倒闭了?

虽然华天成立的时间不是特别长,但是。他们跟在少爱松手下干活,实在是知足的很,待遇好,从不拖欠工资,也不随意辱骂员工,还给投保险,这样的好公司哪儿找去?

“上官局长,我把工作安排一下就去,行吗?”少爱松看向上官云航问道。

“好,我在外面等你们。”

少爱松冲大家摆摆手,示意大家聚拢了聚拢,道:“不管华天还能不能再做下去,我都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为华天的付出,大家等我和林总回来,今晚咱们来个大聚会……”后厨的工作人员,“采购的配菜,都做了吧,如果我们回来的晚了,可以让大家先吃。”

人群中就是一阵啜泣声。

林美丽赶紧道:“大家别哭,事情还没到最坏的一步,就说今晚吧,咱们谁能想到是这么个结果,对不对?”

“对,华天一定可以坚持下去!”

“华天一定可以超过良友!”

“不管别的地方给什么条件,只要老板和老板娘还干,我们就坚决不离开。”

“……”

听着众人的七嘴八舌,少爱松抹了抹眼角,冲大家鞠一躬,拉起林美丽,一声不吭的往外走。

他是不敢再说话,他怕自己的哽咽,会泄露了他的情绪。

出了门口,少爱松先拨通了那个轻易不拨的电话。

“爱松,什么事儿?”略显磁性的声音传过来。

“王大秘,打扰您了……”少爱松便将今晚的事儿,简单的向对方解说了一遍,然后问道,“这事儿,有没有您的手笔?”

少爱松嘴里的王大秘,就是洛正刚的秘书小王。

他和少爱松的关系,缘自于洛正刚刚来鲁东上任时,那时候,工作还没打开,有一个活动,都是他亲力亲为,身为本地人的少爱松帮了他不少的忙,过后,俩人就成了朋友。

不过,少爱松是个很有分寸的,这些年偶尔有找他帮忙,都是不违背原则的小事儿。

今晚书记告诉他,在华天请客时,他心里还打了个突,以为书记知道了他和少爱松的关系,是在警醒他。

后来,洛叶和夜轩回来带大家换地方时他才明白,选这儿,只是因为叶儿小姐喜欢这个地方,想着大家一起来热闹热闹。

关于华天与良友休闲中心的争端,他自然不知道,但是,他更知道那是叶儿小姐的产业,以他的身份,实在不方便插嘴,便只能在心里为少爱松可惜。

然而今晚发生的一切才让他明白,一直以来,他都误会了,其实,叶儿小姐先前并不知道良友休闲中心与华天的争端。

他亲耳听到叶儿小姐给上官局长打了电话。

那郑本善可真是找死!

同时,心里又有些愧疚,班子中有这样的蛀虫,他竟然一直没留意到,实在是愧对书记的栽培。

他倒是很诚实,到良友坐下后,首先自己认了错。

书记是个开明的人,当然不会为这种事儿怨怪他,只是语重心长的告诉他,以后到了新地方,要学会多看多听多想。

书记对他,永远是那么宽容。

心里情绪五味杂陈,他出来透口气,恰好,就接到了少爱松的电话,他当然知道对方是要对他说什么,但是,这会儿,他却不能告诉对方什么。

如果叶儿小姐愿意让对方知道她的身份,自然会说,如果不愿意,他透露了,可就是更对不起书记了。

是以,他耐着性子听少爱松讲完,便安慰对方,没事的,跟着上官局长去局里配合调查,该接受的尽管接受,用不着害怕。

挂断电话,他长舒一口气,回了包间,进门便道:“叶儿小姐,少爱松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“上官叔叔把人带走了?”

“是的,上官局长说要给赔偿,他不敢接受,就打电话问我,不过,我听他的意思,是在怀疑这事儿我有没有插手,我告诉他,这不是我职权能做到的事儿,别的没多说。”

洛叶就点了点头:“谢谢王哥。”

“叶儿小姐,您这样……”王秘书摸着脑袋,一脸的不好意思。

“你给她提供了信息,她当然要谢你。”洛正刚便笑呵呵的道,并指了指椅子,“小王,坐下说话,我知道,你今天晚上心情很复杂,别想那么多了,决定的事,就不要后悔。

再说,你和小黄情况不一样,不要总是瞻前顾后,后悔犹豫,要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,再说,你跟了我这么些年,是什么样的人,我还能不清楚?

放心吧,你不在我身边了,也还是我的兵,不过,我声明,要是犯了错,我可是要重罚的,你可是代表了我的面子。”

“是的,老板!”一激动,小王把大家私下的称呼都喊出来了,喊完,脸又涨的通红,书记最讨厌别人搞这一套了。

难得的,洛正刚这次并没生气,而是笑呵呵的道:“行啊,我女儿是老板,我女婿也是老板,我妻子还是老板,今天,我也当一次老板过过瘾!”

洛老爷子就撇撇嘴:“你们都是老板,就我是光杆老头儿!”

洛叶笑着道:“爷爷,您要是愿意,就去做良友农场的老板,怎么样?”

“那还是算了吧。”洛老爷子摆摆手,“我这驾马车能拉多少货,我心里有底,拉多了,翻车把自己压死可就不合算了。”

原本想到要和爷爷分别有些伤感的洛叶,听老爷子这么说,忍不住哈哈笑起来:“要不爷爷就做个小老板?分几个大棚给您管?”

“嗯,我看这个行。”洛老爷子这次没拒绝,他身子GU还硬朗,要是真的天天在家闲着,也燥的慌,他喜欢下地,喜欢脚踏实地,有几个大棚给他管着,是再好不过的事儿了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