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551章劝说/结婚/改变

第551章劝说/结婚/改变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19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兰桂坊小包厢内。

苏莎和妹妹苏妙正在闲聊,看看天色已晚,苏妙还有些意犹未尽,便提议:“姐,咱俩在外面吃吧?”

苏莎想了想:“也行,我给家里打个电话。”

苏妙懒洋洋的靠了椅背上:“我们家大的出差,小的出国,最悠闲的就是我,姐,反正你也是半退休状态,不如这样,以后每周固定一天,咱俩出来做做spa,放松放松。

到了这个年龄,再不善待自己可就老的快了,老天太不公平了,男人四十多岁还跟花儿似的招人稀罕,女人呢,就变成黄脸婆了,你说……”

电话已接通的苏莎冲苏妙摆摆手,放柔了声音:“妈,我和苏妙在一起,晚上就不回去吃饭了……我知道了,马上就回去。”

“怎么,出什么事儿了?”苏妙一脸担心的问道。

苏莎苦笑:“未来儿媳妇来了,我必须回去吃饭。”

苏妙长舒一口气:“吓我一跳,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,瞧你那酸溜溜的样儿,对了,我还没见过叶儿,不如……我和你一起回去吧,再说也好长时间没见夜叔夜婶了,怪想他们的,正好借了这机会去看看他们。”

“行啊,反正你回去也是一个人。”苏莎说着站起身来,“走吧,叶儿晚上还要回宾馆,我婆婆让我早些回去。”

“没出息!”苏妙揽着她肩膀往外走,“都过去多少年了,还醋溜溜的冒酸水,姐,不是我说你,你这根本就是自寻烦恼。

小轩和叶儿在一起,对你而言只有好处。我这样说吧,小轩和叶儿要是结了婚,姐夫和温馨的事儿你还用得着担心吗?”

“苏妙,我从来就没担心过他们会有什么事儿,要是温馨对夜家安有意,当年也轮不到我嫁给夜家安,而且,温馨和洛正刚的感情到底怎样,我还是能看出来的,说真的。做为女人,我很羡慕她,也很……妒忌她。

我心里过不去的坎儿是。夜家安到现在还爱着她,其实,好多次我都已经说服自己,不再去想以前的事儿,可是。只要看到洛叶那张酷似温馨的脸,我就平静不了。

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,小轩取消订婚后,我真是觉得松了好大一口气,可小轩那脾气,绝对是认准了的事儿刀架脖子上都不会改主意的主儿。你说,万一到他结了婚我还调整不好,怎么办?”

苏妙斜她一眼:“凉拌!”

苏莎不乐意了。掐一把妹妹:“事儿要搁你身上,你也想不开,躺身边二十多年的丈夫,心里爱的是别的女人,你说。你能咽下那口气吗?”

苏妙正了神色:“姐,记不记得当年我劝你想好再嫁。是你拍着胸脯说,你不在意,而且不出一年,他肯定爱上你。

结果呢?结果就是每次和姐夫闹矛盾,你都提醒他这事儿,说句不中听的,姐夫忘不了温馨,根本就是你闹腾的。

听我句劝,别再瞎折腾了,人这一辈子,眨眼间就过去了,好好和姐夫谈谈,免得将来后悔遗憾。”

苏莎苦笑着叹一声:“说起来容易,二十多年的疙瘩哪能说解开就解开了?”

“那你就先试着好好和洛叶相处,别阴一阵儿晴一阵儿的,既然知道小轩喜欢她,非她不娶,你这做婆婆的就必须好好待她。

姐,我虽然没见过她,可是那小丫头能得到夜家上下的喜欢,就绝对差不了,夜家长辈,哪个是好唬弄的?”

“我当然知道叶儿是个难得的好姑娘,要不小轩也不能这么死心塌地……”苏莎烦燥的摆摆手,“算了,不说了,其实道理都明白,就是控制不了自己,我努力调整吧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苏妙拍拍她肩膀,“叶儿的妈妈和姐夫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瓜葛,只有你真正想开了,大家才能相处的舒服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苏莎苦笑,“不瞒你说,我单独找温馨谈过,必须承认,她是比我更讨男人喜欢的女人,温柔,善解人意,长的又漂亮,也难怪夜家安一直对她念念不忘。”

苏妙一脸无奈:“刚夸过你,怎么又犯老毛病了?”

“我这话是真心的。”苏莎认真的看着妹妹,“实话实说,我是真觉得在做女人方面,她比我强。”

“让你这样一说,我更急着见叶儿了。”说话间,两人到了停车场,见苏莎向自己的车子走去,苏妙一把扯住她,“姐,就你那技术,还是把你车先放这儿吧,上我车。”

“也行,早知道我就不把司机打发回去了。”苏莎说着又补一句,“我开的慢,但是安全。”

“安全还把人后屁股蹭了,要是不安全别人还有活路吗?”

苏莎:“那不是意外情况嘛,唉呀,你慢点儿,这么抢干什么?”

“要见传说中的外甥媳妇儿,能不抢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夜家正厅。

洛叶细心的帮夜老太太把指甲修好,又给抹了营养油细细揉着,出来送果汁的孙妈,忍不住道:“老夫人,您可真是好福气。”

夜老太太“呵呵”笑着:“淑云呐,让你家小鹏也早些带女朋友回家,就不用羡慕我了。”

孙妈连连摆着手:“就他那样的,哪能和小少爷比。”

夜老太太神色严肃起来:“淑云,小鹏哪儿差了?你记住,当着孩子面儿可不能这样说,容易伤了孩子的心。”

“老夫人,我知道,我知道,这方面我还是挺注意的,您没别的吩咐,我就去厨房了。”

“去吧。”老太太摆摆手,又急唤住她,“记得,让她们做菜少放点儿油,叶儿不喜欢吃太油腻的。”

孙妈赶紧应道:“老夫人,我们都记着呢。”

洛叶冲老太太甜甜一笑:“奶奶。您对我真好。”

“叶儿招人疼,不对叶儿好对谁好?”老太太笑的眼睛都眯起来,随之又叹一声,“也不知道奶奶有没有机会抱重孙子。”

“奶奶!”洛叶脸通红的唤一声,感觉到坐那儿看报纸的夜爷爷也偷偷往这边瞄,某叶的脸直线往烧螃蟹方向发展。

“小叶儿害羞了?”夜老太太捏捏孙媳粉嫩的小脸蛋儿,“叶儿,奶奶没有逼你的意思,毕竟你的年龄摆这儿呢,奶奶就是感慨一下。叶儿不准生奶奶的气,不过……”老太太顿住不说下去。

“不过什么?”洛叶疑惑的问道。

夜老太太看向夜老爷子:“让你爷爷说吧。”

“咳!”夜老爷子重重咳一声,放下报纸。端起茶杯啜一口,又啜一口,再啜一口……,老太太怒了:“说句话怎么那么难,还是我来吧。”

“那个。我来说。”夜老爷子冲视线转向他的洛叶笑笑,“事情是这样的,那个,叶儿啊,爷爷说了,你要是不同意。可是直接拒绝,爷爷和奶奶,绝对没有逼你的意思。”

“到底什么事儿。您说吧。”洛叶更迷茫了。

“叶儿过了年就19周岁了,小轩也26周岁了,按说,叶儿年龄这么小,又没毕业。谈结婚的确是不妥。

不过呢,太爷爷身体看着硬朗。可毕竟是九十多岁的人了,他最疼的就是叶儿和小轩,要是能早早的看着叶儿和小轩成亲,说不定身子骨就更好了。

叶儿,这事儿,爷爷和奶奶琢磨了好久,只不过一直没勇气和叶儿商量,既然今天说到这儿了,就索性提出来。

要是叶儿觉得可行,我和你奶奶就带你公公婆婆去找你爸爸妈妈提亲,再一起去找你姥爷,商量个日子,你看行吗?”

洛叶愣了半天,才消化好这则消息,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爷爷,奶奶,这事儿夜轩知道吗?”

“他知道。”夜老爷子点点头,“以前他跟家里联系的时候,我和你奶奶跟他商量过,不过被他给否决了。

他说叶儿年龄太小,他不想逼叶儿,我和你奶奶反倒觉得,以叶儿和小轩的工作性质,以后也是会经常分开,还不如趁现在结婚。”

话说到这儿,洛叶算是明白老爷子老太太的意思了,无非就是趁着她还没顶到重要位置的时候结婚生子, 这样,不管她以后打算以家庭为重还是事业为重,都没什么太大矛盾冲突。

只是,这么早结婚,她真没想过,冷不丁的提出来,她一口否了不好,可答应吧,也不太可能,正为难着,苏莎脸色煞白的推门走了进来,洛叶赶紧迎过去:“阿姨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“这就是小叶儿吧?”门又被推开,一名相貌和苏莎有五六分相似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。

“叶儿,这是你小姨苏妙。”苏莎有些虚弱的介绍道。

“小姨您好。”洛叶礼貌的打了招呼,赶紧扶着苏莎往里走,“阿姨,您这到底怎么了?”

“孙妈,快拿点牛奶蜂蜜水来。”夜老太太则冲厨房吩咐,夜老爷子也略有些担心的看着苏莎。

苏妙一脸歉意的笑着:“夜叔,夜婶,真是不好意思,我车开的快了点儿,把我姐给吓着了。”

一听是晕车,老两口松了口气。

“这在市内,你能开多快?”老太太疑惑的道。

苏莎有气无力的回答:“妈,这不是快的问题,关键是她把车开的象游泳的鱼,东绕西转的,我晕的实在是不行了,刚才下车就吐了。”

苏妙干笑着:“姐,是你说的,叶儿晚上还要急着回去,我这不怕误了叶儿的时间嘛。”

“你这个孩子……”夜老太太虚点着她,不知说什么好。

洛叶扶着苏莎坐好了,问道:“阿姨,我帮您揉揉吧,会好受些的。”

“哪好麻烦……”

苏妙打断苏莎:“叶儿,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“不麻烦。”洛叶冲苏妙甜甜一笑,转到苏莎背后去,帮她轻轻按摩头上的几个穴位。

几分钟后,苏莎的脸色眼看着转好,苏妙由衷的赞道:“叶儿,你可真厉害。姐姐这脸不晕的时候都没这么红润过。”

“叶儿是孟老冯老钟老的徒弟,懂医术的。”夜老太太一脸自豪的解释道。

“是吗?”苏妙一脸惊奇的打量着洛叶,“行呀,小丫头,那三个老古董一向不收外人为徒的,小姨算是服了你了,我决定了,以后就跟着叶儿混了,叶儿,带不带小姨一起玩儿?”

洛叶极喜欢苏妙这种爽快开朗的性格。俏皮的冲她眨巴眨巴眼睛:“小姨,别说的那么见外,您愿意陪我玩儿。我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

苏妙咂巴咂巴嘴,看向苏莎:“姐,你可真好福气,有这么好的儿媳妇儿,以后我家浩然要是能找个有叶儿一半好的媳妇儿。我就知足了。”

苏莎扯开唇角笑了笑,轻拍着洛叶小手:“叶儿,妈妈不难受了,快过来歇会儿。”

洛叶被苏莎的称呼整的有些发愣,还未待她回过神来,苏妙已拉着她往沙发走。“叶儿,你婆婆没那么娇气,快来歇歇。陪小姨聊会儿,小姨觉得,咱们娘儿俩特别投缘!”

洛叶不甚自然的扯出个笑容,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?

先是爷爷奶奶提出让她尽快结婚,接着准婆婆回来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变。这次的转变和以前不同,这个她还是能感觉出来的。

再接着。这位素未谋面的小姨,就象一个多年的老朋友般和她聊天叙旧……,洛叶悄悄掐自己一把,挺疼的,那说明现在不是做梦,应该也没重生到未来吧?——某人被整的要神经错乱了。

主要……主要吧,一个个的都在同一时间做出了让她意外的事儿,她要好好消化消化的说。

陆续的,夜家二伯两口子,夜家安,夜清荷 ,夜清莲都陆续赶了回来,好在,这些人的态度和以前还一样,总算让洛叶心里踏实了些。

晚饭后,洛叶正和夜清荷坐了一边闲聊,苏妙笑眯眯的过来了:“叶儿,你看小姨第一次见你,还有好多话没说呢,陪小姨出去溜达溜达,好不好?”

“小姨,我和小嫂子那么久没见面,好不容易要说几句体已话儿,你就过来掺合,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?”夜清荷说着紧紧扯住洛叶胳膊:“小嫂子,咱不搭理她,她都缠你那么久了。”

“小荷荷……”苏妙亲热的偎了夜清荷身旁,“小姨觉得你在妒忌 ,那就先陪陪你吧。”边说一双手边在夜清荷腰边蹭来蹭去,最怕这一招的夜清荷赶紧求饶,“小姨,你先和小嫂子聊,你先聊,待会我去送小嫂子,我们路上聊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苏妙迅速起身,拉起洛叶,“叶儿,陪小姨出去转转,这女人年纪大了,容易长肉。”

出了门口,洛叶主动道:“小姨,有什么事儿,您直说就好,和我,不需要客气的。”

“叶儿,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,我姐那人,不知足……”苏妙轻叹一声,“叶儿,你婆婆那个人,其实也不容易,别怪她。”

“我不会怪她的。”洛叶冲她笑笑,“现在我明白了,阿姨对我的态度发生那么大转变,您劝她了吧?”

“就是闲聊了几句,这人嘛,有比较才会知足。”苏妙拉着洛叶在小花园里坐下,“叶儿,我二姐的性格是有些……钻牛角尖,这和她的成长经历有关系。

我奶奶那人重男轻女,生大姐的时候,奶奶待大姐还算不错,生了二姐,心生失望之下,奶奶性格变的极古怪。

二姐为了讨好奶奶,自小便生活的小心翼翼,这也就养成了她容易摇摆而又多疑的性格。

我和叶儿说这些,是希望叶儿和二姐间能少一些摩擦,就算她开始改善和叶儿的关系,可是山易移性难改,骨子里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改变。

二姐这辈子挺不容易的,在娘家的时候,处于一个可有可无的位置,来婆家,又是那么一个尴尬的位置……”苏妙叹一声,不再说下去。

洛叶想了想,看向苏妙:“小姨。您的意思我都明白,您这么坦白的告诉我,我也非常感激,放心吧,我会体谅她的。”

“谢谢。”苏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锦盒打开,“叶儿,这是苏家的见面礼,别嫌弃。”

金黄色的绸布上躺着一只莹润的羊脂白玉镯,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缠绕在上面,洛叶看一眼。赶紧推拒:“小姨,这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。”

“这不是我给你的。姥姥很喜欢小轩,很早以前就想见见你,但苏莎的态度,使得她也不方便说什么。

这只玉镯是她前段时间特意交给我的,说是如果有机会见了叶儿。觉得合意,就把这玉镯交给叶儿,至于见面,就等你婆婆亲自带你回去,叶儿要是不想要,就自己去还她。”

“小姨。您这是强人所难了。”洛叶苦着脸,这么贵重的东西,以这种方式给她。也太那啥了,而且,夜家已经把传家宝玉镯给她了,她总不能左手一只右手一只吧?也太惊人了!

“这玉镯的含义苏莎非常清楚,叶儿。听小姨的,来夜家就戴这个镯子。平时你戴哪个小姨不干涉你。”

明白了,敢情苏家老太太是拿这玉镯向苏莎逼宫呢,好吧,她长见识了,真真是长见识了,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,为什么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来找她呢?

反正她也没打算和夜轩散伙,那就先收下吧,等这镯子完成使命后,她再想办法还回去就是。

如此想着,洛叶痛快的取过镯子戴在白皙纤细的小手腕上晃晃:“小姨,漂亮吧?”

“当然漂亮,咱们叶儿挂个绳儿都漂亮,更何况戴这么漂亮的镯子。”苏妙说着起身,“叶儿,咱们回去吧。”

两人回厅里后,苏莎瞥到洛叶手腕上的镯子,明显愣了愣,随之神态自然的拉着洛叶坐自己身边:“叶儿,有件事妈要向你道歉,上次见你妈妈,我说了一堆有的没的,麻烦叶儿跟亲家母说一声,让她别往心里去,以后,我会当面向她赔罪。”

坐了一旁的夜家安身子略一僵,看向苏莎的眼神柔和了不少,始作俑者苏妙悄悄舒一口气,看来,她的计划,成果不错。

夜清荷挤了过来:“三伯母,我要和小嫂子说会儿话。”

苏莎无奈的看着她:“小荷,幸亏你不是男孩子,要不还要跟你哥抢媳妇不成?”

“三伯母,那可是说不准的事儿。”夜清荷边说边拉起洛叶,“小嫂子,快走快走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夜清荷的悄悄话无非是她有了中意的男孩子,让洛叶帮着参谋参谋,看着照片上帅气阳光的男孩子,洛叶愣了愣,随之神色恢复自然,拍拍夜清荷肩膀:“不错,我看这人配得上咱们清荷大美女!”

她这话,说的自然是真心话。

照片上的男子,她认识,当然是前世,她负责保护过他,知道他是个光明磊落的男子汉,只不过,最终……

如果夜清荷真的要和对方在一起……,唉!重生是好是坏,有时真说不不清楚,遇到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儿,你是永远绕不过去的,感觉上,就象救火队员一般在忙活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洛叶和宇文泽乘机赶回沙市,走出舱门便看到了候在下面的夜大帅哥,旁边站了一个漂亮的空姐,似是一直在对他说什么,宇文泽忍不住打趣:“洛叶,你男朋友太招眼了,我万分的同情你。”

洛叶俏皮的笑笑:“我可以把您这句话理解为夸奖。”

“这么有信心?”

“那是。”

“……”

两人一问一答的,下了舷梯,夜轩赶紧迎过来,宠溺的揉揉洛叶脑袋:“累了吧?”转而看向宇文泽:“宇文教授,您好。”

“你好,夜大校。”宇文泽边说边瞥一眼站了旁边张望的空姐。

洛叶坏坏一笑,凑了夜轩耳边:“她刚才和你说什么?”

“没说什么,就是说想跟我认识,然后我一直没说话,她把我当哑巴了,还特别遗憾的摇头叹息了一番。”

----

暖今日二更到,合一起了,也不知亲们睡了没,那个,明天继续努力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