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429章悔

第429章悔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5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嫡亲的姐姐?”洛恋冷笑着看向恋清华,“这位女士,如果不是你,我妈妈会和爸爸分开吗?如果不是你,我妈妈会那么早离开吗?如果不是你,我会经受那么多苦难吗?

我没找你算帐,你反倒跑到我这儿来指手划脚,您可真是好事全往自家搅,坏事全往他家推,拜托,您是不是以为您就是地球自转的中轴?离了您地球就凌乱了?”

恋清华神色一变,语气软了下来,“洛恋,看到小婉变成那个样子,我的心态很难平和,请你体谅一个母亲疼爱女儿的心思。”

“你想怎样?”恋清华态度的突然转变,使得洛恋警惕起来。

“不要为难恋恋,她与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,小婉的治疗,乔家会承担全部,但是,我们不希望把恋恋也拖进来。”乔爱民抢先道。

“你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,就阻止我?”恋清华眸中露出悲伤,“尼斯已经诊断过小婉的伤情,他说,要想恢复到和正常人相差无几,必须去美国接受治疗。

他们医院的离子磁疗仪对这种疤痕的治疗修复非常有效,可是,这种仪器尚不能进口,国内的最高水平也就是让小婉变的勉强能见人。

疤痕治疗的最佳时机是一年之内,若是等小婉出狱后再去国外,就什么都晚了,一个女孩子的容貌有多重要,你应该清楚才是。”

顿一顿,恋清华看向洛恋,“做为乔家的一份子,希望你能帮帮姐姐,让洛叶答允小婉出国治疗,与人为善既是与已为善。洛恋,看在血亲关系的份上,帮帮小婉吧。”

洛恋毫不犹豫的摇头,“乔小婉犯的是什么罪你应该清楚,洛洛能答允她保外就医,已经是天大的恩惠,人要懂得知足,得寸进尺是最惹人厌的事情。”

恋清华看向乔爱民:“你怎么说?”

“恋恋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,我心疼小婉,可我还是那句话。若当日小婉得逞了,今时今日会是一种什么状况,你想过吗?”乔爱民叹一声。“人不能太自私了,不能太难为别人。”

“自私?”恋清华冷笑,“这关乎女儿一生的大事儿,你说我自私?拜托你想想清楚,到底是你自私还是我自私?”

“行了。都别争了。”乔老爷子摆摆手,“这事儿,是小婉的错,都不准再去为难洛叶,那孩子能做到现在这一步,已经够大度了。

至于小婉整容的事情。就在国内做吧,有些事情,咱不能只想着自己。在出手的时候,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。

清华,以后来乔家,提前打个电话说一声,你已经不是乔家人。这个样子闯过来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“爸。您……”恋清华脸胀的通红,“您的意思是……是……乔家我已经不能自由出入?”

乔老爷子硬下心肠道:“没错,你和爱民已经离婚,鉴于你和恋恋母亲间的恩怨,以后还是少来的好,我不想恋恋受委屈。”

一直沉默的乔小婉,猛的抬起头,带着灰意的眸子迅速凝出深深的恨意:“爷爷,您,到底有没有当我是您的亲孙女儿?您什么时候象关心她的感受一样关心过我的感受?”

“小婉,恋恋受了多少苦,遭了多少罪,你永远都想不到,而这一切,都是你妈妈和你姥爷一家给她带来的。

她何曾去报复过?她的性格,何曾扭曲过?如果你懂事儿,应该明白,我为什么要这样关心她。”

“你就是偏心!”乔小婉吼叫着看向乔老太太,“奶奶,您是不是和爷爷的想法一样?”

“小婉,就不能坐下来,心平气和的说几句话?”乔老太太叹一声,“奶奶看着你这个样子,心里有多心疼你明白吗?

你爷爷你爸爸和奶奶的心情是一样的,只不过,他们是男人,希望你有担当,孩子,已经受了这么多教训了,还没想明白吗?”

“妈,我们走吧,这个家以后我再也不想来了。”乔小婉恨恨的看向洛恋,“无论怎么说,你妈妈都是破坏别人婚姻的坏女人,不要太得意了,迟早有一天,你会遭到报应的。”

“你先前的行为算什么呢?”洛恋冷笑,“为了破坏别人的恋情,不惜去害人,只不过你是害人不成反害已而已。

上天果然是公平的,我一直坚信,做了坏事的人终会遭到报应,只是迟早的问题罢了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恋清华恨恨的看向洛恋,“不要以为有人护着你,我就不敢怎么着你。”

洛恋撇撇嘴:“若不心虚,何须害怕?”

“乔爱民,看到了吧?这就是你百般疼爱的好女儿,你不是嫌小婉心狠吗?和她比起来,小婉算什么?

只不过她一句话的问题,不帮也就罢了,何必来这么一番羞辱?乔爱民,我话扔这儿,你待她再好,她也不见得知情,她就是个不知感恩、没有感情的白眼狼!”

“没看到你说的心狠在哪儿,你对人的衡量标准就是,顺着你的是好,逆着你的是恶,白眼狼应该就是这样吧?”

乔爱民的回答,惹得洛恋唇角勾起来,刚想说句什么,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瞄一眼号码,赶紧接起来,片刻,看向乔老爷子乔老太太:“爷爷,奶奶,洛洛找我出去玩儿。”

乔老爷子点点头:“去吧,我让老刘送你。”

“恋恋,拿着这个。”乔老太太将一张卡塞到洛恋手中,“想买什么就买,这是爷爷奶奶的心意。”

本想拒绝的洛恋,眼角瞥到恋清华母女妒忌的眼神,笑嘻嘻的接过来:“谢谢爷爷奶奶。”

“恋恋……”恋清华犹豫一下,一把扯住洛恋,乞求的道,“阿姨求你了,只要洛叶不追究,我就有办法让小婉出国治疗。”说着掀起乔小婉的面纱,“看看你姐姐这张脸,阿姨不求你别的,看在同是女孩子的份上,伸把手吧,好吗?”

“放开我。”洛恋面无表情的盯着乔小婉那张狰狞的脸,“差一点点,变成这样的就是洛洛,你这是在提醒我,你们到底有多恶毒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行了,别为难恋恋了。”乔老太太站起身拍拍洛恋,“去玩吧,别让朋友们等,回来前记得打个电话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洛恋应一声,冲乔老爷子和乔爱民摆摆手,走了出去。

房间内,一时又陷入沉默。

略迟疑,乔小婉站了起来:“爷爷,奶奶,爸爸,我最后问你们一次,这个家还有我的位置吗?这个家,真的不能接受妈妈了吗?”

“小婉,你永远是这个家庭的一员,至于我和你妈妈,是真的不可能了。”乔爱民叹一声,看向恋清华,“咱们之间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你应该非常清楚,勉强在一起,也不过是互相折磨罢了。

看到你,我就会想到洛香是怎么离开这个世界的,就会想到恋恋受了多少苦,我的优柔寡断,害得她们母女遭受那么多,我能做的,就是在以后的日子里,尽量弥补恋恋。

恋清华,如果你还有点儿良心,就应该心存善念的不再为难恋恋,不再找她的麻烦才是。”

“爸爸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乔小婉面无表情的看向恋清华,“妈,走吧,我们再待下去,也是自取其辱。”

乔老爷子皱皱眉头,道:“小婉,到现在,你对自己的所作所为,还是没有一丝悔意?”

“爷爷,现在变成丑八怪的是我,不是洛叶!”乔小婉眸中满是恨意,“我承认,我当时的行为有些欠妥,可是洛叶呢?她就一点错都没有了吗?以她的身手,当时完全可以躲开,为什么一定要踢到我这边?

大家都忙着追究我的责任,却忽略了一点儿,洛叶的所作所为,同样是不可原谅的,你让我如何悔?”

乔老爷子摇摇头,叹一声,再重重叹一声,站起身回了书房,他对这个孙女儿,实在是失望透顶了,以前,怎么就没发现,她已经被教育到如此自私了呢?

事非不分,凡事只知往别人身上怨怪,这样的孩子,怎么会是他乔家人?娶妻当娶贤,果真是没错!

乔小婉此时也不好受,在得知她在国外遭受的侮辱,只不过是药物的幻觉时,她差点就崩溃了,那些人,怎么可以用那种方式来对待她?若不是他们,她哪会那样的破釜沉舟?

她恨他们,可是,她也知道,她无力去报复,千思百转下,她越来越把恨转嫁到洛叶身上。

若不是洛叶,她不必去国外,若她不去国外,就不会受那那些人的迫害,自然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的这一切,自然,她也就不会毁容,所以,归根结底,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就是洛叶!

冤有头,债有主,她应该找的,就是洛叶!

可惜,她根本没有办法对付洛叶,论身手,她没法比,论势力,她没法比,现在,就算她想去抢夜轩,也没了资本……如此以来,她哪会悔?

----

一更到,现在才传上来,实在是抱歉,不解释了,亲们想拍就拍吧,就素,最好用金砖拍,拍完了给暖留点金渣渣.......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