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307章 那些陈年往事

第307章 那些陈年往事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300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307章那些陈年往事

“您看我是称呼您师母呢,还是称呼您战部长?”

洛叶此话落下,战雨英表情僵了僵,“叶儿真会说笑,我和你妈妈是朋友,还是喊我战姨吧。”

“战姨,您请坐。”洛叶貌似无意的指指师父旁边的凳子。

“不了。”战雨英赶紧拒绝:“我来开会,老爷子让我给他的学生带点儿资料,上来的时候遇到xiǎo轩,他说叶儿病了,就想着过来看看。”说着看一眼时间:“温馨,我晚上再来看你,再见。”

温馨也不挽留,柔婉的笑着:“雨英姐要是太忙,就算了吧,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着呢。”

“七婶我送你。”夜轩扯扯夜七叔:“七叔,你不也约了人吗?正好一起。”

“xiǎo轩,司机在下面等我呢。”战雨英边说边往外走,话音落下,人已是出了病房。

夜七叔挪了两步chun动动,又退回去坐下了,夜轩无奈的看着他:“真服了您老人家了,算了,我去。”

“xiǎo夜,我去吧。”温馨拦住他:“我去比较好。”

“师父,您可真行。”洛叶无力的靠在夜轩身上,打量着夜七叔:“您虽然是我师父,但这事儿上,我绝不向着您。

十几年了无音信,未尽过为人夫的责任,突然出现后,师母的气哪有那么容易就消了?您就不能多求求,多说点软和话?瞧您,坐的跟个大老爷似的,不知道的,还以为理亏的是师母呢。”

夜轩附合:“就是,叶儿说的对。”

桑青青犹豫一下,“干爹,虽然我不了解全部,但凭刚才看到的和叶儿说的,我也觉得您有些不太对。”

“你们几个xiǎo家伙,这是讨伐大会呢?”夜七叔叹一声:“我何尝不知道我对不起她?正是因为觉得这些年未尽过责任,才不想继续惹她烦。”

“师父,可不可以给我解huo一下,凭之前你们的说辞,我的判断是这些年师母和您之间应该有联系,而每次夜家将要找到您时,都是师母透信让您离开的,这又是为什么?”洛叶借机问出了心中一直想不通的问题。

“七叔,这点我也理解不了。”夜轩也道:“七婶虽然拒绝回夜家,但凡事还是向着夜家的,是什么动机,让她这样做呢?”

夜家平想了想,坦然的看着几xiǎo:“xiǎo轩应该知道,我和她的关系有点儿特殊,算是先结婚后恋爱的典型。

在我之前她有喜欢的人,是为了家族才和我在一起的,所以,我离开的时候给她写了离婚协议书,就是不想耽误她。

和她再次重逢是她在黄县任职的时候,当时我想争一个标的去县委办事儿,结果就遇到了。

虽然我换了名字,可是夫妻间共同生活了几年,哪能骗得过她?办完事儿后她单独找我,提了一个要求,无论以后我到了哪儿,都要留给她电话。

见我疑huo,她让我别自做多情,留我电话不是挂念,而是要关键时候lu消息给我,不让夜家人找到。

她说如果可以,她一辈子都不想见到我,至于一直没离婚,并不是对我有情,而是因为从政的nv人离了婚有诸多不便,一个失踪的丈夫,反而会对她有利。

这些都是她的原话,当时我是信了,可是这么多年过去,我早就明白,她说这些,无非是还在气头上恼着恨着,并不是真心的。

回了夜家后,我去找了她几次,希望得到她的原谅,可她说,这么多年了,她早就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,实在不喜欢多一个累赘。

我已经亏欠了她太多,到了这把年龄,不会再想着做粘人的橡皮糖惹她厌,既然她想一个人清静,那我就远远的看着好了。”夜七叔认真的看着几人:“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师父一直爱着师母,对吗?”

夜七叔不犹豫的点头:“我们虽然是先结婚后恋爱,但感情不错,她是个很好的nv人。”

“好了,我没什么疑问了。”洛叶举起手中的录音笔,俏皮的笑笑:“师父,请恕徒弟自作主张,至于后续如何,要看师母听了这录音才知道了。”

“你这丫头,随你便吧。”夜七叔看向沉思的桑青青:“青青,你的事情,干爹一直没怎么劝,主要是觉得这种事儿,我一个大老爷们酸兮兮的说些酸话,实在是别扭。

今天,干爹想郑重的跟你说一句,想明白了,若是真的喜欢他,就和他一起努力,时间,是最耗不起的,我就是个例子”

洛叶用力的点点脑袋:“时间的确是最耗不起的,师父是打扮的老相,而师母是真的老相,才四十五岁的人,看上去象五十多岁,师父,你可真是害人不浅”

“好,都是我害人。”夜家平看看时间:“再不走可真要误了,xiǎo轩,答应了可要做到。”

“知道,不就是去送您吗。”夜轩将洛叶放在chuáng头倚好了:“我很快回来。”

洛叶故作嫌恶的摆摆手:“有青青姐和妈照顾我,你就别cào那么多心了,去忙工作吧。”

“工作有事儿他们会给我打电话的。”夜轩转而不放心的叮嘱了桑青青几句,又帮着洛叶把chuáng头的高度调了调才离开。

桑青青一脸无语:“叶儿,你要考虑好了,这人怎么越来越象老太婆了?”

洛叶装模作样的捂着额头琢磨一会儿,一本正经的看向对方:“要不再观察观察,实在不行就把他踢出局?”

“踢谁出局?”温馨笑着走进来。

“妈,怎么样?”洛叶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老妈。

“你以为你妈是她的什么人,几句话就能给劝合了?”温馨嗔一眼nv儿:“在下面和她聊了一会儿别后的事情,稍稍提了提你师父的事儿,看她的样子是不好驳斥我,心里对你师父怨恨应该蛮大的。”

“你听听这个。”洛叶将录音笔递给温馨。

待录音播完后,温馨叹一口气:“人的矛盾就是这样出来的,都憋着瞎琢磨,越琢磨越离谱。”

洛叶讨好的笑着:“妈,青青姐也不是外人,能不能告诉我们,您和师母间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真想听啊?”温馨看看时间:“等xiǎo护士给你挂了水,咱再讲,免得人家进来不好意思。”

半xiǎo时后,华医生查过房,xiǎo护士来挂上水,感觉一时半会没人来了,温馨把病房mén从里面关上,见nv儿黑亮亮的眼睛巴巴的盯着她,忍不住笑起来:“叶儿,你这辈子就是个cào心的命。”

“妈,快讲嘛。”

“馨姐,要不我还是出去吧。”桑青青说着站起身来,温馨一把按住她:“我可是把你当成自家人了,一起听听吧。”顿了顿,继续道:“其实啊,很多事情在当时看来很重要,走到今天会发现都是xiǎo事儿。

战雨英高三的时候,我和温柔初二,她是学校的风云人物,无论是学习还是组织能力都是拔尖儿的。

温柔特别崇拜她,就拉了我去主动结jiāo,而她也很喜欢我们姐妹俩,一来二往的就成了我们姐妹俩最好的朋友。

大学的时候,我们在同一所学校,只不过我们大一时,她已是研一,仍然是学校的风云人物。

因为我和温柔常常去研究生楼找她,和那边的师兄师姐们也就慢慢熟悉起来,温柔比我话多,每次见面都是温柔和她聊,我坐在一旁听。

我的这份沉默,反而给战雨英的同学林家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某一天,竟然偷偷塞给我一封信,我拆开一看,竟然是一封表白信。

我慌的不知怎么办好,就把信给温柔看了,让她帮着拿主意,叶儿也知道,你大姨喜欢夜家安,巴不得我的心赶紧被别的男人占据,就怂恿着让我和林家奇jiāo往。

我那个时候一切以你大姨为中心,为了让她安心,对她是言听计从,于是,第二天林家奇来找我时,我就答应了。

战雨英知道这事后,表情有些不自然,但仍是和以前一样和我们来往,后来她的同学悄悄告诉我,她喜欢的是林家奇。

我问温柔怎么办,温柔想了想就去问了她,可她很坚决的说,那是别人故意中伤她,想着离间我们的友情,让我们不要信。

然而,就在她否认的没多久,每次我和林家奇约会,她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出现在我们周围。

我怕温柔多想,没敢将这事告诉她,结果战雨英给林家奇送礼物的时候,被温柔给发现了。

温柔第一时间找到我,惶恐的问我,若是和林家奇分手后,会不会接受夜家安,虽然我肯定的告诉她,我不会抢姐姐的东西,可温柔还是整日惶惶,加大了减féi的力度。

没多久,林家奇就和我分手了,理由是和我走近了才发现,我比他想像中幼稚,他不能接受一名幼稚的nv孩子成为伴侣。

隔天,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被林家奇抛弃了,因为战雨英已经公然和他出双入对,所有的人都以为我会伤心会崩溃,可我真的没有。

原本和林家奇在一起,是为了让姐姐安心的,不在一起了,我也没什么,也是在那段时间,你爸爸走进了我的视线,我告诉温柔,我喜欢你爸爸,她却是根本不相信。

她去找了战雨英,两人越说越ji烈,最后彻底吵翻了,也是在那天的晚上,温柔离开了人世。”说到这儿,温柔哽的说不下去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