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304章 讨好岳母

第304章 讨好岳母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359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304章讨好岳母

“妈妈,给我擦擦身上吧,总觉得有一股子汗味儿。”趁着夜轩不在,洛叶要求道,掀了衣服用力嗅嗅:“都说nv人身上香汗淋漓,我怎么就没闻着谁的汗水味是香的呢?除非洒了香水儿,不过那味道好象更不好闻。”

“我nv儿身上就是香的。”温馨鼻子贴nv儿身上闻闻:“真的,叶儿是香的。”

“妈妈撒谎,明明有一股子汗臭味儿。”

“没闻到”温馨嘴上逗着nv儿,手也没闲着,调好了热水,绞了máo巾xiǎo心奕奕的为nv儿擦试,xiǎo声嘀咕道:“叶儿,幸亏妈妈赶过来了,要不可就让那臭xiǎo子占便宜了。”

“妈妈”洛叶不满的娇嗔一声。

“不知不觉间,叶儿已经成大姑娘了……”温馨轻轻的擦试着nv儿细嫩的肌肤,啧啧赞道:“妈妈年轻的时候可没我家宝贝叶儿身材好。”

“妈,不要你擦了。”洛叶窘的脸通红。

“好,好,妈不说了。”温馨笑着嗔道:“xiǎo东西,你是妈生的,一把屎一把niào拉扯大的,害什么臊?”

洛叶闭着眼睛不停的翻白眼儿,温馨一脸好笑:“叶儿,你眼珠子在里面瞎骨碌什么?”

“注意,千万不要碰到刀口那儿。”娘俩聊的热乎,没注意到华医生什么时候进来了。

“放心吧,华医生。”温馨笑着应道,半夜去找对方了解过情况,是以早就认识了,指指旁边的凳子:“华医生请坐。”

“不用,我是来给xiǎo丫头换yào的。”华医生举举手中的包袱,温馨赶紧让开地方:“您请。”

“华医生,我马上十八了。”洛叶抗议。

“我三十一了。”华医生笑着捏捏洛叶鼻头:“怎么样,这声xiǎo丫头叫得着吧?再说了,看看你妈**年龄,和我差不多,我总不能和你平辈论jiāo吧?”

温馨笑着摆手:“哪能差不多,我四十一了,可是比你大十岁呢。”

“您可真不象,我一直纳闷,您看上去也就比我大个一二岁,怎么会有这么大的nv儿,呵呵……”华蓉解开腹带擦试伤口:“有一点点儿疼,忍着点儿。”

“放心吧,我忍得住。”洛叶眼巴巴的往下瞅半天,急得直挠头:“华医生,伤口多大?”

“三厘米多点吧,本来想给你割个梅huā型,想了想难度太大,就算了。”华蓉一本正经的道。

“其实不割梅huā,割个xiǎo喇叭huā也行。”洛叶很配合的回答。

温馨疑huo的瞅瞅两人,半晌才反应过来,气得点着nv儿额头:“什么时候了,还顾着漂亮?”

“嘿嘿……”洛叶讪笑:“留个大疤不好看。”

“谁去看那儿?”

华蓉笑着眨眨眼睛:“大姐,xiǎo丫头是怕未婚夫不喜欢吧?”

温馨“哼”一声:“他不喜欢正好,我还舍不得把nv儿嫁给他呢……”

洛叶羞的脸通红:“你们俩太过份了我只是不喜欢肚子上留个疤而已,luàn猜什么呢”

“好好好,冤枉叶儿了。”温馨赶紧哄:“伤口tingxiǎo的,好了估计都看不出来,放心吧。”

夜轩走了进来,神sè自然的道:“阿姨,您去吃早饭吧,我来照顾叶儿,医院食堂就在下面二楼,本来想给您买回来,可是又怕叶儿闻了饭香嘴馋。”

温馨略显尴尬的应一声,洛叶神sè也不自然,故意苦起脸:“我真想吃东西啊,华医生,明天才可以喝点流质的,是吧?”

“坚持坚持吧,你这个饿纯属臆想。”华蓉系好腹带,帮她整理好衣服,“身体的恢复能力不错,晚上下chuáng稍微活动一下了,免得粘连。”

洛叶点头应道:“知道了,我会让妈妈扶着的,麻烦了您一晚上,让我妈妈请您吃早饭吧。”

“就是,咱们一起去吃饭吧。”温馨笑着嗔nv儿一眼:“xiǎo丫头总是抢话,好象我这个妈妈多不懂事儿似的。”

华蓉笑了起来:“你们母nv感情可真好,不过,心意我领了,饭就免了,大姐,有什么事儿您可以找林敏之医生,我下午五点半上班。”

“谢谢华医生挂心。”温馨拉住她:“医生也要吃饭,一起吧。”

华蓉连连摆手:“真不了,我爸妈在家等着呢,要是我不回去呀,老两口也吃不了多少。”

她这样说了,温馨也不好再勉强,笑着把对方送走,看向夜轩:“xiǎo夜,你先去吃饭吧,我不饿。”

“阿姨,您熬了一晚上,哪能不饿,我回来的时候留意听了一下,食堂的素笼包和甜沫还不错。”

“妈,快去吧,要不我也不放心。”洛叶看向夜轩:“你和妈一起去吧,我自己没问题。”

“让妈先去吧,一会护士来挂水,我看着放心点儿。”夜轩顺口道,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。

温馨瞟一眼对方,再看向洛叶,见nv儿正一脸忐忑的偷瞄她,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好吧,我先去。”

房间就剩了xiǎo两口,洛叶闭了眼睛装睡,夜轩轻笑:“放心吧,留了疤我也喜欢,咱**担心不会出现的。”

“你果然都听到了,真讨厌。”洛叶嗔一句:“我又不是怕你不喜欢,脸皮真厚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夜轩俯身在洛叶额头亲一下:“把chuáng摇的高一点吧?”

洛叶也感觉躺的不太舒服,点头应允:“好吧。”

摇高chuáng头后,夜轩坐洛叶身旁帮她按rou肩膀,不时的俯在她耳边嘀咕几句,逗得洛叶满脸笑意,xiǎo两口你侬我侬的样子,使得推了车子进mén的xiǎo护士不好意思起来,重重咳一声:“12chuáng,挂水了。”

夜轩不满的扫xiǎo护士一眼,扶着洛叶坐正了。

xiǎo护士忙活完出mén时,趁夜轩不注意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随之加快步子走了出去。

洛叶坏笑着推推夜轩:“你把人家得罪了,哈哈,夜大帅哥也有被nv孩子嫌弃的时候。”

夜轩见她笑的开心,也就不反驳,索xing坐到chuáng上,让她靠着自己,大手在她后背上上下下的轻rou着。

……

洛叶的养病生活可谓是清闲适意,虽然不能吃东西,但有老妈和夜轩陪着,心情是非常的哈皮,只是两人都不去休息,让她很无奈。

夜大帅哥自打无意的喊了声妈,不改口了,温馨虽没提出异议,应答的时候却有些含糊。

洛叶见俩人都装糊涂,索xing也不管了,反正她也没打算三心二意,只要老妈不反对,爱喊什么喊什么。

第二天上午,杭梦琳来了一次,见她被照顾的无微不至,和温馨闲聊了几句,就离开了,只不过神sè好象有些疑huo,洛叶琢磨了半天没琢磨明白她疑huo个啥。

下午,江政过来聊了没几句,叮嘱夜轩放心的照顾她后,就匆匆的回了部队,想来夜轩不在的这几天,工作全压他身上了。

洛叶有些歉意,催促夜轩回去。

“没事的,等你康复了,我多帮江队分担一些就是了。”夜轩安慰她,他一直习惯称呼江政为江队。

温馨想了想:“xiǎo夜,叶儿晚上已经不用挂水,没必要俩人在这儿耗着,明天叶儿就可以喝粥了,不如这样吧,叶儿的一日三餐由你负责,好不好?”

“行,我听**。”夜轩略一琢磨应了下来,虽然他本心眼里是希望这七天,由他日夜照顾洛叶,但显然,杭梦琳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如意,再执拗下去,估计会引起温馨的反感,他可不想让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好印象,轰然坍塌。

病房mén突然被推开,温桐急急的走了进来,一脸担心与不满:“姐,出了这种事儿,怎么不给我打电话?”打量洛叶几眼,脸sè才好看了一些。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温馨疑huo的瞅着弟弟。

“梁华蕊打电话告诉我的。”温桐坐洛叶身旁,声音放柔了问道:“叶儿,还疼不疼了?”

“不疼了,我身体好着呢,要不是担心回去养不好影响以后的训练,五天出院绝对没问题。”洛叶心疼的momoxiǎo舅舅脸颊:“xiǎo舅舅,你瘦多了,也黑了。”

弟弟的婚事温馨都清楚,轻轻拍了拍温桐肩膀,没说什么,反倒是温桐笑着安慰:“你们别都这样看着我,事儿都过去了。”

洛叶突然反应过来杭梦琳的疑huo来自何处,担心的看着温桐:“xiǎo舅舅,你和梁华蕊……”

温桐淡然笑笑:“放心吧,一切都过去了,我没那么优柔寡断,对了,叶儿明天是不是可以吃饭了?”

“xiǎo舅舅放心,叶儿的一日三餐由我包了。”夜轩赶紧道,这事儿他可不想假人之手。

“你?”温桐十分怀疑的盯着夜轩:“叶儿是病人,这饮食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这事儿自己说破天,不如当事人一句认可的话,夜轩视线投向洛叶。

“xiǎo舅舅,就由他吧,他的技术不错的。”

“好吧,明天我来检验检验。”温桐看向温馨:“姐,叶儿也没事了,还是告诉爸妈吧。”

“行,前两天不说,就是不希望爸妈那么大年龄了过来跟着熬,要不这样,一会儿我和你回家一趟吧,顺便带点儿换洗衣服回来。”

“妈,回家了就睡一觉吧,这儿jiāo给我好了。”夜轩赶紧道。

温桐疑huo的瞅瞅他,再瞅瞅姐姐,轻咳了一声:“让我多坐会儿再走吧。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