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257章 遇险

第257章 遇险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234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257章遇险

“咩——”距离潜伏位置三米处,传来一声嫩嫩的xiǎo羊叫声,老头转身走过去,嘀咕着:“满圈的羊,就数你这个xiǎo东西最淘气,咋样,咋样,爬不上来了吧?我不管你,你就饿死在这儿了,信不信?”

说话间xiǎo心奕奕的爬到裂缝位置将xiǎo羊抱了出来,xiǎo羊趴在老人怀里不间歇的“咩咩”叫着。

老人戳戳xiǎo羊脑袋:“知道你委屈,喝水的时候被那huā脸兵吓着了?放心,他们已经走了,咱们赶紧回去挑三十头féi羊,首长今晚急着要呢。

xiǎo东西啊,要是不想被杀,就别贪嘴,那又懒又馋的,肯定最早挨刀子,知不知道?……”

听着老人絮絮叨叨走远,洛叶和刘行对视一眼,陷入深思。

“叶儿”

“刘行”

洛叶笑笑:“你先说。”

“这儿驻扎的是a军B师,负责a军的后勤供给,咱们不如等到……”刘行说到这儿停了下来。

洛叶大眼睛弯起来:“我们想一起去了,晚一会和大家商量商量,碰碰运气试试吧。”

……

是夜,待B师运输车辆忙着装运物资时,洛叶一行人等悄悄溜到河边,准备往河对岸泅渡。

“大家再检查一下背包,是不是勒紧了,雨罩是不是打开了,ku脚袖口是不是扎紧了,刘行,尤其你,电台一定不能出问题。”

“是”众人应答着再次检查装备。

“班长,我的没问题。”

“班长,我的也没问题。”

“班长,我保证,炸弹都炸不开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都检查完了,赶紧做热身运动,准备下水,咱们一定要抢在运输车辆前渡过去,xiǎo贝,无论出现什么事情,都不要松开刘行的背包带,还有,我在你后面,别担心。”

李xiǎo贝用力点点脑袋:“是,班长,我死也不会松手的。”

“你的背包给我吧。”严寒主动把李xiǎo贝的背包接了过去。

刘行拍一把发呆的路建:“想什么呢,多活动活动,天这么凉,下水后会身体受不了的。”

路建回过神来,“我家就在河对岸,以前常来这条河游泳,放心吧,我得过省中学生蛙泳比赛冠军呢。”

严寒不悦的扫一眼路建:“想家也不应该这时候想,这要真是打仗,你就是扰luàn军心。”

路建什么也没说,沉着脸开始做热身运动,却是有些心不在蔫。

洛叶看一下时间,“下水,大家互相关照一下,不要分的太开。”

初冬的河水泛着冰冷的凉意,乍入水中,众人不约而同的打个寒颤,“憋足劲儿,一口气游过去,越犹豫便会越冷。”洛叶赶紧打气。

幸亏水流不算湍急,没给大家制造太多的障碍,游至河中央时,景锋突然惊呼一声:

“严寒,是不是chou筋了?”众人循着微弱的星光看过去,就见严寒正身子正僵硬的往下沉,景锋已从一侧托住他,纪思思赶紧帮忙托住另一边,两人合力下,总算是拖着严寒继续前行了。

“完……完了,我也chou筋了。”路建说着也开始luàn扑腾。

“刘行,xiǎo贝jiāo给你了,什么也别管,你们赶紧往前游。”洛叶说完游至路建身边,“路建,保持冷静,我托起你的胳膊时,千万不要死拉住我。”

“知……道……”路建疼的直chou气,已是灌了好几口水。

被洛叶托住后,路建用力呼一口气,强忍着僵直的疼痛想要活动活动chou了筋的左tui,却引得疼痛更加剧,不自觉得就用力抱住洛叶胳膊不撒手。

“路建,冷静,要不咱们俩可能一起淹死,路建,冷静……”洛叶急的踢他一脚,他的重量原本就全在她身上,这一下子硬扯着她往水里遁,她已经完全脱力了,明显感觉身子开始往下沉。

“xiǎo贝,你没问题吧?”刘行急的声音都带哭腔了。

李xiǎo贝打着哆嗦推刘行一把:“快去快去,我虽然不会游,但也绝对沉不下去,放心吧……”

那边纪思思也发现了洛叶的险情,用力往前推一把严寒:“景锋,自己没问题吧?我去帮洛叶了。”

“快去快去。”景锋边说边拖着严寒拼了命的往岸上靠。

刘行和纪思思同时到达洛叶身边,合力把路建抱住洛叶胳膊的手掰开,总算把洛叶解放出来,已是脱力的某叶,长长呼一口气,苦笑:“喝饱了。”

“啪”刘行气得甩路建一耳光:“下水前让你多做热身你不听,结果倒好,差点害得班长为你殉葬。”

“对……对不起。”清醒过来的路建一脸愧疚:“入学前,我妈得了重病,这两个月军训不能和家里联系,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,看到家mén,就控制不住自己了,对不起……”

“你也是一片孝心,忍住痛,先上岸再说。”洛叶用力呼一口气:“刘行,去把xiǎo贝拉到岸上,我和思思帮路建。”

“你能行吗?”刘行声音中是满满的担心。

“还好,有思思帮我,没问题的。”洛叶偷偷rourou肚子,灌了一肚子水,好难受的说。

纪思思也道:“刘行,去吧,我水xing不错。”

说话间,景锋已经把严寒拖岸上,返回来了:“洛叶,你自己游上岸,我和纪思思把路建拖过去。”

“好。”洛叶也不矫情,刚才实在是被路建折腾的有些脱力。

待所有人上岸后,洛叶看看疼得眉头紧皱的严寒和路建,“你们俩怎么办,退出还是继续?”

“当然继续。”两人几乎异口同声。

洛叶捏一下严寒依然僵直的左tui:“要是马上恢复,那种疼痛的感觉让人想死,你确定,要试?”

“试”严寒取了máo巾咬在嘴中:“开始吧。”

洛叶吸一口气,用力的帮严寒推扭,严寒双手捋着自己的头发,面部表情扭曲,终是没吭一声。

“好了”洛叶虚弱的坐地上:“路建,我没力气了,等一下。”

“我来吧。”纪思思蹲到路建身前:“我用的是咏chun舒缓法,你忍着点儿。”

路建将máo巾咬在嘴中:“没问题。”

……

约三分钟,严寒和路建都恢复了行动能力,众人加紧时间跑向通往a师的运输公路,做了手脚后,潜伏在路边。

暖第二更到,还有一更,要晚一些,等不及的亲明早看吧。

特别感谢球的打赏,特别感谢古宝贝的打赏,感谢粉红给暖,正版订阅的亲们。

推荐文文。

作者:喝壶好茶嘎山糊

书号:1921618

书名:笑清廷

简介:辫子时代里努力求活的康熙元后水煮生活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