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246章 另类的训练

第246章 另类的训练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1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246章另类的训练

“啪啪啪……”

星弄和瑶光率先鼓起掌,和平年代,立一等功比中彩票的机率都要低,好朋友取得如此荣誉,她俩除了兴奋还是兴奋

“哗哗哗……”

汇集起来的掌声越来越响,不管各人心思如何,这个祝贺是必须给的,当日洛叶被救回时的惨样儿大家都有看到,就算妒忌不服也要放在心里。

莫大同压压手掌,待声音平息后看向洛叶:“给大家讲两句吧。”

“是”

洛叶转身面向学员角勾起轻浅的笑意:“取得这样的荣誉,我很兴奋,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会更加努力的训练、学习,对得起这身橄榄绿”

“哗哗哗……”

待洛叶归队后,莫大同扫视一圈儿,大声道:“部分学员可能会心生疑虑,仅仅是抓住了一个罪犯,洛叶为何可以取得如此高的荣誉?

现在我就告诉大家,此次破获的这个犯罪组织,杀人、贩毒、贩卖人体器官等,无恶不作。

长期以来,此团伙人员流窜在全国各地,专挑流浪、单身、智障等群体,残忍的杀害,用以谋取si利,其行为之狠毒,令人指

此案件能如此迅捷的破获,并将涉案人员全部抓获,原因大家都清楚,你们说,洛叶的这个荣誉,是不是当之无愧?”

“是”

“好,我希望大家的这个‘是’是完全自于内心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把羡慕和妒忌化为前进的动力,为本次集训,交上一张完美的答卷有没有信心?”

“有”

莫大同的黑脸上浮起一丝古怪的笑意:“今天下午的训练……比较特别,帮农扶农

现在正是秋收季节,村子里的一些孤寡老人,种的地虽然不多,但他们既没有现代化的工具,也没有传统的工具,例如牛车马车一类的,收下来的玉米、豆子、地瓜只能等着村子里别家忙完了再帮他们拉回去。

有的老人怕丢了,便一筐子一筐子的往家里背,大家的任务,就是帮着这些老人把地里的庄稼收回家,并帮着收拾利索了,有没有问题?”

“没有”

“那就按原本的分组方式,两人一组,行动”

“报告”

“出列”

于娜站了出来:“报告总教官,我不要和严寒一组”

“为什么?”莫大同面无表情。

“报告总教官,他根本听不进别人的意见,不管对于错,都一定要服从他,作为搭档,我无法忍受”

“当时主动要求和严寒一组的,是你吧?”

“是”

“于娜,让你自己说说,这样合适吗?这是军队,不是幼儿园”

“报告教官,我坚决不能忍受和他一组,哪怕您扣我五分,给我换搭档也行”

于娜的态度非常坚决,队伍中开始响起小声的窃议。

“报告”

“出列”

严寒脸sè铁青的前跨几步:“报告总教官,她说的根本不是事实,说我听不进意见,可关键问题是,她根本就不征求我的意见。

寻找地标的时候,她方向感明明就不如我,却一定坚持地图放她那儿,由她决定路线,如若不是她的愚昧,我们在地形训练中,绝对不会只得四分。”

“严寒,说话要凭良心,地形训练的时候,咱俩到底谁听谁的多?”

“如果不是你的坚持,我们会掉到沼泽地里去吗?”

“当时明明就是走对了,可你非要和我抢地图,如果不是你不相信人,怎么会生意外?现在还有脸怪我,真服了你了”

“若不是一路上走了许多冤枉路,我会跟你抢地图吗?娇娇大小姐的优越感,你一路上挥的淋漓尽致,现在还跟总教官诉冤,你脸皮怎么那么厚?”

大致情形也听明白了,火候也差不多了,莫大同不再观望:“行了行了,你们俩自反思一下自己,象军人吗?

战友间,是敢于把自己的背放心的交给对方,相信对方会拼死为自己挡子弹的感情,看看你们俩,象吗?”

“报告总教官,无论如何,我不要和他一组”

“报告总教官,我也是”

莫大同看向众学员:“谁愿意和他们俩交换搭档?”

战豪犹豫一下看向莫大同,想要喊报告,被对方一眼给瞪了回去,心下暗自疑uo,总教官这是卖的什么关子?

“没人站出来?既然这样,还是按照原本的分配吧,严寒和洛叶搭档,于娜和武泽天搭档,严寒和于娜入列”

洛叶偷偷撇嘴,分明是早就算计好了要她和严寒搭档,还装模作样的征求意见,她就是不站出去,哼

星弄悄悄捏捏洛叶手指,投个同情的眼神过来……最终,还是和严寒一组了。

洛叶回握一下,示意她安心,依她的观察,严寒这人,顺着捋别呛着干,倒也不一定象于娜说的那么难缠。

而且,于娜的xing格也够强势,这样强势的两个人组合到一起,要真是合了拍,那才叫怪呢。

解散后,有学员问起这次学农的起因,莫大同实话实说,坟场事件后,反抗的最厉害的小柱子爸爸和叔叔们,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刑罚。

民俗与法律的冲突下,难免有人散布不实谣言,领导们希望籍着这种活动,让老百姓明白,军队,永远是人民的军队。

大部队离这儿太远,学员队自然就被推到了前面。

洛叶和严寒去的是元爷爷元奶奶家,老两口只有一个女儿,嫁到十里外的村子去了,每年都是女儿忙完了再回来帮忙。

一路上,严寒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,洛叶看了看,也就懒的开口了。

低矮的土坯房,不怎么宽敞的院子,溜墙边的地方,种了一架扁豆,已经枯了叶子,只剩架子孤零零的立在那儿。

院子中间堆了一小堆玉米,鸡鸭们围着玉米啄食虫子,一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坐玉米堆前褪玉米皮,洛叶和严寒到达元爷爷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。

洛叶上前问道:“元奶奶,元爷爷去地里了?”

“是啊,闺女,你们是来帮忙的?”老太太咧着只剩几颗牙的嘴笑着:“刚才喇叭通知,说解放军要帮着我们这些老不死的收庄稼,我还以为又是李宝胜胡闹呢……闺女,快坐下,小子也坐。”老太太张罗着找了两个小凳子过来。

“奶奶,不用坐,您带我们去地里吧。”洛叶说着自己从院子里找了两个大筐,递给严寒一个:“咱俩就用这个往回运玉米吧。”

老太太头摇的拨浪鼓似的:“不用不用,你这闺女,细皮嫩肉的,哪能干这种活儿,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俊的闺女,比咱村兰子都俊。”可能觉得冷落了严寒,又赶紧道:“小子长的也好看,壮实,一看就有劲儿”

洛叶赶紧道:“元奶奶,我们来就是帮着干活的,要是坐这儿聊天,可就是违反纪律了,您带我们去吧。”

“真去啊?”老太太un浊的眼底透1u出喜意,显然,有人帮老伴,她是极高兴也极渴盼的。

严寒不耐烦了:“元奶奶,我们这是任务,麻烦您快点儿行吗?”

洛叶不满的瞪他一眼,笑着解释:“元奶奶,我这战友就是急xing子。”

“好,好,我这就带你们去。”老太太赶紧起身,用力捶了捶腰才站直了身子:“小子,别急,老太婆年纪大了,坐会儿就腰疼。”

几人行至半道,遇到了背一筐玉米回来的元爷爷,又是一番推辞,玉米转到了严寒背上,运回院子后,三人一起去了地里。

元爷爷家一共一亩七分地,村里照顾老两口年龄大,分在靠家门的位置,说是靠家门,一个单程也要六七分钟。

地里除了玉米,还种了黄豆和地瓜,黄豆老爷子已经运到了场园里晾着,现在只需把玉米和地瓜运回去就好。

运了三个来回后,洛叶和严寒额头都开始冒汗了,筐子的筐把更是硌的胳膊生疼生疼的。

可人老爷子背着一筐玉米走的“呼呼”的,两个也不好意思放下歇息,只能咬紧牙关逞能。

他们也算明白了,这所谓的帮农,分明就是另一种训练,一点儿都不比负重越野轻快,这东西挎在胳膊上,真不是人受的罪

洛叶腕上有夜轩送的棉制护腕,擦汗的时候,把袖子一撸,既方便又卫生,严寒就惨了,没棉制护腕,也没带手绢,只能用衣袖蹭,没一会儿,脸就跟只ua脸猫似的,还痒痒,他只能不停的挠。

洛叶见状,从口袋中掏出手绢递给他:“用这个吧。”

“不要”严寒倔强的摇摇头。

洛叶翻个白眼儿:“又不是送你,用完了要还我的。”

“不要”严寒虽有些意动,最终还是拒绝了。

“婆婆妈**,真不爽利”洛叶径直把手绢塞严寒手里:“我们是战友,关键的时候就是要互相扶持的,你哪来的那么多毛病?”

暖更新到,今晚的另一更,暖放到明早上来吧,亲们别等了,明早一早准有,可怜的暖现在包饺子,可能要近1o点吃到饭,码出来可能过零点了,所以放明早吧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