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241章 事情不对

第241章 事情不对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3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241章事情不对

“布谷布谷……”

“叽叽啾啾啾……”

“咕咕咕……”

可能大家进入树林的关系,各种鸟儿不停的嘶喊着,扑棱棱乱飞,平日里静谥的树林,难得热闹了起来。

阳光透过树梢探入林子,洒下uaua斑斑的光晕,风儿一吹,整个树林子便都灵动了起来。

清丽娇俏的丫头在温煦的光晕笼罩下,如一株光的牡丹般亮眼夺目,武大公子傻傻的看着停下脚步研究地图的洛叶,痴了。

“男皇……男皇?……”洛叶喊了几声,武泽天都没有反应,无奈的戳他一下:“回魂了”

“嘿嘿……”回过神来的武泽天不好意思的momo脑袋:“洛洛,别生气啊,在我心目中,你就是女神,我绝对没有一丝亵渎的心思,看看没罪,是不是?”

洛叶白他一眼,没好气的道:“愿意看就看吧,我走了。”

“等等我嘛,咱们第一个地标在哪儿啊?”武泽在赶紧跟上。

洛叶把地图递给他:“咱俩是合作,你也要操操心熟悉一下,要不然,以后**进行的时候,你怎么办?”

武泽天看了几眼,再看看所处位置:“前行十米左右应该就是了。”

洛叶讶异的瞄他一眼:“怎么会那么肯定?”话说,她可是好好研究了一会儿,才估算出来的。

“洛洛,我最大的特长就是对空间、距离特别敏感,,你不会把我当成草包公子哥了吧?”

洛叶摆摆手:“当成草包公子当然不可能,你要真是草包,今天也不可能站在这儿,武泽天,你应该考地质学才是啊,没准能成为知名的地质学家呢。”

“承méng夸奖,小生受宠若惊”武泽天作怪的道:“一念之差,这个世界上少了一名地质学家,多了一名将军”

“说你胖你还真喘起来了。”

说笑间两人到了图示的位置,四处看看和别处也无甚两样,两人在树下搜了好一会儿,也没找到任何写有数字的地方,只好转着在附近的树下搜索。

武泽天嘀咕道:“教官们不会给写纸上埋土里了吧?”

“埋土里?”洛叶猛的一拍脑袋,往标的位置的树上看去,果然,粗壮的树杈上一个废弃的鸟窝内,一白sè的纸边边闪啊闪的。

武泽天顺着洛叶的视线看过去,忍不住拍拍脑袋:“教官们可真敢想,也不怕让鸟给叼走了。”

“你的担心是不可能的,里面十有**有石头压着呢。”洛叶冲武泽天点点下颌:“会爬树吗?”

“会”武泽天斩钉截铁的应到。

“请”洛叶后退一步,让开位置。

武泽天抱住树干,两tui夹住树干往上一蹭——挪动了几厘米,再往上一蹭——又是几厘米,再蹭——滑了下来

“好长时间不爬,生疏了……”武泽天不好意思的搓搓手,继续,结果——和上次差不多。

洛叶上前一步,地图递给他:“你研究下一个地标的位置,我爬上去取。”

“你是女孩子,那怎么好?”武泽天抱着树干不松手。

“双人组的作用就是各展所长,你的长处是找位置,爬树虽然不是我的长处,但我爬的应该比你强,让开吧。”

现在的确不是展示男士风度的时候,武泽天不情不愿的退了开去。

洛叶抱住树干蹭蹭的爬上去取下纸条,拍拍一脸郁闷的武泽天:“下个地点研究出来了吗?”

“当然。”武泽天又有了精神:“我来带路。”

教官们也真是会想,下一个竟然在树冠茂密的四棵树干上,用红油笔大大的涂着四个数字,凑起来就是完整的地标数字。

有了武泽天这个活动版地图,两人基本不用指北针定位,找起来的度自然就快了不少,转眼间,又把放在山洞里的一个地标找到了。

第四个,在山侧的墓地里,两人还没转过去,便听到一阵吟唱传过来,具体听不清唱的什么,声音却是有些恕?br />

“不会是有人在办丧事吧?”武泽天说着加快步伐,挡在洛叶前面。

洛叶侧耳细听了一下:“不太象,感觉上倒象是在举行冥婚。”

两人说话间拐过了山坡,一片坟包墓地呈现在面前,较远的地方,堆了一堆扎的巨形轿车、电视、别墅等物什,一名身着长袍的长者立于坟前吟唱,其他人则神sè严肃的肃立于后,再往后,是一些上年龄的村民在看热闹。

武泽天懊恼的拍拍脑门儿:“咱们的地标就在那儿,可怎么办?”

洛叶心中也暗恼不已,这种事儿,在农村很讲究的,真要给人家冲撞了,后果不堪设想

有些民风习俗,不是万不得一,绝对惹不得,这个道理,她非常清楚。可若这样等下去,她和武泽天指定就是最后一名了。

“去问问看热闹的,估计他们知道仪式结束的大致时间,对了,一会儿你问,我担心他们重男轻女,不告诉我。”实在没别的好办法,洛叶只好如是提议。

“行,包在我身上。”武泽天也听长辈讲过农村yin婚的习俗,知道胡闹不得,立马拍xiong脯同意了。

“大爷,您估计,这还有多长时间结束?”武泽天挑了一个看上去比较好说话的老大爷打听。

老大爷看看两人衣着,一脸神秘:“解放军啊,难道你们是来抓mi信的?这个可抓不得。”

武泽天赶紧解释:“不是不是,大爷,您误会了,我们在执行任务,需要找一个东西,这不在举行仪式不好打断么?”

老大爷豁着掉了俩牙的大嘴“嘿嘿”直笑:“我觉着也不可能嘛,县长的妹子成亲,哪能给抓了,小柱子有福啊,竟然找了大官的妹子做媳fu,也亏了他家有钱,亏了他爹能挣钱,要不哪能娶了这样的媳fu儿……”

小柱子叫刘柱,死的时候是1996年,14岁,娶的这个媳fu儿叫丁连巧,43岁……,洛叶正在瞄坟前的字牌,听了老大爷的说辞,疑uo的打量了打量坟前站着的人群,县长的妹子和一农村小孩子配yin婚,可能吗?

洛叶打断老大爷:“大爷,是什么县的县长?”

“忘了啥名了,不是咱这边的,小柱一家是从北方搬来的,他爷爷重视这事儿,托村里的能人李国庆从北方牵线搭桥办的,连人都抬来了,这可是大能耐。”

洛叶一脸疑uo:“连人抬来了,什么意思?”

老大爷神秘的指指一个罩着白布的棺材:“人在那里面呢,一会儿直接开坟下葬。”

“女方家来人了吗?”洛叶感觉到事情不对了。

“来了个人,穿蓝衣裳的就是。”老大爷说着指了指站在人群中的一名四十多岁的精壮男子。

洛叶不动声sè的继续问道:“他是女方的什么亲戚?”

“说是哥哥。”

“大爷,您估计,这还要多大会儿能完?”

老大爷咧着嘴琢磨琢磨:“个把多钟头(一个多小时)。”

“谢谢您啊。”洛叶冲武泽天使个眼sè,往旁边走去。

武泽天抢先问道:“洛叶,我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啊,县长的妹子,怎么会不火化就抬来了呢?”

“这事儿绝对有问题,可现在人太多了,咱俩这样贸然冲上去,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流血事件,按照习俗,那男人在仪式未完之前是不能走的,一个多小时,足够咱俩用了。

我的意见是,现在赶紧去取了第五块地标,回来的时候,我在这儿守着,你去找总教官,让他直接通知警察过来,这事儿,百分百的来路不正。县长的妹子,怎么可能”

“不行,我守着你去找教官。”武泽天坚决的摇头。

“别和我争了,我的身手比你要强一些,你承认吧?”洛叶扯扯武泽天袖子:“赶紧的,咱们要节约时间。”

“好吧,先去取地标,一会儿回来再说。”武泽天赶紧加快了步伐。

下了山前行一段即是一片沼泽地,两人拿树枝小心奕奕的戳着前行,跨过去走一段儿,便是几个圆形的巨坑,这是以前采石场留下的杰作,被叫停后,几个大坑便裸1u在这儿了,好在离村庄比较远,否则,到了雨季,家长还不担心死?

“洛叶,你别过去了,地标应该在第三个坑里,我过去看看,找到了记下来,你在这儿等我吧。”

洛叶拒绝:“还是一起吧,两个人方便。”

“也行,那你跟在我后面。”武泽天很绅士的头前带路。

两人很顺利的找到了第五个地标,记下数字返回时,遇到了同是黑着脸的于娜和严寒,只不过两人都陷入了沼泽地,身子正在下沉中。

洛叶和武泽天赶紧找了结实的树枝把两人扯上来。

“谢谢”

安全了的俩人扔下俩字,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武泽天摊摊手,一脸无奈:“洛洛,我们是不是做错了?”

洛叶摆摆手:“看他俩的样子,吵了一路了,没心情搭理咱俩也正常,走吧。”

暖第二更到,今晚还有一更,早睡的亲明天看吧,暖继续努力去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