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28-129章 仇恨/抓捕

第128-129章 仇恨/抓捕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19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128-129章仇恨/抓捕

刘松从旧宅回到秘密踞点已是晚上十点多钟,略一犹豫,冲角落招招手,一名二十多岁的精壮男子闪了出来:“少爷,请问有什么吩咐?”

刘松下巴点点父亲书房的位置:“我爸自己在里面?”

男子躬身应道:“回少爷,一小时前来了一名客人,老板让他进了书房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”刘松暗自庆幸刚才没径直闯进去,赶紧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将箱子锁进了保险柜。

站起身来现千媚正倚在门后笑盈盈的看着他,脸迅拉下去:“为什么不敲门就进来?”

“要不我出去重敲一遍?”千媚娇笑着靠过来,纤手在刘松身上缓缓游走,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变化,垂下的眸底闪过一丝厌恶。

刘松迅拉开千媚:“小贱人,我现在有事儿,等我回来再收拾你”

“好,我就在这儿等着你,可要快点噢”千媚媚可入骨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youuo,刘松迅平息一下心中的yu|火,去了父亲房间。

伴随着刘松身影的消失,艳媚脸蛋上媚uo的笑容迅隐去,将房门从里面锁死,熟练的打开了保险柜,取出刘松刚才放进去的箱子。

拉开拉链,里面是码的整整齐齐的文件袋,外面罩着厚实的塑料袋,取了一份打开,千媚愣住了——竟然是剪的整整齐齐的旧报纸,往下翻了翻,全是

父子俩的对话她有窃听过,当然清楚刘松取回来的应该是什么,这是怎么回事儿?重新换一份,还是如此

检查了几份后,千媚突然反应过来——绝对是被人调包了

脑中迅浮现出那张清丽娇俏的面容角不自觉的勾起笑意,人生真的就是处处充满玄机,她找到自己的时候,还以为是刘正行派来试探自己的,直到对方说出自己的身世,才信了她不是刘正行的人,否则,自己不可能活生生的坐在她面前,那父子俩的狠她可是清楚着呢。

她非常奇怪对方是如何查到自己身世的,身份证户口是真的,却已不是原本的她,她自信没人能查到原本的根源,单从这一点,她就可以断定对方是一个可以帮到她早日达成心愿的合作伙伴

是以,她痛快的答应了配合对方的一切行动,接受对方的指挥,至于对方如何知道她身世这事儿,她没问,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,她很清楚,总不能让人家将家底儿端给她吧?对于自己够不够那个份量她很有自知之明

至于对方年龄小值不值得信任这事儿,在她这儿压根儿就不是问题,一是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,二是她自己就是从1o岁开始为报仇作准备的,质疑别人不就是质疑自己吗?

接下来对方提供给她的设备和透1u给她的一些消息,让她座实了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,她取得父子俩信任,潜伏四年收集到的证据,都不及和对方合作后一个月的收获大,而这次的事情——更是漂亮

能把对方一箱子的证据调包而不被现,也就她有这本事了

千媚将拆开的袋子迅封好放回箱子,刚要将箱子锁回保险箱,手又顿住了,琢磨一会儿,迅起身检查一遍房间角勾了起来,让她来做那粒火种吧!

千媚忙活的同时,刘松也到了父亲的书房,敲门进去就现一名五十多岁的富态男子正和父亲在聊天,刘正行笑着招呼:“松儿,这是你范叔叔,过来打声招呼,然后把你取回的东西拿过来交给他”

刘松当即愣住了,印象中他从未见过这位范叔叔,也没听父亲提过,一时有些辨不清父亲此话的真假。

刘正行不满的瞪儿子一眼: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打了招呼赶紧去取”

“范叔叔好爸,我去去就来”刘松满腹疑uo的退了出去,神思有些恍惚,父亲一向谨小慎微,秘密踞点的常驻人员只有父子俩和千媚以及六名心腹保镖,接待的人更是屈指可数,这名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?

父亲和他做的事情可能会有什么结果,他非常的清楚,不让刘行参与,就是担心万一计划失败,也要为刘家留下一条根。

他和父亲,为了让刘氏家族成为六大家族之外的第七家,摒弃掉了一切道德规范与原则,让刘氏家族成为世人无法忽略的家族是他们的目标,可是今天父亲的行为让他有些看不透,箱子里是他们父子这么多年忙活的大部分成果,真的敢交出去吗?

罢了,父亲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,他应该相信父亲看人的眼光

“嗵”

房门打开的一刹那,千媚提着的箱子猛的掉在了地上

“你干什么?”刘松迅冲了过去。

“不……不干什么”千媚慌乱的摇着脑袋:“我……我真的没没干什么”

此时若是细看千媚眼底,会现不但没有一丝慌乱,反而尽是雀跃欢欣

刘松暴怒的指着对方:“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,说,是谁安排你来的?”

千媚低头一声不吭。

“怎么哑巴了?人赃俱在,狡辩是没有用的,告诉我实话,还可以在父亲那儿为你求情,否则,你应该清楚是什么样的下场”

千媚作出被揭穿的颓废状,一屁股坐在沙上:“箱子里装的应该是刘家这些年在各地置业的文件吧?我就是想看看我猜的对不对?”

“你当我是傻子呢?就为了验证猜的对不对偷着打开保险柜,拿自己的生命验证好奇心?”刘松嗤笑一声:“我还真对你刮目相看了,隐藏的够深啊”

“既然已经被你抓到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,看着办吧”千媚做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。

“好,够胆sè等着”刘松喊了三名保镖过来看住千媚,提起箱子向外走去,想了想又折回身打开了箱子,取出一份文件,千角勾起饥讽的笑容,反应是不是太迟钝了?

一份,两份,三份……刘松脸上的汗哗哗的流下来,手也抖成一个团,不可能的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

“度够快啊,放在哪儿了?”刘松猛的上前揪住千媚的头,让她和自己对视。

千角的饥讽之sè愈浓起来:“刘大少爷,这么短的时间,把箱子中的文件全部调包,您太高看我了吧?”

刘松颓然的松开手,算算时间,的确是不可能,突然反应到父亲和客人还在等着,交待保镖一声,赶紧去了书房。

“怎么回事儿?”见儿子去了半天竟然空手回来了,刘正行眉头皱起来。

刘松犹豫的看了范姓男子一眼,刘正行摆摆手:“当说无妨”

“爸,文件被调包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刘正行的声音陡然提高八度。

“文件被调包了,还有,刚才我回去的时候,千媚打开保险柜取了箱子想偷看,被我抓个正着,开始我也怀疑是她调包的,可是一算时间根本就不可能,也就是说文件是在老宅被调的”刘松的声音微微有些抖:“爸,这事儿您不知道吧?”

“难不成你以为我和你玩过家家,自己去调了一堆假文件让你去取?”刘正行话音落下的同时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,刘松赶紧跟上,范姓男子犹豫一下也跟了上去。

“两位老板好啊”千媚坐沙上幸灾乐祸的冲几人笑笑,刘松迅上前抽一嘴巴:“你个贱人,我抽死你”

“好啊,被刘大公子抽死也是我的荣幸,后面那位老板,没见过啊,您哪位?角艳红的血流下,配上千媚灿烂的笑容,说不出的诡异。

男子看向刘正行:“我先离开?”

刘正行摆摆手,又冲三名保镖摆摆手,几人都离开后,刘松赶紧关上房门,千媚咯咯笑着:“两位老板想要一起上还是怎么着?”

压了压心中的怒火,刘正行坐在千媚对面:“说出谁指使的你,换走文件的是谁,我既往不咎,绝对说话算话”

千媚嗤笑一声:“既往不咎?刘大书记,跟了你们父子俩四年,你们什么脾气我比谁都清楚,估计是说完了马上杀人灭口吧?”

刘松揪住千媚头扇一巴掌:“别给脸不要脸,赶紧说”

“这就开始了?玩这么多年还没玩够?不过我早就玩够了,好吧,告诉你们实话,那就是——”千媚神情一变,恨恨的盯住刘正行:“没人指使我,是我自己想要你的命既然被抓到,我认栽。

不过,有幸在临死前听到文件被调包,我也瞑目了,哈哈哈……,上天还是很厚待我的,我可不可以这样说,不久的将来,你也会去下面陪我?”

“你这个贱人”

刘正行伸手止住又要施暴的刘松,盯着千媚看了一会儿:“你费尽心机取得我们父子的信任,想要我们命的原因又是什么?”

“老姜果然比嫩姜沉得住气,其实这事儿,你不问我也会说的,死总要死的明明白白,对不对?刘正行,对桑天兰还有印象吗?”

“桑天兰?你是……”刘正行眼中突然流1u出惊骇之sè:“青青?”

“没错,我是桑青青,是桑天兰和桑爱宝的女儿,哈哈哈……”千媚的笑声凄厉至极:“看来你并没忘了你做的禽兽之事,对于身怀六甲的女人,你如何下得去手?母亲身下的血和凄惨的叫声,我永远永远忘不掉,我誓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,我一生的目标就是让你血债血偿血债血偿”

“你当时在场?”

“是的,我在场,当时的情景把我吓的瘫在门后,所以你没看到我,妈妈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,而你,在将她折腾成那样后,甩手离去,明知道她会死,你就那样走了

还有,我知道我父亲也是被你害死的,虽然大家都说是事故,可我知道,是你害的那个石坑从未出过事儿,为什么你派我父亲下去他就被炸死了?天下有那么巧的事吗?”

刘正行momo鼻子:“那样的两个人能生出你这样聪明的女儿,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”

“那样的两个人?”千媚眼中燃起熊熊火焰:“我父亲老实善良,我母亲懦弱好欺,对吗?要不她也不会怀了你的孩子不敢吭声。

见到我母亲的第一面就生歹心了吧?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处心积虑的结果,活生生的两条人命,那个时候我相信你还没象现在这么丧心病狂,你是如何逃过良心的谴责的?

在你每一次见到我后,就去我们村子查过,你以为我不知道?我告诉你,14岁的时候,我就用自己,换来了一个新的身份,并让桑青青成功的死亡,从此,这世上没有了桑青青,只有千媚。

为了报仇,我什么都不在乎,否则,我如何能陪了你们四年?和我比,是不是要觉得汗颜了?天天和自己的杀父弑母仇人玩乐,我这份功夫,自己都佩服的要命”

……

同一时间,宋孟与潘婕的洞房也进入了尾声,大家这么早结束,也是顾念潘婕有了身孕。

洛叶和洛枫做为伴郎伴娘自然是要陪到底的,直到客人散尽,兄妹俩才告辞回家,出了宋家楼洞,看看手里几大袋子的喜糖,相视苦笑。

这么多糖是宋爷爷硬塞给两人的,人家老爷子说了,伴郎伴娘拿走的越多,他家重孙子就越多,呃,估计老爷子觉得计划生育和他家无关

“叶儿,枫儿,等一等”

兄妹俩赶紧止住脚步,看到王琪手里的两个大袋子,兄妹俩对视一眼,不会吧,难不成想让宋孟生一个军区?

洛叶赶紧举起两只手里的袋子:“婶婶,我们不要了,你看看……”

“什么不要了,那里面是糖,这两袋子是我给你们烤的新栗子,一转眼的功夫你们竟然就走了。”王琪硬塞到兄妹俩的手中:“听温馨说你们俩都爱吃栗子,正好来参加婚礼的亲戚带了新栗子,我就抓紧时间给你们烤了,加糖烤的,甜着呢。”

洛叶嗔道:“婶婶,今天是宋孟哥大喜的日子,您那么忙还给我们烤栗子,真是的,您可以晚几天烤给我们吃嘛”

“听说后面几天都有雨要么就yin天,也不能晒,我怕放的时间长不好吃,就抓紧时间给你们烤了,再说了,要是没你们俩,哪有今天大喜的日子,婶子忙点也开心,好了,时间不早了,快回去吧”

洛叶不满的埋怨“婶婶,以后不准把那事挂嘴上,您要是再这样,咱就觉得和您不亲了”

洛枫也帮腔:“是啊,婶婶,我和叶儿本来觉得和您家的人特别亲,可是您总提那事吧,就让人觉得这亲是因为我们救了宋孟哥和嫂子,您才对咱们亲的,这感觉可就不好了”

“好了好了,以后不提了,这俩孩子,快回去吧”王琪无奈的一人拍一下:“赶紧走赶紧走”

“这就对了嘛婶婶再见”

洛叶边走边戳洛枫:“哥,我现了,你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了”

洛枫刚想伸手momo妹妹脑袋,现手抬不起来,呵呵笑道:“看出叶儿力气大来了,提了那么多还能戳人”

兄妹俩回到家,温馨和洛正刚还没睡,一家人心情都不错,嘻嘻哈哈的闹腾了半天才各回房间休息。

洛叶洗完澡将头吹了几天,顺手按g头的接收设备,屏幕上立时出现了千媚和刘正行、刘松的影像。

洛叶听了几句立马明白了千媚的用意,这个傻姑娘,劝了她不要再作贱自己,要勇敢的活下去,看来她根本就没听进去,今天这场景,一看就知道她是想用自己的生命为这事儿提前画下一个华丽的句点,这个傻姑娘

赶紧取过手机拨通夜轩电话:“夜大哥,事情不好了,千媚想用自己的生命提前为这事画上句点,现在正在和刘正行理论当年父母的死因,你能派人马上过去吗?”

“我知道了,马上派人过去,你别担心”夜轩说完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。

洛叶紧张的盯着屏幕,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滑落,和千媚比,她是幸运的,不管前世还是今生,她都是幸运的。

前世的千媚曝1u的时间应该是在二年后,悄悄的被刘正行父子给处理干净了,她之所以知道,是刘行在劝她离开时,把这事儿告诉了她,也说出了他是多么的恨自己的父亲和哥哥,可是那是他的亲人,他没的选择

这也是她在报复刘正行时,偶尔会不忍的原因,对于刘行,她实在是挑不出毛病,前世为了劝她走,把家中的丑事恶事都告诉她,只为了让她相信他的话,顺从的离开,她不知道那时候的少年明不明白说出这一切的后果,可是,他就是那样做了。

后来的她也试图从千媚的事情上找证据,可惜,时间太久,刘正行早已处理的滴水不漏,她亦是只好放弃。

回来后一时没想起千媚这事儿,也怪她自己被乱七八糟的太多事情搅了心神,这一次,希望千媚不要死去。

不过,活着与死若让千媚选择,可能她会选择死亡吧,这么多年的忍辱负重,仇恨结束了,估计没有什么可以支撑着她走下去。

可是,即便这样,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,这个,真的是没法儿选择

看着刘正行的鞭子一下下的抽在千媚身上,洛叶似乎能感觉到血ua在眼前飞溅,刘正行是实在审不出什么,便开始动粗,又不敢让千媚死,才自己上了鞭刑。

千媚突然将脑袋歪过来1u出灿烂的笑容:“爸爸,妈妈,我完成心愿了,我想,我很快就会去找你们,我们一家应该很快就会团聚了。

也许你在看着我,也许你不在,可是我要拜托,我的遗产,都捐给孤儿院吧,我的帐户相信你有办法的。

小的时候,虽然得到过很多好心人的帮助,但也遇到很多不好的事情,我知道孤儿的不易,希望我在离去的时候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吧。

不要为我伤心,我不是不想听你的,是我真的没法听,这个世界上,我看不到阳光,也看不到月光,你是我的福星,去了天堂,我会为你祈祷的……”

“爸,她在唠叨什么?”刘松满个房间打量:“她是出现了幻觉还是看到了鬼?”

刘正行猛的一愣,似是意识到什么,脸上流1u出恐慌之sè,一声不吭的拖起千媚就走,刘松见状赶紧搭手跟上。

洛叶盯着屏幕上空空的房间,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,她不是担心刘正行审出监控那端的是谁,是担心夜轩可能真的赶不上了。

千媚刚才的话分明是在对她交待遗嘱,看来她是存了必死的心,如此以来,自然不会拖延时间强撑。

可是,她现在什么也不能做,什么也帮不上,无可异议的,刘正行的事情,在今晚落下帷幕了,不管千媚那边怎样,录像已经在她这儿,这个呈上去,无需调查,刘正行就是死刑

那是活生生的两条人命,即便已经过去十几年,他亦是罪无可赦

洛叶愣愣的坐g上,脑中不时浮现出她开枪打死他的一瞬,如此说来,上天真的要安排上世她要了对方的面,这世千媚要了对方的命吗?

打电话给夜轩只会耽误他的行动,她只能傻傻的等,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手机猛的响起来,洛叶抖着手按下接听键,声音哽咽着:“她活着吗?”

夜轩轻叹一声:“应该还有救,那父子俩估计是见审不出什么逃了,现在正在搜捕中,你不要太担心”

“在哪间医院,我马上过去”洛叶紧紧咬,这一瞬,她对千媚有一种同病相怜的痛,她不要她死,不要

“就近的玛丽医院”洛叶不等夜轩再说,扔下电话穿上鞋子就往外冲。

暖今日更新送上,乌龟暖,自己骂自己一句,捂脸.

祝‘暮sè扰扰‘可耐的扰扰童鞋生日快乐!事事顺心!

特别感谢‘永远的后雨季‘小雨的一串打赏.特别感谢粉红给暖,正版订阅的亲.

推荐朋友闲听落ua文文

书号:1752122

书名:九全十美:

简介:她有高的医术,有聪明的头脑,到哪里都有好生活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