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92-93 计策/丢人

第92-93 计策/丢人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20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92-93计策/丢人

见洛正刚似是在犹豫中,杨松平一脸恳切的看向对方:“正刚,我家兴兴对洛叶的感情,绝对不掺杂任何利益的因素,孩子幸福才是最重要的。同样是父亲,咱们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吧?”

“杨市长,这样吧,我们做父母的都不要掺合这件事情,让孩子自已做主,好不好?”他也是无奈,不能不考虑将来,过一关是一关吧。

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杨松平清楚,若再逼下去就显得杨家太没风度了,相信夜轩不可能待在这边,只要儿子加把劲儿,这事儿希望还是很大的。

这样的结果让王丽清和杨兴都松口气,宋小洋的笑容中则染上了一丝失落,刘正行还是一副古井不bo的模样儿……,一时之间众人神情心思各异。

洛正刚实在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葛下去,招呼道:“菜都上齐了,大家难得这么齐全的聚到一起,我提议,刘书记给咱们领前三个酒,怎么样?”

“正刚说的是,难得人这么齐全,哎……”杨松平遗憾的摇摇头:“要是嫂子也在就好了,书记,您说几句吧。”

“好啊,那我就不客气了……”刘正行举起酒杯开始了他的套话。

眼看着事情展到这一步,洛叶急的不得了,这样的结果,会使得杨兴有正当的理由靠近她,可是,她真的真的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,她怕会控制不住的想要报复对方。

视线扫向杨兴时,对方回了她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,某叶的心情更郁闷了,不自觉的将视线投向夜轩,见他似在琢磨什么,偷偷捏他一下,眼中是满满的恳求,只有他能帮她

洛叶黑黝黝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盯着自己和小松球有一拼的小模样,使得夜角轻轻勾了起来,这小丫头也有示弱的时候?

他的确是在权衡这件事儿要如何把握一个度才好,他只是帮忙,自然要考虑洛家以后的处境,刚才的强硬是要表现夜家的一个态度,若是过于蛮横反倒会将洛正刚的面子给抹没了,是以刚才杨松平提出一系列要求时,他并未给予强硬的回击。

好在他对杨家各人的xing格有过研究,料到有可能出现这样的局面,倒是提前做了准备。

不过,若是洛叶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,他是不会用这一招的,他担心洛叶只是小女生的矜持才要拒绝杨兴,毕竟那男孩儿无论从长相还是家世以及xing格来说,都是小女生喜欢的典范,在他眼中——洛叶自然是小女生

捏捏扭……,洛叶的小手在夜轩腰侧不断的做小动作,她豁上脸皮也要让他帮忙到底,人情反正已经欠下了,不差再多欠一点儿,她年龄小,她可以耍赖可以耍赖……

夜轩无奈的瞄洛叶一眼,想伸手拍拍对方小手安慰一下,又觉得有些欠妥,只好坐得笔ting接受某叶的虐待,反正对他而言,和蚊子叮也没太大区别,不嫌手疼就继续叮吧。

洛叶偷偷翻个白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这死男人,长的帅有什么用,却是个米同情心的

某叶的怨念中,酒过三巡了,夜轩站了起来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:“洛爷爷,众位叔叔伯伯阿姨们,借着这个机会,容我放肆了……”

众人疑uo的眼神中,夜轩从口袋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洛叶:“叶儿,这是来的时候爷爷让我交给你的信物,若是觉得我这个人还让你接受,就收下它,等你年龄到了,咱们再举行订婚仪式。”

原来这男人还是有同情心的,也是聪明的,竟然准备了这招,啊哈哈……,原本失望的洛叶窃喜不已,刚想急巴巴的接过来,又反应到大家都在看着她,太急不可耐反而有些假了,遂作羞答答状瞄瞄老妈,温馨冲她点点头,又瞄向爷爷瞄向爸爸……将洛家人瞄了个遍,才做矜持状接过夜轩手中的盒子。

杨家人脸sè不好看了,这是什么意思?现场确定关系吗?这姓夜的不是摆明了不给杨家公平竞争的机会嘛

“这位夜先生,您是否有些过了?洛叔叔已经答应给我公平竞争的机会,你这算什么?”杨兴脸sè不郁的站了起来,小辈间的事儿,父母已经没法掺言,只能靠自己了。

夜轩面sè平淡的看着杨兴:“我这当然是公平的竞争,叶儿收下了我的信物代表她对我还算认可,就这么个意思。”

“叶……洛叶,你是真的喜欢他吗?”杨兴不甘心的看向事主,心中却是明白自己落下乘了,对方喊叶儿洛叶都米生气。

洛叶甜甜的笑着:“目前来说,谈不上有多喜欢,但是一点都不讨厌,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我们会更好的。”后路还是要留滴,杨家可不是刘家。

“那你为什么现在就收下信物?”杨兴的脸又yin了三分,洛叶的意思不就是说讨厌他嘛,若不是为了父亲在家族的位置,他可以不这么执着,可是……

“你也看到了,夜大哥太帅了,我不提前拴住他万一被别人抢走了,我不是要哭死?”洛叶不好意思的看向夜轩:“夜大哥,我不擅长撒谎,不会生气吧?”

夜轩亲热的揽住洛叶肩膀:“若是见了不到一天,就哭着喊着说喜欢我,我倒要好好考虑你喜欢的是什么了。”

若不是为了演戏,洛叶真想在夜轩傲气的帅脸上砸一拳,这男人,自恋狂竟然变着法儿夸自己长的帅,哼

“我不会轻易放弃的,只要你们不结婚,我就有机会。”杨兴yin着脸坐了回去。

“你到底是喜欢叶儿还是喜欢叶儿身后的背景?”夜轩嘲讽的笑笑:“杨兴,我说过,决不允许有人觊觎夜家的孙媳,叶儿已收下我的信物,就代表着已经是我夜家的准孙媳,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,合适吗?将我夜家立于何种境地?”

“你……”杨兴气得脸通红:“你血口喷人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叶儿姥爷家的事情,怎么可能是喜欢她的背景?反倒是你,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些,那句话说的应该是你自己吧?”

“是真的吗?”

夜轩淡然中透着一丝嘲讽的神情刺疼了王丽清,“忽”的站起来:“你夜家是否欺人太甚?按说你们小辈的事我不该掺言,可你实在太过份了,兴儿说的是实情,你凭什么这样中伤他?”

“坐下”杨松平不满的喝斥一声:“孩子们打嘴仗的事儿,你跟着瞎搅和什么?大家又不是不会看。”

夜轩淡淡笑着:“刚才杨市长和洛叔叔商量的结果就是,这事儿由小辈自己做主,可是现在,杨市长一家为何是这个态度?

还故意影射我这是孩子的闹剧,若说孩子,您儿子的年龄可以归类进去,我却已经22岁,毕业四年,现职少校,和孩子已经不搭边了,完全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”

杨松平和刘正行皆是惊异的瞄夜轩一眼,联想到夜家的背景,倒又不奇怪了,不过杨松平却也失去了现场争个高低的心思,牵强的笑着:“小夜,叔叔也是爱子心切,这孩子一直喜欢叶儿,哎……,算了,不说这些,我向你道歉,咱一杯酒抹平过去,好不好?”

“杨市长这样说了,恭敬不如从命。”夜轩端着酒杯站了起来。

“不错,这样多好。”江政笑着举杯:“大家一起跟跟吧,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化干戈为玉帛才是正道,来来,庆祝庆祝。”

“就是就是,书记赏个脸吧。”洛正刚笑着看向刘正行:“这事儿闹的,我也真是汗颜,哎,要是我生两个女儿多好?”

“正刚这话说的幽默,我也不怕当着松平和小夜的面说,我家聂翠可是一直念叨着让叶儿做儿媳fu,倒是想提来着,被我给拦下了,原本打算等叶儿大两岁再说,没想到,这就没机会了,哈哈……”刘正行哈哈笑着举起杯来,一时之间桌上的气氛倒是轻松起来。

“叶儿,看看你那个信物是什么?”心情大好的宋小洋一脸好奇的瞄着洛叶手中的小盒子。

“这个啊……”洛叶心虚的看向夜轩,谁知道这里面是不是真有东西啊,心中暗恨自己,刚才怎么就没收起来呢?

夜轩好笑的点头:“打开看看喜不喜欢。”难不成这丫头以为他送了个空盒子?

洛叶提着的心终于放下去,小心奕奕的启开小盒子,一只漂亮的雕凤玉戒躺在盒低,凝白如脂,sè泽莹润,一看就价值不菲。

宋小洋开心的惊叹:“哇,真漂亮,戴上看看。”

不等洛叶行动,夜轩从小盒中取出戒指,拉过洛叶纤细白嫩的小手,套在中指上,戒指略有一点点松,夜轩低笑道:“叶儿要吃胖一点儿才好。”

洛叶心神一下子恍惚起来,曾经,这个手指是被那个杨兴的男人戴上了戒指,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也说了这样一句话,可是,最终的结果却是那样。

今天,她费尽心思的想着远离那个男人,却是在相同的环境,被另一个男人套上了戒指,虽然是演戏,她心中难免有些感伤,也不知,今生能否遇到真心为她套上戒指的男人。

“叶儿?”夜轩轻轻捏捏洛叶的肩胛,才使她回过神来,疑uo的瞅着对方:“怎么了?”

“叶儿,刚才我喊你好几声,你都没反应,开心成那样啊?”宋小洋笑着递上之前送给洛叶的小盒子:“祝叶儿幸福。”

“谢谢小洋姐”洛叶笑着将小盒子接过来,眼角瞄到杨兴yin得要滴出水来的脸,心情莫名的哈皮起来。

王丽清讪讪笑道:“小洋这孩子就是懂事儿,阿姨我今天没准备什么礼物,改天一定给叶儿补上。”

洛叶俏皮的笑着:“不用了,阿姨有那份心意我就很开心了,我们现在又不是定婚,等我定婚的时候阿姨再送吧。”

“也行。”

江政笑道:“叶儿,江叔叔就不送你礼物了,不过有句话要叮嘱,好好绑紧了小夜,可不能让别人抢了去,要是我有儿子,才轮不到他呢。”

汗,这话说的,虾米意思?洛叶无语的看着江政,以前米现江叔叔也有这么臭屁的时候啊?

“小夜,虽然现在这样还不能代表什么,但阿姨希望你能让叶儿快乐。”温馨犹豫了好久才说这句话,虽然知道是演戏,可是看到女儿被套上戒指,心里还是酸溜溜的。

夜轩一脸的认真:“阿姨,放心吧,我会的。”

“好好伯伯真为夜儿高兴,不过你爸也没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也没料到是这个结果,伯伯的礼物也欠着,大家一起举杯,为叶儿和小夜干一杯。”刘正行端着酒杯站了起来,这一切的一切,太出乎他的意料了,若今天的一切是真的,那么,洛正刚才是他真正惹不起的人

……

回到家洗过澡后,洛叶来到夜轩门外,犹豫一会儿,终于敲了下去,磁xing的声音响起:“进来。”

一套浅灰sè运动装,短短的头湿湿的支棱着,洛叶扫一眼不得不叹,这男人帅的象妖孽,看看就好,绝不可以动心,太不安全了

“这个,还给你,今天太谢谢你了。”洛叶递上精致的盒子:“我欠你一个大人情,等我有能力了,会还的。”

“这个,你先拿着吧,今天的事情肯定会传出去的,到时若有人提出想看看戒指,怎么办?”夜轩指指对面的椅子:“坐。”

“这是我家,我当然知道坐。”洛叶不满的嘟嘟嘴,她灰常不喜欢这男人总把她当孩子的感觉。

“呵……”夜轩低声笑起来:“我知道是你家,可是现在不是我的房间吗?好心让你,小丫头生什么气?”

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戒指先放我这儿一段时间吧,等这件事情淡下去后,我会还给你的。”洛叶说着转向门口:“我不打扰你休息了。”

夜轩手指叩着椅背儿:“叶儿,总是你啊你的,不别扭?要是夜大哥实在喊不出口,喊夜叔叔也行。”

某叶明显踉跄一下,小身影迅消失在门外,夜轩笑着摇摇头,自己这是怎么了,竟然喜欢逗这小丫头生气,难怪江政总是笑话他。

“妈,你怎么在这儿?”洛叶进房间就现温馨正坐在bsp;温馨笑着指指身旁位置:“叶儿,去夜轩那儿了?”

“是啊,本来打算把戒指还给他,但他说这事儿传出去,别人要看戒指我怎么办?一想也是,我就又拿回来了。”洛叶揽住温馨:“总算了了一桩心事。”

“是啊,叶儿,女孩子漂亮了也算是一种负担吧,不过没人不愿意漂亮,对不对?”温馨搂住女儿:“妈妈今天一直在想,也不知将来谁有资格娶了我女儿,不过,叶儿可以放心,爸和妈绝对不会让叶儿沦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。”

“妈,谢谢。”洛叶打量着温馨的神sè:“为什么不开心呢?”

“叶儿,妈……”温馨犹疑一下:“妈是想说,千万不可以对那个夜轩动情,夜家的实力比温家还要强,杨松平今天只不过故意装作不知道罢了,杨家在夜家眼里,根本什么都不是,叶儿若是嫁入那种家族,太累了。”

洛叶一脸的无语:“妈,想什么呢?今天是演戏,夜轩比我大了6岁,长的又那么帅,我可不只望那样的男人会等我五六年,妈净是瞎担心。”

“叶儿知道就好,夜家……”温馨顿了顿:“算了,不说了,只要叶儿明白妈就放心了。”

洛叶打量打量今晚有些神神叨叨的老妈:“妈,您逃婚的人家不会就是夜家吧?”

“不是,瞎想什么呢,妈这不就是担心自己女儿嘛,回房休息了,叶儿也早睡。”温馨逃也似的跑了出去,洛叶吐吐舌头:“此地无银三百两,有时间我一定八卦出来”某叶突然鸡冻的搂着小松球栽倒g上:“噢滴个神呐,若是老妈当年嫁了夜家,岂不是我也有对墨紫sè的眸子?可惜啊可惜。”

“可惜什么呢?”洛枫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“哥,干嘛不敲门?”某叶脑袋埋松球小肚肚上不满的嘟囔。

“你的门开的这么大,还用敲吗?”

洛叶坐起来瞄瞄:“是噢,哥找我什么事?”

“叶儿,哥就想提醒叶儿一件事儿,那个……那个夜轩太帅了点,年龄也太大了点,叶儿……”夜枫吞吞吐吐的说着自己的担心。

洛叶翻个白眼:“哥和妈果然是同一阵线的,也不知爷爷和爸一会是不是会来?”说着小脑袋往外伸伸喊一声:“爷爷,爸,在不?”

洛枫赶紧捂住洛叶嘴巴:“哥这不是担心你吗?别喊了,爸和江叔叔在书房呢,爷爷已经回房睡了。”

洛枫松手后,某叶眼珠子转转:“哥,我告诉你噢,我真的是喜欢夜轩,特别喜欢,正在琢磨着如何让这戒指永远的套在我的手上,做夜轩的妻子是我为止努力的目标,哥,你说好……不活了”

“不活了?”洛枫疑uo的看着说的好好的妹妹,突然就翻身g上,脑袋捂松球小肚子上不动了,轻轻拍拍妹妹:“叶儿,为什么不活了?你喜欢夜轩到那程度了?实在不行哥去帮你说,好不好?”

“出去,出去,都出去,丢死人了,那个谁啊,我刚才逗我哥的,你别当真啊,你放心,我会把戒指还给你的……”

洛枫疑uo的看向门口,再次拍拍妹妹:“干嘛呢,哪个谁?哪有人?”

“唉……,玩砸了”某叶懊恼的坐起来,她可以肯定,她米眼ua,某人刚才突然出现在门口了,喵喵的,没事乱窜什么?

……

早饭时间,洛叶打量了夜某人好几眼,现对方面sè如常,米虾米异样的表情,难道昨天是她的幻觉,其实他真的没到过她的卧室门口?

洛叶的小动作夜轩自然是尽收眼底,明白小丫头的忐忑心情,肚子都快笑抽了,他怎么现,这小丫头心情忐忑的时候,和她养的那只小松狮表情那么象呢?

他昨天只不过是想过去告诉她,手机要一周后才能到,到时他会差人给送过来,哪曾想就撞到了那么有喜感的一幕?

“爷爷,爸,妈,江叔叔,我吃好了,要赶紧去学校了。”洛叶实在受不了这种没着没落心情忐忑的感觉,吃了几口,迅遁了。

“你这丫头,早饭一定要吃好。”温馨抓了两只鸡蛋追出去:“装书包里,饿了的时候吃。”

“谢谢妈。”某叶迅闪之,心中怨念:“不就是你的眼珠子好看嘛,也不用总是显摆的盯人啊?闭眼会……噢还真是不能闭眼。”

……

洛叶此时要郁闷死了,费了那么大的力气,和这垃圾货sè撇清了关系,这怎么又同桌了?喵喵的,难道今年是她的倒霉年?

杨兴却是一脸兴奋的模样儿,笑嘻嘻的冲洛叶伸出手:“洛叶,以后还请多关照。”

洛叶研究的盯着杨兴压低声音:“关什么照?说,为什么恰好和我同桌?是不是你搞什么鬼了?”

“洛叶,这是按照成绩排的座位,你怎么能这样冤枉我呢?”杨兴一脸的无辜:“难道我在你心里的印象就那么差?”

洛叶撇撇嘴:“成绩?你什么时候参加的考试?”

“我在原先学校的分数,过来后要按百分比扣除一部分,这是学校规定,你应该清楚啊?”

没错,她是清楚,哼,下课后她去找班主任总成吧?她自愿坐最后面没人喜欢的角落总成吧?

暖今日更新送到,特别感谢‘永远的后雨季‘小雨亲的两个大红包,暖真的好感动,特别感谢‘洛uayu舞蝶‘‘阿星丫头‘‘ぐ戀貓﹏‘的串串大红ua,特别感谢粉红投给暖的亲,特别感谢正版订阅的亲,爱你们.

Ps,上章有一个错误,杨的妻子是王丽清,不是王琪,暖已经改过,昨天总是抽,暖传不上去,今天才改上去的,由此造成的不便请亲们谅解.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