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90章 各方动向

第90章 各方动向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21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9o章各方动向

“宋爷爷,明天再研究,我爷爷以后天天住在这儿,您有的是机会,不在这一天。”洛叶说着上前拉起爷爷就走,这位宋爷爷的脾气她可是清楚着呢,只能来硬的。

“你这孩子,怎这么难说话呢,哎……哎……”喊了两声人家反而走的更快了,宋老爷子一脸的郁闷:“小丫头,欺负我这老头子。”

“宋伯伯,您别下来了,要是不过意,让宋孟哥哥陪我们下去就好。”见宋方征和宋孟都跟了过来,洛叶赶紧将宋方征往回推。

“叶儿,这怎么好。”宋方征歉意的看向洛爷爷:“洛叔,真对不起,我爸就这个脾气,跟本不听我劝,劳顿您这么久,真是太不好意思了。”

洛爷爷摆摆手:“没事儿,老年人有个爱好比什么都不喜欢要强,小宋,你回去吧,要是再这么客气,以后我可就不再来了。“

“那好,洛叔,我不跟您矫情了,让宋孟送您和叶儿他们下去,我赶紧回去收拾收拾,这老爷子,哎”宋方征跟几人招呼一声,无奈的回去了。

进门时恰好看到王琪打着呵欠从卧室出来,关心的问道:“头还疼不疼了?烧退了吗?”

王琪点点头:“头已经不疼了,体温我刚量过,37度多一点吧,明天应该就好了。”说着搭手帮宋方征收拾,看向跟着忙活的宋老爷子:“爸,时间不早了,您去休息吧。”

“那可不行,你放的东西我明天找不到怎么办?”老爷子很坚持的要一起收拾完才去睡,夫妻二人无奈的对视一眼,加快了度。

“对了,刚才是不是叶儿来接的洛叔?”王琪突然停住了手中的动作。

“叶儿枫儿一起来的,还有洛市长的一个朋友……”宋方征笑着压低声音:“也幸亏是叶儿过来接,搁别人,又被咱爸给留下了。”

“那孩子,和以前变了个人是的,真讨人喜欢。”王琪叹一声:“可惜咱宋孟有女朋友,要不我还真巴望着成一家人呢。”

“你就别瞎琢磨了,就咱儿子没女朋友那丫头也不见的看上,那孩子不是池中鱼,不信你等着看吧。”

“我知道,就算孟孟配得上叶儿,也不见得轮到咱们,老宋……”王琪略一犹疑:“我怎么听院儿里传出消息,杨市长亲自去洛家提亲了,你说这事儿靠谱吗?”

“你这听谁说的?”宋方征眉头皱起来。

王琪瞄老公一眼:“这种事儿还能谁说的?各家的保姆不都常聚堆嘛,咱家李嫂回来告诉我的。”

宋方征拧眉头想一会儿:“这事儿不对劲,以杨市长的背景地位,真要有意,找人去提亲就是了,何苦自己巴巴的去?

而且我觉得,这则消息若是真的,只有一种可能——杨市长故意放出来的风,否则,就算他家保姆不想干了,也不敢把这事说出去。”

王琪一脸的惊疑:“你的意思是,杨家担心洛家不答应故意施加压力?目的何在?省里宋家可是一直上赶着想结亲,这事儿大家都知道,而且据我的观察,杨市长不象……”

“你们俩叨叨咕咕的罗嗦什么呢?给我把土都撒了”宋老爷子气呼呼的声音打断了王琪。

“爸,对不起,有点走神儿。”王琪赶紧道歉,帮着老爷子把所有工具收拾到杂物间摆好后,迅跟宋爷爷招呼一声拉着老公回了卧室。

“神神秘秘的,搞什么?”宋爷爷嘀咕着回了自己房间。

宋方征无奈的看着妻子:“王琪,你现在哪象感冒的人,幸亏妈没来,要不准认为你是装的。”

王琪拍宋方征一巴掌:“你才装的呢,我这不是担心你嘛,按说,叶儿是咱们家的恩人,理应一直站在洛市长的船上,可是现在来看,有些事儿……好象越来越偏离轨道了。”

宋方征安慰的拍拍王琪:“通过这段时间和洛市长的交往,我坚信他不是个糊涂的人,有些事情或许存在不得已的原因吧,仔细想想,身处这个环境有几个人可以真的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?

大家对我的评介是刚正不阿,可是在有些事情上我也有自己的无奈,要是不懂得妥协,只能有一个后果——既损了自己也帮不到别人。

从洛叶洛枫救了宋孟那一天起,我们就和洛市长绑到了一条船上,是以,不管他选择了哪条道,我都会选择和他同行。

若他背离了原本的做事方式,我冒死也会相谏,不为别人,就算为了洛叶洛枫,我也必须这样做,老婆,我希望你可以支持我的做法。”

王琪点点头:“反正本来也是叶儿枫儿把我们从死亡线上拉回来,再一起跳进去也无所谓。”

“不要想的那么悲观,还有啊,你可一定不要在刘书记杨市长面前流1u出这种情绪。”宋方征一脸的郑重。

王琪叹一声:“我知道,这不就是跟你说说嘛,我倒真希望我什么也不知道,也不用担这些心事。”

“其实我感觉,洛市长对有些事情好象清楚,过一段时间看看吧,没准咱们能帮到他也说不定。”宋方征拧拧眉头:“这两种帮的方式,会使事情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展,不过你放心,我的原则就是绝不助纣为虐,我也相信,洛市长不会让我有这种为难。”

“爸,妈,没什么事儿我要睡了。”门外传来宋孟的问询声。

王琪拉开门:“孟孟,你进来一下。”

“爸,妈,出什么事了?”宋孟见两口子都是一脸的严肃,有些疑uo。

王琪亲昵的抚抚儿子脑袋:“孟孟,喜欢现在的工作吗?”

“还行吧。”宋孟更疑uo了。

“如果……”王琪犹豫一下:“我是说如果,有一天失去这份工作,重新开始,孟孟会怎么做?”

“妈,爸,到底出什么大事了?”

宋方征摆摆手:“什么事儿也没出,你妈感冒了烧,有些多愁善感胡思乱想,回房睡吧。”

“真没事儿?”宋孟一脸的不相信。

“真没事儿,休息去吧。”

宋孟半信半疑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后,王琪不乐意了:“老宋,你怎么说话呢,什么叫我烧了多愁善感胡思乱想?我这不是提前给儿子打打预防针,免得真有一天面对困境,手足无措手忙脚乱嘛。”

“你呀,心理压力太重了,事情没你想的这么严重,算了,我还是尽快和洛市长谈谈吧,你现在的状态真让我担心。”宋方征安慰的momo妻子脑袋:“快睡吧,我下周就找洛市长谈,咱们心里也有个底,好不好?”

“好吧。”王琪顺从的点点头:“所以说人是不能知道秘密的,还是傻子最幸福。”

宋方征:“……”

……

“呼……”洛叶练完最后一个动作,长舒一口气,擦擦满头满脸的汗水,瘫倒在地下的软垫上。

松球哼哼唧唧的凑过来舔她的脖子,洛叶笑嘻嘻的提起小东西:“敢占我的便宜,小坏蛋,想找揍?”

“啾啾……”逗逗凑过来乖乖的趴洛叶身旁,懂事的不得了。

“噢噢嗯嗯……”被洛叶举着的小东西眼睛里透着说不出的委屈,小tui蹬啊蹬的哼唧着,说来也奇怪,小松球一般不“汪汪”的叫,而是常常出哼哼唧唧的撒娇声,显得可爱至极。

洛叶笑嘻嘻的捏捏松球软软的小肚肚:“坏家伙,就会装可怜。”换来的是某球又一阵哼唧。

看看时间已是凌晨一点多,洛叶赶紧将小东西放到逗逗身旁:“让哥哥搂着睡觉,我去洗澡。”

逗逗听话的伸出一tui外加一翅将松球压住,小松球显然早就适应了这种睡觉方式,乖乖的闭上了小眼睛。

“真乖”洛叶满意的momo俩宝贝去了浴室。

冲凉出来感觉有些渴,便取了杯子去厨房倒水,经过书房门口时,听见里面有对话声,洛叶放轻脚步,靠了过去。

“正刚,这些公司的资质根本就是名不符实,万一出现质量问题,你要背负很大的责任。”这是宋方征的声音,原本书房隔音还将就,可是在这万籁俱寂的凌晨,原本不清晰的声音,耳朵贴门上也能分辨清楚。

“现在立项没下来,刘书记还不好说什么,可是换了杨市长,原本半年多能立项的事儿,估计三个月左右就能解决,到时我必须面对这个问题。

我想过不履行约定,大不了我的仕途就此终结,再往坏处想就是进去待几年,可让我拿不定主意的是温馨叶儿枫儿怎么办,我爸放弃一切过来跟我过,恐怕也受不住这个打击。”

“正刚,我们都在这个环境mo爬滚打不是一天两天了,自然不会象当年似的,什么都不懂,只有一腔热血,口口声声喊着不做任何违背良心的事儿。

有时违背良心是为了做更多有良心的事儿,你这样的干部现在不多见了,若是就此放手,损失的不只是你。

而且,有些事情放手可能使结果会更坏,因为对方是不会允许你就此放手的,你必须坚持下去。

你呀,要不是被我问急了,都不知道这些年你有这么多的苦衷,你说你有没有当我是真正的哥们?”

“我不是一直没脸跟你说嘛,这事儿压在心里也憋的慌,接下来的步子你有没有好的建议?”

“稳住,先稳定对方,不要1u出任何马脚,我想办法帮你调查证据,你呀,要是早告诉我这些事儿,没准现在已经可以解决了,哎,让我怎么说你好呢?”

“呵呵……,以前总觉得说不出口,对了,叶儿跟你要手机的事儿,为难就算了,我会跟她说的。”

“这有什么好为难的,给我侄女用也算是家属嘛。”

“还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,叶儿想考军校,你的看法呢?”

“真的?这孩子越来越让我惊奇了,支持,没的说,我是一百个支持……”

听着里面的对话转到纯闲聊上,洛叶直起身子轻手轻脚的往厨房走去,倒了一杯水,轻手轻脚的回了自己房间。

一直倚在墙角的夜轩盯着娇小的身影在眼前消失,若有所思,他一眼就能看出,这孩子刚在房间锻炼完,而且绝不是普通的锻炼,这个年龄的孩子经受了什么,才会这样苦虐自己?

江政去书房与洛正刚谈话的起因就是想知道洛家生了什么,会让孩子们和大人都生了这么大的变化,对于江政与洛家的感情,他非常的清楚,两人一起出任务时,常听江政提起这个好兄弟以对好兄弟的担心。

能让江政剖心挖肝对待的人,引起了他的好奇,这也是他愿意一起来洛家作客的原因,现在他倒是觉得,江政的担心有一定的道理,但是洛家人绝不是他担心的那么弱。

夜轩看看时间,手里一直揉着的一个纸团迅弹向书房门,随之,书房门轻轻打开,江政径直来到他身旁:“走。”

夜轩一言不的转身。

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,洛正刚轻轻关好房门,倚在门旁沉思了好久,轻叹一声,回了卧室。

“老公,你们谈什么了,这么晚?”温馨一脸担心的倚bsp;洛正刚笑着安慰:“没事儿,就是把我工作上的一些困难告诉了江政,让他帮着出出主意,顺便告诉了他叶儿要考军校的事儿,免得你总担心。”

“神神秘秘的还不准我过去,担心死了。”温馨不满的翻个白眼儿。

“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强,江政是怕你担心,他的工作xing质你又不是不知道,这次为什么住咱家里?有些事情咱明白就行,听话,别多想了,睡觉。”

……

“江叔叔,你有黑眼圈了,婶婶看到就不喜欢你了。”吃早饭时,洛叶现江政眼睛黑黑的一圈,便笑着打趣他。

“我这是向国宝靠拢,明白不?”江政笑着抹抹脸:“你婶婶看了只会心疼,可不象叶儿这么没同情心。”

“叔叔晚上干嘛去了?”洛叶问完明显感觉夜轩瞄了她一眼,想到他的职业,不免有些心虚,难道昨晚的行为……被现了?

如此想着便偷偷瞄回去,恰好和那双墨紫sè的眸子对撞了,某叶迅挤出甜美可爱的笑容:“夜大哥,您的眼圈没黑,还是那么帅,我妈做的煎包可好吃了,您多吃点儿。”说完都想抽自己嘴巴子,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“谢谢。”夜轩配合的夹一只水煎包放小碟子里。

江政打趣道:“叶儿,为什么只让你夜叔叔……呃,不,是夜大哥吃,没江叔叔的份儿?”

“江叔叔吃个小笼包吧,这个是我和妈妈一起包的。”洛叶笑嘻嘻的夹一个小笼包给江政,随之爷爷、爸爸、妈妈、哥哥每人一个,倒是很公平。

江政指指夜轩面前的小碟子:“叶儿,不能偏了,还有你夜大哥呢。”

洛叶无语的看着江政,刚才妒忌的人是他伐?

夜轩一直在观察洛叶,暗自惊奇不已,按照时间推算,她昨晚睡觉应该是二点钟左右了,这一大早的就g帮着做早饭,还如此的精神奕奕,倒真让他刮目相看了,这和江政原本了解的小弱女子相差着实悬殊,别的都可以装,唯独这精神头是强装不出来的。

早饭后,江政和夜轩说声有事儿便离开了,洛正刚将洛叶喊进了书房:“叶儿,有件事爸要先征求你的意见再实施,你坐下。”

“爸,您说。”洛叶不免不些忐忑。

“江叔叔昨天给出了主意,拒绝杨家求亲的事情,我感觉办法ting好,但是想想还是征求叶儿的意思吧。”洛正刚将他和江政商量的计策跟洛叶详细讲述了一遍。

洛叶沉默一会儿点点头:“这个办法是不错,可是征求事主的意见了吗?他会答应吗?”

“答应了。”洛正刚舒口气:“ting出乎我的意料的。”

“那我也没问题。”洛叶也松一口气,杨家的势力摆在那儿,万一得罪了,很多事情就多了变数,目前来说,过一关是一关吧。

有时她倒真想把一切说出来,可是想想那也不现实,说了,一切就不是原来的感觉了,为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,她必须坚持。

“那我现在给杨市长电话,约他晚上吃饭。”

洛叶应一声出了书房,她相信杨市长会赴约的,即便有应酬也会推了,除非不是因为温家。

……

“妈,你说爸来电话说,洛叔叔约了咱们提前吃饭,要谈我和叶儿的事情?”杨兴一脸惊喜的看着老妈王丽清,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王丽清笑着momo儿子脑袋:“是啊,你爸刚才来了电话,让我告诉你别出门了,免得晒得难看惹洛叶烦。”

“行,不过我头好象有些长了,我去理个吧……”杨兴迅跳g,打开衣柜犹豫一下:“妈,我们再去买套衣服吧,这样才显得重视嘛,对不对?”

“行,妈陪你一起去。”王丽清白儿子一眼:“现在就这个样子,以后心里估计只有叶儿没妈妈了,对不对?”

杨兴赶紧安慰老妈:“才不会呢,我这不也是为了老爸嘛。”

“你呀,就那张嘴会说。”王丽清自豪的打量着儿子,越看越觉得儿子是绝无仅有的美男子,除了有点儿过于显年龄。

杨兴实际才17周岁,不知道的却以为他有21-22左右,好在是男孩子,这要女孩子可就哭死了。

杨家母子忙着出去拾掇的时候,聂翠也找到了刘正行的办公室。

“你来干什么?”刘正行看着妻子皱了皱眉头。

聂翠怒气冲冲的看着老公:“我来干什么?你有没有关心过行行?听说杨家要和洛家结亲,这事儿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“知道又怎样,难道我说你们别结亲?”刘正行拍拍脑袋:“我一直闹不清的是,杨家吃错什么药了,宋家那么好的亲事放着不要,偏要去捡一个没用的垃圾。”

“你这是人话嘛?什么叫没用的垃圾?我不准你这样说叶儿,亏她还喊你伯伯呢。”聂翠气冲冲的坐沙上:“行行听说这事后,心情一直很低落,我以前就告诉过你,行行喜欢叶儿,你也答应了,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吗?”

“我告诉你们能怎么样?和杨家去抢?”刘正行一脸的严肃:“这些事不要跟着瞎掺合,我有数。”

“你有数有数,有什么数?我心疼儿子,元元和行行都是你的亲生儿子,你怎么对行行的事情一点儿都不关心?”聂翠抹抹眼泪:“孩子现在憔悴的模样让我心疼,昨天跟我念叨,早知道他就转学去叶儿的学校了。”

“行了,这事就这样吧,从这件事情你也应该明白一个道理,官大一级压死人,不要说行行和洛叶的事情没提起过,就算已经订婚了,也要给杨兴让道,明白吗?”刘正行眼底闪过一抹亮sè:“我要不是识时务,今天会走到这个位置?”

聂翠站起身来:“我就知道来了也是白来,算了,我去找小洛去。”

刘正行一脸的无奈:“你找他有什么用?他还要受制于我呢。不要以为我不心疼行行,可是心疼不是无原则的害他。”

“你是说我在害儿子?”聂翠的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,这话太伤她这个做母亲的心了。

“聂翠,你讲讲道理好不好?难道惹怒了杨家,让他们把我撸下来,你们就幸福了?还有啊,将来行行和洛叶能不能走到一起还是个未知数,你觉得值得?冷静的想想我的话,你就明白我的苦衷了。”

刘正行重重叹一声:“我原本是想顺着行行的心意,让他开心就好,可是谁曾想生了这种节外生枝的事儿?该当他们没有缘份,回去好好劝劝儿子吧。”

聂翠颓然的坐沙上,半晌,起身拿了包,一声不响的开门走出去,生怕妻子做错事,刘正行赶紧吩咐人跟了出去,好在聂翠真的是回了家,总算让他的心放下来。

暖今日更新送到,特别感谢‘洛uayu舞蝶‘烟烟的一串大红ua,特别感谢粉红给暖,订阅正版的亲们.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