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80-81章 真相/归去

第80-81章 真相/归去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37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8o-81章真相/归去

洛爷爷意味深长的盯了洛三姑好长时间,直到对方眼神闪烁的垂下脑袋,才悠悠开口:“借住?怎么,你家房子塌了?”

爷爷威武洛叶眼底涌满笑意,她就奇了怪了,爷爷如此刚毅明事理的xing格,怎么就没遗传给儿女呢?大伯优柔,二伯暴燥,三姑自si,老爸应该是最象的,但比之爷爷的果决,也是差了一截。

瞥到洛叶满是笑意的小脸儿,洛三姑皱起眉头:“爸,瞧您说的,房子才盖了一年多怎么会塌了?小刚也不小了,我和他爸这不寻思着把房子装修装修,相亲的时候也好看嘛。”

“正菊,你那房子刚盖起来,老四就出钱帮着装修了,这才一年多呢,钱多的没处ua了?”

洛大姑讨好的笑着:“爸,虽然才一年多,可堂屋墙都给烟呛的灰méngméng的,怎么也要刮刮腻子才象话嘛。”

“刮堂屋不需要搬我这儿来。不要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小心思,听说我要去老四家,便寻思着先占下地盘再说,反正老四将来也不可能回来住,房子没准就落你手里了,是不是?”

洛三姑急急辩解:“爸,不是,真不是那个意思,就是想借住一段时间,那边装修好了我们就马上就搬回去。”

“就你的xing格,吃进去的食还能再吐出来?正菊,开会时爸就说过,房子是老四出钱盖的,这些年,老四的工资也全给了你们,不管是不是真的欠过你们什么,他都还了。

真要说欠,也是你们欠他的,这房子老四肯定不稀罕,可我这个做爸的绝对不会因此就把水端歪了。”洛爷爷轻叹一声:“和正刚一般大的大学生也不只他一个,象他这样感恩的你能找到吗?”

“爸,老四的好我一直记着,可是我同桌姚ua在县上做副县长有多风光爸也应该知道,她还没我学习好呢,要是爸肯供我,现在我肯定不比她差。”洛三姑说着嘤嘤哭起来。

洛叶眼珠子转转,坏坏的笑着看向洛三姑:“三姑,你认识张莉芳吗?”

“张莉芳?”洛三姑愣了愣,一时想不起这是哪号人物,更搞不明白侄女突然插这话什么意思。

“是啊,张莉芳,也是三姑的同学,昨天穿一大棉袄在村里转悠,啧啧,当年的第一名啊。”洛叶一脸惋惜:“第一名,按三姑的说法应该做到市长了是吧?怎么就那样了呢?”

“叶儿,你……”洛三姑气得脸通红,她算是现了,侄女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大涨啊。

“姑姑,我可是按您的逻辑推断的,完全实话实说。”洛叶一脸的无辜,和她怀里睁着小眼睛歪着小脑袋的小松球一样的无辜。

洛爷角抽了抽:“我累了,去躺会儿。”

“听爸的意思,哪怕我们住到大街上,也别想打这空房子的主意,儿子女儿的待遇可真是不一样。”洛三姑不愤的喊道。

洛爷爷脚步顿住,回头扫了女儿一眼:“怎么,你的意思是我这个老头子,有责任养你到老?”

洛三姑眼神闪了闪:“爸,你要保证这房子也不让大哥二哥住才行。”

“哼”洛爷爷转身进了房间。

“爸……”

“三姑,爷爷要休息了,别喊了。”

“洛枫,你也来欺负我?”洛三姑屁股一滑坐地上哭起来:“我没法活了,爸不待见我,侄子侄女也欺负我,我这么大的年龄,到底活的个什么劲啊?”

“哥,回房,逗逗,有什么好围观的,走了。”洛叶的经验就是,遇到耍泼的人,千万别搭理她,你越搭理她越来劲儿,没了观众,自然就不闹了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哼”眼见着一个人影都米了,洛三姑只好愤愤的爬起来回家,走到大门口,把洛爷爷的大镐头顺走了。囧

……

“正菊,怎么样?”洛三姑进了家门,老公钱再来赶紧迎了上来,儿子钱小刚、女儿钱小甜也都眼巴巴的瞅着她。

“怎么样?还那样”洛三姑气呼呼的坐凳子上,结果用力过猛,把凳子坐翻摔了个大马趴,“哈哈”钱小刚笑了两声赶紧止住解释:“妈,我不是有意的,这纯属习惯xing笑声。”

“没良心的小白眼儿狼。”洛三姑白了钱小刚一眼:“不拉起我来,还笑的那么欢实,多向你妹妹学着点儿。”

“妈,洛叶到底同不同意我去四婶的公司上班啊?”钱小甜扶着老妈坐好后急急的问道。

“不同意,一口回绝了,借住房子的事,被你姥爷一口回绝了。”洛三姑气呼呼的端起茶机上的水杯一气灌了下去。

“是不是你态度不好啊?”钱再来赶紧再给倒一杯水:“咱现在是求人,要放低姿态。”

“我放的已经够底了,就差没跪下来求他们了,你们是不知道,我那个宝贝侄女竟然拿我和张莉芳比,拿我和一个疯子比,她眼里还有我这个姑姑吗?算了,以后啊,我也不去找这个没脸了,咱们各凭本事过日子吧。”

钱再来小声道:“正菊,你说爸会不会把房子让给二弟住?我听说他要把那块沙岭地给二弟种。”

“我跟爸说了不让大……”洛三姑瞥见儿子呼呼的出去了,赶紧止住话头喊道:“小刚,你去哪儿?”

“姥爷教训妈我没意见,那死丫头也想欺负妈,看我能不能饶了她。”钱小刚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。

“你给我回来”

可惜洛三姑的喊声钱小刚根本就听不见了,估计就算是听见,也不会回来,洛三姑无奈的站起来:“这孩子,不行,我赶紧去看看。”

“别……”钱再来拦住老婆:“孩子去或许有点用,咱们晚一会再过去。”

……

洛爷爷去了于老那边,洛叶正和洛枫在逗着松球和逗逗玩,就见钱小刚气呼呼的冲了进来:“洛叶,你敢欺负我妈,看我不抽死你”

“钱小刚,你讲不讲理?我妹怎么欺负你妈了?”洛枫起身挡在洛叶面前,一脸的气愤。

“靠边,没你事儿”钱小刚伸手推了洛枫一把——米推动,眼底流1u出讶异的神sè。

“你想欺负我妹妹,自然就有我的事儿”洛枫伸手推着钱小刚往外走:“搞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来大呼小叫的?”

“她敢拿我妈和张疯子比,还要怎么搞明白?尊敬长辈是应该的吧?”钱小刚一脸的怒气。

洛枫眼底现出饥屑之sè:“你最生气的应该是姥爷不把房子借给你们家吧?”洛角勾起来,不错嘛,哥哥果然有进步。

“你爸抢占了我**机会,对我妈好是应该的,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。”钱小刚骂骂咧咧的继续道:“别人惧怕四舅是大官,我可不怕,有什么能耐?不就是凭运气升上去的,给我……啊……”

“骂完了我妹妹再侮辱我爸爸,你还真是个人物了”被大黄追的一肚子怨气的洛枫正闹心呢,沙包自动送上门了。

洛三姑和钱再来正打算去洛爷爷家瞅瞅的时候,钱小刚鼻青脸肿的回来了,“怎么了?小刚,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没事儿,我回房了。”钱小刚觉得他这辈子最丢人的就是今天了,就不明白了,印象中三脚踢不出个屁来的货sè,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暴力了?

他去找事儿也不过是想要在老妈面前表现表现,让老妈答应他将心仪好久的摩托车买回来,哪曾想就是这么个结果了?悔啊

“我去找他们算帐去”洛三姑忽忽的出去了,钱再来赶紧跟上,钱小甜犹豫了一下,也跟了出去。

“你们都给我回来”这样一闹腾,被兄弟们知道,他钱小刚的脸面往哪儿放?可惜追出去的时候,洛三姑等人已经走的没影了。

“三姑,三姑父,来算帐了?”洛三姑等人气呼呼的进了门还没说话呢,洛叶先开口了,眼底的神sè冷的冻死人:“是因为钱小刚被打吧?你们搞明白原因了吗?来了就侮辱我爸,骂我没关系,我爸是他可以侮辱的吗?”

“对我而言,骂我妹妹和侮辱我爸都是不可饶恕的。”洛枫脸sè前所未有的严肃。

洛三姑气急败坏的开口了:“就算小刚侮辱了四弟,你们也不能把他打成那样啊?他是你们的表哥,怎么下得去手?”

“打轻了,要是我在直接打他个半死”洛爷爷声音传了进来,他在门口已经听晓晓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。

“爸”洛三姑不可置信的看着洛爷爷。

洛爷爷摆摆手:“没别的事就回吧”

“爸”

晓晓跑进来汇报:“四爷爷,大娘和二大娘来了,在门口站一会儿又走了,我喊都喊不住,是不是怕四爷爷揍她们才不敢进来?”

洛三姑听说自己两个嫂子来过,脸sèyin晴不定的变幻一会儿,一声不吭的走了,钱再来和钱小甜赶紧和洛爷爷道别跟了出去。

“怎么都走了?还想着一会我女婿来了让他们看看呢。”晓晓不满的撅起了嘴巴。

洛叶好笑的momo晓晓脑袋:“晓晓,喜欢女婿?”

“是啊,我妈说了,以后疼我对我好的就是女婿,小叶子……”晓晓迅瞟了洛枫和洛爷爷一眼,将洛叶拉到一边,脸红红的凑近洛叶耳朵嘀咕了一阵,然后期盼的看着洛叶。

“这个,你以后就明白了,小叶子也不懂。”洛叶有些苦笑不得,晓晓神秘的问题是,如何塞肚子里一个小娃娃。囧

……

洛三姑的一番闹腾,倒是起到了意外的效果,晚饭后,洛大伯一家和洛二伯一家,相继到来,大伯母和二伯母都非常诚恳的为以前的行为认了错,大伯母还誓,以后和洛大伯好好过日子,不再闹腾,让老爷子尽管放心。

洛叶看着一屋子喜笑颜开的亲人,心神有些恍惚,促使他们这样做的真正原因,她不想恶意猜测,可是让她相信短短的几天内她们想明白了,更不可能

是以,当二位伯母亲热的拉住她的手说话时,都是不着痕迹的将手抽了出去,脸上的笑容淡然而又疏离。

也罢,这样总比闹到翻脸要好很多,即便有些虚,爷爷和爸爸心里也会好受很多,但是,让她喜欢这些人,不可能

当日来的路上,她真的想要好好待这些亲戚,对将要见到他们甚至有一丝丝的ji动,可是,他们的所作所为,让她失望,尤其那晚和爷爷谈话后,她的心中已经竖上一道墙,将这些人隔在了墙外。

“二伯。”

从卫生间出来的洛二伯看到立在墙角的侄女愣了愣,一刹那间,他觉得侄女看向他的眼神冷冽到刺骨,他不明白怎么会有那种感觉。

“叶儿,什么事儿?”洛二伯伸手想momo洛叶的脑袋,迎上洛叶亮晶晶的眸子,想到刚才的冷冽,讪讪的又将手缩了回去。

“没什么。”洛叶淡淡一笑回了屋子,她刚才的确有冲动想要质问二伯,好在最后一刹那她控制住了自己,问了又如何?他们永远不会明白她的心情。

没错,若是追根溯源,洛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就是洛二伯。

年轻时的洛二伯喜欢结交朋友,脾气火爆又重义气,为朋友两肋插刀更是常常挂在嘴边,哪个朋友受了欺负,只要喊一声,他肯定冲在最前面去为朋友找梁子,任洛爷爷怎么劝都没用。

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洛二伯和几个朋友一起去找场子被抓了起来,受朋友蛊uo,他竟然大包大揽的将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。

正赶上当时严打,事主又是重伤,洛二伯被判了有期徒刑七年,宣判后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xing,翻供说出并不是他自己所为,结果朋友们的口供一致倒戈,事主的家属和朋友的口供竟然也是一致,洛二伯被判刑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儿。

洛大伯、洛三姑和王燕急慌慌的将洛正刚找了回来想办法,洛爷爷固然伤心,可是他并不希望小儿子为做错事的二儿子买单,便叮嘱洛正刚,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能帮上就帮,否则就当是老2的命吧,在里面接受再教育改改也不错。

洛大伯洛三姑觉得老2坐牢太丢脸,王燕也哭哭啼啼的求洛正刚……,最终的结果就是,洛二伯在里面待了半年出来了。

洛爷爷讲这些的时候,自然不清楚小儿子为此签订了不平等条约,只因孙女认真的说,想要知道爸爸对兄弟们做了些什么,他便将以前的往事讲了一些。老爷子伤心的是老四如此对待哥哥姐姐们,却没得到几家人的真心认可,更是心疼小儿子一路走来的艰辛。

而洛叶听完却是明白,老爸的不平等条约,是被兄弟姐妹们用亲情逼迫无奈下签的,这样的一群人,让她如何亲近的起来?不管是何种原因,她都不能真正的原谅。

是以,这次爷爷一起离开,再好不过了。

……

同一时间内,岛城的洛家也迎来了稀客——杨兴和他的父亲杨松平,洛正刚和温馨看到二人时都有些讶异。

“杨市长,您请坐。”洛正刚瞬间便恢复常态。

杨松平笑着道:“正刚,不要那么外道嘛,我这是si人拜访,叫我松平好了,我们父子冒昧打扰不会嫌我烦吧?”

“怎么会,欢迎还来不及呢。”洛正刚心内极其纳闷,对方来到底所为何事?上级来下级家拜访还真是少找。

“杨市长喝绿茶、红茶还是ua茶?”

“温馨,别那么客气,什么茶都行,咱们主要是聊天嘛。”杨松平笑着看向洛正刚:“正刚,大院里不用保姆的也就你们家吧?”

“温馨不喜欢家里有陌生人,呵呵……”洛正刚实话实说,这没什么好瞒的,说别的,反而矫情了。

“阿姨,我来倒茶吧,您歇着。”温馨泡好茶后,杨兴赶紧将茶壶抢了过去做服务生。

杨松平轻拍儿子脑袋一下:“臭小子,在家也没见你这么勤快过。”

“爸,我想勤快可是我妈不让啊……”杨兴殷勤的将第一杯茶递给洛正刚:“叔叔,您请喝茶。”

洛正刚笑着将茶水递给杨松平:“先给你爸,上门是客,这是礼节。”

“正刚,太客气喽,我可不是来做客的……”

父子俩跟洛正刚温馨东拉西扯的聊了半天,就在两口子觉得父子俩也许真的是闲得蛋疼,来串门的时候,杨松平切入了正题:“正刚,温馨,真是不太好意思启口,按说这种事儿不应该是做父亲的该参与的,可是咱们两家情况特殊,我实在不放心别人来掺合这件事儿,所以就自己来了。”

洛正刚毫不掩饰自己的疑uo之sè:“杨市长请讲。”

“正刚你这人不地道,算了,不难为你了,杨市长就杨市长吧。”杨松平清了清嗓子:“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,杨兴喜欢上了洛叶,我和我妻子对洛叶也非常满意,所以就想跟兄弟、弟妹商量一下,能不能让两个孩子处一处?合适的话就定下来?”

洛正刚和温馨面面面相觑,见过直接的,米见过这么直接的,可是为什么呢?宋家的实力比洛家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儿。

温家

夫妻二人同时闪过这个念头,杨家应该是查到了温家的背景,否则不可能急巴巴的来洛家提亲。

温老爷子爱面子,对外完全封锁了与小女儿闹翻了的消息,是以杨家查不到洛、温不合也正常。

这事儿一口拒绝似乎不合适,答应,也不可能,叶儿之前可是交待过,不喜欢这个杨兴,二人都不想委屈女儿。

“呵呵……”杨松平看出夫妻二人的犹豫,继续道:“你们别为难,我厚着脸皮自己来说,就是不希望被外人传的沸沸扬扬的。”

“洛叔叔,温阿姨……”杨兴认真的看着夫妻二人:“我知道你们肯定对这件事儿特别怀疑,尤其这个暑假小洋一直在我家,可感情是不能勉强的,我对小洋一直是普通朋友的感觉。

对洛叶的感觉却是不一样,我实话实说,洛叶没放假的时候,我去学校找过她,可她不搭理我,我觉得她好象对我有什么误会,这也是没办法,才逼着我爸跟我一起来提亲,希望叔叔阿姨能帮我。”

“现在不兴父母做主,等叶儿回来我们跟她商量商量如何?”洛正刚话是以杨兴说的,视线却是投向杨松平。

“行,只要正刚你不反对就行,孩子们可以慢慢相处一下试试嘛。”杨松平说着站起身:“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就不继续扰正刚和弟妹了,等洛枫洛叶回来了,咱们两家一起吃顿饭,好不好?”

洛正刚只好应到:“行,到时咱们再约。”

父子二人出了门,洛正刚和温馨沉默良久,同时叹口气,这事儿绝对是冲着温家去的,有着深厚背景的一市之长,放下架子,跑一没什么背景的常务副市家拉关系,要说没猫腻,谁信?

……

洛叶正在收拾行李,晓晓蹭了进来:“小叶子,下午你就走了,四爷爷也走了,到我结婚的时候,你还回来吗?”

“只要时间允许我就回来,晓晓最可爱了,一定会幸福的。”洛叶拥了拥晓晓,想不到她在这儿唯一算得上朋友的,却是这位脑子有点抽的晓晓,她结婚的时候,也许她真的会来祝福她,无意中,她其实帮了她不少忙。

下午洛正刚带着温馨苑的一辆大客来到了村子,行李倒是不多,可是为了袁老的大白大黄,开辆大点的车子是必须的。

一番的忙乱告别哭泣……车子终于驶上了归程,直到看不到村庄的影子,洛爷爷才坐回座位,眼圈隐隐的红。

洛叶心中也很不是滋味,老人离开故土的感觉她明白,好在有师父陪着一起,否则爷爷还真的会好久不适应。

“叶儿,这些天大伯二伯他们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吗?”趁大家不注意,温馨悄悄的问女儿,她现,女儿对大伯二伯冷淡了不少,那种冷淡,是刻在骨子里的。

“没有,妈有什么心事?”

温馨是那种不会掩饰情绪的人,今天一到,洛叶就现她心事重重的,这让她也很担心,难道她不在的这段时间,又出什么事了?

暖二更一起了,特别感谢‘洛uayu舞蝶‘烟烟的大红包,特别感谢‘向皮娃娃‘的打赏,感谢所有支持暖的亲.

推荐朋友喝壶好茶嘎山糊的文文

书号:1921618

书名:笑清廷

简介:辫子时代里努力求活的嫡次女水煮生活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