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400章 理解

第1400章 理解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19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二合一大章。

--------------

舒语的小姑舒美琴虽然性格跋扈,但是对于舒大伯的话却是不敢不听的,她们一家子的荣华富贵都握在大哥手里,她有胆不听么?

当然,她也不是个笨的,刚才大哥的态度那么冷淡,现在突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,要说侄女婿这边没什么可重视的,打死她也不信。

所谓翻脸比翻书还快,说的就是舒美琴这种,之前还一脸不悦,现在已经满脸笑成花:“二哥二嫂,今天小语是准新娘子,我逗她玩呢。”说着故意白一眼舒大伯,“大哥,我哪是那么不靠谱的,您还真以为我要难为小语啊?唉,好好的一个梗,就让您给破坏了。”

“你说你都多大了,还整这些小孩子玩意儿?”舒大伯无奈的笑着摇摇头,视线转向舒语,“小语,没生姑姑的气吧?”

“没有。”舒语淡淡一笑,转回头去,继续和连小妹说话。

洛叶和夜轩带着小南小北坐在了连多兴父母的身旁,舒爸舒妈和连多兴的父母紧挨着,虽然见了没有几次面,虽然生活的环境不一样,两亲家却是特别聊的来。

一开始因为夜轩和洛叶的关系,都还有些紧张,后来,情绪放松下来后,便家长里短的聊的那叫一个热乎。

“爸,你们搞什么鬼?”舒洁不满的看向舒大伯,“刚才小姑说的明明就是对的。为什么一下子就改口了,你看看二叔他们,把咱们当什么?

要是不当咱们是一家人,就别请咱们过来啊,我有堆事儿忙呢。真当我是闲人啊?舒强,于乐乐,同意我说法的举手!”

舒强和于乐乐就齐齐举起了手,忍到现在,他们也觉得太无聊了,这年代,谁还缺吃的,只要他们想。和朋友同学过来,吃的比这个可嗨多了,虽然美女养眼,但是结了婚生了孩子的美女,再养眼和他们也没关系。

“既然同意,咱们就撤吧,她不给咱们面子。就别怪咱们不给她面子,对不对?”舒洁说着就要起身。被舒大伯母死死给扯住:“小祖宗,你这是想作死?”

“妈,你干嘛?”

那边,于乐乐和舒强也都被扯住。

舒大伯往其他两桌看看,发现没人注意他们,才冲舒大伯母点了点头,他自己则伸着脑袋和舒小姑嘀咕了几句。

“大哥......”舒美琴惊的捂住嘴巴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“是,没错。名字对,模样儿也对,错不了的,你们都好好表现,这机会错过了,可得后悔一辈子,咱们也太主动了。让人瞧不起,表现自然一点儿,成不成的,将来也不遗憾。”

这边舒洁听完,更是一脸的空白。

凭什么呀?

自小到大,她哪方面不是高舒语舒文一头?论家境,她老爸是厂长,舒语舒文的老爸呢?普通员工一个罢了!

论学历,她比他们高出一大头。

论长相,她也绝不比她们差。

可是,为什么她到现在还没男朋友,舒语却找到了条件那么好的男朋友?不管他是做什么的,能让市长出席,会差了吗?她又不是不知道她二叔二婶的能力,如果她们能让市长出席定婚礼,她一定倒过头来走。

这会儿再看连多兴,她就觉得,哪哪儿的都顺眼,虽然对方黑点儿,可是,黑的多有男人味儿!

再看看和舒文坐一起的东东,她心里更像猫挠了,如果说舒语找到了条件好的男人,她还能理解,凭什么舒文也能找到?自小到大,舒文就像个野猴子,模样儿还没有舒语好看呢!

越想,她就越不甘心,自己还想着在这方面狠狠的压她们一头呢,怎么能让她们反过来压她?可是,现在要怎么办才好?

大的已经定婚了,听话音,小的也快要定婚了,到时候,她就成了大家指指点点的对像了,看爷爷奶奶的表情,以后大概也要把那俩当成宝贝疙瘩了,虽说她老爸比二叔强,可是,和市长比起来,算什么?

一顿饭,舒洁吃的那叫一个没滋没味儿,直到舒语和连多兴过来敬酒,她才一下子活过来,待大家相继干了杯,她面色红红的端着酒杯看向连多兴:“姐夫,能不能向我们介绍一下,怎么和小语姐认识的?”

“是啊是啊,我也好奇呢。”于乐乐跟着起哄,“以前姥姥姥总说,小语姐要剩在家里发霉了,这怎么一下子就找到了金子呢,姐夫,你可得和我们说叨说叨。”

“胡说,我哪有说你姐要发霉了?”舒老太太瞪一眼外孙,冲连多兴笑,“孙女婿,我没说那样的话,这孩子,瞎说呢。”

连多兴笑着点点头,把杯子里的酒一仰脖干掉,便打算和舒语离开,可舒洁哪舍得放过这机会,就赶紧道:“姐夫,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

“没什么好说的。 ”连多兴淡淡看着她,“你要是感兴趣,找时间问小语吧,这事儿,我这个大男人不方便说三道四的。”

舒洁被噎的愣了半天,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坐下的都不知道,等她回过神来,连多兴和舒语早就已经回了桌。

感觉到有人盯着,她赶紧看过去,却是她老妈,正直勾勾的看着她发愣,吓得她打个哆嗦:“妈,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?”

“我怕你再犯混。”舒大伯母叹口气,“你以前和她们不亲近,现在哪有可能一下子亲近了?别着急,慢慢来,总会有关系近的那一天。

还有,我会和你二婶聊聊。看她能不能让她女婿帮你留意一下,咱也不要条件太好了的,就和舒语女婿差不多的就行。”

“妈,那多丢人?”虽然心里对此很意动,嘴上。舒洁还是嘴硬着。

“是只在几个人面前丢人重要,还是在很多人面前丢人重要?”舒大伯母压低声音给女儿上课,“你的同学朋友同事,哪个不互相攀比?”

“可是......”舒洁一脸的纠结,“可是我还是觉得挺丢人的,这不是上赶着给她们涨脸吗?妈,我就是想不明白,你说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公平。就她们那条件,竟然说解决一下子就解决了,还是遇到这么优秀的绩优股,凭什么?”

“凭运气。”

“唉。”舒洁叹一声,“那什么时候去找二婶?”

“今天当然不行,刚才和你爸商量了,咱不能太上赶着往市长那边凑。人家可能根本就不搭理咱,不如。和你二叔二婶搞好关系。

他们是老实人,让你爷爷奶奶施一下压,他们肯定就颠颠的去帮忙了,到时候,你找到合适的男人了,咱家脸面也就上去了。

至于你爸,刚才也想明白了,他就快退休了,就算认识市长。也没什么大用处,干脆,还是给自己留点脸面,就装作没认出来吧。”

“我听爸妈的。”

“这就对了。”舒大伯母欣慰的拍拍女儿,“你打小就让爸妈省心,不像小文那野孩子,不是打了这家的玻璃。就是砸了那家的墙,你二叔二婶真是没少跟着操心。”

“是啊,她倒也是女大十八变,虽然现在不是特别好看,可小时候丑的真是没人愿意看。”舒洁说着嫌恶的皱皱鼻子,“我看啊,她肯定是靠着厚脸皮找到男朋友的。”

“是妈妈耽误了你,上大学的时候不让你谈,结果工作了就不好找了,要不然,你肯定找的比她们还要好。”

“妈,这话我爱听。”舒洁搂住舒大伯母胳膊,一脸的开心,“反正,我的事儿都靠妈操心了,说什么,我也要找个差不多的男人,不能让别人瞧扁了。”

舒大伯母凑女儿耳边小声道:“你呀,待会找你爷爷奶奶撒娇,让他们也和你二叔二婶说说,最好,把你哥的终身大事儿也解决了,那我可就真的放心了。”

“妈,我哥的事儿你觉得咱们能做得了主吗?他可不像我,眼睛里谁都瞧不着,漂亮的不漂亮的,条件好的条件不好的 ,你见他什么时候中意过女孩子?”

仔细一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儿,舒大伯母吓出一身冷汗:“小洁,你这是在吓唬妈吧?”

“妈,您想哪去了?”舒洁无语的瞄着舒大伯母,“您不会以为我影射哥哥是同性恋吧?”

“你不就是那意思吗?”

“您这脑子......”舒语抚抚额,“我的意思是,他有喜欢的女孩子,我见过照片,头发长长的,挺漂亮的。”

“你怎么不早和妈说,她叫什么名字?是不是你哥的同学?进展到什么程度了你知道吗?......”

舒洁赶紧打断她:“妈,妈妈,你太着急了,我哥还没找着那女孩子呢,而且,他的那张照片是女孩子很小的时候照的,也就是*岁吧,我问过哥,他说当时他掉河里了,是那女孩子把他拖上来的,然后,还给他做了人工呼吸。”

“继续说呀。”

“还有什么好说的,到这儿就没了,哥再没见过人家,一直惦着呢。”舒洁摊摊手,“关键,他连人家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舒大伯母就失望的坐回去:“我还以为正处着呢,这种不靠谱的,算什么?”

“不算什以,可是哥已经惦了很多年了,要不是我无意中看到照片,又恰好他那天愿意说话,我也不知道他还有这么多情的一面呢。”舒洁说着耸耸肩膀,“我都没法想像,我哥是那样的人。”

“你这孩子,真是没心没肺......”舒大伯母愁的叹气,“要你哥再倔下去,舒家的香火可怎么办,娘家没有依靠,你以为你嫁到婆家真能受重视?”

晚上,从不主动和舒语一家来往的舒大伯一家。和舒爷爷舒奶奶集体来到了舒家,中心思想很明确,舒洁也不小了,有合适的帮忙操个心。

打仗父子兵,打虎亲兄弟。不管以前来往的多还是来往的少,大家都是血脉至亲,这会儿,就要互帮互助,团结友爱......

舒语和舒文受不了这突然的热情,也受不了那一串串的假大空,抽个空跑了出去,姐妹俩想想也没地方去。索性去了夜家。

相处这么久,她们也了解了夜轩洛叶的脾气,知道只要她们不做耍心眼的事儿,对方对她们也是发自内心的好。

夜家很热闹,除了曲悦这个客人,还有王鹏和李莹,他们是过来给洛叶和夜轩送请柬的。离十月一还有六天,他们的婚礼已经进入了倒计时。

看到王鹏。舒语面色就有些不自然,毕竟,当初她和路爱民的事儿,王鹏也都在场,虽说和她没关系,但她就是一下子过不了心里的关。

看出她的不自然,洛叶便冲小南小北使个眼色。

“舒老师,过来陪我们玩吧。”小北热情主动的上前牵起舒语,又冲舒文咧嘴笑笑。“东东舅妈,你可以去找我舅舅玩儿。”

舒文故意撅起嘴巴:“小北,你嫌弃我。”

“东东舅舅,舅妈不想和你玩,归我了。”小北冲李东吆喝一声,伸手扯着舒文往自己和哥哥坐的地方走,“不和我们玩的是小狗。”

舒文:“......”熊孩子。她就是开个玩笑,罢了,反正她差不多每天都和李东见面,少见一会儿也无所谓了。

“东东舅妈,看你的样子好像很勉强......”小南打量打量舒文,撇嘴,“心口不一的人最讨厌了,我是坚决不和这类人做朋友的。”

“......”舒文是真不知道说啥好了。

被俩小家伙这么一折腾,舒语情绪就缓解了不少,笑着摸摸小北的脑袋:“北北,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小北小大人的挥挥爪子,“能和老师玩,我还是挺开心的,对了,我和哥哥在最近的一次考试中,并列第一。”

“是吗?”舒语惊的音量一下子拔老高,见大家都看向她,就一脸不好意思的笑,“小北说她和小南在这次考试中得了第一,我太震惊了。”

“小北,又显摆呢?”洛叶无奈的看着女儿,“好,愿意显摆就显摆吧,下次你要是考不好,我看你的脸往哪儿搁。”

“妈妈,下次再说下次的事儿嘛。”小北戳戳小南,“哥哥,别光让我显摆,你也显摆显摆嘛,要不妈妈总训我。”

小南就一脸的纠结,他觉得显摆是件极幼稚的事儿,但他是哥哥,不能让妹妹一个人顶雷,“爸爸妈妈,追我的女孩子挺多的,你们没事的时候去看看中意哪个。”

“你打算干什么?”夜轩一脸无语的看着儿子,“这就是你要显摆的?”

小南认真的点点头:“嗯,算是吧,路柯明说了,他可羡慕我了,女孩子都不喜欢他,他希望我能分一半给他。”

“.......”某爹被儿子打败了。

“哈哈哈......”曲大少笑的都快滚地上去了。

王鹏掩饰的耷拉着脑袋,肩膀一抽一抽的,老大被难住的样子,他还是第一次见呢,看来,还真是一物降一物。

“谢谢,我没事儿了。”舒语感激的看着小南,转而看向王鹏,“王秘书,是我矫情了,对不起。”

“不不不......”王鹏赶紧站起来,“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,都是我们家的错。”

洛叶无奈的笑:“行了,你们就别互相认错了,王鹏,这事你有什么错,你又不能去干涉你姐夫的工作,舒语,你也别不好意思,至于你刚才的反应,那也是人之常情,我们都理解的。

不过,你能这么快坦然的承认这事儿,说明你真的是一个特别坦荡的女孩子,过去的事就过去了,往前看,你们会过的幸福的。”

“是啊,你们总这么客气,怎么相处?”夜轩说着招呼舒语舒文,“都过来坐吧。难得大家聚一起,以后,也都算是亲戚了,多了解了解有好处。”

姐妹俩对视一眼,便起身坐到了洛叶身边。

“连大哥打电话了吗?”洛叶看向舒语问道。

这称呼是挺乱的。平时连多兴喊洛叶“嫂子”,但是洛叶呢,又会喊连多兴“连大哥”,所以,算是各论各的吧。

舒语赶紧道:“没呢,估计是还没到家吧。”定亲宴一结束,连多兴就送一大家子人回老家了,虽说离婚期还有一段时间。但是他们那儿的风俗准备起来还是蛮麻烦的,连父连母心里着急,便想着早早的赶回去。

对他们而言,定亲和不定亲可是有着极大的差别的,定了亲了,这媳妇就算是基本到家了,不定亲的时候。他们心里总悬着,哪有心思张罗?

大约半小时以后。连多兴的电话打给夜轩,表示,他们一大家子到家了,说是路上遇到修桥转路,耽误了近一个小时。

知道舒语舒文姐妹也在,连多兴便麻烦夜轩转告舒语一声,“你自己和她说吧。”夜轩说着把电话递给了舒语。

“你到了?.......嗯,嗯.......我知道.......好.......还要不要和市长说话?好,你等一下.......”舒语不好意思的把电话递还给夜轩。耷拉着脑袋捂着烧烧的脸不吱声了。

“看我姐羞的,像十八岁刚谈恋爱的小姑娘一样。”舒文边说边戳一指头姐姐,随之叹口气,“姐,我不瞒您,我们俩是被逼出来了。

我爷爷奶奶多少年没和我们家来往了,还有我大伯他们。结果今天一股脑的全挤过去了,装着没认出姐夫是谁来,其实啊,我们又不傻,一听他们的话音就明白了。

姐,你说有的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,以前可是说了,我爸妈是绝户,他们不指着我爸妈,也当没有我们这对孙女,我们的事他们不管,他们的事也用不着我们管。

这话还在我耳朵边响呢,结果她们今天来说,那时候就是说着玩的,再怎么着,也不能忘了血脉亲情,我就想问问他们,什么是血脉亲情,难不成,是他们想有就有,他们不想有就没有?”

“人与人的想法不一样是正常的,别计较了,他们想得到什么,你清楚,愿意帮就帮,不愿意帮就不理,给自己添烦恼,就没意思了。”洛叶发现李嫂坐一边欲言又止,就问道,“李嫂,有什么事儿?”

“我今天上厕所的时候,正好听到了舒家大伯母和女儿的对话,感觉,这人是不值得帮的。”李嫂冲舒语笑笑,“您别嫌我多嘴,我是不希望你们吃亏。”

“婶,我当然明白,我又不是个傻子,您是为了我们好我哪能不明白?”舒语说着叹气,“婶,我们家的事儿也没什么好背您的,我爷爷奶奶那边,我们是真的寒心了,放心吧,我们不会上他们的当的。

您这么说的用意,我也绝对不会领会错的,说起来,我们姐妹还是很有福的,都遇到了好男人,好婆婆,这以后的日子,都是有盼头的。”

众人在下面说话,洛叶就带着小南小北上楼睡觉,妈妈明天要离开,小南小北很舍不得,搂着洛叶的胳膊不愿意撒手。

“你们两个没出息的,放心吧,王鹏叔叔结婚的时候,妈妈还会回来的,到时候,你们是花童,妈妈是主持人,怎么样,期待吧?”

两小只对视一眼,齐齐点头,闭上了眼睛,只要能和妈妈在一起,他们就是快乐的......

接下来的一段日子,舒爷爷舒妈妈和舒大伯一家接替了原本张小凤的工作,有事没事就往舒家跑,希望为自己的儿子闺女的谋个好姻缘好前途。

伤了的心哪有那么容易愈合?更何况,是明知他们是有目的的接近,舒爸舒妈礼貌的应付着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盼着家里清静。

王鹏的婚礼非常热闹,王父王母在儿子的婚礼上,赚足了面子,以前,他们是被同情被笑话的主儿,第一次,他们成了别人羡慕的主儿。

市长出席,市里的领导们相继出现......什么时候,他们想过自己家儿子也会有这一天?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