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364章 牵连(9K+)

第1364章 牵连(9K+)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928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路爱民当然见过夜轩,只不过都是远远的见到,而且是戴着平光镜,做老气横秋状打扮的夜轩,是以这会儿看到年轻帅气的夜大市长,他哪能认得出来?

抬起头瞄一眼夜轩,路爱民眉头皱起来:“你们所长呢?”

“你找他什么事儿?”夜轩淡淡瞄他一眼,“有什么想法儿,和我谈也是一样的。”

“你?”路爱民嘴角微微撇了撇,“你确定你能做得了主?”

“应该能吧。”夜轩往后靠一靠,“你不妨先说说听听。”

“先说说你的职位给我听听。”

“你可要想好了,我真晾了工作证,你这案子的性质就变了,你确定要知道我的职位吗?”

夜轩的说辞把路爱民给吓着了,他对法律算不上特别懂,再问下去又怕显得太无知,索性就单刀直入的道:“这就是家庭私事儿,销案吧。”

“销案?”夜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“你的想法儿就是这个?”

“是啊。”路爱民理所当然的点点头,“要不你以为应该怎么着?都是一个圈子里的,有些道道儿还用我说吗?”

“不妨说说。”

“你逗我玩呢?”路爱民哼一声,“做不了主你就别瞎掺合,有些事儿你掺合了是要付出代价的,明白不明白?”

夜轩笑笑:“不怎么明白,还请您明示?”

任路爱民是男人,也被夜轩的笑容晃花了眼,略一愣怔,心中暗骂,奶奶的,老天爷是不是太便宜这小子了,长成这个模样儿,什么样的女人到不了手?

要是他也长成这个样子,哪用他主动。估计一个眼风,舒语就腿软自动躺到他身子底下了,哎,人比人气死人啊。

不过,想当年他年轻的时候,也不比这男人差多少,看这人的打扮,大概是大学毕业分配过来没什么经验的。他还是明示吧,轻咳一声,路爱民开了口:“今天这事儿,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。

你也知道我的职位。男人啊,都想事业成功,可是真成功了,你就会发现,太累了,无数双眼睛盯着你,恨不得随时把你拉下来,他自己上去。

我自认为我在工作上还是很有能力的,所以。那些人在工作上抓不到我的错处,就整天盯着不该盯的事儿。

都是男人,应该明白.......噢不,你现在大概是体会不到我的心境的,像我们这个年纪的,年轻的时候条件不好,哪还谈得上什么爱情不爱情。娶个条件差不多的女人,生个孩子,柴米油盐酱醋茶磕磕碰碰吵吵闹闹的过日子。

你这个年纪的孩子是理解不到我们的苦处的,是男人,谁不想找个能谈得来有共同理想的心灵伴侣?所以,现在日子好过了,难免会想弥补一下。

当然,我也不是说这样就对。只是人性的弱点就这样,缺了,总想补上,这不,有时候遇到谈得来的异性,对方再稍一主动。就容易把持不住自己。

老婆呢到了这个年纪,危机意识强的要命,天天盯着查岗,这一查不要紧,原本也就是坐一起说说话,结果她就闹的要死要活的。

这不,盯在外面的某此心术不正的人哪能不抓住这机会,一个电话就把我给搞到这儿来了。老弟啊,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明白我的心情了。

说白了,这事儿就是碰巧中了某些人的招,你说你们这么大张旗鼓的调查,可不正是在助长某些小人的威风吗?

要真这么下去,工作还怎么干?难不成还不能和女下属说话了?又不是和尚庙,那怎么可能?小同志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?”

夜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:“看来你还一肚子冤屈?”

“当然了。”路爱民重重叹一声,“我呀,从二十多岁就踏上了教育工作者的岗位,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,没白日没黑夜的忙活,青春和精力都献给党和国家了,要是这会儿因为小人捣乱,给我档案上留个污点,你说搁谁谁不冤?”

“听你这么说,我应该同情你才是对的?”

“同情倒不必,把案子销了吧,回头我请你吃饭,要是你家有孩子上学一类的问题,找我,我可以给你打包票,不只是a市的,就算是别的市,你提出来了我肯定也帮你办到。”

路爱民脑袋往夜轩面前凑凑,压低了声音,“你别误会,我这么答应你并不是说我觉得自己理亏,我是不想把原本没有的事儿闹的沸沸扬扬的,人言可畏啊,到时候,我也不能一个个的去解释,对吧?”

夜轩做出为难状:“可你这案子已经立了,当时你们也的确是打起来了,你们双方的口供又不一致,你让我怎么给你销案?”

“老弟,我不是说了嘛,这就是都赶巧了,我那媳妇也是正在气头上,就胡言乱语的,她呀,正处于更年期,见天疑神疑鬼的。

那个舒老师呢,是去找我签字的,你说我是做领导的,总不能见了文件看也不看就签吧?她可能就误会了,以为我要难为她,坐我面前不停的解释。

我让她安静一会儿,等我看完再说,她呢就坐到了我身旁,手搭到了我肩膀上,咱们都是男人,那感觉应该明白,脑子那么一晃,我就拉住了她的手。

就这当口,我媳妇闯进来了,一下子就气昏头了,不管不顾的就扯着舒老师打,我呢,就上前拉架,我越拉,我媳妇就越生气,她以为我是护着舒老师呢。

当时那情况,我解释她根本就听不进去,反倒更是没命的往舒老师身上招呼,舒老师也是被她打急了,就还手,这一还手,我就更拉不开了。

然后,警察同志就到了,小同志,您说。事情哪有那么巧的?根据这时间推算,有人肯定是挖好了坑等着我。

对了,我这么一琢磨就觉得,舒老师是很可疑的,要不,她怎么会专找快下班的时候去找我?肯定是她和想要把我搞下去的人串通好了做的戏。

我媳妇从来都不去查我的岗的,为什么偏偏今天就来查我的岗了?哎呀!”一巴掌拍在腿上,路爱民一脸的痛色。“你说现在的人多阴险?这样的招都想得出来,可真是防不胜防啊!”

他不去做影帝都可惜了!

夜轩无语的看着路爱民,他为什么和他罗嗦这么长时间?无非觉得他是王鹏的姐夫,但凡有一点可取之处。他也不想把路爱民彻底给废了。

可现在看来,这个男人真是虚伪的吓人,明明是他自己的错误,在这儿重复来重复去的找别人的毛病,说来说去,他自己丁点儿错都没有,错的全是别人。

他的妻子才不过三十出头,到了他这儿就成更年期了,这更年期更的也太早了吧?敢情。把他当傻子啊?

机会给了,他自己没把握住,就怪不得他了,夜轩淡淡叹息一声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你说你大概能做得了主,应该是副所长吧,正常情况下,今天这事儿。你们双方调解一下就可以结案了,我呢,只求别留记录,不算过份吧?”路爱民说着再叹一声,“小同志,看你这年纪应该刚毕业没多久吧,等你干上几年,就对我今天的话完全理解了。

不是我夸张。要是你们所长过来,听我说完,他能抱着我的脖了哭一场,哪会像你,还追根究底的去问些有的没的。

咱们不是一个系统的,以后互相帮忙的事儿避不了。老弟给哥哥行个方便,以后哥哥肯定还了老弟这个情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舒语主动勾引你的?”

“当然!”

“我看了她问讯记录,她说她找你签字的时候才下午二点多钟,是你一直晾着她,等到快下班了才办她的事儿。

你说是她主动勾引你,可她说是你借着看材料拉拉扯扯赚她的便宜,她想走你扯着不让她走,正好就被你妻子撞到了。

我所了解到的情况就是这样,现在,我最后问你一次,你还坚持你原本的说法吗?我希望我得到的是一个诚实的答案。”

“现在的女孩子啊......”路爱民无奈的摇摇头,“你说我一个堂堂的局长,用得着那么猴急的去赚她的便宜吗?

老弟,等你到了我这个位置就明白了,有些人会主动把你想要的送到你的面前来,哪还需要你自己去找?那多没面子!”

夜轩眯一眯眼睛:“听你这意思,你走到哪儿都有人给你安排你想要的?”

“不不不......”路爱民连连摆手,“老弟,你这就是曲解我的意思了,我就是打个比喻,我这人也不是荤素不忌的,舒老师嘛,以前见过,难得的合眼缘,对她的性格也比较喜欢,所以,她一主动我才昏了头。”

“既然你这样说......”夜轩站起身来,“走吧,咱们现在就去对质一下,看看你们俩到底是谁勾引的谁。”

“小同志,你这样就不好了,出于对你的尊重,我和你谈了这么多,要是早知道你是这样不知趣的,我何必和你谈?

告诉你,我和你们齐局长可是要好的朋友,我为什么不找他谈?我就是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儿麻烦他罢了,看来,你还非得逼得我找他不行了。

不过你可要想好了,这事儿要是惊动了你们局长,你以后的路大概也就难走了,你这个年纪能安排到这个位置不容易。

听老大哥一句劝,别把自己的路堵死了,就你这性格,和同事们怎么能处好了?和领导又怎么相处好了?

是,刚毕业踏入官场的时候,都是一腔热血的想要做一名大公无私的清官,可是,这世上的事儿,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太清了,就注定你在这条道上走不下去,老百姓有老百姓的道儿,咱们也有咱们的道儿,互相帮忙,在哪个阶层都是少不了的。”

夜轩手指叩叩桌子:“说完了?”

“你......”路爱民气得脸都红了,近十年来,他没受过这样的气了,要不是怕闹大了传出去丢人。他会在这儿和他得巴么?

夜轩唇角勾起讥讽的笑意:“要不,你给齐局打个电话?看他是不是让我把你给放了?”

“是销案,不是放了,这事儿本也构不成挽留!”

“好,是销案,那你打电话吧。”夜轩好整以暇的看着他,“别说我不给你机会,打吧。”

“何必呢?”路爱民叹口气。“好吧,我承认,我不打电话是嫌丢人,这种事儿是大家心知肚明不能说出来的。说出来,就没意思了,对不对?”

“是你和我说出来就没意思了,还是你和齐局说出来就没意思了?”

“你怎么这么较真呢?”路爱民头痛的抚了抚额,“算了,我还是和你们所长谈吧,和你啊,我尿不到一个壶里,真快被你给累死了。”

“行。成全你。”夜轩转身走了出去,所长李密正等在外面,看到夜轩出来,手足无措的迎上来,“市长......”

夜轩冲他摆摆手:“他要找你谈,你和他谈谈吧,别提我的身份。”

“是!”李密应一声。赶紧进了路爱民待的审讯室。

路爱民把先前对夜轩说的话又对李密讲了一遍,李密边听边暗自咋舌,这位局长筒志,您这是上赶着找死呢,对市长说这些,可不就是嫌自己在官场的命太长了么......

待路爱民罗罗嗦嗦的说完,李密爱莫能助的摊手表示,他做不了主。他不能这样做,这事儿没有这样做的......

这会儿,路爱民是真怕了,他身子往李密跟前探探,问道:“是不是有大人物盯上这案子了?是不是叮嘱过你什么?”

这不挺明白的嘛......,心里这么想着。李密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,冲他笑笑:“路局长,咱们是完全 依法办事,您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儿?”

到了这一步,不想麻烦也得麻烦了,不过,他麻烦的不是齐局长,刚调过来的齐局认得他是哪根葱啊,还是找孙副局长吧。

孙副局长名叫孙兴国,今年四十岁出头,原本卯足了劲儿要冲击局长的位置,结果,上头空降了一位齐局,他可是憋屈的要死。

接到路爱民的电话,他就有些厌烦,多大点事儿啊,也值当的找他?又有些笑话路爱民没出息,真想找女人,也不能这个找法儿。

挂了路爱民的电话,孙兴国径直拨给李密,命令对方销案,放当事人离开,还不等李密回答,他就把电话给挂了。

李密正坐在夜轩对面,苦笑着看向夜大市长:“市长,您看我怎么做?给他打回去吗?”话说,他心里也没底的说,不知道市长大人到底要怎么处理,他这小官,哪个都惹不起,唉,这会儿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好运还是歹运了,待在这小破庙里,竟然迎来了一堆的大神仙。

“我来打吧。”夜轩说着拨通了孙兴国的电话,他用的是李密的手机,是以,孙兴国接起来就骂骂咧咧的训斥:“这么点事儿都处理不了,你干脆别干了。”

“我是夜轩。”

“谁?”

“夜轩。”

“夜轩?”孙兴国重复一句,猛的冒了一脑门子的汗,“市长您好,请问您有什么指示?”

“马上到利民路派出所。”

“是!是!是!”孙兴国连应几声,又小心翼翼的问道,“那我现在挂电话过去?”

夜轩淡淡应一声挂断电话,往舒语所在的房间走去,洛叶和小南小北正坐在外面等着他,“怎么样?”洛叶问道。

夜轩摇了摇头,叹口气:“王健呢?”

“王芬情绪有些激动,我让他陪她去院子里转转,估计快回来了。”

“本来是小事儿,看来......”夜轩摇摇头,“我打了齐斌的电话,他一会儿就过来了,这次倒是成就了他。”

“爸爸,路柯明的爸爸会怎么样?”小南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现在还不确定......”夜轩盯着儿子,“怎么,你想要替他求情?”

“不!”小南用力挥挥小爪子,“我是想让爸爸公平处理,不要因为他是王叔叔的亲戚就网开一面。也不要因为我和路柯明是同学,就手下留情。”

洛叶好笑的揉揉儿子脑袋:“才多大呀,操不完的心,以后有你操心的时候,这会儿,好好享受仅有的几年自由吧。”

“就他这智商,你认为会是仅有的几年吗?”夜轩反问道。

“你以为他会安安稳稳的小学初中高中一路读下来吗?”洛叶冲他翻个白眼儿,“你把你儿子想的也太规矩了。”

“妈妈。果然还是你更了解我。”小南一本正经的看向夜轩,“我和妹妹商量过了,明年我们就升初中,两年后升高中。再两年后读大学,争取五年的时间把本硕博读完,至于以后是走哪条道儿,等我们发现自己的特长以后再决定。”

“你那意思是,你和小北的事儿,我和你妈妈都无权干涉?”夜轩虎着脸瞪向儿子,“你这一连串的跳级,到毕业才多大?你沉独六岁的孩子去上初中合适吗?”

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小南不服气的瞪着他,“明明都已经掌握了。非要蹲在那儿熬日子,就合适吗?”

“行了行了,你们的问题以后慢慢再谈,现在先处理眼下的事儿。”洛叶叹口气看向夜轩,“我已经给舒语上过药了,她有些不太自在,我就带着小南小北出来了。

舒文和东东一会过来。让他们带她回咱们家住两天吧,她这个样子要是回了家,还不知被邻居传成什么样子呢。”

夜轩想也不想的拒绝:“让她去良友住吧,去家里不方便。”

“你以为到了现在她还会对你有想法儿?”洛叶好笑的摇头,“别自做多情了,她以前是不知道情况,过去了就过去了。

当然,我这么做主要是考虑到李嫂。东东和舒文的事儿算是定下来了,让舒语过去是变相的对李嫂尊重,这些年李嫂为咱们尽心尽力,现在东东大了,咱们也对她尽尽心吧。”

小南竖竖拇指:“妈妈你好大度,以后我也找你这样的媳妇儿。”

“那我呢?”小北一脸的纠结。“我总不能嫁妈妈这样的丈夫吧?”

小南迅速接话:“反正你别嫁爸爸那样的丈夫,男人长的太帅了,不好,太让人操心了,还是找个踏踏实实的好。”

“小南......”有这么当着老子的面自摆老子的吗?关键,这小子和他就像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差不多,笑话他不就是笑话他自己嘛?想到这儿,夜轩唇角勾起来,“儿子,你的意思是,小北不能找你这样的丈夫,对吧?”

小南鄙视的瞄着夜轩:“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啊?我以后要是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,就绝不看别的女孩子一眼。”

“也不看我?”小北指指自己,再指指洛叶,“妈妈你也不看?”

“你果然和爸一样傻,你是我亲妹,妈是我亲妈,是别的女孩子吗?”小南无语的翻个白眼儿,“你真的是我双胞胎的妹妹吗?”

“坏小子!”洛叶一个爆栗敲他头上,“你妈我就在这儿呢,你敢质疑小北身份?看来你还真是欠揍了,小小年纪,就对感情问题这么精道,你实话告诉我,平时是不是看些乱七八糟的书了?”

这么说着,洛叶自己都觉得荒唐,人家十七八岁的儿子被追问这事儿就罢了,她家这货才五岁,竟然说起感情来头头是道......

“这还用看乱七八糟的书?”小南翻个大白眼儿,“妈,你太小瞧我的智商了,不管是在夜家还是在洛家,叔叔婶婶,姑姑姑父,舅舅舅妈,一对对的在我面前现,我能看不明白吗?”

这妖孽真是她生的吗?洛叶头痛的抚额,看向夜轩:“你说说,等他长大了可怎么办?”

夜轩倒是很想得开:“老婆,没事儿,等他长大了咱们就什么也不操心了,让他来操心,多好?”

“也是......”琢磨琢磨,洛叶也觉得夜轩说的很有道理,就认同的点点头,“好吧,以后咱俩提前退休。”

“别忘了你们自己今天说的话。”小南神色郑重的看着俩人。“到时候别不放权打退堂鼓,说好了,等我有能力的时候,你们就要服从我的管理。”、

“美的你!”

洛叶和夜轩齐齐道,夫妻俩对视一眼,自己都觉得好笑,一个五岁的孩子,他们俩在这儿较的什么真啊?

这时候。齐斌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,他前段时间刚调过来和夜轩搭班子,其实是他自己要求的,他很羡慕洛正刚和宋方征的关系。就刻意的想要和夜轩成为那样彼此信任的搭裆。

“你的副手还没来呢,你也太沉不住气了。”洛叶笑着打趣他。

“老大比我还早,我比副手早,这才叫合理嘛。”齐斌笑着看向夜轩,“老大,谢谢你哈,我正想办法站稳脚跟呢,你就给我送机会来了。”

“行了,咱俩就别说这些虚套的了。”夜轩笑着擂他一拳。“告诉你个好消息,我大舅哥也要调到a市了,你和他不是很谈得来嘛,以后可以每周都一起聚聚了。”

“真的?”齐斌开心的搓搓手,“我这步棋还真是走对了,好好好,太好了。对了,他是什么位置?”

“发改委的副主任,比你低半级。”

“那也挺不错的,洛枫抓经济是把好手,调发改委挺好的......”齐斌说着看向洛叶,“嫂子,你觉得呢?”

洛叶就笑:“我也觉得挺好的。”

“齐叔叔,你见到我爸爸妈妈眼睛里就没我们了。”小南抗议的冲齐斌翻个白眼儿。“我和妹妹和你打招呼,你也不理我们。”

齐斌被他闹个大红脸,干脆一把抱起他,下巴在他小脸上蹭:“小家伙,你就知道笑话齐叔叔,你就知道笑话齐叔叔......”

“本来就是嘛。”小南小手抵在齐斌下巴上制止他亲近自己。一脸的义正辞严,“你说实话,是不是喜欢过我妈妈?”

齐斌坦然的点头:“是啊,你妈妈这么漂亮能干的美女,我当然喜欢,不过,我知道你爸爸已经和你妈妈确定关系,就自动放弃了。”

“好吧,看在你还算诚实的份儿上,我就不和你计较了。”小南大度的挥挥小爪子,“抓紧时间给我找个婶婶,你和我爸一样大,我爸的儿子女儿都五岁了,你还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你想急死齐爷爷齐奶奶?”

“这孩子......”齐斌无奈的看向洛叶夜轩,“我爸妈整天这样催我,什么时候小南也成他们帮手了?”

“他爱管闲事也不是一天了,你要学会适应才行。”洛叶有些同情的看着他,“告诉你,被他盯上了,以后估计他见你一次要问你一次。”

“老大......”齐斌求救的看向夜轩。

夜轩爱莫能助的摆摆手:“别求我,我整天被他整的丁点儿脾气都没有,你就权当多了个爱管闲事的长辈吧。”

齐斌一头黑线,谁家长辈五岁?

孙兴国肥胖的身躯出现在走廊,看到齐斌他明显愣了愣,随之就意识到,站在齐斌旁边的应该就是夜市长。

他和路爱民一样,也就是开会的时候见过夜轩,那样的夜轩和现在的夜轩是完全不一样的,不过,那大高个子是明显特征,已经知道了夜轩在这儿,肯定就不会认错了。

“夜市长,您好,我来晚了。”孙兴国讨好的笑着和夜轩打过了招呼,又看向齐斌,“齐局好!”他虽是努力压着内心对齐斌的排斥,脸上的笑容还是比刚才僵硬了一些。

齐斌装作没看到,冲他笑笑,没吱声。

“咱们进会议室谈吧。”夜轩说着冲远远候着的李密招招手,“把会议室的门打开。”

“是。”李密应一声,小跑着去了会议室,他现在腿肚子直打哆嗦,平时见到个分局局长都难,今天可倒好,大老板二老板齐齐现身了。

至于其他的小警察们,再兴奋,也不敢上前,都各自心情激动的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只是,眼风会时不时的偷瞄一下。

夜轩等人去小会议室开会,洛叶就带着小南小北等在外面,带着儿子女儿,她自然不会掺合到这种公事中去。

再说。她已经够忙了,这种心,她才懒得操呢。

娘仨坐了没多会儿,东东和舒文就到了。

“姐,我姐怎么样?”舒文一脸的惶急,到了近前,根本没顾得上客套。

“受了点抓伤,没什么大碍。我已经给她上了药,估计没几天就好了,你进去劝劝她,还有。问她愿意不愿意去我家养养伤。”

“谢谢姐。”舒文说完迅速冲洛叶指着的门冲了过去,看到一脸红肿的舒语,她眼泪立时掉落下来,“姐,很疼吧?”

“还行。”舒语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夜夫人给我上了药,不疼了,凉凉的挺舒服,就是看着吓人罢了。小文,姐给你丢脸了。”

舒文心疼的看着她:“姐,说什么呢,你是什么脾气我又不是不知道,你放心,公道自在人心,那个流氓是不会得了好处的。”

舒语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:“小文。你了解你相信我,可是别人呢?路局长的老婆一点儿都不讲理,她非说是我勾引她老公。

你说我一个未婚的大姑娘,怎么可能去勾引四十多岁的已婚男人?而且,她进去的时候,明明就是我挣扎着想往外跑,她老公拉着我的胳膊不让我跑,她怎么能就把脏水全泼我身上?

警察去的时候。还有不少没走的工作人员,有一些认识我的肯定会相信她的说辞,小文,我以后还怎么做老师?

可是,我要是不做老师了,我做什么?要是留下这样的污点。我以后怎么找工作,怎么嫁人?爸妈的脸往哪儿搁?”

舒文就揽着她的肩膀劝她:“姐,你的为人,学校的老师又不是不知道,放心吧,别人不会相信那个女人的说辞的。”

“小文,你还没嫁到李家,就让你欠了这么多情,姐拖累你了。”

“咱们是亲姐妹,你说些什么呢?”舒文叹口气,“姐,我就算是结了婚,和你也是最亲的,你有什么事儿,我能不管吗?

至于说欠了东东姐姐姐夫的人情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,求别人,咱也不认识,说实话,当时接到姐电话的时候,我想给二姨打电话来着。

阳小宝的公公不就是公安局的么,我当时已经把二姨的电话拨出去了,她接通的刹那,我改了主意,就说想她了,打个电话问候一声。

要是真求到了二姨头上,她那张嘴,还不定把这事儿给说成什么样呢,我打电话给东东也是实在没辙了,没想到,他一口就答应了。

看情形,他姐夫的官应该挺大的,路上我问他来着,他就不和我说,只是说让我放心,姐这事儿不算什么,只要咱们占理,就肯定没问题。”

“哎!”舒语就叹气,“这人情欠大了,路爱民是局长,东东的姐夫官再大,年纪摆那儿呢,小文,姐刚才脑子混混沌沌的,夜夫人来给我擦药,我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,你去和她说,要是......要是不好处理就算了,我认了。”

“姐!”

“小文.....”舒语苦笑,“不能因为我,误了东东姐夫的前程,我没那个资格,我特别特别觉得没脸,曾经我还打过东东姐夫的主意,现在我一出了事儿,是他姐来救我,你说我......我.......”

“姐......”舒文打断她,“姐又不知道,这事儿也不能怪姐,而且,姐在知道中意的人是东东的姐夫后,姐就立即退回来了,东东姐姐是个特别聪明的女人,她看得明白着呢,不会误会你的。

而且姐,你别嫌我说话不好听,就你和东东姐姐站一起, 还不是高下立判?就算你真有什么心思,东东姐夫也不会中意你,是不是?”

“讨厌!”舒语被妹妹说的破涕而笑,“我知道我长的不漂亮,你也不用这样打击我,小文,姐和你说正经的,这事儿,姐不想追究了,要是不牵涉东东的姐和姐夫,我是绝对不会罢休的,可是现在,我不想因为我的事儿,让他们受到牵连。

咱们家虽然没有当官的,可是,我也明白,当官的还是座地户赚便宜,东东的姐夫是外地来的,强龙难压地头蛇,算了吧,咱别连累了人家。”

“行,我去和他们说。”舒文转身出去,把舒语的话转达给了洛叶,一脸不好意思的笑着,“姐,是我太欠考虑了,我当时实在不知道求谁了,东东一说可以,我想也没想的就求他一定要帮我姐,没想到,没想到就连累到姐和姐夫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)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