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442章 又一年

第1442章 又一年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9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年底的时候,小南小北如约回a市参加期末考试,也果然如他们自己所保证的,级部一二名,由俩小夺得。

校长和班主任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,出了这样的明星小尖子,就算不能明着宣扬,众口相传下,学校的口碑也上去了。

春节一家四口回京城过的,洛老爷子和洛正刚温馨及洛枫影诺洛宇大年二十九就全搬去了夜家。

诺爸诺妈本想留在岛城过年,可是到了大年三十又反悔了,索性中午上了飞机,也去了夜家和女儿女婿一家子汇合。

这一年的春节,夜家是最热闹的,老的小的齐聚一堂,把个夜老太爷高兴的嘴巴就没合上过。

连老到走路都打晃的老黑,精神头儿明显都好了一些。

老太爷和老黑的感情,洛叶看在眼里忧在心上,她怕老黑有个什么,会影响到老太爷。

就趁着大家闲唠的功夫,把老黑抱怀里用真气为它试探了一下,最终只能失望的放下了它,老太爷的内力比她强,早就为老黑梳理过了,到了这个步数,老太爷都没法子了,她就更没法子了。

正在胡思乱想,就见眼前一花,老黑没了。

逗逗!

初夏心中一喜,刚才应该是逗逗把老黑给叼出去了,以逗逗的聪明,是绝对不会吃了老黑的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,逗逗知道她的忧心,要帮助老黑延长寿命,相信,以逗逗的本事是应该能做到的,话说,她怎么早没想到这点儿呢?

一只可大可小,神出鬼没,可以驮得动她和夜轩两个的神鸟,又怎么可能没点儿绝技呢?

不出所料,十分钟后。老黑再次回来,精神头已经明显不一样了,走起路来如她初见它时一般俏索。

老黑并没有第一时间跑到老太爷身边,而是来到她身边蹭了蹭她的小腿,然后身子一仰,把肚子亮给了她。

初夏一愣,笑着伸手摸它软软的肚皮,老黑的毛变的特别光滑柔软,显然,逗逗是让老黑来找她谢恩来了。

“叶儿。谢谢。”老太爷坐到了洛叶身边。

“太爷爷。”洛叶冲他笑笑。“您都看到了?”

“是的。”老太爷笑着点点头。“你刚才替老黑检查的时候,我就留意到了,孩子,你的心思爷爷都明白。

其实在这个家里。你是心最细的孩子,别人都没有留意到我和老黑之间的联系,只有你,想到了。”

“太爷爷……”洛叶的神色猛的一僵,“现在您没问题了?”

“之前我也没什么问题,只是感觉比以前疲乏了些,老黑跟了我这么些年,每次我练功都会为它梳理经脉,它老了。只能说明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,不能保护它了……”见洛叶神色变的担忧,老太爷拍拍她,“放心,我现在没事儿了。逗逗是只聪明又有情有义的神鸟,它在帮助逗逗的时候,顺便也帮了我,所以现在,我是完全没问题了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洛叶开心的搂住老太爷胳膊,“太爷爷,您可是咱家的镇家之宝,您在,我们才有主心骨.”

“哈哈……”老太爷就笑,“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,总有一天我还是要离开的,不过叶儿可以放心,三年五年的我还是舍不得离开的。”

这个道理洛叶当然懂,只是,懂是一回事儿,接受又是另一回事儿,不过,暂时不用考虑这个问题了,洛叶也就不再纠结,笑嘻嘻的把老黑抱起来拍拍放到老太爷怀里:“老黑,你要好好照顾太爷爷。”

老黑竟真的点了点它的大黑脑袋。

洛叶还记得最初见老黑时,它炸着毛对她呲牙的样子,现在看到这样的它,忍不住打趣道:“忘了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了?”

“喵呜!”老黑害羞的蜷缩起身子,把脑袋压到了屁股底下,正好过来的小北一脸好奇的看着老黑,“老太爷爷,老黑这是在练瑜珈吗?”

“是啊,它是在练瑜珈呢……”老太爷把老黑推到洛叶怀里,抱起重重孙女儿,“北北这段时间和哥哥没有偷懒吧?”

“当然没有,老太爷爷教我们的,我们都天天练习呢,不过……”小丫头脸苦巴起来,“我总是比哥哥弱着那么一点点儿,怎么努力都撵不上他,老太爷爷,您能教我个绝招让我早些追上哥哥吗?”

“这事儿没有绝招,只有加倍的努力和坚持,记得不能松懈,否则你和哥哥会差的越来越大的。”

“好的,老太爷爷,我听您的,一定会努力不松懈!”

“……”

如平常百姓般,一大家子包了饺子,摆了三桌年夜饭,边看春晚边吃,温馨热闹的一晚上便过去了。

年后初三,温馨和洛正刚带着儿子女儿一大家子去温家拜年。

今年的温老爷子特别开心。

温大姥爷的病虽然算是无解,但是有了战老的方子,他不用受太多苦,整个人也不像以前那么刻薄,自出院后,他一直住在沙市温家,天天和温老爷子聊天唠嗑。

毕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兄弟,不管以前闹成什么样子,最终能一笑泯恩仇,温老爷子还是十分开心的,也觉得自己算是对得起九泉下的父亲。

温雨已经有了二个多月的身孕,章东是第一次来沙市温家,自进了大院儿,他就觉得眼睛不够使的了。

哪怕之前温雨曾向他描述过,可是亲眼所见,他还是有些目接不暇,害得温雨时不时的掐他一把提醒他,才让他能保持清醒。

小辈儿们聚一起聊的热热闹闹,温老爷子就拉着洛正刚和几个儿子及两个大孙子进了书房。

每年的这一天,他都要和家里的几个主力沟通一番,既是为了避免他们犯错误,也是为了接下来的一年,走的更好。

中午饭的时候,温严成了众位长辈声讨的对象,温家小辈中,只有他还单着了,能不被声讨吗?

已经和小咪确定关系的小南瓜,刮着脸羞他:“大哥,你在工作上已经博士毕业,可是在讨老婆这事儿上,你连小学都没毕业。”

温严冷哼着臭他:“是啊,和你比大哥是落后了,你是小学的时候在讨老婆这事让就有了博士学位了。”

“我那叫提前挑好了占下,你看,现在我就省心了吧?”小南瓜得意的笑着,“在这点儿上,你们没人比我做的更好。”

温柏一头黑线的看着儿子:“小南瓜,你能不能要点儿脸?和哥哥姐姐们比起来,你不觉得你太没出息了吗?”

“那要看和哪个姐姐比……”小南瓜笑嘻嘻的指向温可,“看我姐,哪儿比我强了?”

“和我比,你好意思吗?”温可白他一眼,“和家里的哥哥姐姐比是难为你,那么和陆路比呢?你们俩可是同学来着,现在人家陆路都成了营长了,你呢?”

小南瓜求救的看向左卓:“姐夫,快管管我姐,就知道哪壶不开提哪壶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左卓不好意思的笑着,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在我们家里,是你姐说了算的,我得听她指挥,哪能指挥她呀。”

“真没出息。”

“死小子,你想挨揍?”

“姐,大过年的你不说吉利话!”温南说着冲了出去,“我接小咪过来,她在家等着我呢。”

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你呀,有本事别回来!”

“姐夫,也就你受得了我姐。”温南返回来扔下一句,比兔子还快的撒腿跑了出去,看得小南小北一脸欢乐。

看着弟弟一家子如此和美,温大姥爷不是不羡慕的,当着众人的面他没说什么,过后小辈们都去了温泉后,他看着温老爷子叹了口气:“二弟,我现在信了一句话了,好人有好报。

从小你就让着我,很多东西我和你抢你就索性放弃,那时候,我总笑你傻,现在看看,真正傻的那个是我才对。”

“过去的事儿就别想了,大过年的,高兴点儿。”温老爷子拍拍他,又帮他掖了掖盖在腿上的毯子,“咱们兄弟能有今天,是值得高兴的事儿。”

“嗯,高兴,我高兴。”温大姥爷用力点头,“能把这个年过来,还过的这么热闹,我这辈子,算是没有遗憾了。”

“你还要等着小雨把小外孙给你生下来,那样,才能算是真的没有遗憾。”

“我也想……”顿一顿,温大姥爷虚弱的笑,“不过,那大概是不可能的了,二弟,这几个月,是我过的最幸福最快乐的一段时光,如果有下辈子,我不要做你的大哥,我要做你的兄弟,好好的敬着你。”

“大哥,别这么说。”温老爷子被他说的心里酸酸的,想起小时候俩人好的时候,泪水就涌出来,“好,下辈子咱们还做兄弟。”

“说好……了……”

感觉到握在手里的手一下子失去了力气,温老爷子泪如泉涌……

二零零八年的正月初三,温大姥爷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人世,手,握在亲兄弟的手里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

今日更新到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