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358章 惊喜

第1358章 惊喜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722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二更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我们都走了,你怎么能忙活得过来?”星弄挪到洛叶身边,扯着她的袖子晃,“我就先不回去了,等她们回来我再走,好不好?”

“别找借口……”洛叶白她一眼,强行把她爪子揪下去,“训练都已经上了正轨,我自己在这儿也一样,你们攒了那么多的假期都想留着发霉啊?

还有,你们俩不准告诉朱红雨都回去的事儿,我骗她说关晶和我一起留在这边儿。”

“好,我一定保守秘密。”关晶举起手,她这会儿一门心思的想去调理身体,绝对拥护洛叶的提议。

“你对老武是真喜欢,我确定。”星弄一脸无语的看着她,“为了老武,从小的愿望都可以抛到脑后了,真行。”

“刺激我也没有,我已经想明白了,大家小家同样重要,而且,小家幸福了大家才能更幸福,还有啊,我这事儿要是解决不了,我爸得愧疚一辈子。”说到这儿她就叹一声,“最初我也怪他,现在看看他的样子,我是真的心疼,你说这才几年,他老的都快赶上朱爷爷了。”

“你这话要是让朱红雨听见,她绝对和你拼命。”

“球儿,这话你可不能告诉她。”关晶急的向星弄讨饶,“我这不就是着急了打个比喻嘛,可不能当真的。”

“行了,看把你吓的。”星弄冲她摆摆手,“以前我也挺不喜欢你爸的。可现在,我也觉得他挺可怜,放心吧,我不会告诉朱姐的。

说起来你爸比我爷爷小了近十岁,可是他俩要是站一块儿。绝对都会以为你爸比我爷爷长了十岁,人的心情太重要了,你赶紧走吧,争取早点儿种上早点儿让你爸把心结放下。”

俩人说话的功夫,洛叶已经给冯老打了电话,挂断后,她看向关晶:“你现在赶紧走吧,手上的工作和你的指导员交待一下。”

“是。”关晶应一声,迅速跑了出去。

“我有个疑问……”星弄弱弱的举起手,“我记得。武泽天好像是要出国一个月,她这么巴巴的回去,也不能自己怀孕了是吧?”

“你以为治疗是一天两天的事儿?”洛叶白她一眼,“喝药的时候生宝宝,那是负责任的人干的事儿吗?”

“洛洛。这话回头你一定要和我公公婆婆说一声。免得他们以为当年我是为了自由才不要宝宝的,我根本就是因为负责任,怕陆路体内的药性清的不够干净,唉,和他们说好多次了,也听不进去。”

“行了,你别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扯,怎么哪都有你的理?”洛叶说着推她,“去收拾一下,孩子的玩具朱红雨就帮你买了。你只等着回去好好讨好你家陆天就行。”

“天啊,又要见那小魔王了。”星弄头痛的抚抚额,小步子挪着走了出去。

三个人同一天离开,监督工作就全落到了洛叶身上,还好,每个团的训练计划月初就已经做好,指导员也都完全可以独挡一面,她倒没有忙不过来的感觉。

第二天,凤天至过来开会,顺便过来看她。

“洛洛,你这是把自己当超人呢?”对于她的独揽大权,凤天至一脸的无语,“身体累垮了后悔也就晚了,你就不能留一个帮你?”

“你看到我累了吗?”洛叶摊摊手,“凤副司令,我是您手下的兵,好歹夸夸我,不要一来就不定我的劳动成果,行吗?”

“哈哈……”凤天至得意的笑,“我努力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没白努力,终于又成了你的领导了,这感觉真不错,走,现在去办公室,我们聊聊。”

“想让我休息会儿就明说,犯不着摆出这么严肃的样子。”洛叶无语的叹口气,“老大,敢情你努力的目标就是要一直管着我?那我可真要好好考虑一下我们小南的亲事了。”

“别别别……”凤天至急的赶紧道,“这事儿不需要考虑了,只要小南能看中我们家小蝶,你不准拦着,我圆不了的梦,总要让我女儿给我圆了。”

洛叶就笑:“好长时间没见小蝶了,又长高了吧?”

“是啊,现在真是一天一个样儿的感觉,我只不过一个月没回去,感觉她就高了一大截子,不过,前几天回去让我给揍了一顿,到现在还不理我呢。”

“孩子光靠揍是不管用的,你应该和长辈们商量一下,不要太宠她,要不然,你们这么两极分化的教育,孩子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。

你说,要是你小的时候,一边是姥姥姥爷什么都给你顶着,恨不得你要星星月亮都上天给你摘下来,另一边,是爸爸有事儿没事儿的就给揍一顿,你会知道怎么做才是对吗?”

“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的教育方式不对?”

“有点儿问题。”

凤天至赶紧提出要求:“那不如把小蝶放你家,让小南小北给带带吧。”

“做梦吧你。”洛叶白他一眼,“就算王嫣同意我都不能同意,这叫怎么回事儿?你想让王嫣她爸妈恨我们一家一辈子啊?”

“哎!”凤天至就叹气,“洛洛,我是真愁,活到这个年纪,别的人都没治着我,现在小蝶是真的把我治的死死的。

你说,我要是不把她的性格给培养好了,怎么好意思给你做儿媳妇?可是,如果她不合格做你儿媳妇,那我的梦想这辈子就圆不了了。

所以说,让她和小南小北一起才是最好的办法,小南小北的懂事儿她只要学一半也就够了。”

“我不答应。”洛叶坚决不松口。

笑话,她要是真让凤小蝶去了她家,先不说夜轩乐意不乐意。公公婆婆就首先不会高兴了,虽然他们嘴上没说过,可是偶尔还是能从话风里听出来,他们对于自己和凤天至来往上的不开心。

老两口年纪越大越护儿子,以前吧。也没现在这么严重,现在只要对夜轩有丁点儿不到位的事情,老两口就绝对的要为儿子找补回来。

夜家和凤家的关系难得的融洽,洛叶可不想破坏这种平衡。

“我逗你玩的,你以为我真的就那么不懂事儿?”凤天至好笑的摇头,“不过小叶儿,我发现了,你现在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夜家人了。”

“我把你这话当成是夸奖了。”洛叶笑着给他倒杯茶,问道,“首长今天过来视察是为了什么事儿?能透露一二吗?”

“为了你们装备的事儿。已经批下来了,但我总要过来实地考察一下,你知道,你们的装备已经让很多男兵妒忌的双眼放绿光了。

不过,妒忌也没用。这事儿是很有必要的。从身体结构和性格上来说,女兵的确比男兵更需要多一些的保护。”

“是,我虽然在训练她们,但是我并不赞同把她们不当成人训练,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,一生不能成为妈妈是一件特别遗憾的事儿。

所以,在成立这支队伍的时候,我就希望结果是,她们既能独挡一面,做出很多男队员做不了的事儿。又可以在退役好,有幸福的家庭生活。

再强势的女人,都想要有一个温暖的家,凤队,你也经常回家看看,嫂子一个人在家里挺不容易的,别太忽略了她。”

“小叶儿这是在教育我吗?”

“你要是觉得这是在教育你,那就当成我是在教育你吧。”洛叶挑挑眉毛,“我想问问领导,我的话听进去了吗?”

“我努力。”

“好,不逼你,这是你的自由,告诉你,我刚从家里回来……”洛叶把小南小北的表现再次讲述了一遍,没当过妈妈的人可能永远不能明白,一样的事情说多少遍,只要是为了孩子,都不会觉得烦。

听她讲完,凤天至就高兴的哈哈大笑:“太好了,我未来女婿这么聪明,我可算是放心了,我女儿这辈子都会感激我的!”

洛叶一头黑线,大哥,您想的是不是太远了?孩子长大了的事儿,现在可说不得,孩子的逆反心理也是够人受的。

都是从年轻过来的,她对此最了解了,尤其身边有好多这样的例子。

父母给选定的亲事,不管多完美,自己都要贴上个包办的标签表示一下抗议,似乎不这样做,就是失去了自由一般。

时间就这么晃晃的过去了,待朱红雨和星弄从家里回来,洛叶把装备已经批下来的事儿告诉她们,俩人都是开心的要命。

隔天,关晶也回来了,提了满满的一大包药,一天三副,连吃十天,然后,就可以试验一下了。

恰好,武泽天也来了电话,说合作谈的很训,再有七八天就回来了。

为了不让父亲过于内疚,关晶把消息告诉了关从军,这下子可惹了大祸了,已经退休的关从军,直接从家里跑到女子特战师,像保姆一样为女儿熬夜。

这天洛叶过去找关晶,看着一头花白头发的关从军,蹲在小药罐子面前小心翼翼的搅拌,心里就觉得酸酸的。

再刚强的男人,都有软下来的时候,而能让他们软下来的,只有亲情。

想想自己的父亲,想想公公,可不都是这样么?

“洛洛来了?”感觉到后面的异样,关从军回头,看到是洛叶,开心的笑起来,“小晶在屋里呢,快进去坐。”

“关伯伯,您现在这技术,都可以去做专业的了。”洛叶笑着打趣他,“我看您啊,回头去找战爷爷报道他肯定收您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关从军笑得眼睛眯起来,“那老头子那傲气劲儿,要是能收我才怪了,不过,有你这句话,就是对伯伯的认可,伯伯心里可高兴了。”

“关晶是不是不太舒服?”洛叶边说边走了进去,关晶正趴在床上,一副子奄奄一息的样子。

“坚持坚持。喝了药就是这个反应。”洛叶坐在床边,抓起她的手在穴位上一下下的轻按着。

“洛洛,我能坚持得了。”关晶苦着脸看向洛叶,“只要能怀上宝宝,再难受些我也能坚持得了。”

洛叶在她背上轻抚着。没一会儿,关晶就觉得自己整个背都暖洋洋的,如呓语般跟洛叶说着话,没一会儿,便沉沉的睡过去。

“关伯伯,关晶睡了,您回头把药熬出来,放温了再让她喝,那样能缓解一下她的痛苦。”

“行行行,我知道了。我就是容易犯急。”关从军不好意思的笑着,“打仗习惯了,干什么事儿都喜欢急火火的。”

“别的事儿都可以急,唯独这事不能急,关伯伯。您要放松轻一点儿。要不然,真的会影响到她的心情。

都已经坚持到这个份儿上,要是因为心情的原因,影响到她的康复,您说这多不合算,罪白受了,您也心疼,是不?”

“是是是,我会提醒自己的。”关从军苦笑,“每次都要你来提醒。真是,唉,真是的。”

“您是因为爱关晶,才会这么着急的嘛。”洛叶笑着冲他摆手,“我走了,等晚上喝过药我再过来帮她按一按。”

“谢谢谢谢……”犹豫一下,关从军道,“洛叶,以前的事儿,太对不起了,别记恨伯伯,伯伯就是看不得小晶受委屈,唉,真是的,想想以前,伯伯都想掐死自己。”

“关伯伯,您看上去挺开朗的,为什么总是想那么多呢?”洛叶笑着摇摇头,“要是真的记恨您,我和关晶也不会成为朋友,她也不可能那么相信我,您说是不是?”

“是是是……”关从军一脸的不好意思,“我就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,胡说八道的,您快忙去吧,别在这儿陪我这老头子逗乐了。”

时间,真的是治疗一切的良药,洛叶脑海里浮现出关从军去告她和凤天至的状,然后,他们在操场跑圈的往事儿。

当时哪能想到,有一天,他们的关系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?

与人为善,才能得善果,希望,明年的时候,阻力会轻一些,让她的计划得以实施。

几天后,武泽天赶了回来。

关从军老先生熬夜的劲头就更足了。

武泽天见天的被他逼着锻炼身体,不准有任何应酬,吃饭吃什么也要经过他的同意,武泽天就有些受不住劲儿了,苦巴着脸去求洛叶。

“不就是从嘴巴上注意一些吗,有什么熬不住的,你想想关晶,她每天喝药有多难受?”男皇的控诉不但没得到洛叶的同情,还被数落了一顿,只好耷拉着肩膀回去继续苦行僧的生活。

洛叶现在哪顾得上他,又到了回家和亲亲宝贝团聚的日子,下午三点提前把工作做完,便带上给俩小东西买的礼物,急哈哈的往家里赶。

......

a市一小的门口。

到了放学的时间,接孩子的家长们站在大门外,塞的满满当当的。

这会儿,好多人的生活富裕了,来接孩子的除了自行车摩托车还有不少的汽车,家长们也是分堆分派的,什反档次的和什么档次的聊。

据说,好多孩子家长就是通过这种交谈,给自己的工作带来了帮助。

远远的站在外圈儿,洛叶暗自苦笑,随着社会的发展,这种风气会越来越严重,绝对不是她想改就能改得了的。

不过,算起来,她也不是太遗憾,最起码,她改变了这个年代的桌上安全,良友连锁遍及全国,走的是平民化的路线,老百姓都能吃得起。

想到良友连锁,她就会想起曲悦,他是唯一让她不放心的朋友了,就连洛恋,也已经在去年结婚,只有曲悦,整天嘻嘻哈哈的四处飞,没个正形。

“您也是来接孩子的吧?”

正琢磨着,感觉胳膊上被轻触一下,她回头,就见一名三十多岁的女人正乐呵呵的看着她,女人有点儿微胖,很喜像。

洛叶点点头:“是的,我也是来接孩子的。”

“真好。”女人点点头,“像你这个年纪的。愿意来帮着哥哥姐姐接孩子的真不多,我妹妹今年二十四,让她来帮我接次孩子,就和鬼子进村一样,非得搜刮一堆东西才来。”

对方给人的感觉不错。而且闲着也是闲着,洛叶就笑着道:“我来接我儿子和我女儿。”

“啊?”女人呆住,半晌,有些不相信的揉揉眼睛,“您结婚可真够早的。”

算起来,她结婚是挺早的,洛叶就点点头:“是啊,我结婚是挺早的。”

“早点也好,不像我,三十岁才结婚。现在孩子才十岁,我就已经有点儿力不从心的感觉了。”说着又开心的笑,“好在是我家明明聪明,学习好,每次都能考班里的前三名。对了。你家宝宝上几年级?”

洛叶就有些为难,想了想,还是如实回答:“四年级。”

“.......”女人眼睛瞪的大大的盯着她,半响没说出话来,回过神,问道,“你几岁结婚的?”

“二十。”

“你今年三十一?”女人身子往前凑凑,就差拿放大镜在洛叶身上看了,旁边有个年轻一点的妈妈听闻俩人的谈话,也目不转睛的盯着洛叶看。

恰好这时候放学的铃声响起。众人的视线便都投向了黑压压排着队走过来的小朋友们,想到一会儿儿子女儿的惊喜,洛叶就有些激动。

四年级的教室比较靠后,洛叶看到儿子女儿的小身影时,门前的家长们已经所剩无几——四、五年级的小朋友都已经过了十岁,很少有家长来接。

“小南小北......”看到东张西望找爸爸座驾的小南小北,洛叶迅速窜到他们身后,猛的再到俩宝宝的身前:“小南小北,找什么呢?”

“妈妈?!”俩宝宝几乎异口同声的道,尤其是小北,喜的眉毛都要竖起来了。

“妈妈来接你们,开心吧?”洛叶问道。

小南已经平静下来,臭屁的点点头:“不错,表现不错,妈妈要再接再厉。”小北眨巴着大眼睛:“爸爸知道妈妈来接我们吗?”

洛叶点点头:“嗯,知道,妈妈接了你们再去接爸爸,他还在开会呢。”

“夜小南夜小北......”一个胖胖的小男生跑过来,手里扯着那会儿和洛叶搭话的女人,“我说你们和我一个班,我妈妈不相信,你告诉她,你们是不是四年级一班的学生。”

小北甜甜的笑着:“阿姨,我们和路柯明是一个班的学生,我们就坐在他的前面。”

女人讪讪的冲洛叶笑着:“我不是不信他们是四年级的学生,我是不信他们有十岁,是不是遗传的原因,你们一家人都显年轻?”

左右已经无人,洛叶就笑着道:“大姐,我儿子和我女儿今年五岁,我二十六,这样说,您还觉得我们显嫩吗?”

“显!”女人用力点头,“您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,而且,一点儿都不像生过孩子的妈妈,我和你这么大的时候,还没结婚呢,都没法和你比。”说着往洛叶身边凑凑,好奇的道,“您能不能告诉我,您吃的是什么保养品?”

“没有,我就是正常吃饭,从来不吃保养品。”洛叶笑着冲她摆摆手,“我们还要去接我老公,再见。”

“再见......”女人条件反射的挥着手,一脸的懊恼的嘟囔着,“早知道,我也二十结婚啊,自己把自己给耽误了......”

“妈,你说什么呢?”路柯明小朋友抬头打旱着喃喃自语的妈妈,“咱们现在是回家呢还是去哪儿呢?”

受了打击的妈妈没有兴趣带儿子四处去转,遂牵着儿子往停车的位置走,“回家妈妈给你做饭吃,想吃什么?”

“就知道吃,我都胖成个球儿了。”小胖子嘟囔着上了车,一脸的不情不愿,“夜小南夜小北说,他们的妈妈是当兵的,可厉害了,妈妈,你为什么不当兵?”

“这个愿望留着你去实现吧,妈妈这辈子是不可能当兵了。”女人说着发动车子拐出去,“对了,儿子你知道那俩小孩的父母是做什么的吗?”

“他们的妈妈是当兵的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?爸爸好像是个上班的。”小家伙说着一脸羡慕的道,“以前都是他们的爸爸来接,今天是妈妈来接,妈妈,什么时候我爸爸也能来接我?”

“爸爸工作忙,哪有时间来接你?”女人伸手在儿子脑袋上抚抚,“爸爸现在努力工作,是为了咱们娘俩过的好点儿,明明要懂事儿,不要总是缠着爸爸,知道不?”

路柯明撇撇嘴,“谁总是要缠着爸爸了,要不是为了你,我才不缠着他呢......”说着他突然坐正了身子,“妈妈,咱们也去接爸爸下班,好不好?”

女人想也不想的就拒绝:“你爸爸会生气的。”

“妈妈,为什么夜小南夜小北可以和妈妈一起去接爸爸,我们就不可以?”路柯明吸吸鼻子,“妈妈,其同桌李巧巧的妈妈总不和她爸爸在一起,然后,她爸爸就离婚了,我可不想做没有爸爸的孩子。”

“臭小子,你咒妈妈呢?”女人瞪一眼儿子,犹豫一下,还是把车子往丈夫工作的单位驶去。

.......

夜轩开完会后便急急的回到办公室收拾文件,妻子和儿子女儿要来接他,他欢乐的心都要跳起来了,这样的生活,他可是盼了好久了。

一家四口,一起回家,一起吃饭,一起聊天......

“市长,您今天怎么这么开心?”秘书小王难得看到自家大领导这么兴奋,就大着胆子开了句玩笑。

夜轩就笑:“你嫂子今天回来,你说我高兴不高兴?”说着拍拍他肩膀,“等你结了婚就明白我这种感觉了。”

“嘿嘿......”王秘书就笑,“市长,我要向您汇报好消息,我丈母娘总算答应让我女朋友嫁给我了,要不是市长您,我和我女朋友肯定就分手了,我妈特别盼着您什么时候能去我家坐坐,尝尝她做的拿手好菜。”

“择日不如撞日,要不今天我们一家子今天就去蹭饭吃?你等等,我给你嫂子打电话,看她同意不同意。”今天的夜轩特别好说话。

洛叶正好刚拐进大院儿,按了蓝牙,听完后征询的看向坐后面的双胞胎,“你们愿意不愿意去别人家做客吃家常菜?”

小南道:“都行。”

小北是哥哥的好翻译:“哥哥的意思是,有爸爸妈妈在一起,去哪儿吃饭都行。”

电话那端的夜轩已经听到儿子女儿的回答,就笑着看向王秘书:“给你家阿姨打个电话,看家里有没有客人,要是合适,就今天,要是不合适,以后再说,好不好?”

合适不合适的那都是要合适啊.......

心里这么想着,王秘书赶紧给家里老太太打电话:“妈,您不是说想请夜市长吃饭吗,今天正好夫人洛大校也回来了,您多做准备点菜,咱们晚上迎接贵客呗?”

电话那端的王妈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的应答下来,挂断电话,王秘书的脸涨的通红:“市长,我爸要是知道了,更不知道高兴成啥样了,他可敬佩您了。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