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340章 担忧

第1340章 担忧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8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1246章

挂断电话,又盯着夜轩的身影看了一会儿,舒语才叹口气,往回家的路走去,再怎么着,她这会儿都不好凑上去,有些事情,还是了解清楚再说吧。

舒妈妈和舒爸爸正坐厅里看电视,舒语一进门,舒妈妈便迅速关掉电视,巴巴的看着女儿:“怎么样?”

舒爸爸正沉浸在电视剧的情节中,冷不丁被掐断有些不太情愿,伸手想去夺遥控器,被妻子瞪一眼,只好讪讪的住了手。

舒语无奈的叹口气,上前从老妈手里夺过遥控器递给老爸,才慢条斯理的道:“不怎么样,妈,以后二姨介绍的,您还是算去屏蔽吧。”

舒妈一听就不乐意了:“怎么能这么说话呢?你二姨虽然爱显摆了点儿,可她是你亲二姨,是真心为你着急,要不她也不给你操这个心,无关痛痒的人,谁愿意操这个心,你这孩子,怎么能这么分不清好歹?”

“妈,您听我说完再下结论,行不?”舒语便把极品男人的所作所为全讲了一遍,末了摊摊手,“妈,您真的觉得这样的男人合适?”

沉默了好大一会儿,舒妈看向女儿:“小语,妈是这样看的,这男人说的吧,也有一定的道理,有些话其实就是说出来不好听,但是实话。

他不舍得花钱吧,不是坏毛病,过日子是美德,这人要是手里有几个钱就赶紧花的底儿掉,你说这日子还有什么奔头?

就他的经济条件和你的经济条件来说。他这样安排是对的,再说了,要是每次相亲都大手大脚,那他的钱不全白扔了?

可能单独针对你的时候你不舒服,但相亲不就是这样吗。这个不行换下个,来之前,谁也不知道结果是怎么样的,这个时候,傻乎乎的光扔钱,以后谁和他成了谁不就倒霉了?你是是这么个理吧?”

“妈,您到底是谁的妈?就吃个kfc套餐,二十几块的事儿。至于分的那么清楚,还抢我的吃嘛?是,他是过日子了,可这样的人,就算真的结了婚,大概也会抠着手指头过日子,到时候。我给爸妈买点东西他就横鼻子竖眼的,那日子有法过吗?”

女儿的话还是比较贴心的。舒妈妈就拍拍女儿小手:“小语,妈知道你孝顺,不过,你过的幸福是最重要的,妈最想看到的,就是你能幸福,给不给妈买东西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要幸福......”

舒语打断舒妈:“妈。您觉得这样抠的一个男人,能给我幸福吗?”

“我也觉得不靠谱儿。”舒爸索性关了电视,加入到讨论组,“过日子是好事儿,可是,像这男人这么个过日子法儿,就是太自私了。”

舒语立即点头:“嗯。他根本就是本着有便宜不赚王八蛋的想法儿,这种人,百分之二百的自私,我要是嫁给他,就是去给他做免费保姆洗衣做饭的。”

“这个是有点儿过了,不过,咱不和他成,咱也要认清现在的实际情况,他说男人五十了还能娶二十的,这个真不假,可女人五十了,条件再好,也不会有二十的男人愿意娶,对吧?

退一步说,就算有二十的愿意娶,那肯定也是条件差到比要饭的还差,好,咱可以什么都不计较了,可是,真的能做到不在意任何人的眼光?又真的敢肯定他是因为你这个人才娶你的?”

舒语实在听不下去了,便打断她:“妈,我现在是二十九,离五十还有二十一年。”

“你这孩子,怎么就这么听不进话去?谁说你就非得五十了才嫁?我这不是在给你分析嘛,不过,你要是再这么挑挑拣拣,到五十嫁不出去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你说我到底作了什么孽,养了你们姐妹俩没一个给我省心的,你眼看着就三十了,连个男人影子都没给我领回来,你妹妹眼看着二十四了,再耽误下去,也和你一样了。

别人家的闺女找个女婿那么容易,你说你们俩怎么就这么难?再这么下去,我和你爸都没脸出门了,见了老邻居老朋友老同事,能说什么?不就说儿女嘛,可你们有什么让我说的?

你说你怎么就不急呢,和你一样大的,孩子都上小学了,你这还连孩子爸的影儿都没看着,你怎么就一点儿不急,你长心了没有?你到底要让妈操多少心你才能真长心啊?

妈知道,每次妈说你的时候,你都烦,可妈到底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你,要不是为了你好,妈用得着这么叨叨叨吗.......”

眼看着老妈越说越伤心,鼻涕眼泪都开始往下流,舒语一着急,便把妹妹有男朋友的事儿给说出来了:“妈,舒文今天去见未来婆婆了。”

“她爱去见谁就去见......”舒妈一下子愣住,“你.......你说什么?”

舒语几乎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说舒文有男朋友了,今天去见准婆婆了。”

“这死妮子!”舒妈嗷的一声就站起来了,“一点气都不透的就去见未来婆婆了?她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妈放在眼里?这还没嫁呢,胳膊肘就往外拐了......”

舒语和舒父无语的看着在屋子里转圈圈的舒妈,这到底是真的着急女儿的亲事,还是着急自己的面子?

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,舒妈赶紧坐回来:“我是为她着急啊,男方还没来咱家露过面呢, 她先巴巴的贴过去了,你说婆家以后会重视她吗?”

舒语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舒妈:“妈,您到底是担心妹妹在婆家的处境,还是因为您的面子没被放在每一位您生气了?”

“当然是担心你妹妹......”这会儿功夫,舒妈情绪已经平复下来,就坐回女儿身边拉着女儿胳膊,一脸期盼的问道,“那小子是干什么的?家里都有谁?都是干什么的?对了,家是哪儿的?”

为了不让老妈继续吼了,舒语便把自己知道的如实汇报:“舒文的男朋友叫李东,是名军人,去年刚军校毕业。

家里最亲近的就是他妈妈,他妈妈和他爸爸早就离婚了,离婚的原因好像是他爸找了有钱的女人,不过,他妈妈的运气很好,打工遇到了好人家,就一直在那家人家做下去,这辈子,也就在那家养老了。

他老家是鲁东那边的,具体的地址我记不清楚,当年他爸那边的亲戚都不管他,直接断了来往,他妈那边,好像来往的也不多。”

“外地的?”

“是,外地的。”

“他妈是当保姆的?”

“算是吧。”

房间内陷入了久久的沉默。

半晌,舒妈叹气:“该急的不急,不该急的瞎急。”

“妈,您什么意思?”舒语一脸诧异的看着老妈,“您不会是还要嫌弃李东是外地人,嫌弃他妈妈是保姆吧?”

“我不是嫌弃,而是替你妹妹担心......”舒妈再幽幽叹气,“外地倒无所谓,关键是婆媳关系,这母子相依为命的,一般来说,母亲对儿子的控制欲和占有欲都会特别强,难相处啊。”

舒语就松口气:“不是说了嘛,李东的妈妈就在东家做一辈子了,根本不用和他们住在一起。”

“有哪个东家会养保姆一辈子?也就你们犯傻真信这话,那男孩儿肯定是怕小文不同意才这样说的,等结了婚,他妈和他们一起过,小文还能和他离婚啊?”

舒语还想反驳,可是细一琢磨,好像还真是这么个理儿。

先前舒文说的时候,她也没细想,只就觉得,要是在一个家里做久了,主人心眼好,给养老也是可能的,可是现在一琢磨就觉得这事说不过去了,明明有儿子,为什么要留在主人家养老?就算主人家愿意,李东他妈心里也不舒服吧?

就妹妹那大咧咧的性子,到时候李东他妈在她面前一露可怜状,肯定就把婆婆接回家了。

不过,要是婆婆是个脾气好的,也没什么。

怕就怕的像母亲担心的那样,人家母子的关系太好,反而这儿媳成了外人,就没意思了。

舒父扫一眼一脸担心状的妻子和女儿,叹口气:“行了,你们就别在这儿瞎猜了,小文回来,好好问问她不就行了?”

此时,舒文已经到了夜家。

夜轩也已经带着小南小北回了家。

李嫂是个好相处的,这么多年随着温馨一家生活,更是使得她心胸气度都比常人要大,见了准儿媳,丁点儿都没有要拿捏对方的意思,亲热的像待自己女儿一般。

舒文一见到她就喜欢上了,先前听李东说他妈妈是保姆,她在脑子里就勾勒了一副子形象,甚至,还对去主人家里见准婆婆,有些忐忑,生怕引得主人家不乐意。

可是,在见到准婆婆的一刹那,她就没了这些担心。

准婆婆看上去,丁点儿都不像保姆,那气质,那谈吐,绝对把她妈甩出几条街去,要知道,她妈以前可是厂子里的宣传干部来着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