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276章

第1276章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38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大姐,是不是我这样说天天你不乐意?”洛萍直直盯着她,“叶儿怀孕了,要是真有点什么,你儿子的命都赔不了!”边说边扯着洛叶往回走,“快回去让妹夫送你去医院,这时候,可是万万大意不得。”

“没事,我回去上点药应该没事儿。”洛叶小声安慰她,“放心吧,我自己就是医生,知道轻重。”

洛萍回头看一眼,见大姑姐站在原地没动,正面色复杂的盯着她们,遂轻叹一声:“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不愿意惹她了吧?她儿子那性格和她一样一样的。”

“不是吧?”洛叶就把自己已经有些肿的手举起来看看,摇头,“这么凶残的小孩儿,我还真是第一次见。”

“我也没想到他这样,要不然,坚决不能让他接受你,以前她带着天天回去的时候,还真没看出来他这么混蛋。

唉呀,早知道让妹夫陪你出来就好了,都怪我,非要和你单独聊聊,这下子,我可是惹下大祸了,叶儿,我倒不是怕挨训,我是担心你.......”说到后来,洛萍又忍不住小声哭起来。

洛叶只好加快了步子:“姐,别哭了,咱们要赶紧回家擦点药。”

听她这么说,洛萍赶紧止了哭声,小跑着跑上她。

“这么快回来了?”温馨正站在门口和鲁四婶说话,看到俩人回来,便笑呵呵的道,“叶儿不是又困了吧?”

“三婶,叶儿让我大姑姐的小孩儿给咬了。”洛萍带着哭音道。

“咬了?”温馨知道女儿的身手,也不着急,“咬哪儿了?”

“这只手。”洛萍便把洛叶的左手举起来,入眼的一片血红,使得温馨脑子轰的一声。身子便轻轻的倒了下去。

鲁四婶赶紧伸手扶过她,洛叶也几步奔过去,掐着她的人中把她给掐醒,一脸好笑 的打趣:“妈,你不是不晕血嘛,怎么就给吓晕了?”

“你这个熊孩子,什么时候了,还顾得上开玩笑。”温馨一把拉起女儿的手,看着那结了血痂的一圈牙印儿,脸色立时变的煞白。“你怎么会任由他咬成这样?”

“都是我大意,妈,放心吧。以后不会了,以后我会离小孩子远一些,还有,以后我会时刻保持警惕,不给任何人伤害我的机会。您就别担心了,我回房上点药就没事了。”

“不行,赶紧去医院。”

这功夫,洛萍已经把夜轩喊出来,他二话不说,抱起洛叶便往停车位跑。

“喂喂喂......”洛叶急的小拳头擂他。“我没事儿,就是给咬了一圈小牙印,我带了消毒的药。还有师父给的特效药,比医院的好多了。”

“我不带你去医院,去找冯老,他回来了。”说话间,夜轩已经把她放到副驾驶位。关上车门后迅速从另一边上车,打火。迅速冲了出去。

院子门口,洛萍正在哭着向刘波讲述事情的经过。

“我姐呢?”听完后,刘波的脸也黑了,洛叶在洛温夜三家有多宝贝不说,这事儿,自家大姐连过来都不过来,实在是太不像话了!

洛萍便指了指刘蕊那会儿站的方向:“我们跑回来的时候,她还在那边胡同呢。”

“这会肯定不在了。”刘波歉意的看向温馨,“三婶,您放心,这事儿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待,我现在就去找我姐去,让她带着天天来给您和叶儿赔礼道歉。”

“算了,伤都伤了,孩子的事也没法完全怨大人。”温馨摆摆手,转身进了屋子,看得出来,她心情是极差的。

“萍儿,这事我会给个交待的,你在这边陪着三婶。”刘行跑两步,又回来把女儿塞给洛萍,“甜甜你先带着。”

“好。”洛萍并不拦他,这次的事儿,实在是不能这样过去。

虽说不能和孩子计较,可是,大人把孩子教育成那样就是有责任的,出了事后不第一时间出面解决,就更是错上加错。

刘波在半道上堵住了正牵着儿子小手快带往家走的刘蕊。

“嘎吱!”

车子停在娘俩的前面。

看清来的是弟弟,刘蕊脸上的紧张迅速消逝,拍拍胸口,把天天拦在身后,冲刘波笑着:“波儿,你怎以来了?”

“我为什么来姐不知道?”刘波冷脸盯着刘蕊,“姐这是惹了事儿就想跑?”

“波儿,天天也不是有意的,你也知道,这孩子打小生病因由,性子特别急,他也是看我和别人拉着手,就急了,以为我要不要他了。

这事都是我的错,我不是没想跟过去道歉,可是想想,大家正在火头上,要是我这么过去了,万一他们把天天给揍了怎么办?

老张家可是把天天当宝一样待着的,我要是把他一身是伤的带回去,估计那个家我也不用回了,你姐夫正好就有由头把我撵回家了,是吧?”

不待刘波说话,刘蕊又继续道:“你也知道姐当年为什么嫁到老张家去,要不是为了给你凑钱去验兵,姐哪用得着嫁那么个夯货?

波儿,天天就是姐的命根子,要是你不想姐活不下去,就别把天天带过去,姐求你了,你姐夫正巴不得我惹点祸事把我休了呢。

要是他们以后不让我见天天,我真的就不用活了,波儿,你是我亲弟,小的时候,什么好吃的好穿的我都让着你。

大冬天的,为了给你改善伙食,我去冰窟窿里捞鱼,差一点儿淹死,还有,为了给你赚学费,姐就天天熬夜绣花。

到现在,这大指头还是僵僵的,弟,姐不是向你邀功,姐是想求你,看在以前姐对你好的份儿上,这次的事,就这么过去,好不好?”

“姐,一直以来,你欺负洛萍的事我不是不知道,为什么我一直装作看不到?就是因为念着你从小对我的好,我才装作看不到。

你总是嫌我事事让着洛萍,一个大男人护着老婆自己做家务,看孩子,你总是嫌父母也护着洛萍,什么都让着她,说我们都把洛萍当成了最亲近的人,却对你不亲。

姐,恰恰相反,父母对洛萍好,是为了弥补你犯的错,我对洛萍好,除了我爱她,甘心那样做,也有替你弥补的因素。

要不然,我干嘛要事事顺着她,哪怕她无理取闹,我也顺着她,那是因为我心里愧疚,我在以那种方式惩罚自己呢。

姐,你不能以前对我好过,对父母好过,就要求我们这一生都把你当成最最重要的人,什么都听你的,你结婚了,我也结婚了,你有丈夫,我也有妻子,怎么可能像你想的那样?

今天的事,是无论如何都过不去的,被咬的,是洛家三叔的女儿,也就是咱们鲁东省委书记的女儿,如果你现在肯去认个错,或者,他们是不会追究的。

可是如果你一定要这样拗着,后果,姐自付,到时候,别来找我帮忙,也别嫌我不认你这个姐姐!”说着指一指躲在刘蕊身后的天天,“他的性格这么偏激,姐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,要是这么发展下去,他这辈子大概就要去大牢里过了。”

“就为这事,他们就能拉天天去坐牢?”刘蕊把天天搂的更紧了一些,“他们是大官,我知道,可是,也不能这样欺负咱们小老百姓啊,你说你当时娶个老老实实本本份份的女人过日子多好,为什么非要去娶这么个女人?”

“你.......”看着一脸理直气壮的姐姐,刘波实在是无语了,自家这无知的姐姐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?又是谁给了她这么不讲理的底气?

洛正刚在这一代是一个特殊的存在。

因为他曾是和大家一样,只是一个普通农民的孩子,只不过他后来的经历传奇了一些,运气好了一些,才会一步步的官越做越大。

而这一代的经济,也在他女儿的带动下,有了质的改变。

大家对洛家人都十分的感动和尊敬。

但是同时,大家对洛家的感动和尊重,与别的地方老百姓对省委书店的感动和尊敬又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他们对这位省委书记,多了亲切,少了敬畏,所以,当地人提起洛正刚的时候,尊敬和得意有,害怕却很少。

这也是刘蕊没有那么深的恐惧的根本原因。

但是,她后面说的一切,根本就是强词夺理了。

“姐,他们现在是不能把天天抓到牢里,人家也不屑于,包括现在道歉的事儿,人家也没说,是我主动提出来的。

你可能以为我是为了自己才拉你过去,其实,我根本就是给你自己留条活路,一,天天的性格你必须给他纠正了,惹了祸,也必须让他知道自己错了。

要不然,他就这样长大,总有一天会惹出大祸事的,到时候,可就不是道个歉就能解决的,二呢,洛叶的丈夫,曾经是我的顶头上司。

他对妻子有多重视我可是清楚的很,就算所有的人都不计较,他也一定会为妻子找个说法儿的,他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心尖尖,你们竟然给人家把手咬成那样,还一声不吭的溜了。他要是不计较,他就不是他了!该说的我就说这些,去不去,你自便 !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