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217章 邪不胜正(二合一章 )

第1217章 邪不胜正(二合一章 )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19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老宋,你可是一向不服输的。”洛正刚神色严肃起来,“你才五十二,怎么能急着退呢?”

“这形式,我看不清……”宋方征重重叹一声,“如果可以,我也不想做逃兵,可是,眼不见为净。”

“眼不见就真的不存在了?”洛正刚手指轻轻叩了叩桌子,“报纸,电视,网络,你能都不接触了?明明可以扭转的,却要逃开,心里真的会舒服?”

“我……”宋方征痛苦的捂住额头,“书记,我说实话,我不想毁了你这些年的作为!”

“你呀……”洛正刚就好笑的摇摇头,他明白宋方征的意思,大家都知道宋方征是他的人,那么,新上任的一把手,可能籍着和宋方征的博弈,一条条的将洛正刚的功绩抹杀掉。

一朝天子一朝臣,一个新的领导自然不会趴在别人的功劳薄上为别人添砖加瓦,这似乎成了官场不成文的规则,哪怕知道不对,却仍是前仆后继。

当然,有人敢这样,也和洛正刚的低调有关。

鲁东的领导,没几个知道他和温夜两家的关系,只当他是提拔年轻干部的典型人物,再得到赏识,走到的今天。

甚至这次洛正刚进京,某些人也不认为这是真正的高升。

京官多如牛毛,哪怕级别比现在高半级,能有现在自在么?

加之鲁东这半年来,几易省长,虽说都是有原因的落马,但,这不是更说明问题吗?为什么就不提拔洛正刚看好的宋方征?

“方征,再坚持坚持……”洛正刚不好说太多,便简短的表明了自己的意思。

“好。我听书记的。”宋方征倒是没再坚持,对他而言,辞官回乡,也是最无奈的选择,不到万不得已,他并不想走那一步。

才五十岁出头的人,哪能不想做点儿事?

他只不过是觉得自己一路走来都是得益与洛正刚的提拔,而洛正刚在鲁东的举措也的确是为鲁东百姓着想,他不希望因为某些人的私心,而将其毁之一旦。

“书记。我去忙了。”

“去吧。”洛正刚冲他笑着挥挥手,“我看啊,你根本就是为了躲懒。呵呵……”

宋方征离开后,洛正刚把王秘书喊了进来:“小王,你的调动手续都办完了吧?”

王秘书点头:“是的书记,都办完了。”

“去报道吧。”

“书记,我再跟您几天吧。”

“不用了……”洛正刚摆摆手。“留你到现在,已经是不合适了,我这边也没什么事了,让小黄帮忙盯着点就行,明天就让刘部长送你去上任。”

王秘书神色就有些激动:“谢谢书记!”

“小王,我只能送你到这一程了。以后的路,要你自己走,我希望你牢记自己的初心。”

“书记。我一定会的!”王秘书郑重的保证,“我一定不会丢书记的脸的。”

“好。”洛正刚摆摆手,“你去收拾收拾吧,晚上给你开个送行宴,也跟了我这么些年了。哎!”

“谢谢书记。”王秘书并没客气着推辞,跟了洛正刚这么些年。他当然知道书记的脾性,书记最不喜欢虚头巴脑的人了。

王秘书出去后,洛正刚又拔通了小黄的电话:“把你手头上的事忙一记,明天陪刘部长一起去送小王。”

“是。”小黄应一声,又犹豫的道,“书记,您用车怎么办?”

洛正刚呵呵笑道:“就一天,让叶儿接我行了。”

“叶儿小姐不是说明天离开吗?”

“暂时可能走不了了,要是她真走,就从小车班临时调一个,小黄,小王自己留在这儿,你去,是我的一个态度,那些人要好好惦量惦量。”

“书记,我明白。”

“好,就这么着吧。”洛正刚挂断了电话。

那边,孙副省长从王省长办公室出来,正好和宋方征撞个对面,便笑着道:“刚和省长汇报了下工作,宋省长您有时间吧,我有事想和您商量。”

“好,来吧。”宋方征点点头,继续往自己办公室走,孙副省长赶紧跟了上去。

“什么事儿?”进自己办公室后,宋方征问道。

“远州矿那边,来了报告书,说是井下设备老化,要求全部更新,省长的意思这是宋副省长分管的工作,还是要和宋副省长商量的好。”

做为常务副省,这些工作,的确是他主分管,但,王朝东这种态度,显然就是推责任。

谁都知道,煤矿企业,绝对是高利益与高风险并存的行业。

“人命关天的大事儿,当然要批,不过……”话峰一转,宋方征道,“远州矿的报告书,怎么会直接送到了孙副省的手上?”

“我也纳闷呢……”孙副省一脸疑惑状,“这件事我也觉得很奇怪,这份文件是两个月以前送来的,而且,还送了两次,但是,竟然是压在我的文件柜的下面,要不是我今天收拾桌子,还发现不了呢,这不一看到,我就赶紧去找您了,您不在,我不敢耽误,就去了王省长那儿,结果,又被推出来了。”

宋方征打量了孙副省长一会儿,发现他不似作伪,当即伸过手:“文件给我。”

孙副省赶紧把手里的文件夹递给宋方征。

看一眼上面的日期,宋方征眉头皱起来:“你有没有和卢直山联系?”

“联系了,没联系上,他下矿了。”

“那我跟他联系吧。”宋方征边说边拨卢直山的直线,结果,一直没有人接。

他的心就悬起来,这事儿,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。

“我去找书记。”宋方征拿起文件便往外走。

孙副省长赶紧跟上。

听了宋方征和孙副省长的汇报,洛正刚眉头也皱起来,随之道:“召集大家,马上开会。”

这绝对不是小事儿,谁都知道煤矿建设的安全性。却有意搞出这样的乌龙,要是说没人做手脚,都不会有人信。

十分钟后,会议室坐了黑压压的一群人。

洛正刚将手里的文件夹举起来:“远州矿的文件,谁收到的?”

台下雅雀无声。

“我再重申一遍,这件事情,绝不会就这样过去,如果你现在站出来,还可以从轻发落,如果等到查出来。那么,会是什么样的惩罚,自己想想。”

台下。还是没有声音。

也是这个时候,谁会承认?敢做,就代表了有不被人发现的侥幸,而且应该是得了可以这样做的利益,否则。谁会做这等事儿?

“行,机会我已经给过了,不懂得把握是你的事情。”洛正刚说着看向王朝东,“王省长对这事是什么看法?”

“我听书记的。”王朝东道。

洛正刚就笑了起来:“朝东啊,我可是还有几天就要离开鲁东了,你要是这么个态度。这鲁东的工作哪敢交给你。”

“书记,您这不是还没走嘛,只要您在这儿。您就是咱们大家的领头羊,您说怎么做就怎么做。”王朝东笑着道。

离他有一段距离的孙副省长,看着他那张笑呵呵的脸,心里就是一阵恍惚。

他一直觉得自己跟对了人,现在怎么有一种。掉进圈里的感觉?

发现这个文件夹后,他是真的吓坏了。煤矿无小事,既然卢直山在递交报告后又追加了一份,就说明事情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,可是,为什么会压在他那儿?

他想着压下来着,但良心使然,他没那么做。

他去找了王省长,对方看到文件后,第一反应就是说他故意压着,在他做了万般解释后,对方让他直接去找宋方征。

盖子已经揭开,他能怎么办?

然后,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,他非常清楚,这次的事情不出事则已,要是出了事他想全身而退,是根本不可能的!

想到不省心的儿子,他的心更揪起来了。

“王朝东,既然你这样说,那这事就由我来安排吧。”洛正刚说着看向宋方征,“老宋,这事交给你来处理,马上去远州矿,现在就走。”

“是。”宋方征起身就往外走,秘书和司机赶紧跟了上去。

“李部长,赶紧给远州矿拨款。”洛正刚边说边把手里的文件挥了挥,“这是我签了字的 ,拿过去备案。”

“是。”一名四十多岁的女子站了起来,她是省财政部部长,也是省里级别最高的女干部,严肃,但正直。

“书记......”王朝东站了起来,“这个额度是不是太高了点儿?如果真的拨款十个亿,那后面的工作可就没发开展了,您看,可不可以先少拨一点,然后,等过一段时间,再增加一些?”

洛正刚盯着他:“脑袋割一半留一半,人还能活吗?”

“这个......”王明东脸色就不好看起来,据他得到的消息,洛正刚这次根本就是明升暗降,有什么好猖狂的?

他是不想沾上矿上的事儿,可是如果任由洛正刚这么做,他后面的工作还怎么做?那远州矿一年才多少的收益,就一下子投入这么些?

他从孙副省手里拿到这报告,一看那数字的时候,就想骂娘了。

那卢直山,是不是当省里是大财神了?

原本他以为,洛正刚考虑到离职的原因,会和他推究推究的,哪想着,人家只让了一句,就真的把权利又接过去了,这是不是也太欺负人了?

这以后的一把手是他,不是他洛正刚好不?

是听说他的岳家是温家,可是温家在政界的实力,还真是让他瞧不上,而且,这半年来,上头对鲁东的举动分明就是在警示洛正刚,想不到他竟然还傻乎乎的以为他自己是那个说一不二的省委书记!

“书记,事情没您说的那么严重吧?就算矿上大修,那也要一步一步的来,分批拨款,给省里一个周转的时间,也是应该的吧?”

“煤矿企业。最忌讳的就是停产周期过长,所以,维修更换是同步进行的,那些老矿长,拿出一个来都是最好的安装专家,你款项到齐了,他们顶多一个月就能再投入运转,你周期性拨款,拖上半来年,这投入还真就打水漂了。”

“书记。照您这个说法,煤矿根本就不需要技术工种,有那些老矿工就行了。对吧?”

这分明就是抬杠了,会议室的众人有些讶异的看向王朝东,不明白这位空降者为什么一下子从猫变成了虎。

难道他不知道,洛书记在鲁东人民心里的位置有多高吗?

如果他的这些话流传出去,他在鲁东的工作将会是寸步难行!

看着瞬间撕破脸的王朝东。洛正刚笑了起来:“王省长,我现在还是鲁东的一把手,这件事儿,就这么定了。”

李敏——也就是财政部的李部长,便毫不犹豫的上前,接过洛正刚手里的文件夹。往会议室外走去。

“等等!”王朝东喝止一声,严肃的看向洛正刚,“书记。我尊重您,才一而再的忍让,可这是关乎鲁东几千万人民利益的事儿,我不能任由您这样一言堂。”

“你要怎么样?”

“我......”王朝东看向会议室众人,“我知道。你们大多数都是洛书让的忠实追随者,但现在。不是讲求个人信仰的时候,我们都是党的干部,是老百姓的干部,当然就要为老百姓当家作主。

我不是不同意给矿上拨款,而是,对于这个款项的数额表示十分的怀疑,如果这些钱并没有用到正地方,那我们,就是失职。

我只是想要求对这个数额做一个评估,然后,再把剩余的款项拨过去,这么算起来,顶多也就是五天的功夫,难道,晚这五天,就不行了吗?

如果因为这五天的时间,我们发现问题,解决问题,省下的钱,就可以为鲁东省的百姓们再做好多件实事儿!

做为一名领导干部,不能只想着自己的政绩利益,更应该切身的为老百姓着想,当家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SHU。”

被王朝东这么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,部分人的脸色还真就犹豫起来。

不为别的,就是那巨额的款项,他们还真是有些疑问。

当然,这会儿他们并不是对洛正刚有怀疑,以他们对洛正刚的了解,知道他是一位实心实意做实事的干部,或者,就是因为远州矿上次的事件,书记生怕再来上一次,才这么急着拨款,但是王省长说的好象也有道理,就算是急,也不应该急在这几天,先拨过去一部分运转着,利用这个功夫查清实际缺口,的确是比较妥当的办法。

看到大家脸上的松动,王朝中面色中明显带了一丝笑意。

很好,他这一仗打的很漂亮,他一直就很瞧不上粗里粗气的洛正刚,一省老大,要象他这般的才行,哪能只知道义气用事?

洛正刚看着他,一字一顿的道:“这个钱数,你复核过后,只会比这个额度更大。”

“不可能!”王明中想也不想的就摇头。

“我可以给你一份让你去复核,只要你是凭着良心来的,我相信,你会给出一个公道的数据的。”

“如果我复核出来的数据,比这上面少呢?”王朝中咄咄逼人的道。

“我可以把宋方征调走。”

“好,一言为定!”

就在这时,会议室的门被猛的推开。

六名面无表情的男子进来,径直走到王朝中身边,亮出手中印着国HUI的大红证件,道:“王朝中同志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“你们......你们......”王朝中嘴巴都不拿号了。

“我们为什么找你,你自己应该清楚。”

“我不清楚。”

“清楚不清楚的都跟我们走吧。”带头的男子一挥手,其他几人便上前,半拖半拉的把王朝中拖了出去。

“打扰了。”

前后不到三分钟,会议室里的众人有些梦想呆呆的直着还在晃动的会议室大门,甚至在疑惑,这一切,到底是真的还是做梦。

不过下一刻。看到气定神闲坐在那儿的洛正刚,大家真相了,原来,老大是谁,一直没变!

“廖松起。”洛正刚冲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招招手,“过来。”

“书......书记.......”廖松起开始打摆子,“不......不是我故意的,是王书记逼我的,要是我不那么做,我就没命了。”

“你......”孙副省长猛的站起来。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男子,“原来是你做的,我就奇怪。怎么会有人放的那么隐密,亏我一直那么信任你。”

“省长......省长.......”廖松起急的拉住孙副省长的袖子,“我也是没办法,我也是被逼的,都怪我一时色迷心窃。被王书记给发现了,他说了,我要是不那么做,他就把我的事情抖落出来,让我吃枪子儿,其实。我真没做什么,我就是.......就是.......”说到后面,他没了声音。

大家都不是傻子。要是没什么,哪会危及生命?

这次,不用洛正刚吩咐,省纪委的书记连心刚直接起身,行使了自己的权利。

“散会吧。”洛正刚摆摆手。走了出去,他心里现在挂着远州矿的事儿。也没心思再和大家的巴些有的没的了,一切,要等远州矿那边来了消息,他再做具体的安排。

他刚回了办公室,孙副省长就跟过来了:“书记,有件事情我要向您坦白。”

“说吧。”洛正刚无可无不可的看着他。

“我......”孙副省长咬咬牙,“我手上有王朝中的一些证据,如果书记需要,我可以交出来。”

“那个不用交给我,交给谁,你清楚的。”

“是!”孙副省长站起来,“我就不打扰书记了。”

待他出去,洛叶和夜轩进了办公室。

“叶儿,小轩?”洛正刚看着他俩,一脸的讶异,随之又恍然,刚才那几个人应该是他们带来的吧?

“爸,远州矿那边出了透水事故,目前,卢叔叔正带领大家紧张救助呢,不过,爸不用太担心,他们通过探测发现,里面的人都有生命迹象。”洛叶道。

“哎!”洛正刚重重叹一声,手揪着额头,一脸的疲惫。

“这事怨不得爸。”洛叶转到他身后,帮他揪着额头,“这事儿,是一系列计划中的一环,别说爸不知道,就是知道了,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的防护完善了。”

“你就安慰我吧。”洛正刚苦笑,“叶儿,爸没那么脆弱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洛叶点点头,“我和夜轩并不方便出现在会议室,毕竟,我们不是主管这件事的部门,我们只是查案,不负责后续。”

“你呀......”洛正刚无奈的点点她,“你就安慰爸吧。”他哪能不知道女儿的意思,就是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,说他是凭着女儿女婿的帮衬才走到今天的。

如果说以前的他会介意,现在,他已经绝对不会介意这种事儿。

难道,这不是事实吗?

既然是事实,他又有什么不敢承认的?

现在想想以前的他,还真是可笑,总以为凭自己的能力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