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202章 治疗

第1202章 治疗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8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妈,以后我会多陪你的。”洛叶搂住温馨,轻叹一声,“妈,我保证,以后会多陪你的。”

“真的?”温馨的眸子亮起来,“叶儿,你不准骗妈妈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洛叶搂住她脖子,“我决定了,这次的事情了结后,给自己放个长假,好好陪陪家人。”

“叶儿是应该给自己放个长假了,从上大学到现在,忙的跟个陀螺似的,你这小肩膀,扛的东西太多了,要学会分一些给你哥。”

“我哥一点也不比我轻松,从基屋做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。”洛叶边说边笑,“等我到妈这个年纪的时候,就可以有一堆的高官保护我了,那个时候,我就彻底轻松了。”

“想的还挺长远……”温馨无奈的摇摇头,又笑,“我都没法想像叶儿当奶奶会是个什么样儿。”

“那时候,妈就是太奶奶了…….”洛叶边说边做出个没牙的模样儿,“妈,你能想像你变成这个样子吗?”

温馨瞪一眼作怪的女儿:“睡觉!”

果然,哪个年纪的女人都不愿意被人说老,某妈傲娇的背对着女儿,一个人生闷气了。

洛叶好笑的扳过她:“还真生气了?”

温馨就不满的瞪着她:“妈到那时候也不过才八十岁,哪能老到你说的那程度?”

“妈,你心里有事儿吧?”洛叶盯着温馨的眼睛,“我是你闺女,还有什么好瞒着的?”

温馨猛的坐直了:“叶儿,妈妈看上去很老吗?”

“谁说妈妈老了?”

温馨语气有些焦燥:“你和我说实话!”

“妈妈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岁出头,这就是实话。”

“真的?”温馨不相信的盯着洛叶,“你可不能为了哄妈妈开心,就睁着眼说瞎话?”

“妈。您难道要我说假话您才信吗?”

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温馨长舒一口气,“我还真的以为我现在老到看上去象快要五十了呢。”

“谁那样说您了?”

“我去菜市场买菜,一五十多的男人喊我大姐。”温馨一脸不悦的道,“他喊我大姐。自然是觉得我看上去比他大,唉,害得我难受了好几天。”

洛叶:“……”她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看来。她老妈是不能再这么闲着了,会闲出毛病来的。

她这次匆匆的回来,还有一件事儿,那就是要替荆晨把病彻底治好。各种事儿积一堆,害得她把计划一推再推,要是再晚上些日子。她现有的药材又要不够了。

一夜无话。

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。洛叶和夜轩便去找荆晨,知道俩人来的目的,荆晨的妈妈拉着洛叶的手,眼泪直流,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荆书记只是用力拍了拍洛叶和夜轩,什么也没说。

他这种人,是不会说那些虚头巴脑的话的。恩情,他只会记在心里,在需要给予对方回报的时候,及时的雪中送炭。

若一直没机会,他也不会因为报恩而报恩。

这样性格的人,是洛叶最欣赏的,活的自在洒脱,他自己不累别人也不累。

药早都寄过来了,治疗直接在荆家进行。

熬好药汤,让荆哲坐进去,待药汤的温度降低,就再往里添加,这活计,当然是由夜轩来做。

早上八点半一直忙活到中午十二点,第一波治疗结束,吃过中饭,洛叶借口给荆晨下针不能有人在场,把大家都赶出了房间,夜轩有意无意的坐在了冲着门口的位置。

这样的治疗,需要三天。

三天以后,是不是可以痊愈,洛叶心里也没底儿,现在,她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做这件事儿。

具体的,要以治疗以后的检测为主。

相信这几天,将会是荆家人紧忐忑的几天。

荆希得了消息,也在第二天赶回了娘家,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在洛叶身后。

现在的她,比以前丰润了不少,也开朗了不少。

“洛洛,我和婆婆的关系缓和很多了。”瞅着荆夫人不在的空中,荆希小声对洛叶道。

“真的?”洛叶倒是很意外,包小花那母老虎竟然也能改了性子?

“嗯,其实,主要是我学会了开解自己。”荆希冲她挤挤眼睛,“她骂我的时候,我就把她想像成一头暴怒的狮子,然后就想,呀,那么厉害的动物,只是动动嘴皮子,我应该知足,这么想着,我就一点儿也不生气了,还能时不时的冲她笑笑,结果时间久了,她自己也觉得骂的没意思,就不骂我了。”

洛叶一脸的无语,原来这样也行……

“唉,既然嫁给了王威,他对我也不错,我就得接受他的妈妈,要不然,怎么办?”荆希就叹气,“洛洛,要是没有你,现在我们家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,你真是我们荆家的大恩人。”

“说什么呢?”洛叶忍不住白她一眼,“越说越离谱了。”

犹豫一会儿,荆希咬了咬唇:“洛洛,有件事儿,我想我还是应该告诉你,不过,你听了别着急上火,好不好?”

“嗯,我不着急,什么事儿,你说吧。”

“你和江洋有多久没联系了?”

洛叶想了想,就道:“也不是特别久,我结婚的时候还见过她。”

“哎!”荆希重重叹一声,“她现在到处说你的坏话,我感觉,她已经变的完全不象她了,你遇到她的时候,要小心一点儿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洛叶长叹一声,看一眼时间,起身,“我要去给你哥下针了,你在外面守着,别让人进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这是最后一天了,很重要。”洛叶回头再叮嘱她一句,“无论是谁,都不准进去。”

“好!”荆希郑重的点头,“你放心吧,那是我哥,我不会开玩笑的。”

以往守在门口的都是夜轩,今天他去了夜氏的分部,所以,守门的任务只好交给荆希。

洛叶看冲有气无力趴那儿的荆晨笑笑,“咬咬牙坚持坚持,最后一次了,你就要解放了。”

“没事儿,我不会出声的。”荆晨冲她笑笑,“洛叶,虽然我不懂你的治疗方法,但是我知道,你真的是在透支你的体力为我治疗,不管结果怎么样,我都感激你。”

洛叶冲他笑笑:“答应了你,我当然要做到,当然,最主要的是,我觉得你值得我救。”

“我就不说虚的了,开始吧。”荆哲说完,取过纱布咬在嘴里,闭上了眼睛。

洛叶现在要做的就是将浸了药的针,用内力下到他的体内,这比普通的针灸要难上百倍,但效果,绝对不是普通针炙能比的了的,当成,痛苦程度也不是普通针炙能比的了的。

这也是每次夜轩有意无意守在门口的关键原因,万一荆晨捱不住狂喊的时候,绝对不能让其他人冲进来。

倒不是荆晨会有危险,而是,冲进来的人有可能感染上病毒。

原理就是,她的这种方式,其实是通过药力,将病毒逼出体外。

每次针炙完后,她都要将特效药洒在荆晨的房间杀毒,且不让外人进来,一般要半个小时以后,其他人才能进入房间。

对于洛叶的神神秘秘,荆书记和荆夫人也有些好奇,但他们都是识大体的人,既然洛叶交待了,哪怕再好奇,他们都不会进来看。

洛叶防的,就是突然有人来找荆晨,突然闯进房间。

现在的荆晨,是某部门的科长,他休息的这些天,常常有人带着文件来请他签字。

其实,事情真的急成那样吗?大家都明白,那只是个幌子,真实目的,就是在荆晨面前好好表现自己罢了。

毕竟,现任洛书记和荆书记关系之铁是人尽皆知的,那么,做为荆书记唯一的公子,他们现在不巴结,难道要等到对方官大到一定的程度,他们想见都见不到的时候再巴结吗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