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198章

第1198章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7232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什么时候了,还计较些这个!”关晶瞪着武泽天,“我说,你到底是不是男人?婆婆妈妈的烦死了!”

武泽天也不善的盯向关晶:“我是不是男人关你什么事儿?难不成还要脱了衣服让你验验不成?”

“流氓!”

武泽天撇撇嘴:“就说这俩字的时候还象个女人。<-》”

“懒得理你。”关晶转而看向洛叶,“咱们可是离交易的地点越来越近了,这黑灯瞎火的,对方会不会有埋伏也不知道。”

“有!”洛叶肯定的点点头,“这一路上,都有。”

“你早现了?”关晶讶异的盯着她。

“是。”洛叶点点头,“但,箭已经出去,收不回来了,所以,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。”

星弄眼珠子转转:“洛洛的意思是,后面有包抄的?”

“是的,对方这次下血本了……”幽幽叹一声,洛叶看向武泽天,“老武,这次的事情,恐怕不那么简单。”

武泽天点头:“嗯,肯定有内鬼。”

“不可能是谭局。”杨林迅接话道。

王照吉和王照祥也附和:“我们也觉得,不可能是谭局,他是个嫉恶如分的人,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儿来。”

“有时候,眼睛看到的,未必是真的。”关晶就道。

“我们不只是眼睛看到的,还有用心感受到的。”杨林急的脸红脖子粗。

星弄疑惑的瞄向他:“我怎么觉得,你对他的感情,比自己亲爹亲娘都要亲?”

“没错。”杨林点头,“你们可能永远不能理解我们这些人的感受,老武是什么家世我们不知道。这小子以前说他是普通工人的孩子,可是我现在对他说的话有些怀疑。”

“我的确不是普通工人的孩子。”武泽天冲他歉意的笑笑,“抱歉,我不是有意要骗你们,只是,我想和你们做朋友。”

“嗯,我不会怪你的,也快一年了,你的确拿我们当朋友待。也是因为这样,我们才会真的信了你是普通工人的孩子。不过,说的再深一点儿,要不是这样,估计莫坤也不可能相信你,对吧?”后面那句话,杨林是冲着莫坤说的。

“是。”莫坤赶紧点头。表示认可他的说法儿。

“说正题。”关晶不耐烦的道,“什么时候了,还罗里八索的。”

“好,我们这些人的生活,绝对不是你们能想像的,要么,是孤儿,要么,就是家里困难重重。当然,选择了这份职业,我们就必须心甘情愿,毕竟,国家给我们的薪水,也是别人不能想像的。

而且,到了年限退休后。也不用担心以后的生计问题,所以说,这份工作对我们来说,其实算得上是最好的选择。

毕竟,这不是谁想做都能做得了的工作,进入团队之前的考验若是过不了关,就不可能得到这个机会,体力脑力耐力,哪方面,都毕竟是佼佼者。

但。我们在某些领导的心中,就是付了钱的效力工具,只有谭局不这样待我们,从进入团队,他就又当爹又当妈的替我们操心。

只要是我们提出的要求,他都会尽心尽力的帮我们完成。应该说,所谓的尊重,他全给了我们,而包括陆副局在内,没有一个人是这样待我们的。这样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是内奸?”

关晶皱着眉头:“我倒是觉得,越是这样的人,就越有可能是内奸,他的目的,就是让你们都佩服他,忠于他,真有一天需要让你们为他效力的时候,你们才能听从与他,你想想,是不是这么个理儿?”

洛叶打断还要争究的几人:“行了,别争究这个了,现在一切的猜测,都是没有意义的,我们现在不能停车,否则,立马会打草惊蛇。

我现在征求你们的意见,还要继续参与这项任务的,就随我一起继续前行,不想参与的,一会进了建筑区,就赶紧下去。”

星弄想也不想的道:“我和你一起!”

“我也是。”武泽天道。

“我既然来了,也不会退出。”说这话的是关晶。

“你们不退出,我们就更没理由退出,这本就是我们的工作,如果我们真的退出了,和死没什么两样。”

“是,杨林说的对,谁退出了,我们都不可能退出。”

“哎!”洛叶就微微叹一声,看向星弄和关晶,“你们俩,听话,好不?”

“不好!”俩人齐声道。

“如果能退出,你为什么不退?你这是要逞英雄么?洛洛,你可是一直说,没了生命,一切都是没意义的,关键时候,保住命才能保住一切!”星弄又补充道。

“如果可以,我当然想大家一起退出,可现在,我很确定的告诉你们,对方冲着的,可能是我,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说,反正我就是这样觉得的。”

她也是刚才突然想到的这一点儿。

原本在执行选拔任务的时候,她就知道,有些人想要针对夜温洛等几家,当时她还想着,要给予对方狠狠的回击。

但,接下来就是武泽天的事情,这让她只能把自己的计划推后。

在这种对方对付她,实在是太有胜算了。

第一,这是三不管地带,根据国际合约,任何国家都不可以派驻大队人马过来。

第二,因为第一条的原因,她在这儿是孤立无援的,万一真有什么事儿,怪不到任何人头上。

当然,那些人未必是亲自动手,只需要放点风出来,或者,重赏之下什么的,钱,有时候是可以让鬼推磨的。

在此之前,一点消息都没泄露出来。这事儿,绝对不是谋划了一天了。

所以,就算她现在想要退回去,估计也是不可能了,从她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刹那,她就无路可退了。

只可惜的是,这次,星弄和关晶跟她一起来了,还有。武泽天,做为武叔叔武阿姨的独苗,若是真有个什么闪失,她,真不知道如何对他们交待。

但以几人的感情,她也知道,这会儿让他们任何一个退出。都是不可能的,刚才开口问,只不过是心存侥幸罢了。

哎,如果是在别的任何一个地方,她都不会这么纠结,偏偏是这个盲区,她们几个闯进来,根本就是网中之鱼,逃开。绝不是件容易的事儿。

束手就擒,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现在,她务必要找到一个最有效的办法,争取把己方的损失控制在最小。

其他几人此时也都不再斗嘴,各种皱着眉头,绞尽脑汁的想办法。

“你们觉得,最坏的情况是什么?”洛叶问道。

“死呗。”星弄想也不想的答道。

关晶切一声:“死并不是最可怕的。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!”

“多大的仇,才想着让对方生不如死?”星弄翻个白眼儿,“你当这是抓地下党呢,还要整的生不如死?”

“洛洛问的是,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坏的情况,不是死不死的问题.......”武泽天接过话头,继续道,“我倒是觉得,对方也不可能布置太多的人手,所以对咱们的制约。对他们应该是同样存在的。

我们现在唯一的弱处就是我们不知道内鬼是谁,而且,内鬼应该把我们的情况,都告诉了对方,我认为除了这点儿,在别的方面。我们并不比他们差。

论起身手,咱们这些人,一个绝对能顶一般部队的十个,就算对方的人手再精英,只要咱们拼了命,再加上洛洛的飞针和枪法儿,相信,未必就是我们输。”

洛叶点头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这个时候,我们最好的办法,就是顺着对方的安排往前走,反正退无所退,不如入得虎穴,方可有一线生机。”

“擒贼先擒王,是这个意思吧?嗯,这个办法好。”星弄自问自答道。

“是的,到了这种时候,任何的计谋,都不如实力来的重要,好在......”洛叶长舒一口气,我来的时候,就带了几套最新研制的防弹衣,球,从我包里把衣服取出来,一人一件,现在赶紧穿好。

“是。”星弄身子往后探,取过洛叶的背包,找出防弹衣,一人一件,了出去。

“我.....还有我......”要不是知道自己不是几人的对手,估计莫坤这会儿能直接动手抢。

“你就算了吧。”洛叶斜睨他一眼,“就你对老武做的那些事儿,我给你个机会,如果你能活下来,我绝不再追究你。

不过,你也不要以为,到时候背后捅刀子不出力,我就会按照约定的去做,如果你有什么背叛的行为,就算是死,我也会先让你垫背。

我的针法,你是清楚的,不要以为我这是开玩笑,如果想要活下来,“什么时候了,还计较些这个!”关晶瞪着武泽天,“我说,你到底是不是男人?婆婆妈妈的烦死了!”

武泽天也不善的盯向关晶:“我是不是男人关你什么事儿?难不成还要脱了衣服让你验验不成?”

“流氓!”

武泽天撇撇嘴:“就说这俩字的时候还象个女人。”

“懒得理你。”关晶转而看向洛叶,“咱们可是离交易的地点越来越近了,这黑灯瞎火的,对方会不会有埋伏也不知道。”

“有!”洛叶肯定的点点头,“这一路上,都有。”

“你早现了?”关晶讶异的盯着她。

“是。”洛叶点点头,“但,箭已经出去,收不回来了,所以,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。”

星弄眼珠子转转:“洛洛的意思是,后面有包抄的?”

“是的,对方这次下血本了……”幽幽叹一声,洛叶看向武泽天,“老武,这次的事情。恐怕不那么简单。”

武泽天点头:“嗯,肯定有内鬼。”

“不可能是谭局。”杨林迅接话道。

王照吉和王照祥也附和:“我们也觉得,不可能是谭局,他是个嫉恶如分的人,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儿来。”

“有时候,眼睛看到的,未必是真的。”关晶就道。

“我们不只是眼睛看到的,还有用心感受到的。”杨林急的脸红脖子粗。

星弄疑惑的瞄向他:“我怎么觉得,你对他的感情。比自己亲爹亲娘都要亲?”

“没错。”杨林点头,“你们可能永远不能理解我们这些人的感受,老武是什么家世我们不知道,这小子以前说他是普通工人的孩子,可是我现在对他说的话有些怀疑。”

“我的确不是普通工人的孩子。”武泽天冲他歉意的笑笑,“抱歉,我不是有意要骗你们。只是,我想和你们做朋友。”

“嗯,我不会怪你的,也快一年了,你的确拿我们当朋友待,也是因为这样,我们才会真的信了你是普通工人的孩子。不过,说的再深一点儿,要不是这样。估计莫坤也不可能相信你,对吧?”后面那句话,杨林是冲着莫坤说的。

“是。”莫坤赶紧点头,表示认可他的说法儿。

“说正题。”关晶不耐烦的道,“什么时候了,还罗里八索的。”

“好,我们这些人的生活。绝对不是你们能想像的,要么,是孤儿,要么,就是家里困难重重,当然,选择了这份职业,我们就必须心甘情愿,毕竟,国家给我们的薪水。也是别人不能想像的。

而且,到了年限退休后,也不用担心以后的生计问题,所以说,这份工作对我们来说,其实算得上是最好的选择。

毕竟。这不是谁想做都能做得了的工作,进入团队之前的考验若是过不了关,就不可能得到这个机会,体力脑力耐力,哪方面,都毕竟是佼佼者。

但,我们在某些领导的心中,就是付了钱的效力工具,只有谭局不这样待我们,从进入团队,他就又当爹又当妈的替我们操心。

只要是我们提出的要求,他都会尽心尽力的帮我们完成,应该说,所谓的尊重,他全给了我们,而包括陆副局在内,没有一个人是这样待我们的。这样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是内奸?”

关晶皱着眉头:“我倒是觉得,越是这样的人,就越有可能是内奸,他的目的,就是让你们都佩服他,忠于他,真有一天需要让你们为他效力的时候,你们才能听从与他,你想想,是不是这么个理儿?”

洛叶打断还要争究的几人:“行了,别争究这个了,现在一切的猜测,都是没有意义的,我们现在不能停车,否则,立马会打草惊蛇。

我现在征求你们的意见,还要继续参与这项任务的,就随我一起继续前行,不想参与的,一会进了建筑区,就赶紧下去。”

星弄想也不想的道:“我和你一起!”

“我也是。”武泽天道。

“我既然来了,也不会退出。”说这话的是关晶。

“你们不退出,我们就更没理由退出,这本就是我们的工作,如果我们真的退出了,和死没什么两样。”

“是,杨林说的对,谁退出了,我们都不可能退出。”

“哎!”洛叶就微微叹一声,看向星弄和关晶,“你们俩,听话,好不?”

“不好!”俩人齐声道。

“如果能退出,你为什么不退?你这是要逞英雄么?洛洛,你可是一直说,没了生命,一切都是没意义的,关键时候,保住命才能保住一切!”星弄又补充道。

“如果可以,我当然想大家一起退出,可现在,我很确定的告诉你们,对方冲着的,可能是我,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说,反正我就是这样觉得的。”

她也是刚才突然想到的这一点儿。

原本在执行选拔任务的时候,她就知道,有些人想要针对夜温洛等几家,当时她还想着,要给予对方狠狠的回击。

但,接下来就是武泽天的事情,这让她只能把自己的计划推后。

在这种对方对付她。实在是太有胜算了。

第一,这是三不管地带,根据国际合约,任何国家都不可以派驻大队人马过来。

第二,因为第一条的原因,她在这儿是孤立无援的,万一真有什么事儿,怪不到任何人头上。

当然,那些人未必是亲自动手。只需要放点风出来,或者,重赏之下什么的,钱,有时候是可以让鬼推磨的。

在此之前,一点消息都没泄露出来,这事儿。绝对不是谋划了一天了。

所以,就算她现在想要退回去,估计也是不可能了,从她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刹那,她就无路可退了。

只可惜的是,这次,星弄和关晶跟她一起来了,还有,武泽天。做为武叔叔武阿姨的独苗,若是真有个什么闪失,她,真不知道如何对他们交待。

但以几人的感情,她也知道,这会儿让他们任何一个退出,都是不可能的。刚才开口问,只不过是心存侥幸罢了。

哎,如果是在别的任何一个地方,她都不会这么纠结,偏偏是这个盲区,她们几个闯进来,根本就是网中之鱼,逃开,绝不是件容易的事儿。

束手就擒,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现在。她务必要找到一个最有效的办法,争取把己方的损失控制在最小。

其他几人此时也都不再斗嘴,各种皱着眉头,绞尽脑汁的想办法。

“你们觉得,最坏的情况是什么?”洛叶问道。

“死呗。”星弄想也不想的答道。

关晶切一声:“死并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!”

“多大的仇。才想着让对方生不如死?”星弄翻个白眼儿,“你当这是抓地下党呢,还要整的生不如死?”

“洛洛问的是,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坏的情况,不是死不死的问题.......”武泽天接过话头,继续道,“我倒是觉得,对方也不可能布置太多的人手,所以对咱们的制约,对他们应该是同样存在的。

我们现在唯一的弱处就是我们不知道内鬼是谁,而且,内鬼应该把我们的情况,都告诉了对方,我认为除了这点儿,在别的方面,我们并不比他们差。

论起身手,咱们这些人,一个绝对能顶一般部队的十个,就算对方的人手再精英,只要咱们拼了命,再加上洛洛的飞针和枪法儿,相信,未必就是我们输。”

洛叶点头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这个时候,我们最好的办法,就是顺着对方的安排往前走,反正退无所退,不如入得虎穴,方可有一线生机。”

“擒贼先擒王,是这个意思吧?嗯,这个办法好。”星弄自问自答道。

“是的,到了这种时候,任何的计谋,都不如实力来的重要,好在......”洛叶长舒一口气,我来的时候,就带了几套最新研制的防弹衣,球,从我包里把衣服取出来,一人一件,现在赶紧穿好。

“是。”星弄身子往后探,取过洛叶的背包,找出防弹衣,一人一件,了出去。

“我.....还有我......”要不是知道自己不是几人的对手,估计莫坤这会儿能直接动手抢。

“你就算了吧。”洛叶斜睨他一眼,“就你对老武做的那些事儿,我给你个机会,如果你能活下来,我绝不再追究你。

不过,你也不要以为,到时候背后捅刀子不出力,我就会按照约定的去做,如果你有什么背叛的行为,就算是死,我也会先让你垫背。

我的针法,你是清楚的,不要以为我这是开玩笑,如果想要活下来,就好好表现,或者,运气好,你会毫无伤的回来。”

就好好表现,或者,运气好,你会毫无伤的回来。”“什么时候了,还计较些这个!”关晶瞪着武泽天,“我说,你到底是不是男人?婆婆妈妈的烦死了!”

武泽天也不善的盯向关晶:“我是不是男人关你什么事儿?难不成还要脱了衣服让你验验不成?”

“流氓!”

武泽天撇撇嘴:“就说这俩字的时候还象个女人。”

“懒得理你。”关晶转而看向洛叶,“咱们可是离交易的地点越来越近了,这黑灯瞎火的,对方会不会有埋伏也不知道。”

“有!”洛叶肯定的点点头,“这一路上,都有。”

“你早现了?”关晶讶异的盯着她。

“是。”洛叶点点头,“但,箭已经出去,收不回来了,所以,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。”

星弄眼珠子转转:“洛洛的意思是,后面有包抄的?”

“是的,对方这次下血本了……”幽幽叹一声,洛叶看向武泽天,“老武,这次的事情,恐怕不那么简单。”

武泽天点头:“嗯,肯定有内鬼。”

“不可能是谭局。”杨林迅接话道。

王照吉和王照祥也附和:“我们也觉得,不可能是谭局,他是个嫉恶如分的人,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儿来。”

“有时候,眼睛看到的,未必是真的。”关晶就道。

“我们不只是眼睛看到的,还有用心感受到的。”杨林急的脸红脖子粗。

星弄疑惑的瞄向他:“我怎么觉得,你对他的感情,比自己亲爹亲娘都要亲?”

“没错。”杨林点头,“你们可能永远不能理解我们这些人的感受,老武是什么家世我们不知道,这小子以前说他是普通工人的孩子,可是我现在对他说的话有些怀疑。”

“我的确不是普通工人的孩子。”武泽天冲他歉意的笑笑,“抱歉,我不是有意要骗你们,只是,我想和你们做朋友。”

“嗯,我不会怪你的,也快一年了,你的确拿我们当朋友待,也是因为这样,我们才会真的信了你是普通工人的孩子。不过,说的再深一点儿,要不是这样,估计莫坤也不可能相信你,对吧?”后面那句话,杨林是冲着莫坤说的。

“是。”莫坤赶紧点头,表示认可他的说法儿。

“说正题。”关晶不耐烦的道,“什么时候了,还罗里八索的。”

“好,我们这些人的生活,绝对不是你们能想像的,要么,是孤儿,要么,就是家里困难重重,当然,选择了这份职业,我们就必须心甘情愿,毕竟,国家给我们的薪水,也是别人不能想像的。

而且,到了年限退休后,也不用担心以后的生计问题,所以说,这份工作对我们来说,其实算得上是最好的选择。

毕竟,这不是谁想做都能做得了的工作,进入团队之前的考验若是过不了关,就不可能得到这个机会,体力脑力耐力,哪方面,都毕竟是佼佼者。

但,我们在某些领导的心中,就是付了钱的效力工具,只有谭局不这样待我们,从进入团队,他就又当爹又当妈的替我们操心。

只要是我们提出的要求,他都会尽心尽力的帮我们完成,应该说,所谓的尊重,他全给了我们,而包括陆副局在内,没有一个人是这样待我们的。这样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是内奸?”

关晶皱着眉头:“我倒是觉得,越是这样的人,就越有可能是内奸,他的目的,就是让你们都佩服他,忠于他,真有一天需要让你们为他效力的时候,你们才能听从与他,你想想,是不是这么个理儿?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