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104章 旧事

第1104章 旧事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7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找我?”老矫书记纳闷的看着江安平,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妈妈有来找过我?”

“呵……”江安平冷笑,“这个时候装糊涂,有意思吗?是不是觉得死无对证了,就可以说的毫无压力了?”

“不……”老矫书记神色郑重的盯着江安平,“如果当年你妈妈真的来找我,我是不会不见她的,撒谎,我还不屑于。”

“我妈妈去的是你离开的时候留给她的地址,当时她已经怀有四个月的身孕,就是因为那次的远行,让她身心受尽了折磨,才会把身子亏空,生下我不到一年,就去世了。

要不是我小姨心地善良,把我当亲生儿子养大,或者,我早就夭折了也说不定。

最讽刺的就是,我喜欢的女人,竟然是我的同父异母妹妹,你知道,我小姨为什么下定决心把实情告诉我吗?

除了我妈的临终遗言,还有关键的一点儿,就是她知道了我喜欢的是谁,生怕我犯下乱|伦的错误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!”老矫书记痛苦的抱住脑袋,“当年我回城接手工作以后,十分的忙碌,根本抽不出赶时间去看你妈妈。

后来,等我的工作终于可以清闲些,我第一时间赶去插队的村子找你妈妈,可是,那里的人却告诉我她搬走了,至于搬到哪里,没人知道。

我在那儿住了五天,到处打听她的消息,最后得到的准确消息是,她嫁给了sh去的一名知青,已经跟着那名知青返城了。

当时的我,觉得天都塌下来了,对你妈妈失望至极,返回后。你爷爷奶奶让我和他们朋友的女儿结婚,心灰意冷的我觉得和谁结婚都一样,就顺从了他们。

安平,请你相信我,如果我所说的这些有半句谎话,就让我这辈子不得好死!”

江安平的眸色中多了犹疑,他知道,老矫书记这个年龄的人,是轻易不会诅咒自己的。

如果他说的是事实,那么当年做了手脚的会是谁?蓦的。他心中一动:“你现在的妻子,在结婚以前和你熟吗?”

“她是我的邻居……”声音嘎然而止,老矫书记眸色中多了痛楚。“我明白了,原来是她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江安平讽刺的笑着,“你和我妈妈相爱过,应该清楚她的性格,哪会在那么短的时候移情别恋。嫁给别人?

我说句不好听的,虽然你有去找他,可骨子里,还是在担心带她回家以后,如何面对家里的压力。

所以,你才会轻易的相信了所谓的确切消息。说的再直白点儿,如果你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娶她,不管多忙。都会给她写信安抚她的。”

“我有给她写信……”老矫书记苦笑,“算了,不解释了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,安平。对不起,要不是因为我。你不会走上今天的道路,你放心,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让你的刑罚降低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江安平一脸的颓然,“人的一生,太有趣了,上学的时候我很努力,因为我知道,我没有妈妈,小姨和小姨父对我的好,是上天赐给我的福气,我应该努力学习去回报他们。

高中的时候,我认识了矫娇,从此眼睛里不再有别的女孩子,知道她的家境后,我沮丧的想死。

也想过放弃,可脑子里不时的就会映现她的影象,后来我决定,这辈子,我就默默的守护她。

我也真的是这样做的,高中三年,大学四年,我一直默默的守在她的身边,在她需要的时候,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她看向我的眼神,象看马仔,可我,就是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儿,只要她找我办事,我就开心的要死。

毕业后,我有更好的选择,可是我毫不犹豫的来到了西江市,因为她和小姨小姨父都在这个城市。

对我最重要的人都在这儿,那我,当然也要在这儿,这份工作,对普通百姓来说,是仰望。

可是,对于在这里面工作的人来说,我却处于最低层,小姨小姨父以为我是为了他们,才做了这样的选择,一直愧疚的要命。

可我,根本没有勇气向他们解释真实原因,其实,我骨子里是个自卑的人,虽然我表现的很淡定,可,当别人瞧不起我的时候,我是打心里里愤怒,甚至暗暗的想,要是有机会,我一定要杀掉她(他)!

也想过换一个职位,可是,我清楚我和矫娇的差距有多大,如果换一个职位,我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帮她,只有司机这个消息灵通的职位,才能让我这个身份卑微的小人物,有给她助力的机会。

至于这次对夜市长的监控,也是为了矫娇,因为杨书记答应我,只要我把夜市长的一切行踪向他汇报,他就在明年王副市长退休后,提升矫娇在副市长中的排位。

对了,你知道我小姨和小姨父为什么在这个城市吗?原因很简单,他们可怜我妈妈,为了我有一天为我妈妈报仇方便,所以,选择了在这个城市安家。

可他们从没想到,我暗恋的女孩子竟是和我有血缘关系的妹妹,直到前段时间我回家参加表妹的定婚,喝多了说的高兴,透出了我喜欢的女孩子就是矫娇,他们才慌了。

也恰好是我妈妈和他们约定的28岁之约,接下来的事儿就是顺理成章,他们告诉了我矫娇是谁,当然,最主要的,他们是要告诉我,你是我的什么人。

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?天都要塌下来了!后来,我想通了,既然爱情我已经得不到,那我就保亲情吧。

矫娇的车子我的确做了手脚,但是,我当时的决定是,她离开这个世界的刹那,我会和她一起走。

我爱她,哪怕知道她是我妹妹,还是爱她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别人,尤其在知道我妈妈是怎么死的原因之后,我对她的感情很奇怪。

其实,那天在操场,只要她对我表现的稍稍关心点儿,我也舍不得她死,可是,她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。除了算计还是算计,哪有一点儿情份可言?

想想这些年我为她付出的一切,就算是石头心,也应该捂热了,我突然就为自己不值。

多年来生活的全部,竟然是为仇人的女儿铺砖搭桥,而偏偏的对方还不领情,那么,我干脆就让你,也尝一尝家破人亡的感觉。

差一点点,我就要成功了,可惜,差一点也是差,要怨,只能怨我运气不好,如果早些动手,结果,是肯定会不同的。”

“唉!”老矫书记重重叹一声,“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不好,才让你承受了这么多!”

“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”江安平讥讽的看着他,“要不是信了你刚才说的,我不会把前因后果告诉你,好了,你可以了却心事了,以后,我再不想见到你。”说完冲外面喊,“带我回去!”

“等等!”老矫书记一把抓住他,“傻孩子,你和我讲这些的原因我明白,我也和你说实话,你的目的达到了,我现在心如刀绞。

可是,我不恨你,哪怕这次你把娇娇伤害了,我也不恨你,因为错在我,所有的惩罚应该由我来承担。

我只求你一件事儿,好好的活下去,你是你小姨和你小姨父的骄傲,他们都还等着你呢!”

江安平的眸色有些恍然,随之,现了隐隐的泪意:“我让他们失望了,真的让他们失望了,我没脸再见他们。”

房门打开,夜轩走了进来:“老书记,让我和他谈几句吧。”

“麻烦夜市长了!”老矫书记感激的冲夜轩点点头,退了出去。

“我应该恨你的,可是……”江安平苦笑,“我竟然恨不起来,反而有些感激你。”

“因为我救下了矫娇?”

“是!”江安平神色茫然的盯着窗外,“下了那么大的决心,做了那样的决定,我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后悔。

可转眼间,我就后悔了,真的,如果矫娇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,我死都不能偿罪。

夜市长,她喜欢你,这个我早就知道,如果可以,我请求您给她机会,好不好?”

夜轩淡淡的看着他:“我结婚了。”

“啊?”江安平瞬间瞪大了眼睛,随即又颓然的苦笑,“也是,您这样的天之骄子,哪会没有女朋友。”

“是妻子!”夜轩强调道。

“谢谢您还肯帮我。”江安平换了话题。

“我不想帮你,是江政叔叔拜托了我们,他是你姥爷的堂哥的儿子,你小姨和你小姨父在接到你出事消息的第一时间,求了他。”

“我欠小姨和小姨父的,这辈子是还不清了。”江安平呐呐着。

“既然知道,就好好的表现才对得起他们,如果你有良心就应该知道,为了供你上大学,他们自己的儿子却早早的辍了学,就算你把工资都交给他们,也弥补不了耽误你表弟前程的事实!”

-----

感谢粉红给暖正版定阅的亲们!爱你们~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