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102章 方式

第1102章 方式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4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几位,里面坐,别和贱内一般见识,她就是个是非黑白分不清的家庭妇女。”老矫书记边招呼夜轩洛叶和苏莎里面坐边警告的瞪了一眼妻子。

“老矫,我说的是实话!”矫夫人却不给丈夫面子。

“你要是再这么喜欢说些编造的实话,就回卧室自己说去!”老矫书记眸色严厉的盯着妻子,“是不是我退休了,说话就不好使了?”

洛叶和夜轩对视一眼,眸都都带了了然的笑意,这老矫书记,倒是个有意思的妙人儿,这显然是间接告诉他们,他虽然退了,却不代表手上真的没权利了。

矫夫人阴沉着脸,闷声坐到了丈夫身边。

矫娇亲自去泡了一壶茶端过来:“苏阿姨,夜市长,洛小姐,请喝茶。”先前她去找过洛叶和苏莎,自然清楚俩人的姓氏。

“夜市长一家亲自登门,想来是有重要事儿,请明说吧。”老矫书记倒是个痛快人,单刀直入的切入了正题。

“贸然来访,晚辈失礼了。”夜轩唇角带着一丝清淡的笑意,“未上任之前,就听闻老书记是个做实事儿的人,一直想登门拜访,又恐太唐突,就一直未成行。今天矫副市长受了惊吓,再不登门,就太失礼了。”

“那怨不得夜市长。”老矫书记语气诚恳的道,“而且,不仅不能怨,还要谢谢夜市长对小女的解救之恩。”

“老书记,您看看这个。”夜轩说着将一份材料递给老矫书记,瞄一眼标题,老矫书记连连推辞,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关于公事儿。我还是不掺合的好。”

夜轩轻笑:“倒不是要老书记掺合,是希望老书记给出出主意,要不然,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谈?”

“行。”老矫书记痛快的站起来,领着夜轩去了书房。

外面就剩了苏莎洛叶和矫夫人矫娇。

视线在洛叶脸上打个旋儿,矫夫人看向苏莎:“您是夜市长的亲生母亲?”

“是的!”苏莎指指自己的眼眸,“看这个应该很明显吧?”

“您有混血血统?”矫夫人的眸中明显流露出艳羡,也是,哪个女人不想拥有深邃又漂亮的一双紫眸?

苏莎点头:“是的,我母亲是白俄罗斯人。”

“难怪夜市长那么帅气......”矫夫人叹一声。“不瞒您说,我一直以为夜市长没结婚,没想到。他倒是结婚结的挺早的。”

苏莎否认道:“不早了,依着我们的意思,前年就想让他把婚结了。”

矫夫人眼神闪闪:“为了抱孙子?”

“不是!”苏莎摇头,“就是想让两个孩子早点儿成亲,断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觊觎者的念头。你也看出来了,这俩孩子无论能力长相,都是拔尖的,身边都少不了爱慕者,虽然知道俩孩子的品性,可是。总被些乱七八糟的人缠着,他们自己不烦,我们做长辈的看着都烦。”

矫夫人的脸色就红一阵紫一细的。她相信,苏莎已经明白了她话里的隐意,这是断然在说她女儿也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人里的一员。

视线再在洛叶脸上打个旋儿,矫夫人就有些泄气,一直以来。她都觉得自己的女儿是最优秀的,可眼前这女孩子不只身材长相不输与女儿。就从她能随身带枪这一点上来说,能力也不比女儿差多少,唉,看来惦了这么些日子的好姻缘,又泡汤了!

“洛小姐今年多大?”矫夫人问道。

“20周岁。”

“什么?”矫夫人猛的瞪大了眼睛,“你才20?”

“是的!”

“你现在......”矫夫人眼珠子转转,“是上学还是?”

“毕业了,现在处于实习阶段。”

“噢噢......”矫夫人心不在蔫的应着,眼神开始往书房的门上飘。

洛叶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,当即道:“矫夫人是不是在怀疑我非法携带枪支?想要向老矫书记讨个意见,举报我?”

“不是不是......”矫夫人连连摆着手否认,“我哪会有那个意思,我是在想,也不知道夜市长和老矫谈什么,这么长时间都没出来,老矫的身体不太好,我是怕他动怒,呵呵......”

洛叶看一眼腕表:“才不过五分钟,长吗?”

“不长不长......”

眼看自家老妈被逼的步步后退,矫娇忍不住了:“洛小姐,我妈再怎么说也算是长辈,这样和她说话,不太合适吧?”

“矫副市长......”洛叶清丽的脸蛋上挂着一丝浅淡的笑意,“您的母亲和您,把意思表现的那么明显,我要是还敬着捧着,岂不是脑残?”

“我家儿媳是我儿子自己选的,是我们一大家子同意的,任何人都别想破坏他们,今天我们之所以来你们家,就是因为我儿媳大度。

要是依着我儿子的意见......”苏莎视线在矫娇脸上驻留一会儿,道,“要是依着我儿子,矫小姐明天就会被调出西江市。

不要怀疑我所说的话的真实性,我儿子绝对有那个能力办到这件事儿,你们可能不知道,在我儿子心目中,占第一位的是我儿媳,但凡欺负我儿媳的,都会遭到他的报复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了?”矫娇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
“你跑我儿媳面前去质疑她和我儿子的感情,就是欺负她。”苏莎淡淡的瞄着她,“你自己回想一下,和我儿子共事这么久,他有对你笑过一次?”

回想了好大一会儿,矫娇摇头:“没有!”

“原因很简单,他知道自己的长相有多大的杀伤力,从不对无关的异性流露笑容。”

“原来我一直在自做多情......”矫娇颓然的苦笑,“我会亲口问他的,如果他说的和你们说的一样,我保证,以后不会再对他生出任何异样的心思。”

“问了的后果,你可能承担不了。”洛叶淡淡看着她,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我是好意。”

“你们是不是太欺负人了?”矫夫人一脸怒气的站起来,“现在是你们上门求着我家老矫,我希望你们搞明白了自己的身份。

我告诉你们,就算老矫退了,可真要论起威信,整个西江市没人能比得了他,要是没他的支持,夜轩别想在西江市立得住脚。

你们也不要以为我这是在危言耸听,想想我女儿,小小年纪做到这个位置,却没人敢对她使下三滥的手段,你们就应该清楚我说的话的真实性!”

洛叶浅笑着摇了摇头,没再接话。

他们一行人来矫家,其实就是给矫家一个机会。

这次的大清洗之后,夜轩成了西江市当仁不让的老大,但,委里有一半的人,是老矫的心腹,这些人明面上是绝对不会反对夜轩的,可他们若是在工作的执行上稍稍懈怠一下,也绝对会影响到全局。

把这些人清洗出去不是不可以,但夜轩并不希望给人一种,他到哪儿就会象推土机一样,把原有建制完全推倒的感觉。

再者,老矫书记的这些心腹,都还算是做实事儿的,就这么被拿下,实在是有些可惜,原本因为矫娇的擅作主张,夜轩是不打算来矫家的,是洛叶劝服了他,过来走一趟。

不管怎么说,不能让儿女私情影响了工作大事。

当然,她也不会任由矫娇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前行,就算夜轩不中招,一直拒她于千里之外,可身边总有苍蝇嗡嗡,也让人厌烦不是?

还有关键的一点儿,矫娇本质并不坏,洛叶有查过她的记录,在西江市的行政官员中,她虽然傲气了些,却是个办实事儿的。

这样的人,若真的因为儿女私情被拿下去,也太可惜了,就夜轩的能力和祸水长相,也不能怪矫娇动这种心思。

况且夜轩原本的履历上并没备注已婚,二十八岁的地级市市长,要想找个般配的男人,的确是不容易,好不容易遇到一个,哪能不抓紧了?就是本着这个心思,才会投入的过快,抽离的过难。

她也能明白苏莎现在事事维护她的缘由是因为愧疚,是以,对于苏莎有些话说的过了点儿,她也不会去阻止。

就算矫家母女觉得她们仗势欺人,那就仗势欺人吧,只要真心待她的亲人朋友,她都极护短,至于名声?能当饭吃吗?

接下来的时间,几人都不再说话。

矫夫人是气得不愿意再多说一个字。

矫娇是沉在自己的思绪捋顺中。

苏莎原本就不是个话多的,该表达的意思表达出来,她也就不知道再说什么了。

至于洛叶,她有必要和矫氏母女多费口舌吗?

半小时后,书房的门终于打开,夜轩带头走出来,身后跟着的矫书记,看上去神色明显好了很多,这让一直担心他的矫夫人,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“矫书记,我们晚上还有自己的安排,就不多待了。”夜轩说着看向洛叶苏莎,“妈,叶儿,咱们走吧。”

“等等!”矫娇急唤一声。

“娇娇!”矫书记喝止女儿一声,看向夜轩,“夜市长难得和家人团聚,就别把时间浪费在我们这儿了,老头子改天会亲自去拜访您的。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