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101章 不解

第1101章 不解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1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市长,您带阿姨和夫人去吃饭吧,这里交给我。”

说这话的是上午的常委会上提出反对意见的陈副市长,这个时候,他笑的象一只哈巴狗。

问题是,他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,竟然喊刚过五十的苏莎阿姨,他愿意,苏莎还不愿意呢。

不过,苏莎的修养摆那儿,除了脸色微微有些不悦之外,倒也没说什么。洛叶心念一转,笑眯眯的看向夜轩:“我和妈都饿了,要不,就把这儿交给这位叔叔负责,好吧?”

“行。”夜轩当即点头,“陈副市长,矫副市长的事儿就麻烦你了,等油耗尽车停下之前,您可千万不能离开。”

“没问题,这儿就交给我了!”陈副市长拍着自己肥嘟嘟的胸脯子,“我老陈办事儿,您尽管放心。”

夜轩冲站那儿看热闹的一群人挥挥手:“其他人都散了吧,从现在开始,这里由陈副市长负责,如果因为哪一位的参与出现问题,请做好承担所有责任的准备。”

“市长,我要去吃饭了。”

“市长,我还有份材料没赶出来,我走了。”

“市长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所谓鸟兽散,不过如此,一分钟的时候,停车场上就剩了不停转圈圈儿的矫娇,和孤零零立在场边的陈副市长。

一个小时过去,车子在转圈儿。

二个小时过去,车子还在转圈儿。

三个小时过去,车子依然在转圈儿。

……

陈副市长已经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,不过,对于自己揽的这个苦差事儿,他并不后悔。

先前在会上已经得罪了夜轩,现在只要有机会让对方出气。让自己出糗,那以后的路,就还有希望。

车子停下来,已经是六个小时以后,也就是晚上下班的时间,这个过程中,停车场除了跑圈的桑塔纳和围观的陈副市长,无一人过来。

就在陈副市长坐在场边昏昏欲睡的时候,矫娇苍白着脸到了他的身旁,看也没看他一眼。径直往大院外走去。

“你……”陈副市长揉着发麻的腿站起来,一脸的激愤,见过没有教养的。可是没见过这么没有教养的,不管怎么说,一下午都是他在守着,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,她总要对他表示一下感谢吧?

更何况。他的职位并不比她底,这叫怎么一回事儿?

也就是转瞬,他又开心起来,终于不用做守望者了,可以去向小煞星汇报工作了,希望……就在眼前!

夜轩和洛叶当然不会把事情扔下后。就一点儿不关注,这一下午,除了坐在场边的陈副市长。还有潜伏在角落里的两名夜家工作人员,万一真的发生什么状况,陈副市长能帮上什么?

是以,陈副市长只不过是夜轩杀鸡骇猴的一枚棋子罢了,他已经完全想通了洛叶的建议。

从政的方式不只一种稳打稳扎。还有强大实力下的狂追猛打,既然想做事儿。那就要争分夺秒,他已经没有耐心和一堆老油条慢慢耗下去了。

赏罚分明和强大手段下,他相信,他取得的成果绝对不会比别人差。

……

“娇娇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看到脸色苍白,踉踉跄跄进门的女儿,矫夫人当即大惊失色,“是不是哪儿不舒服?走,妈妈带你去看医生去。”

“妈,我累了,让我休息一会儿。”矫娇虚弱的瞄一眼矫夫人,“帮我泡点参片水喝,我就是太累了。”

“小英,赶紧泡点参片水,老矫,老矫......”吩咐完保姆,矫夫人又扯着嗓子冲楼上喊,“老矫,你快下来,看看你闺女累成什么样了。”

“就你嗓门大,吆喝什么......”老矫书记边揉着太阳穴边下楼,“本来就头疼,让你这一喊,我脑仁都疼的受不了了。”

“你看看你闺女累的这样儿,我说老矫,她是去做副市长,不是去做苦力,这肯定是你那些老手下欺负她了,我不管,你要帮她出气......”

“娇娇,你怎么了?”老矫书记这时也发现了矫娇的异样,“告诉爸爸,是不是真象你妈说的,有人欺负你了?这些小兔崽子,真当我退休了,他们就可以翻了天了?”

矫娇头痛的揉了揉脑袋:“爸,妈,你们让我歇一会儿再说,行吗?”

“好,好,你先歇一会儿。”矫夫人看向老矫书记,“我猜着,准是那个新来的小市长作的业,老矫,你得想办法收拾收拾那小子,太嚣张了,要是现在不收服了他,等娇娇真嫁给他,一辈子都得受他的气。这男人,就是要在最初把他的气焰压下去,要是给他养成了毛病,想再改就难了。”

老矫书记瞪她一眼:“你当年那么不讲理的待我,就是为了这个原因?”

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翻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,难不成你不盼着娇娇过的幸福?”矫夫人娇嗔的白一眼老公,“你到底是不是她亲爹?”

老矫书记不自然的咳一声:“越说越离谱了!”

“不对!”矫夫人当即神色认真起来,“老矫,你和我说实话,当年你是不是和哪个女人有私生子,也就是说,除了咱们娇娇之外,你还有儿子或者女儿,对不对?”

“胡说八道什么?”老矫书记气得指着她,“你什么时候能改了这疑心病,咱们家这日子也就过好了,要不是你疑心病重,月子里跑了去监督我的工作,至于落下毛病,再也没法儿生育?害得娇娇连个帮衬她的兄弟姐妹都没有,你还有脸说呢!”

矫夫人当即哑了火,眼圈也红了起来,显然,老矫书记揭了她的疮疤了。

看她那个样子,老矫书记心里又有些心疼,当即轻叹一声:“行了,事都过去了,大半辈子也过去了,咱们再揪着这些事还有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不是故意要怀疑你,可你刚才的态度,真的让我不得不怀疑,老矫,我和你过了一辈子了,你是什么性格我清楚的很,能不能告诉我实话,你刚才的不自然,是因为什么事儿?”

“又来了......”老矫书记头疼的抚着额头,“你这种女人就不能心疼,绝对的是顺杆往上爬型。”

“爸,妈,你们别吵了,行吗?”

喝了参片泡水,体力略略有些恢复的矫娇无奈的盯着老两口:“每次我一遇到什么事儿,你们俩就吵吵这一套,你们不烦我都烦了。拜托不要再在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上纠葛行吗?如果你们吵完了,可以回到过去重来,那你们继续吵,可是,那可能吗?

既然不可能,能不能试着互相包容,好好的过日子?知道我为什么总是遇不到合适的男人吗?就是被你们这样的婚姻给吓得!”

矫夫人赶紧道歉:“娇娇,妈妈错了,以后妈妈再也不疑神疑色的审你爸,别生气了,乖,和爸爸妈妈说说,到底遇到什么事儿了。”

“爸,妈,你们今天差点儿就没我这个女儿了。”矫娇重重叹一声,将中午发生的事儿,简单的和老两口汇报了一遍。末了道,“.......江安平怎么会那样对我,我和他之间,好象没有不死不休的恩怨,可看他的行事方式,根本就是置我于死地,这一下午在那儿转圈圈耗油,我脑子里就在不停的想这事儿,可是,我找不到答案。”

“娇娇,你没哪儿不舒服吧?”矫夫人脸都吓白了,上上下下检查着女儿的身体,“这儿不疼吧?这儿也不疼吧......”

矫娇把她的手扯下来:“妈,我没受伤,我刚才不是说过嘛,我启动车子的时候,夜副市长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放慢速度转圈儿了,我就是精神紧张的开了一下午车,别的没什么。”

“你说夜市长打电话通知的你?”

“是!”矫娇点点头,脸上现了一丝红晕,“当时我还故意不按他说的去做,现在想想,真是后悔极了,我也太幼稚了,要不是夜市长恰好在,我这条命就没了。”

“他是怎么知道的?”老矫书记眉头皱起来,“如果他有听音知车障的本事,那他肯定也应该有强行让车子停下的办法,他为什么要让你转一下午?”

“那死小子那么坏?”矫夫人当即炸了毛,“娇娇,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喜欢,也不值得你嫁,就算她救了你,也不用给他好脸色,死小子......”

“妈......”矫娇难堪的盯着矫夫人,“他已经结婚了,不是我想嫁就能嫁的,其实,我刚才没告诉你们,打电话通知我的时候,他的妻子和母亲就在他身边。”

“什......什么?”

“咚咚......”

小英赶紧去开门,矫夫人就嘀咕一句:“这个时候谁来?”

“夜市长?”

看到进来的三个人,矫娇愣了愣,赶紧为双方介绍:“爸,妈,这位是夜市长,这位是夜市长的母亲,这位是夜市长的妻子,夜市长,这是我爸,这是我妈。”

“你们来干什么?看笑话的?”矫夫人语气不善的道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