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077章 于娜到来

第1077章 于娜到来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88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1074章

“叶儿......”洛叶一出门口,就被夜轩一把拥入怀里,“不管到了什么时候,都不要因为我委屈自己。”

他说话时,音量并没有刻意放低, 显然是刻意要苏莎听到。洛叶气得捏他腰一把,推着他往前走:“胡说八道什么呢。”

“我说的是真心话。”夜轩转为揽着她的腰,边走边道,“同样是儿媳妇儿,看看影诺是什么待遇?再看看你是什么待遇?

我知道你的想法,觉得她总归是我妈,不希望让我难做,可是叶儿,我妈是什么性格我清楚,这么多年了,对她好的她不懂得珍惜,欺负她的她却总是让着。

以前我是懒得掺合她的事儿,可现在你嫁过来了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,让你去受她的委屈,所以,你不用为了我去刻意迎合她。”

“你这个儿子可真是不合格。”洛叶无奈的叹一声,“其实我现在明白妈为什么是那么个性格了,从嫁过来,爸和她之间的感情就是淡淡的,一个女人,到了一个陌生的家庭,丈夫要是不给撑腰,谁还能敬着她?

她对我的不满,或者和我妈妈有一定的关系,不能说她是对的,但,一个得不到丈夫爱的女人,难免会把有些罪责推到她认为的罪魁祸首的头上。

我妈的性格其实也挺懦弱的,可是, 我爸很爱她很宠她,然后慢慢的,她的性格也就发生了一些改变。

其实这两年来,咱妈的性格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,或者,你没有留意罢了,毕竟。我妈和你爸的事儿在她心里横亘了那么些年,她也不可能真的说想通就想通了。

给她时间,咱们适当的表示一下关心,相信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一家人的关系,要一起努力,才会越来越好,你觉得呢?”

夜轩无奈的摸摸她脑袋:“好吧,我是心疼你。才不想你受委屈,想不到就引来你这么一大番论道,行。都听你的,反正,不要委屈了自己,这个可以答应我吧?”

“当然,我是那种受委屈的人吗?”洛叶挑挑眉头。“去陪球儿他们吧,要不然,又要说咱俩的闲话了。”

晚上吃饭的时候,洛叶和夜轩一起去喊苏莎,显然,她一直是心怀忐忑的在等着。因为俩一敲门的时候,她立时就衣着齐整的过来开门了。

看到儿子,她明显的有些不自然。“妈,我先前的话你听到了,对吧?”夜轩很直接的问了出来。

“是的。”苏莎眼神有些闪烁的点点头,“小轩,妈对叶儿真的特别满意。也觉得你能娶到叶儿是你的福气,你放心。妈会努力调整好自己,不给你惹麻烦的。”

“妈,您这样说话就是见外了,我承认,我这个儿子做的不合格,刚才叶儿已经说过我了,以后,我会和她一起,好好的孝顺您。

不过,我有一个要求,叶儿已经嫁到夜家,不管您是不是已经想过来,以后都要在外人面前维护她的面子。”

苏莎迅速点头:“这是当然的。”

“妈,去吃饭吧。”洛叶说着瞪一眼夜轩,“说好了你要改变一下态度,还是这么*的。”

苏莎笑着接话:“要不人家都说养闺女是贴心小棉袄?妈现在算是明白了,不光闺女,儿媳妇也是贴心小棉袄。”

饭厅里,大家都已经坐好,看到三个人有说有笑的进来,温馨脸上的笑意明显浓了些,这几天,她可是一直在担心女儿和婆婆处不好关系的,不过,笑归笑,她心里却是有些酸酸的,从此以后,女儿就不只喊她一个人妈了,也不只对她这一个妈好了......

感觉到妻子的情绪波动,洛正刚悄悄握住了她的手,这一动作恰好被苏莎瞧个正着,眸中迅速划过一丝艳羡,心里却是觉得轻松了不好。

是啊,人家夫妻感情那么好,就她在这儿纠结这个纠结那个的,难怪老公和儿子都不喜欢她,如此想着,她脸上的笑意就真实了起来,拉着洛叶坐在温馨身边,笑笑:“不好意思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最近的身体上来一阵忽冷忽热的不舒服,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来,医生说是更年期的原因,唉,也不知道我这更年期要更多久。”

她这一番话既是在解释,又是在自嘲,潜台词就是希望温馨不要介意她以前的胡闹,那都是更年期的错,咳......

温馨略一愣,脸上也挂了笑意:“没办法,人都要过这么一关,过去了就好了。”

这顿饭的气氛空前的好,星弄影诺等人不知道温馨和苏莎的过结在哪儿,但是却明显能感觉到俩人之间那淡淡的疏离,这使得他们在相处的时候,就会感觉到一种空前的压力。现在俩人当着大家伙的面儿冰释前嫌,笼在上空的沉闷压抑,便立时飘散无踪了。

第二天,温家夜家洛家的长辈晚辈儿齐出动,去了当地最有名的舒来舒往温泉山庄舒舒服服的玩了一天。

第三天,一行人踏上了前去沙市的行程。

之后,便是对沙市亲戚的宴请,热闹了两天,洛叶和夜轩的婚礼总算是圆满结束,洛正刚也踏上了返回鲁东的班机,这次是他这几年休假最长的一次了。

温馨舍不得女儿,也想多陪陪年事渐高的父母,就留在了沙市,至于一直随行的李嫂,则是随洛正刚一起返回了鲁东。

至于夜家,除了夜家几兄弟,小辈们和老太爷及夜老爷子夜老太太,也都选择了在温家多住几日,毕竟,温宅的风景和温泉,是夜宅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,大家在这儿玩的可比在京玩玩的嗨多了。

洛叶和星弄影诺一直担心着瑶光和战豪的安危,可战家那边,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,旁的人,也都不知道俩人到底去了哪。

无奈,夜轩只好安排夜家的情报人员进入了地毯式搜索阶段,待有了他们的消息,第一时间通知他。

一切安排完毕,剩下的就是等待了。

洛叶和夜轩有一个月的婚假,而其他人的假期也还有十多天,因此,接下来的日子,一众小辈儿就见天的琢磨去哪儿吃,去哪儿玩。

大家看上去都很欢乐,可是......,看到曲悦在不面对众人时,偶尔流露出的失落与茫然,洛叶和夜轩的心里都不好受。

“叶儿,我想找曲悦谈谈。”这天回到新房,夜轩向洛叶征询道。

“行。”洛叶痛快的点头,“或者,你们都是男人,聊聊有好处。”

“你也是个小冤家!”夜轩故作恼恨的咬咬她的小鼻头,“先去找球儿她们聊会天,等我和他聊完了,再去找你。”

“不了,我想休息一会儿,陪陪逗逗,你去吧。”洛叶说着又坏笑,“你也太坏了,陆路好不容易可以和球儿单处,你让我去找她......”

夜轩和曲悦怎么谈的洛叶不知道,反正接下来的几天,曲悦明显轻松了很多,笑意也似乎真的是发自内心了。

她问了夜轩好几次,夜大帅哥都不告诉她,只说那是男人间的秘密。

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先是大家各自回了各自的地盘儿,接下来,洛叶和夜轩的婚假也到了日子,夜轩在结婚前已经卸任了原有的职务,新的工作安排也已经下来,就任西江市的副市长。

西江市是一个地级市,距离沙市有一百公里左右,但距离洛叶所在的女子特战队却只有七十公里,俩人便约好,每周夜轩休息的时候,便去特战队接了洛叶一起去看姥姥姥爷一家。

对于他们这样的安排,长辈们都表示了一致的赞同,而老太爷,自然是又常驻沙市了,以前,洛叶对他留在沙市只当他是心疼重孙,现在,她倒是明白了一些,老太爷这是为了避嫌。

毕竟,京城是政治经济的中心,而他的年纪与人脉,很难不让有些人忌惮,不管是为了长久发展,还是为了个人利益。老太爷留在沙市都是利大于弊的。

俩人休婚假的这段时间,雷局已经把俩人婚前经手的那个案子处理完毕,具体的处理还没下来,但杭家于家杨家,算是从此从六大家的版图中彻底给剔除了。

凤家的力量也是削减了一大半,凤雨宁和与她关系相好的老二老四,都被关了进去,其他的兄弟姐妹经过这事儿,反倒是抱了团儿,选举凤天至做了凤家的家主,从此,一切行动听家主了。

至于凤老爷子,进入老年痴呆症中期的凤老爷子,所能做的事儿, 就是安享晚年了。

将要去女子特战队报道的前一天,于娜来到了温家,只不过才两个多月没见,于娜跟变了个人似的——不是变差,而是真正的容光焕发。

以至于看到她的第一眼,洛叶都怀疑自己的眼神是不是出了问题。

“新婚快乐!祝你们白头偕老!早生贵子!”于娜冲她和夜轩笑笑,“最俗的祝福,却是最实用的。不嫌弃吧?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