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072章 洞房花烛夜,新郎猪头时

第1072章 洞房花烛夜,新郎猪头时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288  |  更新时间:

求亲们把推荐票票投到暖的新文《先婚厚爱》,零点以后冲榜,亲们帮忙哈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闲聊了几句,夜轩的声音就越来越飘忽,洛叶又不是傻的,当然明白他的变化是怎么回事儿,遂轻咳一声:“我困了。”

“好,我给你放洗澡水。”夜轩强忍住心头的悸动,松开怀里软软的小身子,去了洗澡间,洛叶瞅这空中迅速取出睡衣,躲到床头去换。扣子刚解到一半,手猛的停住,——枕头上的小脑袋是哪一只?!

“啾啾啾……”

见洛叶已经发现了自己,逗逗童鞋蹭啊蹭的蹭出了被窝,半倚在床头,小眼睛里满是得意。

洛叶无奈的苦笑:“逗逗,你洗澡了没就往被子里钻?”

小脑袋用力点点,并往卫生间指了指,意思是——它洗了,自己洗滴!

听到声音的夜轩从卫生间里出来,看着半倚在床上的小东西,脸色变的那叫一个精彩,这小东西,绝对还在记恨他和洛叶没第一时间安抚它呢。

“逗逗,找老黑睡去。”夜轩声音中透着严厉,下午,逗逗一直是由老黑陪着的——呃,到底是谁陪着谁,还有待商榷。

太油菜了有木有!一只能追踪近千里救主人于危难中的海海鸥,会吃他这一套?

逗逗小眼睛一翻,身子下滑径直躺回了被窝,翅膀扇啊扇的扇了几下,再冲着夜轩“啾啾”两声,那小模样儿要多气人有多气人。

想了n久的洞房花烛夜就让这家伙给破坏?怎么可能!夜轩上前一把掀开被子,逗逗就势翻个身。白肚皮朝上的躺好,小爪子冲洛叶招了招:“啾啾啾……啾啾……”

看它那样子,大致意思应该是招呼洛叶赶紧洗澡,陪它睡觉,洛叶好笑的摇摇头,拿着睡衣去了卫生间——俩爱肿么闹肿么闹吧,她才不掺合呢。

十分钟后,洛叶擦着湿漉漉从卫生间出来,视线触及夜轩的脸颊,手顿住。一脸的不敢置信。

夜轩不太自然的摸摸脸颊,做出副子轻松的模样儿:“我把它请出去了,那个。我洗澡去。”说完,逃也似的进了卫生间。

洛叶赶紧跟进去:“别洗脸了,一会儿我帮你擦点药。”

“嗯。”夜轩背着身应了一声,不过,洛叶清晰的看到。他的耳根都红到透明了。

无奈的摇摇头,洛叶退出了卫生间,不过想想也知道,要是不占足了便宜,逗逗哪会心甘情愿的退出去,它若是不放水。夜轩根本不会是它的对手。

不过,她现在倒是挺好奇逗逗是个什么样子,正琢磨着呢。轻轻的叩门声传来,“谁呀?”洛叶问道。

“啾!啾!啾!”

呃,洛叶一头黑线的把门拉开,就见逗逗在门口站的笔直,小胸脯挺着。羽毛油光水滑纹丝不乱,和夜轩的狼狈相真真是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待洛叶打量完。小东西挥挥翅膀,迈着绅士的步子,下了楼梯……,敢情,人家就是为了过来亮亮相让洛叶看看它现在是啥模样儿的?

不对!

洛叶猛的悟过来,逗逗似是能感受到她的一些情绪波动,当时漂在海上的时候,她曾暗暗想,要是逗逗可以象电视上的神雕一样,救主人与危难中就好了,然后,大约半小时,逗逗就出现了……

似是为了验证她的想法儿,逗逗又挺着小胸脯出现在门口,点点小脑袋,再次下楼……,留下洛叶囧囧有神的站在门口。

“扑通!”

“唉哟!”

“……”

乱糟糟的声音自拐角处传来,洛叶好笑的摇摇头:“不用躲了,出来吧,要是不困,就进来再聊会儿?”

“嘿嘿.…..”星弄第一个讪笑着站出来,挥舞着小爪子下楼,“困了,困了,真困了,不聊了。”

然后,影诺,洛恋,洛枫,温可,温严,温肃,陆路,曲悦…… 一众人等鱼贯而出,挥着爪子下楼。

终于安静了!

关上房门的刹那,夜轩磨磨蹭蹭的从卫生间挪了出来,显然,他对于自己打不过一只鸟的事儿,是有些介怀的。

洛叶好笑的把他按坐在床上,取了战老给的特效药,均匀的抹在他的双颊,“是被逗逗的翅膀扇的吧?”

“嗯。”夜轩不好意思的应一声,外带解释一句,“我是怕伤着它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男人嘛,好面子正常,洛叶也不揭穿他。

涂上一层药后,夜轩就觉得脸上凉凉的舒服了许多,不过,就他现在一脸油光锃亮的样子…… ,新婚夜搞成这样,某帅哥的脖子根儿都红了。

“明天早上就不会太疼了,也不用涂药了,不过,视觉上还是会看出一点儿来,明晚上我再帮你涂次药,后天就看不出来了。”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的洛叶努力憋着笑向他解释。

夜轩不好意思的点点头,迅速关灯,待洛叶躺下后,手臂从她脑下伸过去,身子勾起个弧度,将她完全包裹在怀里。

她的性感的娇躯弹性十足,淡淡的体香直往他的鼻子里钻,他的身体就僵直起来,大手试探的往上移,终于触及那团惊人的柔软,就觉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。

感觉到身后驱体的火热,加上又是自己喜欢的人,洛叶此时也不好受,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,他们实在是不方便过于亲热——他还有一脸的药呢。

“叶儿……”他的声音喑哑又压抑,“不涂药明天会怎样?”

“肿的象猪头。”她照实回答。

“猪头就猪头。”某轩迅速起身去了卫生间,“哗哗”的水声传来,片刻,他又返回床上,长臂一伸,将她揽到了自己的怀里。

“一会我再帮你涂药。”洛叶强忍着羞意说道。

他也不言语。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唇压上去,大手贪婪的在她娇嫩的躯体上游走,“叶儿.…..,叶儿…… ”喉咙里溢出一声声呼唤,似是这个名字有着无尽的魔力。

被他吻的身子发软,听到他的呼唤,洛叶就条件反射的应答着,可那似有似无的回答声,听到夜轩的耳朵里却又有了另一层意思。

他不满足于眼下的获取。唇瓣迅速下移,辗转着吻下去,然后停留在那团高耸。打着圈圈儿吮吸着,另一团高耸则被他的大手包裹住揉捏成各种形状儿。

听得她的喘息声越来越重,喉咙里也不断的溢出轻吟,他激动的身子都发抖起来,持续下移……。洛叶娇羞的紧夹双腿,身子微微颤抖着。

到了这个程度,他哪会停住,轻抚着她,掰开她的双腿,吻上去…… 房间的温度越来越高。两个人渐渐都迷失在对方的气息中。

“叶儿.…..叶儿…… ”

感觉到她已经湿透,他再次覆上她的身体,暗示般的轻唤着她。见她闭着眼睛不出声儿,身子一沉,腰身用力一挺,听得她“咝”的一声,赶紧停住动作。附在她的耳际,“叶儿。很疼?”

她咬住唇轻轻的摇了摇头,是的,很疼,可是,是女人都要经历这一关,他已经为了她隐忍了那么久,她不会象矫情的小女人般再去扭捏着推辞, 更何况,她的心理早已不是二十岁的小女孩儿,而她的身体,也的确有想再进一步的反应……

他试探着,一点点的探进,直到感觉到她的身体不自觉得迎向他,才用力律动起来……

……

“叶儿……叶儿……”拥着她,一遍遍的呼唤着,不时的在她额头亲一下,幸福的泡泡简直要把他淹的溺毙。

初始,她还一声声的应答着,后来,索性脑袋缩在他的怀里一声不吱,感觉到他大手在她胸前作怪,就用力拉下去,然后,再攀上来,再拉下去……

他的脸上已经被她再次涂上药膏,他不敢让脸太贴进她,却又发自灵魂深处的想要和她亲近,便把她紧紧的裹在怀里,考虑到她是第一次,他也不敢再孟浪,他那血气方刚的身体啊,可就遭了罪了。

怕影响到她的休息,他不敢再在她的身上作怪,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着,听着她的呼吸渐渐均匀,然后,睁着眼睛到天亮……

房间里渐渐亮堂起来,他贪婪的盯着她粉粉的脸颊,如痴如罪……,她已经成了他的妻,真真正正的成了他的妻!如此想着,他就嘴角扬的高高的,不自觉得傻笑起来。

“噗!”

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傻笑着的半猪头脸,洛叶就忍不住喷了。

“我去给你做早饭。”他知道她在笑什么,尴尬的咳一声,迅速起身手忙脚乱的找衣服。

洛叶伸手纤柔的小手拉住他:“我们已经是夫妻,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不过……”她的眸中满是纠结,“待会儿大家问,你要怎么解释呢?”

俩人出现在厅里的时候,除了老太爷,其他人都早早的候在了那儿,果不其然的,视线转到夜轩脸上时,神色都变的异常精彩。

“姐夫,你是有多急?”

口无遮拦的小南瓜这话一出口,众人的面部表情就更加的扭曲了,洛叶脸颊也变的红红的,她和夜轩商量了半天,也没找到好的借口,可是不出现,也是不可能的!

“我用的沐浴露不好,过敏了。”夜轩一脸正经的解释道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发出狂笑声的自然是一众小辈们,而众长辈,唇角也都不自觉的挂上了笑意,沐浴露过敏把脸过敏成猪头?骗鬼呢?太油菜了有木有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