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044章 孙家家主

第1044章 孙家家主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520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短短几天的时间,钱老太太看上去苍老了不少,原本花白的鬓角已经是完全变白了。

想想也知道她这段时间的心情有多糟,原本以为离了婚或者有机会嫁给初恋情人——退休老干部张铁柱。

结果,她从医院回家的第二天去找对方时,人家连门都没给他开,只是隔着门缝告诉她,以后还是别见面了,人言可畏。

哈,以前怎么不嫌人言可谓?现在她离了婚了反倒是人言可谓了?以她的脾气哪能就那么算了,想到自己的现状,她索性豁出去的在门外又骂又闹。

可惜,骂了二个多小时,里面愣是没个回声儿。

天那么冷,看热闹的又散了场,抻不住劲儿的她只好先回了家,可是回家后越想越不服气,第二天便又去了。

这次,还没骂几句,门就开了,可惜,出来的不是她心心念念想要嫁的张铁柱,而是一位比她年轻比她漂亮的半老徐娘。

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张老头是移情别恋了!满腔愤怒的她扑上去就想撕了那女人,结果,还没近了人家的身,院子里出来几个壮汉,把女人挡在了身后,并且郑重的警告她,要是再闹事儿,别怪他们不客气,其中两个还穿着警服。

她再泼,也只是个平头老百姓,见了警察有种本能的畏惧,后来悄悄一打听,才知道那俩警察是女人的儿子,而另两个壮汉是张铁柱的儿子。

真相就是这么残酷!到了这把年纪,儿孙不同意的婚事,是根本不可能成的。

比比人家,再看看自己,她不知道有多伤心,同样是女人。同样有儿孙,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?

闹腾了半天,一切不过是她自己臆想的镜花水月罢了,而关键是,她的这场闹腾,传的十里八乡没有不知道的。

她也是骑虎难下,才把东西都收拾回了娘家,可是,东西拉回娘家后,哥哥嫂子接东西的时候倒是挺开心。看她的时候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了。

所以......

“回来了?”钱老太太挤出个笑,上前去搀钱老爷子。

“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。”钱老爷子看着她的脸色很复杂,毕竟共同生活了那么些年。要说一点儿感情都没有,那是不可能的,尤其,他本就不是个绝情的人。

可是,让他再接受对方。也是不可能的,虽然这些日子他住在医院里,可是, 关于老太太这段时间的所做所为,他全都知道。

儿孙们把这些事儿都告诉他的目的他当然明白,就是不想让这老太婆再祸害他。再祸害这个家。

可是看到老太婆现在的样子,他从心底里觉得她可怜,到了这把年纪。离了婚住回娘家去,那日子还有法儿过吗?

或者是看到了钱老爷子眸中的怜悯,钱老太太原本死沉的脸又多了些生气,笑容更是盛了几分:“家里我都打扫干净了,炕也烧了。你想吃什么?我给你做。”

洛枫无语的扫一眼钱老太太,上前和一众人等告辞:“钱爷爷。大姑大姑父,钱叔钱婶,我和叶儿先回家了,有事儿就给我们电话。”

钱老太太是继续留在钱家还是回娘家,不是他和妹妹该关心该掺合的事儿,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,实在是没有再留的必要了。

而且,看着钱老太太恶心巴拉的表演,他胃里象吞了苍蝇一样难受,还是别难为自己了,赶紧闪吧。

洛叶和他感觉相同,当即附和哥哥和一众人等告辞。

钱老爷子就伸手拉住两人:“小枫,叶儿,今天不是个好日子,明天,明天来爷爷家里吃顿饭,行不?”

“行。”

兄妹俩应一声,便赶紧离开了。

老太爷和夜轩已经回了京城,洛大伯和洛二伯两家这几天都忙着串亲戚,是以,家里就剩了洛老爷子和温馨及李嫂东东。

“老爷子回自己家了还是?”

看到洛叶洛枫进门,温馨便柔声问道。

“回自己家了。”洛叶喝一口水,继续道,“不过,原本计划是回家取些东西直接去大姑家的。”

温馨略一琢磨,就明白过来:“钱老太太想反悔?”

“没错儿。”洛叶撇撇嘴,“她这几天把东西都搬到娘家去估计就是为了虚张声势,或者,她以为钱爷爷还会拼死拼活的挽留她?

反正啊,她的思维咱搞不大明白,看她今天的样子,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,她现在已经后悔离婚了。”

洛爷爷迅速接话:“那么大年纪了,她可不是后悔?不过象她这种人,落得这一步,纯粹是自找的。

打年轻的时候,老钱就处处让着她,好吃的好穿的都省给她,可她偏生的不知足,当着外人的面儿对老钱没脸没鼻子的嗓,也就老钱脾气好容了她。

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还想着去攀高枝儿,唉,真不知道她长的那是不是人心,就算对老钱没感情,对孩子们也没感情?”

洛枫忍不住摇了摇头:“爷爷,我觉着这事儿挺玄,看钱爷爷那样子,好象挺可怜她的,没准,她稍稍折腾,钱爷爷就又接受她了。

正如爷爷说的,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估计钱爷爷也不想真的离婚,我就是看着碍眼,才赶紧拉叶儿回来的。”

“唉!”洛老爷子就重重叹一声,“这事儿还真不定准,你钱爷爷那个人心软,这实心眼的人啊,就是容易吃亏。

她要是不走,你大姑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,算了,这钱家的事儿,咱们实在不好多掺合,小枫,诺诺不是说今天回来吗,怎么到现在还没来?你没给她打电话?”

“打了,她表姐回来了,留她多住一天。明天就过来了,您放心吧, 她惦着给叶儿做伴娘呢,绝对会准时过来的。”

洛老爷子又看向小儿媳:“温馨,没有落下的事儿吧?”

“没有。”温馨忍不住笑起来,“爸,我怎么觉得您比叶儿都紧张激动呢?结婚的事儿好几年前就在准备,哪还有什么落下的?

再说了,象咱们这两家的实情摆这儿,也不能折腾的太离谱了。唉......”说到后面,温馨就有些遗憾,“这么把叶儿嫁出去。我还是不甘心。”

洛叶好笑的眨巴眨巴眼睛:“妈的意思是,应该组织个直升机队来迎亲?”

“妈倒是想......”温馨一脸不甘的摇着头,“可惜......哎......”

“妈,瞧您,又钻牛角尖了。再浮华的东西,都比不得两个人合得来过得幸福重要,是不是?”

“你这不知羞的丫头......” 温馨点点洛叶脑门儿,“好歹,你也表现的害羞一点儿,不舍得一点儿。妈这心里也舒坦。

瞧你这样子,好象巴不得赶紧嫁到夜家去似的,唉。女大不中留,还真是不中留,这么些年,白疼了......”

“妈......”洛枫打断温馨的絮叨,“要不。咱和夜家说,再留叶儿两年?”

温馨气得瞪他一眼:“去你的。这是什么馊主意?”

“妈,瞧您这个矛盾,又想叶儿嫁,又不舍得叶儿嫁,您说您这到底是什么心态嘛?呃......”洛枫用拇指关节叩着脑门儿,“也不知道爸爸是怎么想的,是不是也和妈妈一样这么纠结。”

“他肯定是这样想的,只不过,他不说出来罢了,做父母的,把女儿养大了,都是这么个心思,哎!”温馨重重叹一声,再重重叹一声,“还是养儿子好,不但不用把儿子嫁出去,还能赚个儿媳妇儿。”

“妈......”洛叶一头黑线,“您这是什么逻辑?我嫁了和没嫁也没太大区别,至于说害羞什么的,经了这几次折腾,您觉得我还能羞得起来吗?如果是您,您能羞得起来吗?”

“就不不羞,装也要装的羞一点儿,那样,爸妈和爷爷心里才舒坦 。”温馨说着冲洛枫哼一声,“你和妈说实话,你真的盼着叶儿嫁出去?”

洛枫挑挑眉毛:“这还用问嘛,我比你们任何人都不想我妹妹便宜了夜轩那家伙 ,瞧他长的那妖孽样儿,这以后结了婚还不知叶儿要生多少闲气呢。”

此时远在京城和老太爷、爷爷奶奶、爸爸妈妈等开家庭会议的夜轩,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,苏莎一脸担心的起身:“小轩, 是不是感冒了?妈给你取药去。”

“没有.....”夜轩摆了摆手,“妈,我没感冒,您坐下吧,咱们继续往下顺,看还有没有错漏的地方。”

苏莎眸色就黯淡下去,儿子原本就和她不亲,结了婚以后,就更不亲了吧?瞧他对婚礼的那紧张样儿,其实,紧张的是洛叶吧?唉,什么时候儿子也能这样紧张自己一次就好了......

......

吃过午饭后,钱小甜和洛大姑来了洛家老宅。

“怎么样了?”俩人一进门,洛老爷子就急急的问到,倒不是他八卦,这些年虽说和钱家来往不多,可他对钱老爷子那个人还是挺认可的。

是以,他特别不希望,钱老爷子再次接受钱老太太,临老落得个被气死的结局。

“老爷子去我们家了,这个月先住我们家,下个月去他二叔家。”洛大姑眉眼中带了喜意,“小刚这孩子也不知是想通了还是怎么着,竟然主动要求和他爷爷一间屋,说是他能多照看照看老爷子。”

“这是好事儿啊,恭喜大姑。”

“是啊,恭喜大姑。”

“恭喜大姐。”

洛叶、洛枫、温馨先后说着道喜的话,洛大姑眉眼间的笑意就更盛了,她知道大家都关心什么,也不卖关子:“老爷子和老太太离定了。”

“老钱下决心了?”洛老爷子就有些意外。

“嗯,我公公说了,他知道婆婆就算是再回来,也是因为别人不要她,她没好地方去才赖在这儿的。

他说和婆婆过了这么些年,有感情。也可怜婆婆,可是,要是让他再和婆婆一块过日子,是不可能了。

对于一个在他重病的时候差点儿害死他的女人,他不想也不敢再和她一块过日子,他说他怕我婆婆哪天心里不舒服,一把老鼠药给他放碗里。”

说到后面,洛大姑眸中就带了泪花,“公公这话听着挺笑人,可是想想。我婆婆那得多歹毒的心啊,才能干出那种事儿来。”

“这人要是犯了驴的时候,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......”洛老爷子说着起身。“我去看看老钱去。”

“爸,您好好和他拉呱拉呱,我们都看出来了,我公公虽然说的痛快果断,可他心里。还是挂着婆婆。唉,其实我们这心里也挺不好受的。”

洛老爷子去了洛大姑家时,钱老爷子正一个人坐了窗前发呆,看到洛老爷子,喜的眼睛都眯起来:“亲家,快坐快坐。”

“再来和小刚小甜呢?”洛老爷子就问。

“去送老太婆了。”钱老爷子脸色就黯下去。“都商量了商量,觉着这事儿,还是早了早利索。”

“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......”洛老爷子就拍了拍他放在炕上的瘦到皮包骨的大手。“老钱,你也别想太多了,先养好身子,要是真舍不得她,就看看她以后能不能改改。这人,也没准经事儿多了。脾性就变了。”

“亲家你就别安慰我了......”钱老爷子苦笑着摇头,“一辈子了,她那性子怎么可能改?我这些年怎么待他的,亲家你也不是不知道,这么些年都没把她那心捂热了,这辈子估计也就捂不热了。

唉,这事儿,也不能光怪她,我自己也有错处,当年明知道她不稀罕我,还愣是娶了她,觉得日子长了,有了孩子,她这心就在这个家了。

这么些年,我让着她,就是觉着她嫁我,也不是心甘情愿的,我家穷,她也没跟着享什么福。

让到这个步数,我够了,亲家,实话和你说吧,在医院里知道她想要了我的命,这心就寒了。

我知道亲家也担心我想不明白,放心吧,这回,我是真想明白了,我心里难受,也就一阵的事儿。”

“想开了就好,想开了就好......”洛老爷子神色放松了不少,“知道你寻思开了,我也就不用总挂心着了。

咱这辈儿人都不容易,打日本鬼子赶上了,挨饿,赶上了,运动,也赶上了,到了这把子年纪,好不容易要享点福了,可不能再钻牛角尖 。”

“亲家......”钱老爷子揍着洛老爷子的手,哽的说不出话来。

......

此时,洛正刚的办公室里,坐了位重量级的来客——孙家的家主孙起秒孙老爷子。

对于他的突然到访,洛正刚是十二分的戒备,就算是前段时间孙雨姗来冲他甩脸子了,就算是孙德彪做的事儿太不靠谱了,也用不着孙家的家主亲自出动吧?

更何况,孙雨姗并不是孙家重视的女儿。

孙起秒六十多岁,头发已是有些花白,不高,长相富态,给人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。洛正刚是第一次见他,趁着小王倒水的时候,不着痕迹的细细打量了对方一番。

双方一番客套后,孙起秒切入了正题:“洛书记,我是特意来向您道歉的, 小女不懂事儿,您别往心里去。”

“我们曾是同学,我不会往心里去的。”洛正刚脸上挂着清浅的笑意,“孙部长要是特意为了这事儿来的,那真的是没必要了。”

“有必要,当然有必要......”孙部长叹着气,诉了一番苦,见洛正刚只是偶尔附和他一句,并不是很热络,就停止了诉苦,笑着道,“洛书记会不会觉得我这个老头子烦?”

洛正刚笑着摆摆手:“能亲耳聆听孙部长的教诲是我的荣幸,怎么会觉得烦?”

“洛书记......”孙部长身子往前探了探,“老头子我想托大喊你一声小洛,可以吧?”

“当然可以!”洛正刚仍是笑的云淡风轻,“您这样喊我,咱们更亲近。”

孙部长眼神就闪了闪,洛正刚这根本是在提醒他,想要以此拉近关系他明白,但是,要想着以此得到些什么,可是不定准的事儿。

“算了!”

孙部长猛的坐直身子,拍了拍大腿,“算了,久闻洛兄弟最不喜欢的就是曲里拐弯的明示暗示,我也就不做那惹洛兄弟烦的事儿了。

这次我来,就是想着向你表一下态,我不希望因为小女的不懂事儿,和洛家结上什么梁子,老弟将来的前途无可限量,孙家只想和老弟做朋友。

德彪那孩子的事儿该怎么罚就怎么罚,该怎么判就怎么判,我们孙家绝对不跟着犯糊涂,害孩子。

洛兄弟能不能帮着咱们美言几句,放孙家一马,以后,孙家只会是洛家的盟友,绝不会是对方阵营里的棋子。”

这意思是,孙雨姗一家子真真正正成了弃子?

洛正刚脑子里迅速闪过这念头,脸上的笑容不变:“孙部长是实在人,我也是实在人,只是我不太明白,孙部长让我向哪一个美言?”

ps:

谢谢烟烟的打赏,谢谢粉红给暖的亲~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