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026章 真相很打击

第1026章 真相很打击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31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人家说了,我窜掇外人来害赵家,还要把她的宝贝儿子拐到别家去...... ”赵老太太斜着儿媳妇,怪声怪调的道。

“妈,您是不是勾心斗角的事儿做太多,魔怔了?”赵建新打量着姚花,一脸的不可思议,“是不是在您的眼里,没人是值得信任的?

妈,我奶奶也是赵家人,她害赵家对她有什么好处?难不成您觉得,我奶奶这是打算另攀高枝儿?”

“小新,胡说什么!”不待姚花说话,赵老太太先斥责了一句。

“奶奶,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嘛......”赵建新上前几步,嘻皮笑脸的揽住赵老太太肩膀,“谁让奶奶保养的这么好呢?要不,我也不能打这样的比方,是吧,奶奶?”

赵老太太就面露得意之色,手指轻点着赵建新脑门儿:“死小子,奶奶也是你可以开玩笑的?这么大的人了,一点儿正形都没有。”

虽然说的是责备的话,可是,语气和神色处处透着开心,显然,赵老太太对于孙子的夸奖是是十分受用的。

都这把年纪了,还是这样!赵老爷子失望的瞄她一眼,长叹一声,转身往外走,赵立坚略一犹豫,也叹声气,跟了出去。

“你还不赶紧跟上?”赵老太太挑眉看着姚花,“把他们爷俩都拿捏在手里,你是不是觉着自己忒有本事?”

姚花摇摇头,也转身往外走,及至门口,又轻叹一声,转回身来看着赵建新:“小新,天下没有不爱儿女的父母。”

“您的意思是,包括您?”赵建新愣怔怔的看着她。“十个月就给我断奶,从此把我扔给奶奶, 从幼儿园到中学,家长会没一次是您去帮我开的。

毕业后,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才在工作上取得一点点的小成绩,您一句话就把我给撸了下来. .....,难道,这就是您爱我的方式?”

“对于你小的时候,妈妈没有尽到责任,是妈妈不对。妈妈也十分的后悔,如果一切能重来,妈妈宁愿不做这个县长。也一定要把你好好的带大。

这个世上,唯独没有卖的,就是后悔药......”顿了好大一会儿,姚花才继续道,“为什么把你撸下来。你应该明白,妈妈不仅是你的妈妈,还是密东的县长。

如果这件事儿不是妈妈来做,那么,等有一天,或者......算了。你也是在体制内待过的,这些个详细的,妈就不用罗嗦了。

总之。无论是妈妈,还是爸爸和爷爷,都是真心爱你的人。我相信,总有一天,你会明白的......”

“ 呵呵......”赵老太太怪笑着打断姚花。“听你这意思,你们都是真心爱小新。就是我在害他?”

“妈,您自己做了什么,您心里明白......”姚花皱眉盯着赵老太太,“您觉得,若卢丰起做了密东的县长,他真的会让您成为他的继母?并让他的女儿嫁给小新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赵建新疑惑的看向赵老太太,“奶奶,我妈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?您不是说要掇合我和林苗苗吗?这怎么又出来个姓卢的?”

赵老太太直直的盯着姚花,半晌没吱声,这使得赵建新更急了,他扯着老太太的袖子,不住声的急问着:“......奶奶,到底怎么回事儿,难道我妈妈说的都是真的?您快告诉我啊......”

“妈,我能这样说,就代表我已经有了切实的证据,我向来不是无根无据就开口的人,这点,您应该知道。”姚花又补了一句。

赵老太太视线就转向了赵建新,并反手握住孙子手腕,神色说不出的认真:“小新,这事儿奶奶原本没打算急着告诉你。

“奶奶当然希望你能得到最好的,所以,奶奶的计划是,先掇合你和林部长的孙女儿,万一,林家的亲事结不成,那奶奶就让卢丰起把他女儿嫁给你。

卢丰起的爸爸和奶奶是一个太爷爷, 奶奶和他们已经多年没联系过,可眼下你落得这步田地,你妈又不打算帮你,没办法,奶奶只好厚着老脸,重新和卢家搭上了关系。

原本是打算着,万一林家不成,再和你说,让你相看相看卢家的闺女,你是你觉得合适,奶奶豁上老脸,也要帮你把事儿办成了。

哪想着,你妈就中伤奶奶要害赵家,小新,你评评理,要是卢丰起要来密东当县长,奶奶说了能算?

奶奶要是有那个本事,哪还用去求这个求那个,自已个儿把你调成县长不就行了,小新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?”

赵老太太一番横竖理,说的赵建新是云里雾里的,不过,中心思想他还是领会了过来,那就是他奶奶无论走哪条道儿,都是要给他找个有背景的媳妇儿。

就这点儿来说,他妈妈真的是不如他奶奶,他妈妈除了教训他,撸他的官儿, 旁的还做什么来着?

这么着一比,谁疼他可就是显而易见的事儿了!

赵建新再次看向姚花的眼神儿就带了冷意:“妈,欺负我奶奶的人,就是我的仇人,如果不想让我和您反目成仇,就别再做些见不得光的龌龊事儿。”

自己的儿子竟这样说自己?姚花气极反笑:“小新,妈妈在你心里就是这样?”

“那您觉得呢?”赵建新斜睨着她,“妈,有些话我不想重复的说,这辈子,我最亲的人只可能是我奶奶,您以为您做些手脚,就能离间了我们?”

知道儿子受婆婆影响,短时间内不可能相信自己,姚花也就懒得再罗嗦,深深看一眼婆婆,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
见儿媳妇完败在自己手下,赵老太太一脸的得意,叭的在赵建新脸上啜一口:“新啊。你可真是奶奶的宝孙!”

赵建新却是拧了拧眉头:“奶奶,我妈说您要嫁到卢家,怎么回事儿?还有,您不是说您想先掇合我和林家吗?这怎么和卢家也说了?”

赵老太太眼神殷殷的盯着赵建新:“新,刚才不问,是不想让奶奶在你妈跟前没面子,是不?”

“是!”赵建新点了点头,“奶奶,谁最疼我,我清楚着呢。就算我心里有疑问,也不会让我妈得逞!”

“我们家新可真懂事儿!”赵老太太夸了孙子一句,又道。“奶奶才没打算嫁到卢家呢,和卢家的老爷子闲聊的时候,我倒是说过,要是小新结了婚,我就帮小新看孩子。可能奶奶这句话,让人给传了走了味了吧。

哎,卢家估计也是听说了林家对小新有意思 ,就故意把这些个消息散了出去,小新,你可要争气。奶奶以后就靠你了。”

“奶奶,您放心,不管和哪家成了。我都要带上奶奶,我说了,这辈子我最亲的,就是奶奶,谁要是敢不喜欢我奶奶。我就不娶她!”赵建新喜的双眼直冒光,“奶奶。听说卢家的小女儿卢雪恬可漂亮了,要不,咱们直接和卢家结亲吧!”

“你呀......”赵老太太点点孙子脑门儿,“说你懂事儿吧,你是真懂事儿,可是,上来一阵儿吧,又这么孩子气。

新啊,为了你的前途着想,要是林家那边有信儿,咱们当然还是首先林家,这女人漂亮也就是一时,你说呢? ”

赵建新就点点头:“我听奶奶的。”

“听奶奶的就乖乖待在家里别出去,把伤养好了,这不管男人女人,都爱看好看的,就你现在这模样儿,除了奶奶,谁也不爱看。”

“奶奶对我最好了,我什么都听奶奶的......”

“噗!”

笑声太突兀,声音却很好听。赵建新先惊后喜:“谁?”

“我!”

洛叶出现在门口,同时出现的当然少不了夜大帅哥。

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赵建新皱起眉头,他还以为是林苗苗呢,随之扯着嗓子喊:“妈,是你把他们放上来的?您就是这样对自己的儿子?”

“小新......”姚花神色尴尬的闪身过来,冲赵建新招招手,“洛小姐和夜先生有话和你奶奶说,你出来吧。”

“凭什么?”赵建新挡在赵老太太面前,“有什么话当着我的面说就好,想要欺负我奶奶,门儿都没有。”

洛叶笑着点点头:“行,当着你的面说也行,只要你奶奶没意见,我是不介意的。”随之看向赵老太太,“关于您和卢副县长的事儿,要不要当着他的面儿说?

本来,我也没打算让他离开的,可是刚才看你们祖孙情深的情景,我是真心的不忍把你的美好形象,在他心里给毁了,你呢,想毁了不?”

“姚花,你就是这样害我的?”赵老太太不回答洛叶的话,反而是看向了姚花,“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小新带大,他亲我,那也是正常的,你就这么容不下我?联合了外人一起来害我?

你是不是以为这样,小新就会信了你,和你亲近 ?我告诉你,不可能!我和小新的感情那是打小培养起来的,不是你想破坏就能破坏得了的。”

说完这些才看向洛叶 ,“至于你,是不是觉得自己是省委书记的女儿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?我告诉你,我老太婆不怕!

你不就是想给钱小甜那死丫头争面子嘛,你以为,你这么来胡说一通,离间了我和小新的感情,以后,姚花就能对钱小甜好?

我告诉你,你的算盘子打错了,我们家小新不可能娶钱小甜那破烂货,要不是她倒贴上来,小新连看都不会看她一眼。

现在想赖上我们家?自己赖不上了,就让你用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儿?我老太婆就不信了,这*的天下,会让你们家遮了天!”

“啪!啪!啪!......”

洛叶笑眯眯的鼓了一会儿掌,才看向傻愣愣盯着自己的赵建新:“你奶奶说的这些,你认可吗?”

“当然!”赵建新忙不迭的点头,“我是不会娶钱小甜的,你回去告诉她,让她死了这条心吧。别说是你,就是你爸来了 ,我也不会妥协的!”

“真的 ?”

“真的!”

“我的意思是,你真的以为小甜想嫁你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

“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,我,今天上你家来,和钱小甜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我来找的是你奶奶。”洛叶说着,取出一张纸在赵老太太面前晾晾,“卢素娥女士。 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“为......为什么?”赵老太太脸色微微有些变,却还是一副子理直气壮的模样儿,“我告诉你。不要以为你是书记的女儿就可以欺负人,我也是有靠山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,你靠山还不是一个。”洛叶笑着点点头,“如果您想现在和他们联系。我也不拦着。”
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赵建新怒视着洛叶,随之又看向姚花,“妈,您就这样任由外人来害奶奶?

就因为我和奶奶亲,您就这样对奶奶?我爸和爷爷呢?难道, 这个家里就真的容不下奶奶了?

洛叶。我知道,你有本事让我奶奶去坐牢,我也知道。和你拼权力,我和奶奶拼不过,可是,你这样做不亏心吗?

这样对待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,你怎么下得去手?难道。你以为你这样做,我就能娶钱小甜? 我告诉你。没用的!”

这个男人,还真是幼稚的可以!

看来,他是真的信了赵老太太的一番说词,觉得自己有着足够的靠山和依靠,省委书记拿他也无可奈何......

洛叶重重叹一声,看向赵建新的眸色中满是怜悯:“其实,你的所做所为,是很招人恨的,可是现在,我却又觉得,你挺可怜的。

这么些年,被自己的奶奶哄着骗着,她明明就是想用你来换取她想要的荣华富贵,而你,却以为她是最疼你的人,哎!”

“你......你胡说!”赵建新视线转向姚花,“妈!”

姚花不忍的转开视线:“小新,洛小姐是在办案,跟我出来吧。”

“不可能!”赵建新用力的摇着头,“奶奶是不会骗我的,不会的......”

洛叶看向正在不停拨打电话的赵老太太:“忘了告诉你了,来的时候,我给林部长打过电话,他说,你的事儿他不想干涉,我估计,他不会接你的电话的。

至于卢丰起,暂时估计也不能接你的电话,他现在正和潘大虎潘小虎关在一个地方,手机嘛,估计是接不通的。

如果你还有别人找,抓紧时间,我的耐性是有限的,要不是看你一大把年纪,我还真没这个耐性。”

“咣啷!”

赵老太太的手机重重的落在地上。

如果说刚才她还在怀疑洛叶是在威胁赵家娶钱小甜,那么现在,她是一点儿都不这样想了,无论林部长还是卢丰起的电话,她都拨不能,这,绝不可能是意外。

眼看着赵老太太要被洛叶和夜轩带走,赵建新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:“放开我奶奶,你们放开我奶奶,她那么大年纪了,你们不能这样待她。

妈,以后我会和您最亲,求您,别这样对奶奶,好不好,求您了,您和洛小姐求个情,让她放了奶奶,行不行......”

“小新!”

姚花和赵立坚一边一个接住赵建新,赵老爷子站在一旁没动,看向赵老太太的神色却满是凄然。

一起过了一辈子,哪怕对方待自己不怎么样,可那也是有情份的,现在,眼看着对方落得这步田地,他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
可是他知道,求情的话, 他不能说,也没资格说。

他没当过官儿,可是,那带着国徽的大红证件,绝不是一般人能有的,这个,他非常清楚。

人家省委书记家的孩子没必要公报私仇,他也十分清楚。

还有就是,一向丁点儿亏不吃的老太婆,竟然就哑了口,那肯定是有原因的,唉,想不到过了一辈子的人。临老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下场。

他想问问,老太婆犯的事儿重不重,最终会怎么判,可是,他没勇气,生怕问出来的结果,会让他太失望。

要出门口时,赵老太太终于有了点儿活气,身子死死抵在门旁:“我想再和家人说几句话,行吗?”

洛叶点了点头:“说吧!”

赵老太太就看向赵建新:“新。你是奶奶的宝孙,奶奶做这些,不是为了害你。是真的想让你过的更好,你要相信奶奶。”

赵建新忙不迭的点着头:“我信,奶奶,我当然信!”

“走吧!”赵老太太转回头,了无牵挂般的道。

洛叶唇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。这老太太到现在了, 还在说这种话?她真是服了她了!

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眼看着洛叶和夜轩的车子开远,赵老爷子才看向姚花问道。

那会儿姚花接了洛叶的电话,就说赵老太太和临县的卢家勾结,显然,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致经过。

可是他就想不明白了。自家那老太太也没怎么出门,怎么就犯事儿犯到被人“请”走的程度了?

“卢丰起找的妈,他在泉东干的一直不如意。有消息说他要调到密东来,他不甘心来这边继续做副手。

就想到了妈,他虽然辈份比妈低了一辈儿,可是只比妈小了五六岁,所以。对妈当年为闺女的事儿都非常清楚。

就私下的见了妈,最初。只是叙旧,后来,就聊到家事儿,再后来,他就不断的表示出妈嫁给爸亏了的想法儿。

一次次的说,妈就动了心思,然后,他就带他爸和妈一起吃了饭,他妈早就没了,他爸这些年保养的挺好,比爸您......”姚花迟疑了一下,还是道,“比爸您显得要年轻很多。

妈就动了心思,卢家有一个漂亮的小闺女,这个人尽皆知,可卢家还有一个脑子有点儿缺弦的大闺女,长的也一般,这个,知道的人也不少,却一般不提。

卢家想要嫁给小新的,就是这个大闺女,妈答应了,但也提了要求,那就是小新娶了卢家大 闺女以后,卢丰起要安排小新做正科级干部。

这个,卢丰起倒是答应了妈,但是,要求妈必须帮着他坐上县长的位子,具体的细节我不太清楚,但总的就是,妈参与了陷害我的行动。

所以,才会在今天被带走,洛叶那会儿给我打电话,就是把事情简单的告诉了我,算是知会我一声。”

赵老爷子疑惑的道:“她不怕和你说了,你透露风声让你妈跑了?”

“不会!”姚花摇了摇头,“潘大虎和潘小虎是妈找的人,而他们去化工厂换下帐本就是为了栽赃给我的。”

“这怎么栽?”赵立坚一脸的疑惑,“你又不是化工厂的领导?”

“有一笔帐从化工厂的帐户上划到了我的名下,如果案发后揭出这件事儿,我短时间内很难洗白自己。”

姚花长叹一声,“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,我也十分意外,做了妈这么些年的儿媳妇儿,她怎么会合着外人来害我呢?

这话我当时问她来着,但,这真的是我特别不明白的,难道她真的以为,卢丰起做了县长,她就成了密东的皇太后了?”

“你瞎编的,奶奶不可能这样对我!”

这半天,赵建新终于回味过姚花刚才所说的——他奶奶实际上是把他卖给了卢家的傻闺女!

“小新,是不是我瞎编的,相信你很快就能清楚,等案子审完,洛小姐会给咱们一个准信儿的,妈现在不想说太多。

妈知道,妈现在说了你也听不进去,那会儿,妈当着你奶奶的面说那些,其实, 就是想把这些事儿扯开。

免得一下子,你接受不了。小新,不管你奶奶做的再怎么过份,但有一点她还算没做的太离谱儿。

那就是,她并没把她和卢家的事儿牵涉上你,虽然说你也是其中的一环,但所有的事情你都不知情,所以......”

“让我娶个傻子还说是为我好?”赵建新茫然的看着姚花,“你为什么要生我?生了不管我,你为什么要生?

难道,你把我生下来,就是为了让我有一天面对这样的局面?我最信任的奶奶,拿我去换取自己的幸福,而我,却傻乎乎的以为她是最爱我的人?

你是不是以为我应该最恨她?告诉你, 错了!我最恨的是你!要不是你生了我不管我,我绝不会落得这一步!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