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976章 错综复杂

第976章 错综复杂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2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洛小姐,我们家就我哥这么一个男孩子,要是他出点什么事儿,我爸妈也就活不下去了。

我明天就让我哥回老家卖猪肉,看在咱们同学一场的份儿上,饶过我哥这一次,求求您了……”潘艳说着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眼泪哗哗的流着,就差磕头了。

没错,这家酒吧的老板娘竟然是洛叶的同学潘艳,那个因为喜欢朱江雨而对洛叶实施迫害的潘艳。

时过境迁,再次看到潘艳,洛叶已经不时最初回来时的心境,现在的她捏死对方宛如捏死一只蚂蚁,和对方计较以前的事儿,实在是没了意义。

看洛叶盯着自己不说话,潘艳继续道:“我爸爸出事被撤校长后,亲戚朋友们看到我家已经没了什么用处,一个个的就换了嘴脸,爱搭不理的。

我不甘心从此以后看他们的嘴脸,就退了学来到鲁东打工,希望凭自己的能力,给我爸妈带来荣耀。

然而,真正踏上社会我才知道,我想的真是太天真了,要学历没学历,要经验没经验,我想找个趁心的工作都难,更别提给父母带来荣耀了。

就算那样,我也没放弃,我想着,只要努力,总有一天我会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可是在我妈得了严重的肾病,欠下巨债后,我终于明白,有些事情,不是努力就可以的。

没有钱,我妈都没有命,我可以等,她不可以等,亲戚们都躲着走,我们只能靠自己。

当时我在一家酒店做前台,一个月只有一千多的工资。为了多赚钱,谁有事我都替班,可就是这样,一个月顶多也就是赚二千多一点。

我妈妈治病一个月要三千多,我爸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,只能不顾脸面的去给人看大门赚取几百块钱,哥哥以前随着大伯家堂哥卖肉,一个月也就赚七八百。

我们一家三口赚的钱加起来,勉强能够我妈一个月的药钱,如此以来。债务越来越大。

没办法,我就嫁给了我现在的老公,他是我们酒店老总的弟弟。有一条腿不好。

洛小姐,你知道我曾是多么傲气的人,可是,在现实面前,我只能选择嫁给了他。

条件就是他帮我们偿还债务。并且让我哥过来打工,管吃管住一个月给我哥二千块钱。

这样,我妈和我爸的心情能好点儿,牵挂能少点儿, 身体也就能好点儿。

我承认,我哥这样做不对。我老公这边也时常有不太地道的地方,可我们也是被逼的没办法。

这个地角不好,客人不多。要价高了根本没人来,所以,我们只能把价钱压的低到不能再低……”

“低吗?”洛叶讥讽的笑笑,“潘大小姐,你的不低是多少?一瓶酒一百万?”

潘艳眉头皱着。疑惑的看向之前在外面的女服务员:“我哥一瓶酒要了多少钱?”

女服务员瑟缩瑟缩,把帐单递给潘艳:“老板娘。这是帐单。”

看到帐单上划掉的十一万,新改的八万,以及酒的名字,潘艳脸“腾”的就红了,气的。

“你……”她指着那名女服务员,“我哥不靠谱,你也不靠谱?怎么就顺着他的性子来了?”

“我……”女服务员往后缩缩,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“这事儿,你们是第一次做还是之前就做过?”潘艳说着看向其他的服务员,“你们知道吗?”

“不……知道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?”潘艳气得身子直发抖,“再不说实话,你们都要去坐牢了,明白不?”

一名二十岁出头的男服务员站了出来:“老板娘,这事儿就做过一次,是潘经理要求我们不说的,他说电影电视上都是这样演的,书上也是这样写的,我们要是不配合,他就要炒了我们,没办法,我们只能听潘经理的。”

潘艳看向一直似笑非笑看着她的洛叶:“洛小姐,这事儿我真的不知道,您看这样行吗,我哥上次敲诈的谁,我们把钱还上。

如果伤了人家,我们把医药费补上,另外再给对方二万元的补偿,您看这样行吗?”

“你倒是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洛叶走到壮汉身前踢他一脚,“别装了,早就醒了,难不成你真想让你妹妹替你背黑锅?”

洛叶话音落下,壮汉仍是一动不动。

“呯!”

“啊!”

被洛叶一脚踢翻过来的壮汉抱着肚子哀嚎不止,眼睛则是盯着潘艳:“艳儿,哥……要死了,你……你干嘛冲这女人……低声下气,求你大伯哥去,让他收拾她……”

“潘虎!”潘艳大喝一声 ,随之神色萧然的看向洛叶,“洛小姐,我哥是从小被宠坏了,您……您别和她一般见识。”

“ 这是怎么了?”

门口进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人,后面跟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儿,男人的左腿略有些拐,显然,他就是潘艳的老公。

虽说以前和潘艳有些过结,可是真的看到对方嫁给这样的一个人,心中还是有些同情。

生活,真的会把一个人磨砺的面目全非。

“荆晨,你怎么在这儿?”男人身后的女孩子看到软啪啪倚在桌旁的荆晨,一脸的惊讶,再打量打量洛叶等人,看向潘艳,“小婶,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原本蔫蔫的荆晨,看到女孩儿后,身子明显颤了颤,随之晃晃悠悠的站起来,扯扯洛叶袖子:“叶……叶儿…… 咱们回家!”

“嗯?”洛叶眉头微微皱着看向荆晨,“你酒醒了?”

“呵呵……”随潘艳老公一起进来的女子,冷笑两声,盯着荆晨,“演这种戏码有意思吗?

我就那么让你讨厌,使出这种手段?你以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,看到你身边有了别的女孩子,我就死心了?

荆晨,我苏月说过的话绝不会改,这辈子,我赖定你了,不管你是什么样子,我都要和你在一起。

你变成地痞也罢,流氓也罢,我都要和你在一起,我告诉你,想甩开我,门儿都没有!

还有 ……”自称苏月的女子指着洛叶,“她和你,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关系,我苏月自认还是会看人的,她,绝对看不上你!”

聪明如洛叶,此时亦是一头雾水,荆晨这是玩的什么套路?就算是为了躲这女孩子,至于用这种办法吗?

想起荆晨刚才趴在地上按手机的小动作,洛枫有些恍然:“荆晨,你刚才电话就是打给他?”他说的是潘艳老公。

洛叶视线也转向荆晨: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荆晨,我们过来,是看在荆伯伯的面子上,如果你是为了利用我们,那么从今以后,荆伯伯是荆伯伯,你是你。”

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荆晨的身上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……

沉默一会儿,荆晨长叹一声,视线没有焦点的盯着前方:“洛叶,洛枫,你们为什么要过来呢?我的计划,好不容易要成功了,结果,就这样功亏一篑了。

苏月,没错,安排这一切,我就是为了甩开你,我利用关系查到,这家酒吧的老板就是你的小叔叔。

所以,我就故意来这儿买醉,并且借机和你小叔叔搭上关系,进而,我告诉了他我和你的关系。

当然,最主要的我是告诉他,我现在已经是一介平民的儿子,无权无势无钱,和你在一起,非但帮不上,还会拖累你。

起初,他不愿意帮我,在我一次次的买醉,并打扮成这样后,他终于答应,配合我演这出戏。

至于潘虎,他并不认识我,宰人的戏码,是我让人故意提醒他的,原本,我是想着以此被他揍一顿,恰好让你来看到。

这样,你就会对我死心,其实,这事儿要不是恰好被洛叶洛枫看到,我是不会说出来的。

安排这一切,我并不想害人,我不能那么自私的把这家酒吧给搭进去,至于潘虎,他是个没心机又贪财的莽汉,和好人在一起,他能变成好助手,和坏人在一起,他能变成恶魔。

他所做的一切,有我诱导的因素,所以……”荆晨看向洛叶,“麻烦你看在他也受了不少罪的份儿上,饶他一回,相信经了这次,他不会再做这种事儿。”

“是吗?”洛叶一脸失望的看着他,“只是为了躲避喜欢自己的女孩子,就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?

且不说别的,荆婶和荆希有多担心你,你知道吗?连自己的妹妹都利用,你于心何忍?

荆伯伯躺在病床上,荆婶那么无助的情况下,你这样给他们雪上加霜的添乱,你有良心吗?”

“我……”荆晨唇动了动,终是没说什么。

“我从来就不是为了他的权势和他在一起,我哥和他是同学,我从小就喜欢他。

我喜欢的是他这个人,和他的家庭背景一点关系都没有,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,就这样讨厌我!”

苏月一脸委屈的看着洛叶,“我知道你是谁了,不管他怎么待我,我就是爱他,他这样做也是被我逼的没办法,求您,不要生他的气,好不好?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