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974章 妹儿,你是他什么人

第974章 妹儿,你是他什么人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9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三更

--------

“荆婶婶,是不是嫌我和哥哥一直不过来看荆伯伯?”洛叶上前拉住荆书记的手腕,自然而然的把手指搭在腕脉上,“荆伯伯,您精神头不错,脸色也好,很快就能好起来的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荆书记精神状态倒是不错,笑呵呵的任由洛叶帮他把脉,“小叶儿,给伯伯来上两针吧,听说你这医术可是很了不得,没准几针下去,伯伯就能站起来了。”

“嘿嘿,我要有那本事,早就帮荆伯伯扎上两针了……”又换另一只手试过,洛叶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许多,“不过,有一点我可以打包票,只要伯伯一直这么乐观,积极的做复健,半年以后完全恢复正常,是没问题的。”

“好,我听小叶儿的。”荆书记笑呵呵的看向老伴,“听到没有,咱们小 神医都说了,我肯定能恢复,以后,你可不准哭哭啼啼的了。”

“嗯。”荆夫人就用力点头。

“嘿,小神医不敢当,我也就是会把把脉。”洛叶故意把小脸抽巴起来,“这可是被三个师父用大棒子逼出来的。”

温馨宠溺的揉揉女儿脑袋:“小心让你三个师父听见来找你算账,人家求着都求不来的事儿,你还敢抱怨。”

“爸爸,妈妈,饭来了。”

伴随着喊声,荆希提着一个食盒进了病房,看到洛叶一家子,愣了愣,不好意思的笑起来:“洛叔叔好,温阿姨好,洛枫,洛叶。你们好。”

“荆希姐好。”洛叶上前接过她的食盒,“让我看看,给荆伯伯带了什么好吃的?”

“我熬的杂粮粥,蒸的素包子。”荆希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,“包子包的不太好看。”

“小希姐越来越能干了。”洛叶真心的夸道,这位大小姐以前别说做饭,就是热个馒头都不会。

看来,爱情真的能改变一个人,自打和王威在一起,她竟然真的变成了贤良的小媳妇。

“正刚。你工作忙,就别在我这儿耗时耗力了。”荆书记看一眼时间,便撵洛正刚离开。

洛正刚点点头:“书记。我不和您客气,让叶儿他们在这边陪陪您,我就先走了。”

荆书记摆摆手:“去吧。”

洛叶和洛枫对视一眼,眼底都是满满的笑意,他们喜欢荆书记和老爸的这种相处。不虚伪,不做作。

荆希盛了饭喂荆书记,温馨便拉着荆夫人在一边聊天,洛叶和洛枫则围坐在荆书记的床边说着一些生活工作中的趣事儿,逗得荆书记那严肃的脸上不时挂了笑容。

喝了一小碗粥,吃了两个小包子。荆书记便摆摆手,表示不再要了,视线转向洛叶洛枫:“叶儿。小枫,你们回来一趟也不容易,别在我这儿耗时间了,去找朋友玩吧。”

“荆伯伯,瞧您说的。和您聊天,我觉得能学到特别多的东西。哪能是耗时间呢?唉,您这么撵我们,是嫌我们烦吗?可是,我们要去哪儿呢,在这边也没什么同学朋友……”洛叶一脸纠结状的看着洛枫,“哥,是你讨荆伯伯嫌还是我讨荆伯伯嫌?”

“这丫头……”荆书记笑着摇头,“难怪你爸提起你来就一脸的开心,真是个小活宝。”

“洛叶,谢谢你。”荆希把碗放到桌上,大眼睛闪闪的看着洛叶,眸中满是感激。

如果说以前她是没尝过人情冷暖的公主,那她现在,真的明白了什么是脱毛的凤凰不如鸡。

以前见了她就谄媚笑着的那些叔叔阿姨们,在爸爸手术后确定要长期休养后,便再也没来过,偶尔在院子里遇到 ,都巴不得绕老远,第一次,她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太任性了。

但凡她和哥哥能识时务一点儿,现如今的荆家也不至于是这个样子,好在,洛家并不是势利的人,不但没让他们从一号楼搬走,还时不时的来看望爸爸,这让她那沉郁的心情总算透进了一丝阳光。

尤其今天,洛家举家而至,这让她心里真的暖哄哄的,也真的相信,他们不是在装。

现如今的荆家,无权无势,他们没必要装,也没理由装。

犹豫一会儿,荆希悄悄的抠了抠洛叶的手心,视线往门口挪了挪。

洛叶便起身:“哥,你帮荆伯伯做做按摩,陪着荆伯伯说说话,我和小希姐去买点东西。”

荆书记闻言,视线转向荆希,警告的瞪了她一眼,荆希便垂下脑袋,默不作声的走了出去。

跟在荆希身后走了两步,洛叶回过头,冲荆书记笑笑:“荆伯伯,您信得过我们一家吗?”

“叶儿这是说的什么话,荆伯伯哪里表现的不相信你们了?”荆书记无奈的笑笑,“你这孩子啊……太聪明了,好吧,你和小希出去转转吧,她最近心情不太好,但是,不管是什么事儿,都要告诉我,行吧?”

“行。”洛叶点点头,走了出去,想来荆书记是担心荆希求她做什么为难的事儿。

荆书记这个人,真的是个好官,也是个好人,唉,为什么好人会遇到这些磨难呢?

“洛洛, 谢谢。”一直候在门外的荆希,脸上浮现真诚的笑容,“以前都是我不对,别和我一般见识。”

“瞧你,说哪儿的话呢。”洛叶拉着她往僻静处走去,“是不是遇到什么为难的事儿了?”

“我想麻烦你劝劝我哥,他最近变的很颓废……”荆希重重叹一声,“我们兄妹,从小到大真没经过什么事儿。

这次我爸突然这样,让我们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狱,虽说,我哥和我都是那种不在意有没有权利,活的很不现实的人。

可是,当有一天,身边的环境变了,所有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我们的时候,我们却又变的现实了。

呵……,人,真的是很可笑,以前,总想标榜自己与众不同,总想标榜自己不屑权势。

可当真的有一天,权势给自己带来的便利完全消失的时候,又会那么的怀念曾经的风光。

或者,正是这种从未想像过的落差来的太突然,哥哥承受不了,他现在每天都泡在酒吧里。

如果你见了他,肯定无法把他和以前那个温文尔雅的他联系起来,我和妈都拿他没辙了。

洛洛,我也是没办法,他是我唯一的哥哥,我不希望他就这样毁了,而且……”顿好大一会儿,荆希才继续道,“而且,我觉得自己快扛不下去了。

如果……如果我也扛不下去了,妈妈可能也会扛不下去,那么,我们这个家,可能真的就毁了。”

洛叶眉头微微拧起来:“王威对你不好?”

“不,他对我挺好的,他现在精力大多放在工作上,我们这一大家子,暂时都要靠他,他必须努力。”

洛叶略一琢磨:“明白了,是包小花对你不满意,对吧?”

荆希就咬了咬唇:“洛洛,我的事儿不要紧,我能熬过去,做人家的媳妇儿,当然不能再做娇小姐,我明白的。”

原来,她会做饭,并不是因为爱情,而是因为包小花。

拉过她的手,原本细嫩的双手,干纹遍步,十个指头上有六个缠着创可贴,“唉!”洛叶重重叹了一声:“婚姻是你自己选的,也的确只能你自己承担。不过,这些你都有告诉王威吗?”

“没有。”荆希摇摇头,“他的工作压力已经够大,我不想给他添乱,这两个月他都没回来,所以,他也不知道我现在和婆婆间是什么样子。”

洛叶拍了拍她,没再多说,这种事儿,她是不会插手的,婚姻是荆希自己选的。

具体怎么往下走,她也不能干涉对方,况且,她和对方的关系也没亲密到那个程度。

帮她,都是为了还荆书记对自己老爸照顾的恩情罢了,既然她自己选择了这样的婚姻,那就只能努力往前走。

……

再次见到荆晨,洛叶和洛枫都愣了半天。

虽说,有荆希的话打底,可是真正见到对方的时候,他们还是有些接受不大了。

原本温文尔雅的他,穿了件破洞牛仔裤,穿了件花衬衫,头发染成草黄色,中夹杂杂着几缕红色,绿色 ……,从远处看,根本就是一金刚鹦鹉。

一左一右,洛叶和洛枫拖起荆晨就往外走。

“谁啊,你们谁啊?放开我!小心我喊警察来,对了,你们知道我是谁吗?告诉你们,我是荆书记的儿子,虽然是前书记,可 我爸那也是正儿八经的书记,如假包换. ……”

洛叶和洛枫脸色都绷了起来,一个人的性格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,仅仅是因为荆书记的突然事件吗 ?

“他的帐还没结。”斜刺里,出来一个露胸的大汉,拦住了洛叶和洛枫。

“多少?”洛枫问道。

大汉却是直愣愣的盯着洛叶,哈喇子都要流出来的样子:“十一万。”

“他喝的什么 ?”洛叶眼神中满是冷意 。

“拉斐,八二年的,要不就是八三年的。”大汉咽口唾沫,“妹儿,你是他什么人?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