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973章 真相

第973章 真相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90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二更

------

一行人到家时,温馨和李嫂已经把饭菜做好,看到儿子和孙子孙女进来,洛老爷子喜的嘴巴都要咧到耳根了,他最喜欢的就是节假日一家人团圆在一起的感觉了。

今晚几家子聚一起的时候,他虽是笑着,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现在能再和小儿子一起过次小年,他特别开心 。

想到大年的时候,能和所有的儿子女儿一起过,老爷子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起来。

待洛正刚和父亲打过招呼,洛叶就笑着把他按坐在老爷子身旁:“爸,本来,我和哥打算不带妈和爷爷过来的。

可是临出门的时候,看到爷爷和妈妈强颜欢笑的样儿,我们心都揪揪起来了,所以,干脆也不管他们累不累,就拖着一起回来了。”

“不累,我不累。”洛老爷子上下打量儿子几眼,就松了口气,这几天他和儿媳不在家,生怕儿子工作忙不注意休息,把自己给折腾瘦了。

不管儿子到了多大年龄,在做他的眼里,都是孩子,是不会照顾自己的孩子。

加之另两个儿子和女儿都不甚争气,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小儿子身上,是以,对他的紧张程度也就可想而知。

一家人加上小王小黄李嫂一起欢欢乐乐的又补过了一个小年,结束的时候,已近十一点。

老爷子虽是开心,可终究年龄不饶人,到了这个点儿,实在困的没精神头,饭后喝了杯茶,便回房休息了。

“书记,夫人。枫少爷,叶儿小姐,我们也回去了。”小王小黄看一眼时间,就站起来告辞。

温馨瞪他们一眼:“这么晚了,回什么回,家里又不是没地方住,客户的被褥都是新换的,你们也去休息吧。”

见俩属下有些迟疑,洛正刚便挥挥手:“去休息吧。”

“是!”老板发话,俩人自是不再推辞。考虑到老板和少爷小姐可能有话要说,俩人也不再磨叽,顺从的去了客房。

洛正刚扫一眼洛枫洛叶: “你们俩要是累了。也去睡吧。”

“我还不累。”洛叶说着拨通了朱红雨的电话,单刀直入的问道,“朱姐,我看到和孙德彪一起的女人了,怎么回事儿?”

“录完口供就把他放回去了……”电话那端传来朱红雨的轻笑声。“你放心,有她的口供,孙德彪那小子一时半会儿是别想出来。”

“你……”洛叶也呵呵笑起来,“朱姐,我算是发现了,惹谁也别惹你呐。损起来,比谁都坏。

不过,管用吗?那女人的爸爸应该是孙副总理那边的人。相来两家的交情应该不会太浅。”

“管用不管用的能拖延时间就行……”朱红雨轻叹一声,“单凭这次车祸让孙德彪长时间待在里面恐怕不大可能。

而长胜集团的问题,他们做的很缜密,短时间内想查到实质性的问题,很难。

孙雨姗那多疑又霸道的性格。知道我们把梁赵辰放了后,绝对会把矛头指向梁家。或许,咱们可以借此得到些需要的线头。

若是由此能查出梁家有什么问题,那咱们就赚大了,洛叔叔以民为本的从政方针,也会少一些阻碍。

总之,这次的事情,处理的虽然让我不痛快,但是,却可以让多方面得到想要的东西,应该还算是值得的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显然,这个主意是朱副总理出的,他要的,是利益最大化,而不是除之而后快。

她就说嘛,以朱红雨那火爆的性子,怎么会把梁赵辰给放回去。

“你知道她为什么叫梁赵辰吗?”

洛叶略一琢磨,蓦的瞪大了眼睛:“她妈妈是赵家的?”

“没错,她还有一个弟弟,叫赵梁栋。”

沉默了良久,洛叶疑惑的问道:“如果说孙家只是梁家借用的烟雾弹,我有一点不明白,梁邦国娶了赵家的女儿,别人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

“赵家的这个女儿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,好了后有留下后遗症,不愿意见人,结婚的时候,也就自家亲戚吃了个饭。

所以,梁邦国是赵家女婿的事儿很少有人知道,也因为这个原因,他们在梁邦国的从政路上,选择了用暗线。

事实上,他们的这个计策也非常成功,赵家暗地里的助力,使得梁邦国一路走的非常顺畅。

他今年只有五十二岁,他只是大专毕业,他是普通工人的儿子,如果明线,你说他今天能坐到这个位置吗?

当然,他成为赵家发展最快的第二代,还有一个原因,赵家其他两个女儿的后代都是女孩子,只有梁邦国和赵爱琴生了个儿子,随了赵姓。

做为回报,赵家在梁邦国身上花费的精力自然也就更多了一些, 赵家和孙家也有联姻,别的,我不多说你也明白了吧?”

“明白了,原来是这样。”洛叶撇撇嘴,“也就是说,这件事儿到现在,已经不是咱们能插手的事儿了。”

“聪明,让该费脑子的人费脑子去吧,咱们已经把该做的做了,剩下的,就不是咱们能左右的了。

和洛叔叔问个好,是代我们全家问个好,过完年,欢迎洛叔叔和温阿姨来我家做客,我这话,是代我爷爷说的。”

洛叶唇角就勾起来:“谢了。”

挂断电话,洛叶便将自己和朱红雨通话的内容七七八八的告诉了洛正刚,末了,清咳一声:“老洛同志,恭喜你啊。”

“爸,恭喜。”洛枫脸上亦满是喜色。

“你们俩啊。”洛正刚虽是责怪的语气,眸中却满是笑意,不管出于何种原因,朱家愿意向他伸出橄榄指,那都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。

最起码,这代表着,对方并不是因为温家夜家才看中他,否则,橄榄枝就不是伸向他了。

洛叶和洛枫也开心,一直以来,父亲的成绩,都被冠上了温家夜家的标签,不管他怎么努力,别人都会觉得他沾了妻子和女儿的光。

要不是洛正刚的性格有了极大的改变,说不准早就甩手不干了,但从心底里,他肯定还是极希望得到真正的认可的 。

朱家的这些举动说明,他们看中的,是洛正刚的能力,是他这个人,而不是因为他是温家的女婿,夜家的亲家。

洛叶坐到父亲身边,盯着他两鬓早生的华发,满是心疼: “爸,你都这么多白头发了,都是我们不好,总让您操心。”

洛正刚好笑的揉揉女儿脑袋,“人老了头发当然会白,而且,你什么时候让爸爸操心了?如果从严格意义上说,好象是爸爸总让叶儿跟着操心,呵呵……,有时候想想,爸爸真觉得自己挺失败的。”

“爸,以后我也会努力的,绝不会让您跟着操心。”洛枫赶紧向洛正刚表态。

“好,你们发展的好,爸当然高兴,可是,也不要太难为自己,小枫……”顿一会儿,洛正刚眸中就多了疼惜,“爸知道你一直想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。

要是觉得太累了,就停下来看看风景,让自己休息休息,有了好的状态,才能走的更好。

哪天要是实在不想再这条道上走下去了,也不要勉强自己,人这一生啊,太短暂了,开开心心的生活,比什么都重要。

以前,爸还真没这样想,可是看看你荆伯伯现在的样子,爸真是觉得,人这辈子,有个好身体,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,比什么都强。

不过,象咱们这种家庭,每个人肩上都担了担子,说要卸下来并不容易,那我们就尽量让自己轻松一些。

叶儿,你比你哥要坚强一些,但,你肩上的担子太重了,好在你这孩子有些机遇不错,爸倒是不担心你的身体。

爸对你的要求就是,别让过多的负担剥夺了属于你的幸福,明白爸爸的意思吧 ?”

“明白。”洛叶笑着点头,“看来我爱操心的毛病还真是挺重的,这几天说我这毛病的可不只一个人了。

爸放心吧 ,以后我会努力的调整自己。”她不能说的是,以前的经历,让她特别害怕,所以,才会总想着靠自己的先知,自己的能力,去杜绝一些事情。

久而久之,喜欢为身边的人操心,便成了一种习惯,既然,这种习惯已经成为了负担,那她,尝试着改掉就是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洛正刚温馨带着洛叶洛枫去了省第一人民医院,一家人进门时,荆夫人正在帮荆书记擦手擦脸。

“嫂子,我们一家过来看看书记。”

“洛省……书记,太客气了,赶紧坐。”看到这一大家子, 荆夫人有些忙乱的招呼道。

洛正刚苦笑:“嫂子,您还是叫我正刚吧,什么时候和我这么见外了?”

“是啊嫂子,我们在您眼里是那么没人情味的吗?”温馨上前拉住荆夫人,“我这段时间回娘家了,要不哪能这么长时间没过来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荆夫人眸中就含了泪,这些日子,人情冷暖她已经尝尽了,是以,才会格外的容易动情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