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955章 说开

第955章 说开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4132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你妈那意思是说,咱们这乡下人,都想找个有钱的女婿,话放出去了,不管那合适的不合适的,就都跑门上去了。

咱们晓燕,远了不说,就咱们这镇上,还真找不出第二个能和她相比的,论长相,论能力,是吧?

咱们家晓娴和晓宁,那可都是她供出来的,那钱可是挣的干干净净,大公司的经理,这谁能比了?

就咱这儿大学毕业的,也没晓燕能干,小庆,你说我这话说的对吧?不是自夸吧?”

“当然不是!当然不是!”

“你们这是说相声呢?”李晓燕站在大门口,无奈的看着站了车旁聊的不亦乐乎的几人,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家父母这么有才呢?

“这孩子!”李父瞪一眼女儿,“还不快把食盒接过去?你说说你,也不知道早起来做饭,每天都让小庆来送早饭。”

说这话时,李父的音量明显的增高了不少,显然,并不单是说给自家女儿听的。

李母一看老伴的样子就明白过来,当即也加大了音量:“大妮,愣着干什么,快点儿!”

“不可理喻 !”李晓燕气得甩手进了门,“你们愿意站那儿丢人现眼就继续吧。”

李母就冲梁林庆讪讪笑着:“这孩子,脸皮薄。”

“妈,我知道,我刚才说了,我就喜欢她这性格。”梁林庆又提出两个食盒锁了车门,“爸妈,咱们先吃饭吧?”

“好,小庆啊,吃了饭别急着回去,今中午咱们包饺子吃。”李父道。

“不用。”梁林庆赶紧拒绝,“晓燕会不高兴的。我当然想吃妈包的饺子,但不是现在。”

“什么现在以后的, 就今天,晓燕就是嘴上厉害,心里巴不得你留下来。”

“好,我听爸的。”梁林庆欢声应了下来。

几人进了屋,李晓燕姐弟三个已经喝着白米饭就着咸菜吃上了早饭,梁林庆赶紧把食盒打开,“早饭来了,饿了吧?”

三人也不搭理他 。

这几天。一直是这么幅子情形,梁林庆带来的早饭,仅限于他和李父李母享用。

李晓燕姐弟三个。则只吃自己做的。

李父李母背地后当然训过姐弟三个,可是别的事儿,三人都顺着他们,唯有这事儿,姐弟三个虽是不反驳。但,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。

“啪!”李父筷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,“晓燕!晓娴!晓宁!你们有点儿规矩!”

平时,李父都是直呼大妮二妮小宁,每每这样称呼的时候,代表他是真的生气了。

“爸。我们吃不惯太油的东西。”李晓燕冲梁林庆皮笑肉不笑的笑笑,“梁林庆,不是我们不赏光。实在是身体享受不了。”

梁林庆笑笑:“没事儿,那我和爸妈吃。”

“ 那是我爸妈!”李晓燕瞪着他,一字一顿的道,“我再强调一遍,那是我爸妈!”

“我知道。你爸妈就是我爸妈。”梁林庆笑呵呵的夹小笼包给李父李母,“爸妈。我说的对吧?”

“她不懂事儿,不用理她。”李母说着戳戳李父,“吃饭吧,孩子大老远的把东西带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李父拿起筷子,夹了一个包子一口吞下去,犹豫一下,道,“林庆,你的心思,爸都看到了,也中意你这个女婿。

可大妮这孩子什么性子你也都看到了,要是不嫌弃,就让你家人来商量商量,年前把你们的事儿给定了。

要是觉得她这性子有些让人硌应的慌,你也别为难,自己的闺女自己知道,爸妈绝对不会怨你。”

“爸,咱们是怎么说的?”不待梁林庆接话,李晓燕抢先道,“半年之约,您可是答应了我的!”

“取消了!”李父哼一声,“就你这不懂事的样子,我哪敢给你半年,好好的姻缘,准就让你搅黄了。”

“伯父伯母……”梁林庆站了起来。

听梁林庆突然换了称呼,李父李母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李晓燕心中却是一松,连带着,脸色也好看了不少。

顿了好大一会儿,梁林庆才道:“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,我天天过来,就是想在你们的监督下,给自己,给晓燕一个机会。

我知道,晓燕虽然答应了我,但是,如果回了沙市,她肯定会向我提出分手,可能我想见到她都不可能。

所以,我只能利用这段时间给自己机会,有你们在,她没法不见我,我希望你们二老了解我,可我更希望她了解我。

晓燕,我知道,我天天过来,会让你特别烦,可是,我没有别的办法,如果我现在不过来,以后,可能永远也没机会过来。

我真的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,把你的心态放平和了,用平和的心态来了解我,如果我是合适你的那个人,就接受我。

如果在真正的了解后,你仍是觉得我不合适,那么,我肯定不会死缠着你,我是男人,说话绝对算话。现在,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?”

房内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,所有的视线都投掷在李晓燕的身上,李父李母和梁林升是期待的目光,李晓娴和李晓宁则是略略有些担心的目光。

姐弟俩担心是觉得,如果单从心意上来说,梁林庆对大姐的确是够意思,而且,他刚才能这样说,让姐弟俩也接受了他一些。

可是,梁林庆有一个缺点,是姐弟俩不喜欢的,那就是有些过于的自大,在他的眼里仿佛觉得,他取得今天的一切,的确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。

而且,他骨子里似乎也觉得,他能看中李晓燕,能娶李晓燕,对方应该特别开心才是。

甚至,有时候觉得,他潜意识里觉得李晓燕的拒绝只是欲擒故纵。这是姐弟三个商量后得出的结论。

“梁林庆,我原本就答应了你试试,是你一直不相信我。”李晓燕终于说话了。

“对不起!”梁林庆歉意的躬躬身子,“可能我比较自卑的原因,才会不听你劝说的一直纠缠。

虽然我在经济上还算过得去,可是,我上学少,是个大老粗,接触的人层次也有限,就有些爱炫耀。我知道你看不惯我这毛病。

我一直在努力的改,可是一下子,还真是改不过来。别人可能都觉得我娶了你,是你的福气。

可是只有我自己真正知道,如果真的能娶到你,是我最大的福气,如果说以前。我怀疑过你的能力。

可是,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,我绝对的绝对的对你的人品百分百的相信,晓燕,从今天开始,如果你不愿意看到我。我就不出现在你的面前。

什么时候,你说可以和我处处试试了,我就出现在你的面前。咱们的事儿,以后我都听你的。

如果咱俩真的能走到一起,我保证,结了婚以后,所有的一切。我也都听你的。

还有一件事儿,我现在必须告诉你。其实,对于咱们俩在一起,我父母是有些不太同意的。

以前他们非常满意你是因为你漂亮贤惠,而现在,他们会觉得我娶了你,他们脸上不好看。

而且在他们看来,以我今时今日的地位,想娶个什么样的姑娘都不是问题,家里只有嫂子文洁是支持我的。

要不是嫂子和我爸妈的关系处的不错,一直拦着他们,估计他们早就找上门来了。

也是因为担心他们反对的话传过来,会让伯父伯母心里不舒服,我这段时间才会天天死皮赖脸的赖在这儿。

当着伯父伯母的面我可以表个态,我的事情我自己绝对能做得了主,结了婚,咱们去沙市定居,不用和我父母住在一起。

相信,等咱们真正在一起了,他们也就不再反对了,现在,我把实底都说了,晓燕,怎么办就听你的了。”

梁林庆这一番话说下来,众人都沉默了。

李父李母沉默自然是因为梁林庆父母不答应的事儿,这仿佛在他们头上浇了一盆凉水。

他们是传统的人,他们觉得婆婆公公要是不喜欢,那自家女儿就算嫁过去也不会幸福了,这会儿,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李晓燕则是因为对方的坦白,让心理上发生了一点儿微妙的变化,原本她只是想给对方机会试一试,心里并没抱着真在一起的想法儿。

而现在,她却感觉到,对方虽然有很多小毛病,但总的来说,还是个不错的老公人选。

似乎是感觉到了李晓燕态度的变化,梁林庆又道:“晓燕,你也不用急着表态,这样吧,这两天我照旧过来,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。

我只是不想让外人说你的闲话,你说我这一直来的这么勤,突然间不上门了,外人还不定怎么说呢。

这眼看着过年了,别让爸妈跟着一起闹心,不管咱俩最终能不能走到一起,我都希望爸妈开开心心的。”

梁林庆的这番表白 ,使得李父李母略显沉重的脸色又明朗了起来。

“好吧,我愿意跟你试试。”李晓燕终于下定了决心,其实,到了现在,她也真的是骑虎难下了。

正如梁林庆所说,如果他现在突然不上门了,外界还不定怎么传呢,虽说在弟弟妹妹的眼里,梁林庆是配不上她的,可是在外人眼里,她却是配不上梁林庆的。

在农村,女人再能干,都不如找个能干的男人, 否则,别人根本不会给予你应有的尊重。

哪怕当面说的再好听,背地后里也会指指点点的各种乱嚼舌头。

她不生活在这儿,可以当一切都不存在,可父母却是要常年生活在这儿的,她不能不顾忌他们的想法儿。

这也是这些日子,她虽然心里不舒服,却是任由梁林庆表现的关键原因,她向来都是孝顺的女儿。

“好了好了,说开了就好了。”李父笑着站起来,“大妮啊,爸就知道,你肯定会想开的,打小,你就最让爸省心了。”

李母则喜的在一旁直抹眼泪:“大妮,不管你和林庆以后怎么着,只要你答应了,爸和妈就高兴。

不过,妈在这儿说一句,林庆绝对是个过日子的好男人,妈没什么文化,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。

可是,这男人过日子的事儿,妈比你看得明白,那说的再好听的,心里要是没你,苦的还是你。

咱们这一个地方的,知根知底儿的,才能过了一堆去,说了一堆去,这有话说,俩人才能有感情。

二妮,你现在上大学了,你说说,妈说的这些,是不是在理上?”

“是。”李晓娴想了半天,实在是没理由否决,只好点头应是,其实她心里,还是觉得梁林庆配不上姐姐,太大老粗了。

相比起来,还是王乔宇好。

想到王乔宇,李晓娴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那天,只是那么略略的一提,父母就直接否决了她,理由是,王乔宇年龄太大了,她好好的一个大学生,干嘛要跑了镇上来找一个老师?

她就纳了闷了,为什么她和大姐就是完全两个标准了?她是大学生怎么着了?大学生又不能当饭吃,事实上,大姐懂的一点不比她这个大学生少。

而且,大姐还要被送出国去念书,到时候,那根本就不是她能比得了的,想到这儿,她就看向梁林庆:“梁大哥,我大姐过了年要去米国上学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“啊?”梁林庆就愣了愣,看向李晓燕的目光就复杂了一些,“晓燕,晓娴说的是真的?”

“是的,公司有这个打算,要送我出去学习一段时间。”李晓燕点点头,“既然说到这儿了,我就把话都说清楚。

即便是和你在一起了,我也不可能离开良友,这辈子,我都是良友的人,如果接受不了这条,你就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。”

沉默了一会儿,梁林庆认真的看向李晓燕:“这个我早就猜到了,我可以接受。

不过,你去米国上学要去多久?晓燕,我只有一个要求,如果咱们定下来了, 你去上学前,咱们把婚结了,行吗?”

还是怕她说话不算话!李晓燕暗自诽腹一句,脸上却是挂着笑:“如果定下来了,我答应。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