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953章 生气

第953章 生气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4182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957章

吃过早饭后,洛枫开车载着影诺、星弄、瑶光去gf大取行李、请假,他们要随洛叶曲悦一起去上官庄镇。

正式放假是明天,星弄瑶光猛虎队员的身份决定着在这方面可以比普通学生宽松一些。

坐沙发上翻着一份报纸的洛叶,感觉到温可不时睃过来的视线,无奈的叹了一声:“姐,既然答应了你,我肯定会帮你办妥。”温老爷子正和自家老爸还有大舅在书房谈话,她总不能不长眼色的跑过去打扰吧?

温可蹭到她身边来,附她耳朵旁小声道:“叶儿,只是爷爷奶奶答应了没用,我爸那关也要过。”

洛叶顺她视线往楼上一瞄,温柏正夹着包下楼,“二舅,我送送你。”洛叶安抚的拍拍温可,起身跟了上去。

“呵呵……,叶儿今天就要走,是应该送送二舅,这几年都在这儿过年,冷不丁的少了你们一家子,还真是不适应……”

听着二舅的絮叨,洛叶眸中就带了笑意,这两年,可能年龄大了的原因,二舅变的特别爱唠叨,对小辈的闲事管的也比以前多了,温可担心他会不同意其实还是挺有道理的。

正缠着夜轩传授练出八块腹肌经验的小南瓜,看着洛叶陪着絮絮叨叨的自家老爸出去,疑惑的瞥向温可:“姐,你自己的事儿,却让二姐去受虐,过份了点啊。”

“去去去,哪有你这样说自家老爸的?”温可瞪他一眼,自己却忍不住笑了起来,老爸说起话来根本不让人插嘴,说不完还不让人离开,是挺让人受虐的。

“叶儿,找二舅是有什么事儿吧?”到了车前。温柏止住唠叨声,切入了正题。

“二舅……”洛叶笑了起来,“敢情您这爱唠叨是装的?”

温柏呵呵笑着:“爱唠叨那也得分对谁,可可、小南瓜要是也象叶儿这么懂事儿,我绝对不和他们唠叨。

再说了,他们找我就没好事儿,不是要这要那,就是惹了祸,为了杜绝他们这些坏习惯,我必须让他们烦我。叶儿,这话可别告诉他们。”

“二舅放心,我不告诉他们。”洛叶恍然的笑笑。“我说呢,二舅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,原来是这样。”

温柏重重叹一声:“叶儿,二舅也求你件事儿,劝劝可可。武家那小子心里根本就没有她,整天巴巴的热脸贴个冷屁股,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感情,是不会幸福的。”

“呃……”洛叶一脸的纠结,难不成二舅已经看也她要说什么了?想想还真有可能!

大概是温可已经提前和二舅提过这事儿,只不过被二舅否决了。要不,怎么会特意提醒她,先和二舅说说呢?

对。十有*是这样,怕告诉了她,她就不帮她了,是以,才会瞒着她。哎,爱情中的小女人啊!

想想以前的可可姐。大方坦白直爽,现在,哪还有点儿以前的风采?如果爱情是让一个人变的这么卑微,那么,是真爱吗?

“二舅, 你已经知道我来找你是做什么了,对吧?”洛叶径直问了出来,她觉得亲人之间,猜来猜去的没必要。

“叶儿,可可让你劝二舅答应她去武家过年,对不对?”

果不其然, 温柏如是回答。

“是的。”洛叶诚实的点头,“她说昨晚武泽天和她打电话时,提出让她去武家过年。

武泽天的妈妈虽然恢复的比较好,但心情还不是特别好,武泽天的父亲便让武泽天邀请可可姐去他家过年,可可姐说她怕姥姥姥爷不答应,让我帮帮她。

原本,我也不赞同可可姐去武家过年的,可是听她说了原委,她又那么喜欢武泽天,我就想着或者也可以。”

“噢?”温柏眉头微微的皱起来,“她是这样和你说的?”

“是啊,她怎么和二舅说的?”洛叶一脸的疑惑,难不成,温可还撒别的谎了?

“这事儿她是上周和我提的,说是想去武家过年,让我给否决了,然后就数落了她一顿,再往后,她就没和我提这事儿。

现在的问题是,她到底是在撒谎还是真的是这样,如果真的是这样,冲着武家和咱们合作的仁义,也应该帮忙。”

洛叶想了想,摇头道:“我觉得撒谎不至于,毕竟我和武泽天也熟悉,想要识破谎言非常容易。

我猜,应该是可可姐想去武家过年,和武泽天商量过,然后,武泽天不能作主,便和父母商量。

最终的结果就是,武家答应了让姐去他家过年,原因嘛,或者武泽天母亲的身体真的是一方面,但最主要的,应该是不想驳了可可姐的面子。

现在这事儿的关键是,人家给了咱们台阶,如果不顺势下去,以后可可姐可能会怨咱们。

顺势下去吧,二舅和姥姥姥爷心里可能会不舒服,但是,两害相权取其轻,这次,恐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”

“女大不中留啊。”温柏揉揉额头,“算了,这事儿我和你姥姥姥爷说吧,叶儿就别为难了。”

“谢谢二舅。”洛叶也是极不好意思,昨儿个温可和她说的时候,告诉她,她并没有被爱情冲昏头脑,是武家提出来让她过去,并且,是为了武泽天妈妈的身体。

是以,她盯着温可看了半天,发现对方很坦然,便选择了相信,哪想着,对方说的只是半真半假。

不管这次怎么样,以后,她再也不会管温可的事儿了,她对亲人一向宽容,可是亲人若是把她的宽容当成是纵容,那对不起,以后,就别想再让她宽容了。

人要别人瞧得起你,首先你得做让人瞧得起的事儿,就这样把她埋坑底下,算什么?

洛叶气呼呼的回了正厅。 温可急急的迎过来,见她脸色不太好,便道:“叶儿,怎么样,是不是我爸说不好听的了?”

洛叶盯着她,一字一顿的道:“可可姐,我对你很失望。”

“啊?”温可愣一愣,脸涨的通红,一把扯住洛叶胳膊将对方扯到自己房里,关上门后。眼泪就下来了,“叶儿,别生姐的气。姐知道自己错了,你别生气,好不好?”

洛叶面色平淡的摇摇头:“算了,以后我不会再为这种事儿和你生气,可可姐。好自为之。”

“叶儿,你别这样,我……我也是没办法,先前,的确是我想去武家过年,去了。就代表我武家媳妇的身份确定了。

我也的确是和爸商量过,爸否决了我,还骂了我一顿。说我巴巴的热脸贴冷屁股,臊人。

然后,我就和爸吵了一架,过后和武泽天打电话的时候,就把这事儿和他说了。他听了当时没说什么。

可是昨晚他突然打电话给我,说他爸爸妈妈答应我去他家过年了。说是他妈妈的身体不好,正好热闹热闹, 没准心情一好,身体恢复的也就好。

叶儿,我真的没厚着脸皮提要去武家,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子,当时和武泽天说的时候,我就是想告诉他,我为了被我爸训了,想让他知道,他在我心里有多重要,可是我真没想到,他会把我的话当真。

因为以往,就算我这样说了,他顶多也就是笑笑过去,他那人虽然爱开玩笑,但从不乱承诺的。

所以,这次他能主动打电话说让我去他家过年,我真的特别特别开心,这代表着,他已经开始接受我了。

叶儿,我不可能因为调整了心态,就真的可以做到象你和夜轩之间的关系那样,事事要男人主动。

我和他之间注定着,主动的那个,可能永远是我,但,我就是喜欢他,想要和他在一起。

只要有一线希望,我就不想放弃,你可以笑我,可以骂我,但是,千万不可以不再帮我,叶儿,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发誓!”

洛叶耐着性子听温可说完,事实和她猜的虽是差不多,但出入的地方让她心里舒服了些。

“为什么不告诉我实话?怕我不帮你?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的是什么,我信任亲人,不代表着我愿意让亲人骗。我怎么对我大姑的,可可姐应该知道。”

是的,洛大姑虽然改了性子,但是洛叶并没因为她改变了,就过往不咎,可以说,到现在为止,洛大姑仍没得到她的任何帮助。

不是她心狠,而是她觉得,不管是谁,做错了事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否则,就算是当时改了,过后有诱因的时候,说不准又会再犯。

“叶儿,对不起,我犹豫来着,想要全告诉你,可是看你当时的表情,我没敢说。

我怕你会觉得我有那想法儿,就是爱的没了自我,就不愿意帮我,所以,我没敢说。

但叶儿你相信我,如果不是感觉到武泽天态度的变化,我是不会这样做的,其实,当时和我爸说要去武家过年,只是因为想起了我妈妈的事儿。

叶儿也知道,从小失去妈妈的原因,我特别渴望母爱,现在, 武泽天的妈妈虽说手术成功,可谁敢说后面不会复发?

他们母子的感情又那么好,如果他妈妈有什么意外,他肯定心情特别不好。

先前我有和他妈妈通过电话,他妈妈很喜欢我,所以,我当时觉得,如果我去他家过年,他妈妈的心情肯定特别好。

对病人来说,良好的心情,比吃什么药都管用,所以,我就和我爸商量,能不能去武家过年。

事实上,我说的时候就知道我爸肯定会反对,也觉得武泽天肯定不会答应,没想到,一切都超乎了我的意料。

叶儿,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,我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洛叶打断她,“你不用再解释了,这翻来倒去的,我早就听明白了,可可姐,不管怎么样,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。

以后,你和武泽天的事情,我不会再插手,我有我的原则,我说了,错了,就要承担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温可的神情恹下去,“对不起叶儿,真的对不起……”

“二舅已经答应,和姥姥、姥爷说这事儿,今年过年,你应该可以去武家过。”洛叶说完,转身往外走。

温可手伸了伸,又缩回去,喃喃着:“叶儿,以后看我的行动。”

洛叶脚步微顿:“好。”

洛正刚从温老爷子屋里出来,看到洛叶下楼,笑道:“去和姥姥、姥爷、舅舅、舅妈们告个别,咱们一会儿该走了。”

洛正刚下午四点有个重要的会,定了十点的机票,洛叶一行人要先把他送机场再转去高速。

“好的爸爸。”洛叶应答着去了书房,和温老爷子腻歪几句,便又出来一众长辈挨个道了别,这一圈下来,就耗了半个多小时。

告别仪式举行完毕没多会儿,洛枫影诺也带着星弄瑶光赶了回来,长辈们又是一阵叮嘱,才放几小上车。

结果,车子还没开,温雨来了。

她今年过年要留在温宅过,温老爷子和温老太太已正式认她为孙女,留在温宅过年,也算是名正言顺。

“小雨姐,你要是晚来二分钟,我们就出门走人了。”洛叶笑呵呵的和她打招呼。

“来的时候遇到堵车,本来,我应该早半个小时就到了。”温雨说着把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洛叶,“朱队长让我带给你的,说是八十年的老山参,她说别的你不缺,这个,或者能看得上眼。”

“这么贵重的东西她干嘛给我?留给朱爷爷多好。”洛叶赶紧往回推,“小雨姐,你给她带回去,就说爷爷和姥姥姥爷的保健品我几个师父都有帮忙准备,让她把这个留给家里的长辈用。

还有,你告诉她,心意我领了,年后我就去队上报道,如果她觉得亏了我,就多给我点自由,让我回家看看长辈们就行。”

温雨摆着手往后缩:“不行,不行,你自己还给她吧,本来我是不想带这个过来的,可朱队长那脾气你也知道。

要是我再这么拿回去,她还不剥了我的皮?要不是下午队上有首长去检查,她指定就自己过来了,你不想她过后开着大吉普去追杀你吧?”

听温雨这样说,洛叶忍不住笑起来,别说,朱红雨还真有可能做出那样的事儿来,遂道:“谁要去检查?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