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893章 预防针

第893章 预防针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9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太爷爷……”洛叶脑袋往老太爷面前探探,细细打量着他,“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您害羞了?”

老太爷瞪她一眼,索性不再搭理她,掉头就往厅里走去。

洛叶轻笑着扯住夜轩衣袖:“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吗?”

“也就最近吧。”夜轩亦是觉得挺有意思,卢妈照顾了老太爷这么些年,关系一直没什么变化,想不到来温宅住了这么短的时间,竟是发生了质的改变。

“看来温宅真的是福地,最近是喜事儿连连……”洛叶想想,低声问道,“太爷爷和卢妈会举行仪式吗?”

夜轩摇摇头:“太爷爷的年龄摆那儿,他是不会承认他和卢妈的关系有什么变化的。”

洛叶脸上的笑意就淡了下去。

也是,以老太爷的年龄怎么可能呢?也就亲近的几家人知道,老太爷的身体不同正常人,虽已近百岁高龄,但实际上和五六十岁的人体质差不多。

可是,这事是没法儿向外人道的,若老太爷真敢娶了卢妈,绝对会成为国内名人。

以夜家的背景来说,老太爷怎么会允许这种事儿发生?

“只要两个人能相守相伴,能彼此明白,少了仪式,也不见得有多遗憾,而且……”略一顿,夜轩继续道,“而且,如果太爷爷真的娶了卢妈,后面的事儿,可真就有他头疼的了。”

“嗯?”洛叶疑惑的看向夜轩,“你指的是哪方面?”

“你们站外面说什么悄悄话呢?不嫌冷吗?”夜轩刚要回答,星弄推开门走了出来。

“这就要进去呢。”洛叶赶紧迎上去,“球儿什么时候过来的?妖也来了?”

“不只妖来了,曲大少和男皇也来了。”星弄瞄一眼时间,“我们都来一刻钟了。”

“我刚才在花房来着。”洛叶回头冲夜轩解释一句,她正是从花房回来。看到夜轩和老太爷在前面走,一时恶作剧心起,才悄悄的跟在俩人后面,听到了俩人的谈话。

其实,听到后她就有些后悔,可听都听到了,她觉得自己装聋作哑不好,是以,才会蹦了出来。

当然,最主要的是。她和老太爷的关系摆了那儿,并不担心老太爷会为这事儿怨怪她。

再说了,对亲人若是做不到坦诚。还能对谁坦诚?是以,就算是被怨怪,她也会跳出来。

“你去花房做什么了?”星弄一脸的好奇,“又进了什么新品种?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?”

“这不是快过年了嘛,我就让花房那边帮着选了一些盆景。刚才他们让我过去看看行不行。”洛叶说着就轻叹一声,“已经统计过了,沙市养老院那边,过年有百分之六十的老人要留在院里过。”

星弄想了想:“大多是无儿无女的?”

“除了无儿无女的,还有一部分是退伍单身老兵,再就是儿女在国外的。或者……”洛叶摊摊手,“后面的我不用说你也明白了吧?”

星弄冷哼一声:“人在做,天在看。连自已的亲爹娘都不管,总有一天他们会品尝自酿的苦酒。”

“你说这个我就想起一个小故事来,说是以前,有个穷苦人家,养了一个儿子。苦巴巴的把儿子拉扯大了,找上了媳妇儿。

可这媳妇儿是个厉害的。把老人根本不当人,嫌老人吃饭在眼前碍眼,每次就用两个破碗装两碗饭浇点菜汤让老人端着去院子里吃。

俩老人都是实诚的,不想儿子难做,就顺从了儿媳妇儿,一开始,儿子还觉得不落忍,天长日久,也就习以为常了。

后来儿子有了儿子,吃饭便成了屋内三口,屋外两口,倒也没人觉得哪儿不对劲儿。

小孙子长到六岁的时候,爷爷走了,丧事办完后,小孙子便把爷爷留下的碗小心的放到了饭橱角落。

媳妇儿嫌碗脏就给取出来扔了,小孙子又哭着去捡回来,媳妇儿就哄他,说给他买新碗。

小孙子说他不要新碗,就要这个碗,留着等爸爸妈妈老了的时候再用,那媳妇一听这话,就气得打小孙子。

小孙子哭着说,你不是说过,这碗是人老了才能用的,端着去外面吃饭特别香吗?我是为了让爹和娘吃饭香,为什么要打我?

自此,媳妇儿不敢再让婆婆端着碗去外面吃饭,对婆婆也不再虐待,就这样,服侍着婆婆到了百年。

后来,小孙子娶了媳妇儿,也不知从哪儿就去把那俩碗找出来,交给自家爹娘一人一个,说,以后让老两口去外面吃饭,专碗专用。

媳妇儿就说,孩子,娘当年是错了,可是,娘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会,再也没让你奶在外面吃饭啊。

小孙子就说,你那是怕我以后这样待你才装出来的,我才不装呢,你让我爷奶过了几年那样的日子,你和我爹就要过几年那样的日子。

这些不孝顺不养老的人,我都有登记在册,反正,等他们老了的时候,想要住进良友养老院,是坚决不可能的,倒贴多少钱都不可能!哼!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!”

星弄就冲她竖竖拇指:“洛洛,还是你狠,连这后招都想到了,服!”

“嗯,叶儿这事儿做的对,要是具体实施的时候遇到什么困难,就和家里说。”洛叶讲小故事的时候,大家都在听着,温老爷子也发了话表示支持。

“姥爷,这事儿还早着呢,这批老人的孩子要想住进来,最起码也要10年以后,不急。”

“未雨稠谬嘛。”温老爷子笑笑,“就算到时候姥爷没了,你舅舅他们也不能赖帐。”

“好好的日子说这样的丧气话,罚姥爷过年的时候少喝两盅酒!”

“叶儿,能不能换个别的惩罚方式?”

“不行!”

“那就少喝一盅?”温老爷子继续商量,他的身体正在吃中药调理,庄老许了他过年的时候停药三天,不过最多只让他喝三盅酒,洛叶这一下子就给他减掉两盅,他哪能甘心?

“不行,就两盅!”洛叶是一丝情面都不讲。

温老爷子求救般的看向温老太太,“别看我,这事儿我也不帮你,谁让你大喜的日子胡说八道了?”温老太太赶紧摆着手拒绝。

“好吧,两盅就两盅。”温老爷子讪讪的起身,“我回书房了,吃饭的时候再叫我,小齐小岳,你们好好玩儿。

不是我不愿意在外面陪你,实在是担心说多错多,到时候连那一盅也让叶儿给没收了。”

“年龄越大越没出息了。”温老太太笑着嗔一句,招呼众人,“都坐下,别管他,咱们玩咱们的。”

洛叶就悄悄的跟在温老爷子的身后进了书房,这一番的所为,虽不能说是故意,但是,也带着那么点成份。

“你这丫头!”进了书房,温老爷子就点点洛叶脑门儿,“唉!”

“姥爷,还在恼您那两盅酒呢?”洛叶笑嘻嘻的坐在老爷子书桌对面的椅子上,舒服的往后靠靠,“要不,我到时偷偷给您藏到书房里,让您过过瘾?”

老爷子眼睛一亮,随之瞪她一眼:“去!姥爷是那么没出息的?不就两盅酒吗,那才到哪儿?”

“我就知道,姥爷才不会为两盅酒折腰呢。”洛叶迅速为老爷子送上一顶高帽儿。

“叶儿,姥爷让你进来是想提前和你说一声,你大姥爷这次过来恐怕是来者不善,咱这家里,旁的人他可能没什么资格说什么难听的。

可是对于老太爷和夜轩,难保他不会说出什么难听的来,所以,你一会儿知会他们一声。

万一和大姥爷遇了一起,听了什么不好听的,让他们多担待点儿,别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“这事儿我知会不知会的,他们应该都有分寸。”洛叶眉头微微皱起来,“姥爷,您可不能有丁点儿妥协。”

“这个是当然,而且,如果他当着我的面儿给夜家老太爷和夜轩难堪,我也绝不会让他脸上好看。

我提醒你,就是不希望他在背着我的时候,做出什么小动作,影响到夜家和咱们家的关系。

两亲家的关系,有时候是继亲密又微妙,虽说知道咱们和你大姥爷不合,可难不保,有些事儿还是会发生误会。”

“我明白了,我会知道他们的,姥爷,你跟我说实话,是不是您已经得了什么消息了?

如果是,我希望您能告诉我,让我心里有个准备,提前想好应对措施,您应该相信我的嘴巴,是很严的。

您也应该相信我的心理承受能力,是很强的,如果是有关于我的事儿,我希望由我自己来承担。”

“你这孩子,太聪明!”温老爷子就轻叹一声,“你大哥和你比起来,也是差了一截。”他说的是双胞胎的老大温严。

“嘿嘿……,这话我爱听,谢谢姥爷夸奖。”

温老爷子无奈的笑笑:“你说你这孩子,到底象谁?温馨和洛正刚的性子都不是这样,你怎么就这么……没正形?”

---

第一更到,还有一更,暖继续努力去,求亲们的各种支持,一定要支持呐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