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890章 回门

第890章 回门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58  |  更新时间:

一夜无话,第二天一早,温老爷子给温大姥爷回了话,同意他来沙市温宅住一段时间。

当天齐行和岳琴要来温宅,是以,温家能不上班的都没上班,能不上学的也都没上学,小南瓜那块货,为了候在家里凑热闹,就差打滚撒泼了。

“你说你也就比叶儿小二岁,想想她二年前什么样儿,你不觉得丢人?”温老爷子看着自家的小孙子,一脸的恨铁不成钢。

“爷爷,我二姐那是少有的天才,不和她比。”小南瓜讨好的帮老爷子锤着腿,“再说了,咱家的哥哥姐姐们都已经那么能干了,不差我这一个,您还是让我做您和奶奶的贴心小棉袄吧。”

“歪理!”温老爷子在他脑袋上拍一把,“不上进就承认不上进,哪来的那么多歪理?”

“爷爷,本来我就不是个聪明的,被您这一拍,我和哥哥姐姐们差的可就更远了。”

小南瓜夸张的哀嚎使得心情一直不怎么太好的温可更加烦燥起来,上前一把拖起他就往外走:“出去,别在制造影响健康的噪音。”

原本还想继续闹腾的小南瓜,触及温可那张绷着的脸,赶紧讨饶:“姐,我错了,我不闹你了。”

温可瞪他一眼:“你不是闹我,是闹大家伙儿!”

“对对对,我闹腾大家伙儿是我不对,要不,姐揍我一顿出出气?”边说边把脑袋往温可面前伸了伸。

“行了,就你能作怪。”看着弟弟那滑稽的样子,温可就觉得堵得闷闷的心里,透进了一丝温暖。

洛叶从华蓉屋里出来,恰好看到这一幕,略一沉吟,返身回了楼上。拨通武泽天电话:“老武,你是明天离开对吗?”

“是的,签证都已经办好了,怎么,你要送我?”武泽天的声音中带了丝笑意,“洛洛,你这样我会感动的。”

“男皇……”洛叶犹豫一下,“你和我姐说过了吗?”

“是的,说过了,她明天下午会来送机……”话筒里传来武泽天的轻叹。“我就知道,你肯定不是想着去送我,是不是温可的情绪不太好?”

洛叶脸上就觉得一阵烧。自始至终,武泽天对于她的事儿都是无私付出,而她,却常常只是在单方面的要求对方这样那样,她有什么资格这样对他?难道就因为他对自己的那份喜欢?

思绪纷转间。洛叶愧疚的道歉:“男皇,对不起!”

“嗯?”武泽天愣一愣,明白过来,“洛洛,说这个就没意思了,咱们间的关系。还没生疏到这地步吧?”

洛叶轻叹一声:“这不是生疏,而是发自内心的想告诉你,我是真的觉得我太过份了。”

“好了。你打电话就是为了向我作忏悔的?”

洛叶略一迟疑,道:“男皇,明天我和我姐一起去送机。”

“谢谢。”武泽天的声音正经起来,“洛洛,真的谢谢。我明白你这样做的意思,你放心。”

洛叶轻笑:“我本来也没什么不放心的。我还没自作多情到那个地步。”

真正的朋友就是这样,对方到底是怎么想的,基本能猜个*不离十,洛叶答应去送机,并不是给武泽天什么弥补,而是希望他不会太难做。

以他现在和温可的感情,离谈婚论嫁还早,两个人单独在机场的离别,会多了很多尴尬,他这次离去,不知多久才能回归,暂时来说,他不能给温可承诺什么,因为还没到那个地步,可他若是什么都不说,温可心里也会七下八下的没有着落。

有洛叶一起,有些话,最可以通过洛叶这个外人从旁问一下,既不会逼着武泽天做承诺,又可以让温可宽心。

至于两人最终会怎样,洛叶还是原本的观点,若是不喜欢,真的没必要勉强在一起,那样的婚姻,是不会幸福的。

挂断电话后,洛叶就去找了温可,告诉她,明天她会陪她一起去送机,温可明显松一口气,眸中多了几丝笑意:“叶儿,姐就不说谢字了。”

洛叶白她一眼:“切,跟我客气,我就不认你这个姐了。”

“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?”小南瓜凑过来,一脸好奇的打量着俩人,“跟我也说说,好不好?”

温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:“我们在商量,下周带小咪出去玩儿,顺便告诉她,她一向喜欢的小南瓜哥哥,前天有亲别的女孩子。”

“我不听了,你们慢慢说。”小南瓜吓得赶紧退了下去,想想不甘心,又回身补一句,“燕儿是小孩子,我只是亲小花童,不算数儿。”说话间,见齐行岳琴带着燕儿进了正厅,赶紧迎过去,“齐哥好,嫂子好,燕儿,哥哥带你出去玩儿。”

温可无语的拍着额头:“叶儿,我现在怎么觉得,咱家小南瓜和颜星弄应该是亲姐弟呢?”

洛叶赞同的点头,一个喜欢挑逗小正太,一个喜欢挑逗小萝莉,这俩的确应该是亲姐弟。

毕竟先前在温宅住过,岳琴再次来这儿,便自在了许多,主动拉着齐行向温老爷子渐老太太介绍。

温家一众人等都候在家里,齐行亦是感动的不行,温家是什么样的人家,又是什么样的身份,他清楚的很。

原本,他以为也就是温老爷子温老太太和洛叶能候在家里,然而现在,包括温松在内的温家人,一个不缺的候在厅里,这份尊重,这份重视,让他怎能不感动?

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众人打完招呼刚坐好,夜轩走了进来,身上带着浓浓的寒气。

齐行赶紧起身敬礼:“夜大校!”

“我现在已经不是夜大校了。”夜轩笑着摆摆手,“如果齐兄愿意,就叫我一声夜轩好了。”

“您的职衔还保留着,我知道。”齐行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,“您可是咱们军中的神话,直呼其名的事儿,我可不敢做,会引起众怒的。”

洛叶笑眯眯的打趣:“齐政委,这才几天的功夫,您就变的这么能说会道了?”

齐行闹个大红脸,语无伦次的解释着:“没有,我说的是实话,全是实话,真的,我以军人的名义发誓,我刚才说的真的是实话。”

“洛洛,你就别难为他了。”岳琴笑着帮老公解围。

“嫂子,心疼了?”

温老太太瞪一眼外孙女儿:“叶儿,别欺负老实人,琴子,过来奶奶这边做,别理那嘴欠的丫头。”

“我还是不在这儿惹人嫌了,去看看太爷爷去。”洛叶边说边往外走,岳琴就有些急了,急急的唤她一声,嗫嚅着,“洛洛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……”

“嫂子,我是心眼那么小的人吗?”洛叶回头冲她嘻嘻一笑,“按说太爷爷这会儿应该过来了,我是奇怪,过去看看,放心吧,一会儿我就回来了。”

“我和你一起。”夜轩说着,长腿一迈,人就到了洛叶身边。

“个子高了就是好。”大舅母李念莹忍不住笑道。

“我也不矮,好不好?”洛叶边嘀咕边往外走,夜轩就好笑的揉揉她脑袋,“叶儿,在家人面前的你,最可爱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在别人面前我不可爱?”洛叶斜睨着他,“或者说,你的意思是,我在你面前的时候,不可爱?”

“你呀……”夜轩再揉揉她脑袋,揽着她往前走,“你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洛叶坏笑两声,突然正了神色,“对了,明天男皇就要去美国了,我去送机。”

夜轩点头:“好,我也去。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洛叶一头黑线,“我是说,你先前联系的事儿,结果怎么样了?”

“这还用问吗?他们已经去会诊过了。”

“咦?”洛叶愣一愣,“既然这样,武泽天为什么没告诉我呢?”

“团队是以医院邀请专家的名义过去的,他大概是还不知道吧。”夜轩想想,又补充道,“武家人现在大概也还不知道。”

“瞧我这脑子。”洛叶懊恼的拍拍自己,“怎么犯这么低级的错误,咱们又不是邀功,武家人哪有这么快知道。”

“你不是犯低级错误,你是和我相处的时候,条件反射性紧张,就想着刻意的找话和我说,有道理没道理的,只要是话题就行。”

被夜轩切中要害,洛叶脸红了起来,小声嗫嚅着: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你也说了,这是后遗症。”

“不准拿后遗症做挡箭牌。”夜轩瞪她一眼,突然止住脚步,“叶儿,我很认真的和你商量,明天,嫁给我好吗?”

“明天?”洛叶眼睛瞪的大大的,伸手摸摸他脑袋,“你是脑抽了,还是发烧了说胡话?”

“我……”夜轩脸颊闪过一丝可遗的红晕,“我是说的太急了,我说的是……是明年。”

“我明白了……”洛叶上下打量着他,“你不是太急了,是太紧张了,对吧?哈哈哈……”

夜轩一头的黑线,您至于这么兴奋吗?

“看到你出丑,我还是挺开心的,再说了……”洛叶脸一板,“您这求婚也太不正式了,拍死!”

“这不是正式的,是商量。”夜轩悄悄握了握拳头,天知道说出这句话,他私下里练习了多久,结果,临阵还是出差错了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