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849章 姐妹相聚

第849章 姐妹相聚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1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听朱红雨说完,影诺忍不住打个冷颤:“我怎么被你说的全身发冷?太……瘆人了!”

“你要是当时在现场,就不会觉得瘆人了。”洛叶眼圈儿红了起来,“逗逗不是比它更通人性吗?”

“洛洛,逗逗会回来的。”影诺轻声安慰道,对于小逗逗,她也喜欢的不得了,得知小东西丢失,她可是难过了好久呢。

洛叶牵强的笑笑,没再说什么,逗逗的事情,她不能实打实的告诉影诺,如果真的只是飞丢了,她并不担心,可是……

“在说什么事儿呢,气氛这么压抑?”洛枫夹着个厚厚的文件夹走进来,到洛叶面前时,抚抚她脑袋,“谁欺负我们家丫头了?”

朱红雨耸耸肩膀,扯着长调子:“你估摸着……我和诺诺……谁能有这个本事?”

见哥哥担心的看向自己,洛叶长舒口气,换幅笑脸儿,“没事儿,就是想起逗逗了,有点难过。副县长走了?”

“走了……”洛枫笑着摇摇头,再补充一句,“自己骑摩托车走的。”

影诺惊的张大了嘴巴:“不……至于连辆车调不出来吧?这样的天,骑摩托车赶那么远的路……能丢半条命吧?”

“来的时候他就是骑摩托车来的,开会前,坐炉子前哆嗦了半小时,走的时候,寻思着用那台桑塔纳送他,被拒绝了。”洛枫摊摊手,“没办法,秦书记去了县上。”

后面不需再说什么,大家也明白了。

现在正大力提倡节约公共资源,这位副县长这是想在市里的大老板面前好好表现表现,哪怕冻死也是人家乐意的,可不能坏了人家的好事儿。

洛叶看一眼时间。站起身来:“都这个点儿了,也不能下村子了,哥,我们回去看看阿婆和齐阿婆。

也巧了,我们今天去的战友家的奶奶齐阿婆,是阿婆的大姐,老姐俩三年多没见了,现在没准抱头痛哭呢。”

“行,你们先回去,晚上。咱们陪李泽坤相亲去。”

“他和谁相亲?”影诺激动的站起来,“我打算掇合他和罗菲英成一对儿呢,这还没行动呢。就宣告行动结束了?”

“中午去开会的路上,他接了家里的电话,让他务必回去趟,说这次的女孩子难得的合适,听他家里人说了说条件。李泽坤也就动了回去相看的心思。

这大冬天的,他骑个自行车回去冻的鼻青脸肿的,人家姑娘哪能看上他?咱们做做好人吧。”

“我还是觉得罗菲英挺好。”影诺再咕囔句。朱红雨打量打量她,笑着打趣,“你是担心她惦着某人吧?”

影诺得意的昂昂小脑袋:“切!惦着就惦着呗,我早就想好了。他要真被别人惦走了,还有洛洛呢,洛洛绝不会饶了他!”

洛叶:“……”

洛枫:“……”

“你们兄妹俩不要做出那么一致的表情好不好?”朱红雨好笑的看着同样一副无语状的洛叶和洛枫。“影诺说的也是实情,有洛洛在,她有什么好怕的?”

……

洛叶一行人回到家,阿婆姐妹俩正聊的热乎着,姐妹俩都笑的跟花儿似的。哪有点儿抱头痛苦的意思?

见几人进了屋,齐阿婆急急的往炕梢挪。“快上来暖和暖和,这仨女娃娃,恁娇恁水嫩的,哪顶这样子冻?”

影诺主动上前介绍自己:“齐阿婆好,我是影诺。”

齐阿婆就抓住她的小手往上扯:“影诺小朋友好,快上来暖和暖和。”

影诺一脸纠结的爬炕上去,紧挨齐阿婆坐着:“阿婆,叫我影诺好了,我已经不是小朋友了。”

“在我眼里都是小朋友。”齐阿婆说着就拖过被子盖在影诺腿上,“咱这儿冷,冻坏了吧?”边说边探着身子拉洛叶和朱红雨,“上来,都上来,别在下面伫着,女娃子不能冻了脚,将来不好生养。”

洛叶和朱红雨就一头黑线,这什么时候,脚还和生养扯上边了?不过,她们倒是明白老太太的意思。

这事儿的讲说是,寒气湿气从脚下上攻,会有损女孩子的元气,将来怀孕的时候,多遭罪。

其实,这说法也有一定的道理,女孩子体内湿气寒气重了,会引发宫寒,怀孕的时候的确危险性比较高。

待洛叶坐好,阿婆拉着洛叶小手,眯眼笑着:“我听我大姐说了,她要去大城市享福了,洛洛,你可是我们姐妹的大恩人。”

“阿婆,您这话我可不敢当。”

“当得,当得,过了年,我也要去闺女家住了。”阿婆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,显然,这一天她盼了好久了。

也是,人年龄大了,哪个不盼着和儿孙一起共享天伦之乐?谁愿意孤独终老呢?

“以前,觉得家里穷,怕娘去了遭罪,其实,我娘自己在这边,也不见得比和我们在一起过的富足,还不如搬了一起去,我们也放心,娘也放心。”阿婆的女儿闻言从灶间伸进脑袋来解释。

阿婆女婿迅速接上话茬:“都怪我没本事,她一辈子跟了我,就没享天福,净遭罪去了。”

“这怎么就成批斗大会了?”洛叶好笑的冲俩摆摆手,“我们还等着吃热乎乎的地瓜呢,您二老快点儿成不?”

阿婆女儿边应着边缩回头去:“再有十分钟就可以出锅了,这地瓜晒的好,煮出来蜜甜蜜甜的。”

说到吃的,阿婆就想起洛枫,脸色黯了下去:“我去闺女家的时候,就让隔壁的王阿婆帮小枫烧水做饭,我都和她交待过了,让她晚上给小枫也做一份,我的米面柴火可着她用。”说着抹了抹眼角,“小枫那孩子,可人疼。”

“看你这没出息的,刚才听月娥说接你走,抹了半天眼泪,这会儿想到要离开小枫,又抹半天眼泪。

你说说你,活到这么大年纪,还是和小时候一样,丁点事儿就哭的脸红鼻子青的,可不象三妹……”齐阿婆猛的顿住,显然,又想起了先前三妹那撒泼的样子。

阿婆便接话解释:“我们女姊妹三个,爹娘都不怎么稀罕,不过,相对来说对三妹最好,家里有好吃的,也就她有份,我和大姐只有干活的份儿。

所以啊,她就养成了那么个撒泼耍横的性子,谁要是不依着她,她就不乐意了,今天也是怪我,以为她年龄大了,能念点儿亲情了,哎!”

“铃铃铃……”

正说话间,阿婆家的电话响起来,接起来一听,正是那位三妹的,对着阿婆就是一番哭诉。

若是洛叶和朱红雨没亲眼见过这位撒泼的形象,还真以为她受了天大的委屈呢,那哭着吸鼻子的声音,透过话筒不时的传出来,实在是太……恶心了。

人家哭诉的,自然是今天被大姐欺负了,又被外甥女和外甥女婿忽视了,俩姐姐怎么能攀了高枝就不管她了,不拉不拉……

洛叶和朱红雨影诺均是一脸的无语,这人,还真能黑的说成白的,错的说成对的,没的说成有的……等等!

最后,还是齐阿婆听不下去了,一把夺过电话来:“刘阿巧,你给我听着,以后,你不是我们的妹妹,我们也不是你的姐姐,你要是想臭摆我们,就到处去臭摆吧,将来去了地底下,你也可以可着劲儿的和爹娘告状!”

说完,利落的挂断电话,哼一声:“就她这样的,你不能好声好气的和她说话,她会以为你怕她,真这样把她晾起来,也就好脾气了。”

“铃铃铃……”

“反正也没人打电话,把线拔下来。”齐阿婆说着,就一把扯下了电话线,“我让她再得瑟!”

半小时后,洛枫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:“你们怎么搞的,手机都不接,电话也不接,干什么?”

洛叶瞄一眼拔下的电话线,唇角俏皮的勾起来:“你……打阿婆家的电话了?”

“是啊,打好多遍,都没人接。”洛枫皱眉看着仨,“你们的手机呢?我三个都挨个试了,没一个人接。”

“都在我这儿。”影诺边说边从身上掏出三块手机,“咦,还真是有未接电话,我穿的太厚了,打震动上听不到,嘿嘿……”

洛枫一头黑线:“怎么都放你那儿了?”

“她玩游戏,各个手机试着玩,哎……”洛叶装模作样的叹一声,“还是没长大啊,对了,现在就出发?”

“是啊,早点儿走吧,晚了哪能看清人?这可是坤子的终身大事儿,难得看他那么上心激动,咱们可不能给误了。”

齐阿婆急急的拦住要下炕的几人:“地瓜都煮好了,吃了暖和暖和身子再走。”

洛叶笑着解释:“阿婆,我哥哥的同事今晚上相亲,我们要送他回去,等我们回来了再吃吧。”

“那可不行,这地瓜就刚出锅的时候吹着哨才好吃。”齐阿婆非常坚持,扯着影诺的袖子不放手。

朱红雨赶紧打商量:“阿婆,那是人家的终身大事儿呢,要不这样,我们一人拿一个,在路上吃,行吧?”

“好吧。”齐阿婆勉强应了下来,一旁的阿婆就眯眼笑着,看向姐姐的眼神,满是崇拜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