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844章 你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

第844章 你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19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十几分钟后,齐行苦着脸回来了,“老齐,这是怎么了?”钱家乐忍住心中担心,赶紧迎了上去。

“师长不准假,说是有任务。”齐行垂头丧气的道,“要是老大恢复职务就好了,哎……”

“那……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钱家乐满是懊恼的划拉划拉短头茬,“我姐家也出了点事儿,要不,倒是可以让嫂子自己坐车过来,让我姐派人去接,现在……哎!”

齐行眉头直接拧成了川字:“出了什么事儿?能帮上忙吗?”

钱家乐轻叹一声,拍拍他:“老齐,都这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惦着别人,先想想怎么解决嫂子的事情吧。

虽然你没细说,但想想也知道,要不是家里实在没法待下去,齐叔齐婶也不可能打这个电话。”

齐行想了想:“琴子和燕儿倒是可以先去村子里凑合一段儿,反正本来也是这样打算的。

我担心的是,万一她们来的时候,赶巧咱们正在执行任务可怎么办?人生地不熟的,找不到我,她娘俩可真就毛了爪了。

老大联系不上,别的人交情也没到那个份儿上,你说,这事儿怎么就赶一快儿了?”

“这样吧,我给我姐打电话,问问她有没有在领近村熟识的人,看能不能帮着安排一下。”钱家乐说着就要给姐姐钱家玲打电话。

“慢着……”齐行一把按住他,“你姐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儿?别难为她。”

“我姐夫去金水市送一批货,原定昨天就送到,结果,到了现在收货方还没收到货。

对方联系不到我姐夫,就把电话打到了店里,我姐打我姐夫电话却提示关机。一个小时前我姐刚得到消息,沙市通往金水市的路上出现了山体滑坡,很多车都给截下了。

我姐打算连夜赶过去看一看,最起码确定我姐夫是安全的她才能放得下心,不过,不管结果怎么样,我姐的店里这次损失都是惨重的,如果按照合同规定赔偿,五金店可能就剩下空架子。

我姐和我姐夫来沙市打拼三年的成果,有可能一夕化为泡影。我姐的意思,找到我姐夫,就不打算再在沙市待了。

我爸妈年纪也都大了。他们打算回老家,安安稳稳的过日子,哎……”钱家乐重重叹一声,“当年他们来沙市,就是觉得我在这边。想着离我近一些,让我爸妈放心,却没想到……最后,竟是这么个结果。”

“怎么会接这种超过能力的单子?我虽然不懂经商,但是我觉得,企业在接定单的时候。总要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力来定夺吧?”

“个中总是有原因的,我姐心情不好,也没和我细说。我倒是想跟她一起去来着,可是,刚才不是想到你要回家接嫂子嘛……”钱家乐自觉说漏了嘴,赶紧顿住。

齐行用力拍拍他:“兄弟,不说了。”

“可现在。嫂子的事儿怎么办?我姐那边,好歹还有员工陪她一起去。嫂子这边,人生地不熟的,可怎么办?

唉,要是老大在就好了,对了,咱俩赶紧想想,熟识的战友中,有没有家在这边的。”钱家乐猛的一拍脑门,“对了,你没和师长说明请假是什么原因?”

齐行苦笑:“我刚说想要请假,师长就把我给拍回来了,然后,还给我上了半天教育课,我哪还敢继续说?”

两人冥思苦想了半天,也没想起来哪个战友的家在沙市,“我看还是让三团的战友帮着一起想吧,人多力量大。”钱家乐说着就要往外走。

齐行长叹一声,摆摆手:“算了,就算真找到了也没用,我刚才也是高兴糊涂了。

虽然我爸妈没细说,但想想也知道,肯定是又有人家看上岳琴了,而且条件还相当不错,要不,我爸妈不会被逼成这样子。

电话是我爸妈背着岳琴打的,就她那倔性了,我要是不回去软硬兼施的把她带出来,她指定不会带着燕儿离开。

没办法,现在我也回不去,只能等任务结束了再说,唉,让她再受一段时间的委屈吧。”

钱家乐沉默一会儿,认真的看向齐行:“这辈子,我要是能遇到这么一个一心一意对我好的女人,我指定把她当宝一样护着。”

“我也想把她当宝一样护着,可是……”齐行眸中现出一丝痛苦,“可是现在,我根本就没那个能力。

家乐,你只有亲眼看到她,才能真正的体会到,她,为我们那个家,付出了多少。

这辈子,就算我有能力了,真的把她当宝一样护着,也是欠她的,一个女人,最美好的年华,这样耗过去,是怎样补偿,都不够的。”

钱家乐犹豫一下:“想过不当兵吗?”

“嗯?”齐行愣了愣。

“如果不当兵,你就有机会和她厮守在一起,以你的能力,绝对可以带着一大家子,离开那儿。

就算不能大富大贵,但一家人和和乐乐的在一起,却是没问题的,所以,我问你,想没想过,不当兵。”

“我真的想过这个问题,得出的结论就是,如果我半途而废做了逃兵,岳琴所有的坚持,所有的付出,所有的委屈,就都没了价值。”

“好吧,果然咱们兵疯子的脑子都和别人不一样,不说这个了,既然咱们俩请不了假,那就把眼下的事情做好。

任务完成了,你照样可以去接嫂子回来,这么多年嫂子都熬过来了,不差这几天。

相信任务完成的时候,我姐夫也就回来了,听我姐的语气,对于这次的事情,倒也没太大的担心。

就算输的一文不剩,他们还可以回老家,还可以从头再来,只不过,我也要更努力才是,不能总让家人惦着我不放心我。”

“哔!哔!哔!……”

紧急集合的哨声响起,两人迅速整理服装,跑了出去。

……

同一时间,岳琴用自行车载着满满两袋子的缝制玩具到了坡子镇刘家玩具厂,她刚停下自行车,就觉得车身一轻,条件反射的往后一看,就见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子正帮她把下面的支脚支好,见她看过来,咧嘴笑笑:“你好,又见面了。”

抬手不打笑脸人,况且对方还帮了自己,岳琴便也冲他笑笑:“谢谢。”

“不用客气。”男子边说边帮她往下解麻袋,“你可真能干,这样的两大包顶着风男人都载不了,你竟然能载了来。”

“习惯了。”岳琴不自然的笑笑,“我自己来行了。”

“没事儿,我闲着也是闲着,帮你一起还能快点儿,你早些赶回家还来得及吃午饭,对了,我叫赵得刚,我知道你叫岳琴,还知道你是坡儿村的。”

岳琴手上的动作就顿了顿,脸上的笑容悄悄散去:“我自己来好了,我不喜欢别人帮忙。”

“岳琴,一会儿咱俩好好谈谈,行吗?”赵得刚神色也有些不自然起来,他一米八的个儿,浓眉大眼的一表人才,如此主动的接近一名女子是第一次,被人这样生生拒回来,更是第一次,一时间,脸上就有些挂不大住。

“谈什么?”岳琴脸色冷了下来,“我和你不认识,你突然跑出来说什么知道我的名字,要和我谈谈,是什么意思?我是寡妇,寡妇门前是非多,你不知道吗?”

“岳琴,我不冷你这样糟践自己!”赵德刚脸涨的通红,“今儿个一早,接了我表姐的电话我就候在这儿等着你,岳琴,你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!”

“扑哧!”恁岳琴一肚子火气,听着对方咬文嚼字的说什么“你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”她还是一下子喷了,大概,也就这样的书呆子才会对她这种女人有兴趣吧?

她必须承认,眼前这个男人长的绝对是一表人才,比齐行逊不了多少,而且,看衣着,家里也不是穷的,就他这条件,找个黄花大闺女,也是可着挑可着拣。

估计,他这样的想法,他的家人也头疼的要命吧?想到这儿,岳琴声音就变柔了一些:“大兄弟,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,下面我说的话是我的真实想法,如果我自作多情了,你就当我没说。

你这样的条件,不应该喜欢我这样的女人,我相信,要是我和你走在一起,没人会觉得种们般配。

你应该找个和你年龄相仿的漂亮妹子,娇娇的领在身边,那才是你应该过的日子。”

“我的人生是什么样的,我自己清楚,我要的,就是你这样的。”赵德刚声音就大了起来。

好在天冷,外面没什么人,岳琴急急的冲他喝一声:“你小点儿声,还让不让我做人了?”

“和我在一起,很丢人吗?”赵德钢一脸受伤的表情,“我,有那么不堪吗?”

岳琴现在真心的头疼了,她可以确定,站在眼前的这个小男人,最低学历是高中,而且,从小到大,家里条件好到不用他操任何心,所以,标准书呆子,指的就是他。

当然,他这书呆子,在感情上主动性上好象一点不呆,就是,审美和别人不大一样。

----

今天一更,明天尽力两更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