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823章 当局者迷

第823章 当局者迷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17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心情不好,是因为离开?不至于吧,也就离开一个多月,和你以前出任务也没什么太大区别。”见洛叶自打上了飞机,就一直心事重重的盯着窗外发呆,朱红雨遂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“当然不是因为离开!”洛叶收回视线,苦笑,“朱姐当我是没离过家的小孩子呢?”

朱红雨想想,再问:“是因为一段时间见不到夜轩,伤心?”

“这和你先前问的不是一回事儿吗?”洛叶无奈的看着她,“我要真是那么不成熟,你会让我做你的搭裆吗?”

朱红雨拍拍额头:“说的也是,那你是为什么不高兴?说给我听听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“朱姐,我第一次发现,你还挺八卦的。”

朱红雨翻个白眼儿:“这不是八卦,这是关心身边的人,你和我一起出去工作,哪能老阴沉着脸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强买强卖呢。”

“这样的好事儿还需要强买强卖吗?你只要勾勾手指头,无数人前仆后继的跑过来,想要加入到这个队伍。”

“你这不是那个例外吗?好了,别岔开话题,赶紧告诉我实情,我可不希望你因为情绪影响到工作。”

“八卦还非要给自己找个借口,我走之前,去见过一个好朋友,是在替她心烦……”反正也没什么好背人的,洛叶便将唐洛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。

朱红雨叹息:“这种事儿吧,外人还真是没法多说什么,劝分,好象不盼着人家两家联姻变强,劝好,又好象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

“其实,以我和唐唐的关系。倒不必考虑那么多虚的,就是实事求是的劝她,可她现在是钻了牛角尖了,根本听不进去。

她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,没有了付默,她根本活的了无生趣,至于嫁给谁,也无所谓了。

如果说,付默现在选择的也是一段没有爱的情感,那么。我们还可以双方周旋调和一下,可偏偏的,付默和雷雨的关系好的蜜里调油似的。你说,我总不能去拆散人家吧?

而且感情也不是能勉强的事儿,错过了,就有可能再也回不去了,所以说。分手,是绝不可以随随便便说出来的。

还有,女孩子也不可以把耍小性子当成习惯,一次两次是情趣,次数多了谁也受不了,尤其。当对方还是一个特别认真的人的时候……”

“哎哎哎……”朱红雨急急的打断洛叶,“我听你这话,怎么好象是意有所指呢?”

“看吧。敏感了吧?”洛叶好笑的看着她,“我告诉你,我还真是没有影射你的意思。

付默的确是一个特别认真的男人,不管感情还是事业,他都特别认真。而唐唐呢,其实和他性格有点相近。她是那种看上去大大咧咧 ,实则心思细腻的女孩子。

两人长期分隔两地的最大弊端就是,遇到困难的时候,陪在身边的永远不会是他(她),久了自然就有了怨气,分手也就常常挂在嘴边。

只不过,唐唐所谓的分手,根本是在赌气,而付默却当了真,加上当时的他,因为家族企业的纷争,压力很重,不想别人说他和唐唐在一起,是为了借唐家的势。

努力挽回无果后,他也就选择了放弃,所以,阴差阳错的,俩人就那么错过去了。

朱姐,现在,我这么详细的把这些讲给你听,倒真的是希望能给你带来一些启发。”

朱红雨“切”一声:“人啊,就是这样,看别人的感情都看得挺明白,到了自己,就犯糊涂了。”

洛叶斜睨着她:“我哪有犯糊涂了?别一竿子打倒一船人好不好?”

“我就觉得凤团比夜轩好,可你偏偏就对凤团不感冒,洛叶,说真的,象凤团那样,为了感情可以付出一切的男人,真的不多。”

“夜轩也为我付出了很多,牺牲了很多,只不过,你和他不熟,便会习惯性否决他。”洛叶忍不住辩解道。

“或者吧。”朱红雨想了想,问道,“洛叶,跟我说实话,如果你最先遇到的是凤天至,选择会不会不同?”

“不会!”洛叶想也不想的答。

“为什么?”朱红雨一脸疑惑,“凤团这个人虽然外界对他的评价不怎么好,但,实事求是的讲,他真实。

无论是做战友做朋友还是*人,他都是绝佳的人选,你为什么会这么直接的否定他?”

“当时,我家和他家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误会,就算是遇到了,也不会往你想的那个方向发展。”洛叶简单解释道。

“噢噢噢……”朱红雨恍然的拍着脑袋,“我想起来了,这事儿以前听爷爷提过一嗓子。

不过,说起来凤家老头也很有诚意,事隔多年,仍是把亲生儿子送到温家接受处置,就现在来说,温家与凤家的关系,应该是缓和了吧?”

洛叶瞪她一眼:“你说呢?”

朱红雨略一琢磨,明白了她的意思:“那倒也是,凤老头如果不是为了和夜家竞争,也不会做出这种举动。

不过,我相信凤老头做这事儿,绝对是背着凤团的,就凤团的性格来说,肯定不能接受凤老头以此做为联姻筹码。”

“你对凤天至倒是很了解嘛。”

“那是当然,我们从很小就认识了,而且又一起共事那么久,他那个人吧,怎么说呢?”朱红雨认真思索了一会儿,道,“你不能把他划归到坏人的行列,但,也不能划归到好人的行列。

他就是一个特别率性的人,做事方式常常会出人意料,但是有一点,只要成为了他的朋友,他的战友,就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后背亮给他。

他向来护短,有的时候。甚至会护的毫无原则,这也是外界对他风评不好的根本原因吧……”

洛叶打断她:“说着说着,怎么说到他的身上了?朱姐,还是好好琢磨琢磨你自己的事儿吧。”

“我的事儿有什么好琢磨的?倒是你朋友的事儿,你还真需要好好琢磨琢磨,婚姻不是儿戏,嫁错人,一辈子也就毁了。”

朱红雨成功的将话题又转回唐洛身上。

“这事儿,琢磨也没用。”洛叶轻叹一声,“我已经叮嘱我的两个朋友。多去陪陪她,希望,回来后能有好消息吧。”

“这不象你的性格啊……”朱红雨上下打量着她。“依照我对你的了解,不应该这么冷血才是。”

“冷血?”洛叶好笑的看着她,“亏你能想得出来,你说说,我有资格去拍着唐洛的肩膀让她分手吗?

我能做的。就是劝她考虑清楚,再说了,外人的劝解,有时会让人有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,我暂时还是少说几句吧。”

“噗!”朱红雨喷笑着道,“她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了?”

“是啊。”洛叶也笑起来。“那丫头现在是魔怔了,谁劝她她喷谁,还是让她缓缓再说吧。”

“那你还让你的两个朋友去劝?”朱红雨用肩膀蹭她一下。“现在我算明白了,你也是个坏的。”

洛叶苦笑:“要是我没遇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,就算她骂我,我也去陪她,可是。就我现在这情况,实在不想冒险把别人也扯进去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朱红雨摸摸她脑袋。“我就说嘛,你不应该是那么冷血的,你是担心夏家会用唐家牵绊你?”

“我觉得,到了那种身份的人,应该不会用那种手段吧?不过,凡事儿还是慎重一些好。

唐家现在的一个竞标很重要,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原因,给唐家带来损失,所以……”洛叶顿住不再说下去。

“如果真有心用这事儿来牵绊你,想查到也不难,但是,我觉得,身份摆了那儿,他不至于。

不过,你这样慎重是好的。”朱红雨轻叹一声,“洛叶,有时候我会有一种错觉,你根本不是才二十岁,你思想的成熟度,绝对可以和三十岁的人媲美。”

“这话,我听上去怎么那么别扭,你是在影射我,心理年龄太老了?”洛叶半开玩笑的道。

“成熟和老是两个概念,你明白我的意思的,不过……”朱红雨掐一把洛叶嫩腮,“跟我说说,怎么保养的?上次出任务的时候,你皮肤虽然也极好,却是没法和现在比,怎么出了一趟任务回来,脱胎换骨了?”

洛叶白她一眼:“是你看错了吧?我一直是这样的。”

“真的?”朱红雨疑惑的搓搓眼睛,“真的是我看错了?我才二十多岁,没到眼神儿不好使的地步吧?”

“那说明你以前不够关注我。”

“不可能……”朱红雨拧着眉头,“从没见我就在关注你,怎么可以说我不够关注你呢?洛叶,你发誓,你真的没藏私?”

“唉,我算是发现了,不管什么性格的女人,都会对面子问题超级重视,我郑重其事手和你说,绝对没有藏私!”

“好吧,信了你了。”朱红雨打个呵欠,“说话也累人,我要睡一会儿。”

洛叶点点头:“嗯,养的皮肤美美的,才能让某人动心嘛。”

“瞎说什么呢!”朱红雨拍她一巴掌,“我都跟你说了,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!”

“好好好,不喜欢他却把第一站放在他的部队,这事儿,我到底应该怎么理解呢?”洛叶重重叹一声,“岳指导啊,总有你后悔的一天!”

“不理你,我睡了。”朱红雨边说边往后靠靠,闭上了眼睛。

……

一身笔挺的军装,小平头,面色黝黑,五官算不上俊朗,看上去却是很舒服,洛叶和朱红雨下了飞机,迎接他们的,就是这位和岳三铁有三四分相似的薛锋起。

“小雨,这位就是将要和你搭裆的洛叶吧?”

“老薛,第一句话就问这个,你不会是对我们洛少校一见倾心吧?告诉你,人家可是名花有主,你少打主意!”

“你呀!”薛锋起无奈的指着她,“我算是看出来了。不损我你就是心里难受,洛少校,别听她胡说八道,从小到大,她在我面前就没个正形,整个就是野丫头一个。”

“呵呵……,薛连长好。”洛叶笑笑打招呼。

薛锋起爽朗的笑着:“别那么客气,叫我老薛就行,对了,听说你才二十岁就已经是少校了。和你比起来,我真应该把自己掐死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,我就不多说什么了。谦虚两句吧,会显得装,承认吧,又显的自满,算了。我还是闭嘴吧。”

薛锋起竖竖大拇指:“老朱,我总算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她作助手了,这性格,和你对撇子!”

“他就一粗人,别搭理他!”朱红雨说着瞪薛锋起一眼,“我说多少次了。不准叫我老朱,再这样称呼,我和你翻脸。”

“小朱?”

“滚!”

薛锋起一脸恍然的摸着脑袋:“明白了。明白了,女人怕老,所以,你应该是想让我叫你猪崽儿!”

朱红雨飞起一脚就踢过去:“死去吧!”

一个闪身躲开,薛锋起无奈的摇着头:“难怪一直没男朋友。就你这性格,谁敢要?”

眼见朱红雨脸色有点儿变。洛叶赶紧岔开话题:“薛大哥,大巴就要开走了,咱们?”

薛锋起猛的一拍脑门,指指几米开外的绿色吉普:“那是咱们的车,瞧我,见了猪崽就失态。”

“死圈圈儿!”朱红雨用力推他一把,“你再得瑟,我把你小时候的糗事儿说出来!”

薛锋起赶紧求饶:“好好好,我闭嘴。”

上了车,朱红雨看向洛叶:“知道他为什么叫圈圈儿吗?”

薛锋起急的脸通红:“红雨,我错了,我错了!”

“晚了……”朱红雨拖长调儿白他一眼,继续问洛叶,“发挥你的聪明才智,猜一下?”

洛叶用力憋着笑:“能联想到一点,就是不知道对不对。”

“说出来听听。”

“不用了,不用了。”薛锋起连连摆手,“红雨,我保证,以后再也不拿你开涮了。”

“开涮?”朱红雨反问一句。

“对啊,以后再不叫你的外号儿,也不笑话你象男人婆……”

朱红雨一脸激愤的打断他:“他叫圈圈儿,是因为他到了六岁还尿床,他家的被子晾在外面,总是一个黄圈儿一个黄圈儿的。”

洛叶装作若无其事的盯着窗外,一副欣赏风景入了迷的样子,实则已经笑到内伤,这俩人,倒真是欢喜冤家。

朱红雨对薛锋起有情,这是肯定的,而薛锋起也绝对不象朱红雨说的那样,对朱红雨完全无意。

有些事儿,或者真的是旁观者才清。

被朱红雨揭了短的薛锋起,脸涨的象个紫茄子,半晌,咳一声:“谁小时候,没尿过床?”说完后悔的要死,果然,朱红雨迅速接话,“是啊,谁小时候都尿过床,可是,到了六岁还尿床的,只有你!至少我知道的,只有你!”

“好吧好吧,姑奶奶,我服了你了。”薛锋起一脸被打败了的表情,“我要是不求饶,你能扯着这个话题说到明天是吧?

红雨啊,不是哥说你,有些时候吧,得饶人处且饶人,哥不和你计较,旁人不可能不和你计较。”

朱红雨“切”一声:“你是谁的哥?也就比我大了一个月而已,充什么大尾巴狼?”

“大一天也是大,双胞胎不照样要分个大小出来?”

“谁和你是双胞胎?”

“我这不就打个比喻吗?”

“……”

俩人斗嘴斗的不亦乐乎,渐渐就忽略了旁边还有个听众,最终,还是洛叶听不下去了:“你们俩,差不多行了,在我面前秀恩爱呢?”

他们自己没意识,她就帮着提醒一下吧。

“谁和他(她)恩爱了?”

这句话,俩人说的是异口同声。

“瞧,这就是默契!”洛叶摊摊手,“我劝你们,静下心来好好想想,心里的那个人,到底是谁。”

“是谁也不能是他(她)!”

又是异口同声。

洛叶再摊摊手。直接不说什么了。

“这种默契说明不了什么,你硬是把我和他扯一起,我当然要辩解,而他,心里还惦着他那个玲玲,当然也要赶紧把自己摘巴清了。”

薛锋起透过后视镜瞄她一眼:“唉,朱红雨,我怎么听着你这话那么泛酸呢?我说,你不会是真的喜欢我吧?”

“我泛酸?做你的大头鬼梦去吧!”朱红雨一张脸扭巴成苦瓜状,“我有喜欢的人。你少自作多情好不好?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薛锋起拍着胸脯,“刚才吓死我了。家里那么逼,要是你再缴了械,我可就真的走投无路了。”

“和我在一起会让你觉得是走投无路?”朱红雨的声音猛的高起来,“停车!赶紧停车!”

“好了好了,别生气……”薛锋起赶紧求饶。“我这不是怕委屈了你嘛,你说,我心里明明有别人,娶了你,可不就是委屈你吗?”

“谁让你娶我了?”

“我这不说了嘛,我是急中出错。别气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得,俩人又斗起嘴来了。

洛叶心中不免暗自好笑,要是哪一天。他们读懂了自己的心意,回想起来之前的一切,会是什么感觉?

有些时候,从小一起长大,熟悉的程度和家人一样。便会误读了双方的感情,尤其。俩都是感情不敏感的人,这种机率就更大了。

她现在反倒有些担心岳三铁,虽然在纠结背景不敢接受朱红雨,但当对方一些人正嫁人的时候,肯定是个不小的打击。

车子到达目的地78241驻地时,已是下午三点多,洛叶和朱红雨在薛锋起的带领下,去拜访驻地的马司令和李政委。

“小朱,你这是来抢人了?”三人一进门,坐在沙发上的一名四十六七岁的男子便爽朗的笑着站了起来。

“李叔叔,您应该这样说,‘小朱啊,你这是来给我们送荣誉了?’,这才是实情。洛叶,这位是马司令,这位是李政委,马伯伯,李叔叔,这位是和我一起选拔人才的洛叶少校。”朱红雨边回话,边给双方做介绍。

洛叶敬礼:“马司令好!李政委好!”

“洛少校好!”

“洛少校好!”

马司令和李政委礼貌的回礼。

“这介绍的工作,难道不应该是我做吗?敢情,我又被篡权了?” 薛锋起忍不住抱怨。

“都是熟人,用得着你装大尾巴狼吗?我为什么把这儿做为选拔的第一站?第一,好久不见马伯伯李叔叔,挺想的。

第二,招收名额有限,哪个队上入选的人数多哪个队就光荣,好事儿,我当然要先留给从小最疼我的马伯伯和李叔叔了。”

“丫头这嘴巴是越来越甜了。”马司令笑着看向洛叶解释道,“洛少校,我们几家以前都在一个大院里住,小雨和小起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和一家人一样。”

“噢噢,看得出来,你们之间的感情特别好。”

李政委看一眼时间:“你们乘了五个多小时的飞机,就算身体底子再好,也会觉得乏力,先回去休息吧,晚上咱们一起吃饭。”

“马伯伯,李叔叔,那我们就不客气了。”朱红雨边说边拉着洛叶往外走,另一只手则来回摆着,“马伯伯,李叔叔,再见。”

洛叶不好甩开她,只好回过头冲马司令李政委歉意的笑笑:“马司令,李政委,晚上见。”

马司令笑着摆手:“去吧去吧,这丫头要真和我们客气,我们就要反思一下,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了。”

洛叶和朱红雨的房间是一套二居室,薛锋起带两人找到门,便离开了,约好晚上再见。

待薛锋起离开,洛叶笑着道:“朱姐,原来第一站是你的大本营啊,先前我还纳闷,怎么会第一站选这儿,现在总算是明白了。”

“你明白什么?”朱红雨白她一眼,“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瞎想什么,路上乱说话的帐我还没和你算呢,等着吧,我会找机会收拾你的。”

---

两更合一起,还有两更,补昨天的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