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807章 温老爷子的怒

第807章 温老爷子的怒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21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姐,到现在,你没有一点点愧疚?”

“嗯?”洛大姑愣一愣,才明白过来洛正刚说的是什么,不自在的搓搓手,“看到爸现在的样子我当然后悔,要是早知道会出这样的事儿,打死我也不当着爸的面说那些话。

不过正刚,姐也想问你句底实话,到了现在,你一点都不觉得亏了姐?不觉得应该帮姐一把?”

洛正刚淡淡的看着她的:“姐最好拍着自己的良心回想一下,这些年,我到底有没有帮你……们。”

“有是有,可是……”洛大姑沉吟一下,认真的看着洛正刚,“可是正刚你必须承认,相对来说,帮大哥二哥两家更多,但事实上是,我为你付出的,比大哥二哥要多得多。”

“姐,话说到现在,你怎么还活在自己的臆想里?当年中专预选你没选上,考高中也没考上,这不算是不供你吧?

至于帮谁更多一些,就要看各自心里那杆秤到底往哪偏了……”洛正刚看一眼时间,打住了话头,“算了,你想不开我说什么也没用。

爸现在也差不多醒了,我要回医院去,你们抓紧时间收拾东西回老家,这个时候爸看到你们,情绪一波动,可就危险了。”

“我是爸的女儿,凭什么让我离开?”洛大姑一脸的不悦。

“舅舅,让我和妈妈去看看姥爷吧,妈妈一直担心的要命,要是就这样回去了,肯定会吃不好睡不好的一直惦着姥爷。”钱小甜也帮着求情。

一直以来,洛正刚对家人都极为的和蔼,是以,长辈小辈们对他都谈不上怕,否则。钱小甜也不敢这样对他说话。

“你们还有脸说?”洛正刚脸阴沉下去:“要是不想大家再也不是亲戚,就听我的赶紧回老家。”

几年的市长书记加省长的历练,洛正刚身上自是累积了骇人的威严,只不过他在亲人面前一向亲和,才让人觉查不出来。

现在,他不再刻意收敛,洛大姑和钱小甜立时就觉出了不同,原本还想说几句的洛大姑,张了张嘴巴没敢再说什么,她也是担心万一惹怒了弟弟以后不再和她来往。那她可就是得不偿失了。

“有事儿没事儿的别去找姚花,以前的我就不计较了,要是让我再发现。别怪我不讲情面。”洛正刚走两步,又回头扔了一句。

“我……”洛大姑嗫嚅着还没说出个所以然,洛正刚已经走的没了影子。

“妈,怎么办?”钱小甜六神无主的看着洛大姑,难不成。她们就这样认输的跑回老家?

“让我想想……”

钱小甜想了想,凑了洛大姑耳边:“妈,要不,您再去孙家坐坐?”

“不去了。”洛大姑摇摇头,“上官云虹不是个笨的,我们再去就是画蛇添足了。走吧,咱们先回老家,留得青山在。不怕没柴烧。”

洛正刚到医院时,洛老爷子已经醒了过来,刚转到vip病房,医生让大家换了消毒衣进去看过老人后,就都撵了出来。说是老爷子现在太虚弱,大家在里面会影响老人休息。

众人出来商量了一下。便让洛正刚和温馨先去陪着老爷子,等下午洛正刚走了,洛叶等人再轮番上阵。

至于洛大伯和洛二伯等人,家里的活计不能丢下,见老爷子没了危险,当即赶回了乡下,约好等过几天再来看老爷子。

洛大伯和洛二伯两家离开后,洛叶便将洛正刚拉出来小声问道:“爸,大姑的事儿……”

“我让她们回去了,你大姑不是个傻的,不会听不出我的话音来,放心吧,这段时间她不会过来了。”洛正刚叹一声,“一家人搞成这个样子是你爷爷最不愿意看到的,可是……哎!”

“爸,我就纳闷了,爷爷那么严厉的人,怎么能把孩子管成这样?”洛枫忍不住好奇的问道。

“孩子多,你爷爷哪能顾得过来?其实,孩子性格的形成除了家长以外,最主要的就是看他和谁一起玩儿,那个影响,比父母还要严重。”

影诺笑嘻嘻的插嘴:“难怪大家对我的夸奖越来越多了,原来是因为我受洛洛影响太多。”

“好吧,这个夸奖我收下了。”洛叶亲昵的摸她脑袋一把,看向洛正刚,“爸,我已经决定,养殖场那边让大姑退出去,以后,也不想再和她有任何联系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洛正刚犹豫一下,点头,“叶儿看着办吧,至于以后的事儿,如果她们真的改好了,还是一家人。”

“改好……但愿吧。”洛叶叹一声不再说什么,对方毕竟是老爸的亲姐姐,做到这个地步,已经是老爸的极限了。

下午洛正刚离开后,洛叶和夜轩便进去陪洛老爷子,只不过一天的功夫,老爷子看上去仿佛苍老了好几岁。

握着爷爷粗糙的大手,洛叶泪花在眼眶里直打转,到了现在,她还是自责的要命,要是她早些采取措施,爷爷哪需要遭这个罪?

她也怪自己太粗心,心梗在发生之前,都是有预兆的,就算老爷子不说,她观察的仔细些,也是能看出些许兆头的,毕竟她也算半个医生。

“叶儿,不哭,爷爷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洛老爷子醒来,恰好和孙女泪濛濛的眼睛对上,便扯出个笑容,安慰孙女。

“爷爷,不舒服为什么不说出来?”洛叶嗔怪的瞪一眼老爷子,“你看看,因为你怕大家担心,结果变成了现在这情况,到底哪头子合算?”

“是爷爷错了。”老爷子虚弱的笑笑,“刘爷爷刘奶奶怎么样?没被我给吓坏了吧?人家来了,结果我病倒了,也不能陪着,实在是失礼。”

洛叶一头黑线的看着老爷子:“爷爷,都什么时候了,您还顾着这些个虚礼?刘爷爷刘奶奶昨天晚上因为担心爷爷没睡好,被我施了针睡下了,想来也来不了。”

“叶儿让他们睡到几点?”老爷子忍不住轻笑。

“到晚上吧。”

正说着话,主治大夫廖主任走了进来,看了看床头仪器上的数据,满意的点点头:“不错,老爷子身子骨结实,刚好又赶上咱们医院上了微创新设备,照这个进度,没几天就恢复了。

不过,就算恢复的好也不能劳累了,你们陪床的可以说话给老爷子听,尽量不要让老爷子多说话,话多也伤身,知道吧?”

“知道,我们会注意的。”夜轩赶紧应答。

廖主任笑着夸奖:“老爷子,好福气啊,儿孙满堂又孝顺。”

“是啊,孩子们都孝顺,就我这老骨头总给他们添麻烦,耽误孩子们的工作,哎!人老了,毛病也就多了。”见了医生,洛老爷子也是很感慨。

廖主任呵呵笑起来:“老爷子这心脏其实原本就有小毛病,发病是迟早的事情,现在这样反倒也算件好事,手术后,多了我不敢说,二十年内心脏没问题我还是能担保的。”

熟人就是有这好处,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好听的安慰病人,这提议——当然是洛叶要求的。

当然,也不是说老爷子心脏会出问题,只不过病人的心情愉悦对康复有极大的好处,不算夸大的谎言,未偿不是有助恢复的好办法。

果然,廖主任离开后,洛老爷子的精神比刚才又上了一个台阶。

五天后,老爷子基本恢复健康,可以在病房区溜溜达达的来回转转,而且最让大家高兴的是,一点后遗症也没落下。

“你先回去吧,刚上任就请这么久的假,不好。”瞅了个机会,洛叶撵一直陪在身边的夜轩。

夜大帅哥表情平静的道:“没事儿,我请了半个月的假。”

“半个月?”洛叶一头黑线的看着他,“我说,你什么时候被凤天至附体了?”

“不耽误,我带了资料过来,请假的这些日子也一直在看资料,等我回去上班的时候,就完全可以接手了。”

“叶儿!”

冷不丁的一声大喝,惊的洛叶打了个哆嗦,回过身一看,温老爷子温老太太和温桐,温松温柏及温家一众小辈正往这边走,吆喝她的当然是温老爷子。

“姥爷,姥姥,舅舅,舅妈……,你们来了?”洛叶讨好的笑着凑了过去。

“出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不和我们说?”温老爷子恨恨的点着她的脑门,“要不是星弄说漏了嘴,我们都还被蒙在鼓里呢。”说着指向夜轩,“还有你,莫名其妙的说什么请假回京一趟,是不是故意想瞒着我们?”

“不是!”

“不是!”

小两口异口同声的否决。

“不是什么不是?一个个的给我解释。”温老爷子一脸的怒气,站了他身后的温桐一脸苦笑的冲洛叶使眼色,意思是老爷子很生气,让她好好哄哄。

“我当时慌了,忘了。”洛叶想了想,实话实说了。

“当时忘了,过后呢?”温老爷子却是不放过她。

“过后乱七八糟的事一直在折腾,就没想起来。”好吧,她不是狡辩,是真的,只不过等后来想起来的时候,已经没勇气通知温家了。

“你呢?”温老爷子指向夜轩。

“我当时也就是觉得那个理由比较好,主要是不希望爷爷生病的事儿人尽皆知。”

温老爷子瞪着两人:“哼!要不是知道亲家已经完全恢复,我才不原谅你们呢!赶紧带我去看洛大哥。”

---

今天七夕,祝所有亲幸福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