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757章 为爷爷做的事(祝糖糖新婚大喜!)

第757章 为爷爷做的事(祝糖糖新婚大喜!)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1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等等。”洛叶止了脚步,“做为父母,即便儿女做到了这一步,估计他们也是不希望儿女受委屈的。

咱俩要真按照猛虎的规矩办了,老两口表面上感谢咱们,心里说不准会埋怨咱们,算了!还是问问他们的意思再说吧,别好心办了坏事儿。”

赵倩倩眉头皱起来:“要真是那样的话,咱们还是别管了。”

“真正狠得下心的父母有几个?除非被伤的实在太深,为了生存,万般无奈下,才不得不做出选择。”洛叶轻叹一声,“走吧,问问老两口的意见,视情况再决定到底要不要帮。”

赵倩倩闷闷的应答一声,跟在洛叶身后,耷拉着脑袋,闷不吭声的往前走,那模样儿,跟个霜打的茄子差不多。

洛叶扫她一眼,笑了起来:“倩倩,还说我太容易意气用事,看看你自己,也太情绪化了吧?”

“大姨妈来了,我当然情绪化。”赵倩倩振振有词,洛叶似笑非笑的回头瞄她一眼:“是吗?”

对方眼神不自然的闪闪,长长的睫毛忽忽悠悠的垂下,半晌,抬起头:“人,总是有特别在意的禁忌的事情,我不知道洛洛你的禁忌是什么,反正我,最看不得家人成仇。”

想起赵倩倩说过的她家的事情,洛叶放慢脚步,与她齐了肩:“一样米养百样人,过去的事儿不要总装在心里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赵倩倩重重叹一声,“只是,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我就会忍不住的想起我家的事儿。

爸爸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,下有一个妹妹,我们家最穷,不只伯伯姑姑们瞧不起我家。爷爷奶奶也不待见我们。

要不是姥姥姥爷赶到沙市帮爸妈照看我,让他们两个可以安心的上班,我们家的状况可能会变的更差。

爷爷奶奶是极为传统的人,虽然不待见爸妈,逢年过节的时候,却一定要我们过去,姥姥姥爷便只能孤零零的自已过节。

一样是老人,凭什么爷爷奶奶可以儿孙绕膝,姥姥姥爷就要孤苦零丁?有一次,妈妈爸爸提出来。陪姥姥姥爷一起过年。

结果,爷爷奶奶当时没说什么,过后。瞅了我爸妈不在家,把我姥姥姥爷骂了一番,说他们没有儿子,想要霸占他们的儿子。

姥姥去世的早,和受这些气是有着关系的。所以,我特别害怕看到别家闹矛盾,姥姥是最疼爱我的。”

之前就听她提过,也是打她进了猛虎,她家才在亲戚间抬得起头来,具体的。虽是没问,却也能猜个*不离十。

现在听她说出来,倒是和猜想的没什么出入。

这种例子不少找。儿女与儿女不相同,父母与父母也是不尽相同的,这些个,没的选择的,是好是坏只能认了。

就象她家。爷爷是极好的,可大伯二伯和姑姑哪有一个是靠谱的?若不是老爸起来了。估计她们现在也是极不受待见的。

“洛洛,你看我脸上长了不少的痘,有没有什么好方法教给我?”洛叶半晌不吱声,赵倩倩便想起了上次洛叶说过的她家也不消停,是以,迅速转移了话题。

洛叶打量她几眼:“洗脸的时候,在盆里放点盐,杀菌去油脂,你是油性肌肤,这个方法很适合。”

两人再回到李宝汉家时,看热闹的都已经散去,房间里就剩了李宝汉两口子和李宝汉弟弟一家在收拾烂摊子。

李大娘看到两人,赶紧迎过来:“这俩孩子,这么晚又跑过来,这屋里冷的跟个冰窟差不多,可怎么办?”

“我还没来得及和大伯说。”李立刚赶紧解释,并迅速将洛叶和赵倩倩来过的事情讲述了一遍。

“劳烦俩孩子了。”李大娘抹抹眼角,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“大爷,大娘,我们是想问问,二老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洛叶道。

李大爷停了手上的活计,叹一声,“刚才买房子的人家过来看了看,说是收拾不好,就把钱退他们,房子他们不要了。

再在这儿留下去,我们老两口哪还有活路?我们商量了一下,老大老二翻走的钱,

得要回来,房子收拾好了,我们就离开这儿。

“爸妈和我们商量过了,和大伯家一起搬走,这儿,以后就不回来了。”李立刚接话道。

李宝汉赶紧道:“宝全,弟妹,立刚,这事儿你们别急着下决定,哪好让我们俩拖累了你们,再说了,立刚还没和巧巧妈商量呢,这事不好这样儿。”

“就是,住了一辈子的地方,要不是实在没法子,哪舍得离开?”李妻抹抹眼角,“二弟,弟妹,立刚,你们的情,俺都领了,可是让你们陪着走到那一步,我和他爸,心里亏……”

李立刚迅速打断李妻:“有什么亏的?咱们一大家子住在一起,才是最重要的,要不,等大伯和大伯娘走了,我爸妈肯定见天的惦着你们。

大伯和大伯娘回村子去,大多数人已经不认识,连个说底实话的都没有哪能行?巧巧妈是个什么脾气,大伯和大伯娘又不是不知道,担心个啥?”

洛叶心中一动:“你们在村子里也没多少熟人?”

“是啊,原本的大多来了矿上,现在村子里的,大多是外地来打工的,没几个认识人。

而且……”李立刚顿了顿,看向李宝汉两口子,“而且,我和爸妈也担心,到时大哥二哥去捣乱,大伯和大伯娘应付不了,有我们在那儿,他们不敢。”

李宝汉那养了俩什么儿子嘛!赵倩倩实在就纳闷了,同样是儿子,这差距是不是也忒大点了?

“钱,你们打算怎么要回来?”洛叶又问道。

“我和我爸还有大伯找上李七太爷爷,实在不行,就打官司,要不大伯家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回答的又是李立刚,他成代言人了。

“换个地方生活,你们愿意吗?”洛叶边说,边在几人身上睃巡了一遍。

“换到哪儿呢?”李立刚苦笑,“就我们那点儿家底,回村子里去,好象是唯一的选择了。”

“去鲁东,愿意吗?”洛叶紧补一句,“我的意思是,我给你们提供工作和住的地方,并且保证以后也不会让你们居无定所,老无所养,愿意去吗?”

良友旗下的各个老人院里,都有退伍老兵,大多在战争年代留下伤残,转业回乡务农,或终生未娶,或无儿无女。

这部分人,要是由在农村生活过的护理者来照顾,相信,从身心上对他们都会有好处。

当然,这是其一。

最主要的,她还是想给爷爷找几个能说话的人。

上次和妈妈打电话,妈妈告诉她,宋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不好,脑子也越来越糊涂,爷爷和他在一起,根本就是在照顾一个不懂事的孩子。

生老病死是人无法违背的规律,宋爷爷已经八十几岁的年龄,她自然是左右不了什么。

可是,爷爷才刚刚七十岁,大院里的人,根本不适合跟他成为朋友,天天被捧着被奉承着,绝对不是爷爷喜欢的。

原本,她也想过让爷爷去老人院,找几个伴儿解解闷儿,可是查了一下鲁东老人院的人员结构,还真没有合适的。

为了让爷爷开心,她花钱雇几个人陪着老爷子当然是没问题的,可是她很清楚,若真的那样做,爷爷是不会接受的。

那么,她只能从别的方面想办法,这次,倒是巧合了,这一家子人,老实,心善,又在农村待过,和爷爷,应该是可以聊得来的。

与她而言,让爷爷开心长寿,是最重要的!

……

第二天,李宝汉老两口到了鲁东界内,还有些晕晕乎乎的,总是觉得眼前的一切不真实。

至于李宝汉的俩儿子儿媳,就觉得更不真实了。

那黑乎乎的小手枪,那盖着国徽钢印的小本本——那样娇滴滴的俩姑娘,竟是那么大级别的人物?

他们当然表示怀疑了,结果,对方手铐一拿出来的时候,他们是彻底怂了。

任他们再邪性,见了那些个东西,也是吓得要命,让干嘛就干嘛了,只要不抓他们进监狱就行。

他们再傻也知道,那样抢了父亲母亲的东西,那样祸害了屋里的东西,是犯法的,原本只不过仗着父母老实,才肆无忌惮的。

现在,他们可悔死了,不但一分没捞着,还把原本赔偿的六万还给了父母,还还还……还倒贴了二万的修缮房屋费以及一万的养老费。

关键,那俩祖宗还说,以后,每年要给老人三千的养老费,少一分就把他们抓起来,这……这还让不让人活了?

李翠花越想越气,捞过棍子,对着李老大就是一顿胖揍,而李老二家恰好相反,气极的李老二对张香兰就是一顿胖揍。

被揍二人组,只能忍气吞声,谁让他们被捉|奸在床了呢?

---

今天是“糖糖”,可耐的糖包纸姑娘大婚的日子,在此,祝糖包纸新婚大喜!早生贵子!永远幸福!

亲们,也送上你们的祝福,同时沾沾喜气呗~

遁下继续码字去,还有点小烧的暖,会努力滴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