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748章 抓捕

第748章 抓捕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79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行,行,当然行……”李绍刚应答着看向赵倩倩,眸中满不舍:“倩倩,我在这儿等你。”

林美丽忍不住取笑:“绍刚,我只是和她们说几句女人间的体己话而已,占用不了多长时间的。”

李绍刚笑着冲几人摆摆手,背过身去来回的踱着步子,掩饰尴尬,半晌,估摸着几人走远了,才转回身盯着赵倩倩的背影怔怔……

长这么大,第一次想要和一个人好好的在一起,呵护她,爱惜她,让她过的幸福,同时,也满是惶恐的担心对方会离开自己。

按说,自己的条件配对方绰绰有余,可是不知为什么,他总是觉得心里没底儿,有一种她随时会离开自己的怪异感觉。

正因为这样,他才会想着寸步不离的跟着她,才会放低了身份去讨好她的朋友,要是老爸老妈看到他现在的样子,肯定会怀疑,这到底还是不是自家那个目空一切桀骜不驯的儿子。

从小到大,他都走的顺风顺水,小学初中都是在老师的娇宠下走过来的,高中时被送到国外,直至大学毕业归来。

别的留学生为了生活去端盘子端碗的时候,他住在宽敞舒服的公寓里,怀抱美女玩游戏。

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,与他有过关系的女人,他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有多少,可是,从未有一个在他心中留有印痕,也从未有一个如赵倩倩这般,让他迷失了自己的去迎合,这种感觉让他害怕,又让他满是期待。

父母给予了他足够的物质享受,却从未用心的感受过他内心的真实需求,过着那样繁花似锦的生活,是因为他孤独。

所谓的朋友。看中的是他背后站立着的父亲,所谓的亲戚,看中的是父亲能给他们带去的利益,所谓喜欢他的,看中的是他的挥金如土……,只有父母对他算是真心的,可他们,和他之间存在着无法逾越的代沟。

或者正是她不把他放在眼中的做法,深深的打动了他,细想之下。从没有哪个女孩子敢这样待他,莫不是极尽所能的发嗲讨好他。

至于在国外认识的那些女孩子,他就更不消说什么了。大家在一起,图的就是个一时快活而已。

思绪纷乱间,赵倩倩和洛叶、林美丽出现在视线中,李绍刚笑着迎过去,“这么一会儿就等不及了?”林美丽打趣的笑着。

“那是。现在我是一刻都不想和倩倩分开。”李绍刚说着上前拉住赵倩倩,“你离开这一会儿,我想了很多,我,不能失去你,倩倩。咱俩年前结婚吧,好不好?”

离过年也就还有一个多,是以。李绍刚的提议不只赵倩倩,洛叶和林美丽也齐齐愣住了。

“倩倩……”李绍刚巴巴的望着赵倩倩,眸中满是期盼。

“这个……”赵倩倩牵强的笑笑,“这个以后再说,咱们才认识这么几天。说这些,太早了。”

李绍刚眸中的期盼黯淡下去。挤出一丝笑意:“我都听你的。”

洛叶和赵倩倩悄悄对视一眼,彼此的眸中满是无奈,这样的结果,是她们怎么也没想到的。

不管怎么说,李绍刚算不上好人,但也不是坏人,他只是个被宠坏的孩子而已,而这种人,认真起来更可怕。

伤害,是避不了的了,只能……将伤害尽量降到最低吧。

洛叶等人回到包房,杨润东打量打量几人,眸色微闪,低眉浅笑:“去拜访过长辈们了?”

“是啊,东哥,不好意思了。”李绍刚倒了满满一杯酒,高举,“晾了东哥这么长时间,兄弟自罚了。”

“不用……”

杨润东话音落下的同时,酒已经进了李绍刚的肚儿。

“刚子,咱们兄弟哪需要这么客气?”杨润东探询的看着他,“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了?”

“没有。”李绍刚再倒一杯,“高兴,兄弟今天是真高兴,二刚,宝儿,哥敬你们俩一杯!”

“刚子……”

阻止的声音还没出口,李绍刚一杯酒又下了肚儿,两人只好无奈的把杯中酒喝了下去。

见李绍刚又要倒酒,杨润东一把拉住他:“刚子,刚子,别喝了,吃完饭一起去k哥,到时让你喝个痛快。

别糟蹋这上好的干红,哥看着都心疼,这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觉得,这上等的好酒,你这个喝法儿,实在是糟践了。”

“哥哥,你瞧不起我。”李绍刚红眼瞪着他,“今儿的饭钱酒饭,兄弟来付,行不行?”

杨润东的眼神转向赵倩倩,眸中流露出不悦:“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“您这态度,有些问题吧?”

赵倩倩看向杨润东的眼神淡淡的,声音更是透着一丝子清冷,一旁的张爱宝不乐意了:“你这女人,刚子抬举你,别就把当碟菜了!”

“他,可以不抬举……”

“啪!”

赵倩倩的声音嘎然而止,只因,李绍刚竟是一声不吭的上前,给了张爱宝响亮的一巴掌!喝了酒的脸,本就泛着红色,一巴掌下去,竟是留下了几个深红色的指印子!

“刚子!”张爱宝怒视着对方,“兄弟的情份,到此为止,以后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!”在他看来,兄弟虽算不上手足,女人却真的是衣服,对方为了件稍稍好看点的衣服,竟是这样待呈他,让他的脸面如何下得来?

“随便,敢侮辱我的女人,不做兄弟也罢!”李绍刚歪着头看向杨润东,“哥哥你怎么说?”

“刚子,你喝醉了。”杨润东冲服务员招手,“买单!”

“慢着!”李绍刚指着服务员,“出去,你先给我出去!”服务员看看杨润东,再看看李绍刚, 一脸的不知所措。

“先出去吧。”杨润东就挥挥手,“去把单子算一下。”

“是!”服务员应答着退了出去。

“刚子,你想干什么,说吧。”杨润东面色平淡的看向李绍刚,眸色中,却是透着一股子厉色。

“哥哥,我心里烦啊……”李绍刚却是猛的上前,抱住杨润东就号啕大哭起来。

洛叶嘴角抽了抽,盛干红的高脚杯是四两的大杯,出去之前李绍刚就喝了三小半杯,去了林美丽的包房后,她们说话,他便和少东松对饮,七七八八的也喝了五六个半杯,这回来紧接着又灌了满满的两大杯,算起来,也喝了有二斤多了。

干红的度数虽不是太高,醉人却是一点都不含糊,加之李绍刚被赵倩倩拒绝后,心情有些郁结,此时,成了这个样子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洛叶腕上的表屏淡淡的闪了两下,她轻舒一口气,冲赵倩倩使个眼色,“绍刚,你把眼泪鼻涕都蹭到杨哥身上了。”赵倩倩说着上前拉起了李绍刚,扯着他坐到了自己的身边。

“倩倩,你对我真好。”李绍刚抓过赵倩倩纤手,搁脸上蹭蹭,咦一声,举起赵倩倩的手细细打量着。

她的拇指与食指指肚上,有一层薄茧,在国外留学多年的他清楚,这是经常握枪才会有的!

唇动了动,笑着看向杨润东:“东哥,让你见笑了,倩倩以前受了太多苦,我想保护她。”

赵倩倩的眼神微微闪了闪,他刚才,明显是明白了的眼神,明显是想问她的,却又突然向杨润东说了这么一句,是为了帮她掩饰?

“呯!”

房门猛然被推开,几名精壮男子冲了进来!

杨润东眼睛一眯,迅速闪到离的最近的张爱宝身后,左臂勒住他的脖子,警惕的看着冲进来的几人:“你们是谁?想干什么?”

“杨松起,你说我们想干什么?”冲在最前面的男子,亮了亮手中的军官证,笑眯眯的看着他,“我叫李红旗,远州驻军三团团长,现带领属下配合警方行动,杨松起,你倒真的是老而成妖了!”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杨润东扯着张爱宝退到墙边,背靠墙壁做屏障,“你们找错人了!”

“如果我们找错人了,你为什么要挟持人质?”

“呵……”杨润东笑了起来,“照你这样说,遇到劫匪的时候,我应该欢天喜地的迎上去,让对方抢劫?”

说话间,他的眼睛不时的左右打量,手上的力度便松了些,好不容易喘了口气的张爱宝赶紧道:“东……东哥,你要勒死我了。”

杨润东却是根本不搭理他,视线在洛叶和赵倩倩脸上睃巡着:“你俩和他们,是不是一伙的?”

被突发状况惊呆了的李绍刚终于回过神来,看向领头的男子:“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情况?东哥叫杨润东,不叫杨松起,还有,能把你的军官证给我看看吗?”

李红旗把军官证递给他:“验真伪吧。”

李绍刚细细打量几眼,还给李红旗,道:“我叫李绍刚,是远州市市委书记李国庆的儿子,不信你们可以打我爸的电话确认,今天这事儿,肯定有误会,东哥是远州知名的企业家,是市里的纳税大户……”

----

一更到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