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698章 新任务

第698章 新任务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89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雷局……”

“洛叶,有新任务,想不想参加?”

洛叶吞回自己想说的话,问道:“去哪儿?”

“你父亲辖下的远州煤矿。”

“因为透水事件?”

雷大伟审视着她的神色:“看来,那姑娘找你,也是为了这事儿。”

洛叶点头:“是的,她父母都是远州煤矿的职工。”

雷大伟冲司机摆摆手,“开车吧,去温家大宅。”转而看向洛叶,“详细说说她知道的情况。”

“透水后,矿主便对外封锁了消息,她的父亲当天上中班,正好在井下,她母亲在矿食堂工作,得到消息已是出事半小时以后。

矿主对被困矿工的家属承诺,不管生死,都给予补贴,要求是,不准将消息泄露出去,不过,具体的钱数,却是没有公布,且再三承诺,矿上会尽最大的能力解救被困矿工。

可是,矿上的老职工都清楚,以远州矿的救援能力,若是不借助外力,被困人员十有*是没命了。

有家属想偷偷溜出去报信儿,都被矿保安给截回去关了起来,不过,矿主马上就给被困矿工家属每家分发了五万,说是等救援结束后,亡者再补五万,伤者补三万,无伤无亡者,钱不必再还。

因为传言说远州矿矿主非常有背景,再加上钱的诱惑,大多数家属都不敢再闹,有那惦人不惦钱的,也被大家劝着拖着,没了办法。

桑草的妈妈,一直表现的极为理智,就没人专门盯着她,她是趁上厕所的时候。用藏在围裙里的手机报的信儿。

桑草过年回家的时候,有向她家人说过,她和鲁东省省长的女儿是同学,是以,她妈妈才会急着打电话给她,希望能够起到作用。”

雷大伟神色凝重的叹一声:“这些人,也太无法无天了,要不是咱们的人恰好在远州执行任务,也不会这么快就得了消息,更不会知道。表面看上去合理合法的远州矿,竟存在着这么大的问题。

救援队伍已经就近派过去了,人员的救援。基本是不会延误,至于结果,则要看透水的严重程度。

明天一早,你和赵倩倩直飞远州市,身份是调往矿文工团的团员。手续今晚连夜办,调令明天早上就会发到文工团。

你们到了远州,先悄悄走访一下,第二天再去报道,你们此行的目的,就是想办法摸清矿主背后的靠山。把这伙不法份子一网打尽。

为什么派你去做这件事儿,你也应该清楚,不过。就算在你父亲的地盘儿上,也要小心行事,安全第一。”

“知道。”听闻救援队已经派过去,洛叶松了口气,心下却是暗自疑惑。这事儿还上升不到由猛虎出面,难道又牵涉到哪条大鳄了?

雷大伟扫一眼洛叶。看她神色便猜出个一二,遂解释道:“有人举报过远州矿,但几拨调查人员得出的结果,都是毫无问题。

说来也巧,三天前,纪检部门刚接到检举信,转到了我这边儿,请求援助,想不到今天就出事儿了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洛叶恍然的点点头,眼珠子转转,“我接连出任务,误了考试怎么办?”

“你就是出半年任务再回来考试也绝对及格。”雷大伟斜她一眼,“有什么要求,照直说,别拐变抹角的。”

“嘿嘿……”心思被猜中的某叶不好意思的笑着,“这事儿完成后,让我回家待两天呗。

我爷爷年龄那么大了,我和哥哥都不在家,他会惦着的,再说了,哥哥过了年要去乡镇实习,初五就走,唉,孩子大了,老人可是真孤单啊。”

这一番感慨发的……,雷大伟无语的看着她:“江政上个月去过你家,说你爷爷的身体硬朗着呢,再活三十年都没问题,而且,他也不孤单,宋老头天天缠着他,就是想孤单也没时间。”

“宋老头和我是一回事儿吗?我是我爷爷的亲孙女儿!”洛叶理直气壮的道。

雷大伟一脸的好笑:“好吧,准你假了,既然你提了要求,就让你在家待三天吧,免得说我不近人情。”

“谢谢雷局。”洛叶浅浅一笑,“只有家人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知道她还是为杭家的事儿心里不爽,雷大伟拍拍她肩膀:“叶儿,站的高度不同,想问题的角度就不同,总有一天,你会明白的。”

“明白,我当然明白……”洛叶唇角勾起来,笑的有些意味深长。

“你这丫头,又打的什么鬼主意?”雷大伟打量着她,“可不准做出让你江叔叔为难的事儿。”

洛叶摆摆手:“放心吧,我不会私自报复杭老头的,江叔叔是我的领路人,又是发自内心的关心我,我才不会让他难做呢。”

雷大伟呵呵笑着:“听这意思,我和老夏显然是不合格的。”

“看以后表现吧。”某叶大度的挥挥手,“这次,我就不计较了。”

“你呀……”雷大伟虽是语带无奈,眸中却满是开心。

到了他这个位置,手下的兵对他都是畏惧多于亲近,难得有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性子的丫头和他顶嘴,倒是让他真正乐在其中。

而且,以他自己的了解,加上江政夜轩等人的描述,这小丫头可不是在谁面前都这个样子,只有在真正信赖的人面前,她才会无拘无束。

而他,又是真正看重她的,这样的好苗子,是可遇不可求的,在某些方面,她绝对和夜轩不分高低。

况且,抓住了这丫头,还怕夜轩会跑掉?……

“雷局,小雨姐什么时候结婚?”洛叶突然问道。

“都行。”

洛叶眼睛瞪的圆圆的:“您真的是小雨姐的亲生父亲?”

雷大伟刚才琢磨的忘我,压根儿没听明白洛叶问的什么就顺口回答了,回过神来见洛叶用那么夸张的表情盯着他,便知道自己出糗了,再问一遍又有些抹不住面子,遂掩饰的轻咳一声,顺着洛叶的话音回答:“我当然是她的亲生父亲。”

洛叶坏坏的点着头:“噢,明白了,我一定原话告诉小雨姐。”

原本想着洛叶会习惯性的再重复一遍,没想到对方回答的竟是严丝合缝,丁点儿消息都没透出来,雷大伟最怕的就是自家宝贝女儿,只好苦笑着道:“好吧,败给你了,刚才,你问的什么?”

“到我姥爷家了。”洛叶得意的眨巴眨巴眼睛,“雷局,我有事儿需要帮忙的时候,您可不能拒绝。”

雷大伟无奈的点头:“好,只要我能力范围内,又不违背原则的,肯定帮忙,不过你现在告诉我,刚才说的什么。”

“太官方了。”洛叶撇撇嘴,“那我也来个官方回答,只要您帮了我,又让我满意,这事儿我就告诉您,在此之前,保证不向小雨姐透露。”

料到洛叶也不会提什么过份的要求,雷大伟咬咬牙:“好,只要叶儿开口,我就帮忙。”

“好,我相信您的信誉,我问的是,小雨姐什么时候结婚。”某叶回答前,没忘了给对方戴上个高帽子。

雷大伟哭笑不得的摇摇头:“我还不至于耍赖,真要那样,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?至于小雨什么时候结婚,我也想知道。

唉,她要是有叶儿一半的省心我也就满足了,你说和付默处的好好的,怎么说散就散了?”

“散了?”洛叶愣一愣,雷雨和付默竟然分手了?

“是啊,为这事儿,她把自己关在房里整整三天,任我怎么劝都不开门,我倒想着暴力闯入,可是她什么脾气我太清楚了,只好由着她……”雷大伟重重叹一声,“叶儿是没见她现在的样子,整个变了个人,死气沉沉的,连话都不爱说,问她和付默到底为什么分手,她也不吭声。

我倒是给付默打过电话,付默也含含糊糊的,就说对不起小雨,你说,我这当爹的,也不好揪着人家不放,唉……”

此时此刻的雷大伟,就是心疼女儿的慈父,与他雷老虎的形象,是丁点不搭边儿。

“我瞅个时间,帮您打听一下。”

“谢谢叶儿了。”雷大伟苦笑着摆摆手,“说着说着怎么说到这儿了,唉,看来我是老了,也开始絮叨了。”

两人说说叨叨的,就到了温家。

行至半道花园儿,恰好遇到阿吉和阿花坐了那儿晒太阳,洛叶便让车子停下来,脑袋伸出去车窗:“吉爷爷,花奶奶,要不要进去?”

“好,我要坐小叶儿身边。”阿花颤巍巍的站了起身来,咧着没了牙的嘴巴,笑得跟朵花儿似的。

“我让着你,我坐在你的旁边。”

洛叶赶紧推门下车,将两位老顽童扶上车:“花奶奶,吉爷爷,想我没?”

“想!”两人异口同声的道,花奶奶又补充,“小姐特别想叶儿小姐,常念叨叶儿小姐没良心,都不回来。”

洛叶拢拢老太太散乱在脸颊的发丝:“我这不回来了吗?”

---

暖第二更到,还有更,暖继续努力去,求亲们的粉红打赏订阅鼓励.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