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657章 离

第657章 离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62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夜清莲被司家人围在一起夹攻的时候,夜清荷凑了洛叶耳边小声道:“小嫂子,二姐的姥爷其实挺好的,可惜,在家里一点主都做不了。

以前,家里大宴请的时候,我有和二姐的姥姥姥爷坐一桌,天呐,她那个姥爷说句话就会被她姥姥骂,那老太太,根本不顾忌老爷子的面子。

不过,这也间接解释了姐夫为什么可以忍二姐这么多年,以前的二姐,可就是她姥姥的翻版。”

“正常。”洛叶淡淡一笑,“二姐的姥姥应该一直担负着家庭的重担,所以,对二姐的姥爷也就没多少尊重,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——百分之九十的家庭适用于这句话。”

“幸福的机率也太小了吧……”夜清荷坏坏一笑,“如果小嫂子和大哥结了婚,适用于这句话吗?”

“你说呢?”洛叶反问。

“要真是适用于这句话,大哥这辈子可就要做妻奴了,他就算脱了鞋子追,在经济上也追不上小嫂子。”夜清荷同情的摇摇头,“可怜的大哥。”

洛叶白她一眼,懒得再搭理她。

“小嫂子,冤有头债有主,老太婆要过来了。”一直盯着那边动静的夜清荷“嘿嘿”笑着道,声音怎么听怎么欠扁。

洛叶淡淡一笑,视线转向直冲冲向她走来的司老太太,如果担心对方找茬,刚才她就闪了。

不走,就是等着和对方了结这件事情,夜老爷子和夜老太太不过来,显然也是为她留了发挥的余地。

毕竟司老太太是长辈,若是洛叶当着夜家长辈的面不给司老太太面子,就会显得夜家不会做事儿。

是以,夜老爷子和夜老太太先把自己垫了底下。这样,别人无论怎么说起来,都是洛叶为老公公老婆婆争脸……

姜果然是老的辣,若不是对老两口十分的了解,绝对会误以为老两口是因为嫌恶司家人,才故意不陪着的。

司老太太行至洛叶身前,停住,三角眼眯缝着:“你,就是洛叶,害得我司家鸡狗不宁的洛叶?”

“司家姥姥。是鸡犬不宁。”夜清荷一本正经的纠正。

“我知道!”老太太不满的扫一眼夜清荷,“这样说,是为了更形象。我哪能不知道是鸡蜷不宁?”

夜清荷连连的点着头:“噢!噢!噢!……”站了一旁的夜清竹好笑的瞪一眼妹妹,往前一步护了洛叶身旁。

洛叶一本正经的看着司老太太:“这位姥姥,能不能帮我普及一下知识,鸡犬不宁的犬是哪个字?”

“行了!”司月上前一步,怒视着洛叶。“我妈妈年龄大了记忆不好,就算念错字又怎么了?至于这样揪住不放吗?

她那个年代的人,能识字就已经是很厉害了,你们以为,以前的人也和你们这么幸福可以上大学?”

“您误会了,我真没有揪住不放的意思。这不,清莲姐姐有可能要做妈妈了,我呢。就想着杜绝一切误导宝宝的因素。

其实,刚才说完我就后悔了,管他鸡狗不宁还是鸡犬不宁,咱们只要明白意思就行了,至于宝宝。听懂这句话还要好几年呢,真没什么好担心的……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司老太太伸手就向洛叶推开。被夜清竹一把给挡了回去,“司家姥姥,有话说话,不要动手。”

“她影射我活不到外孙成人,就这家教,怎么可以做夜家的长孙媳?我真是不明白了,你爷爷奶奶都是明白人,怎么在这事上,就这么糊涂……”

洛叶笑着打断她:“您误会了,我刚才的意思是想说,孩子长大还有好多年,您现在开始学习也是来的及的。

象您这体格,走一步地皮都要震的晃三晃,哪能就往那方面想了呢?还有,你这气势汹汹的就冲我来了,事情搞明白了吗?”

二伯和二伯母的事情,绝不是我这做小辈的能掺合能干涉的,你来找了我的麻烦,二伯母就能和二伯重修旧好了?

我劝您啊,三思而后行,二伯母和二伯为什么闹成今天这个样子?身为长辈,您应该多为女儿分析分析,打算打算,那样,才能让女儿的后半生幸福不是?

若是象现在这样,出了什么事儿就气急败坏的怨到别人身上,结果……算了,您是明白人,结果我就不多做预测了。”

夜清莲接话道:“姥姥,别难为叶儿了,这事儿,与她丁点儿关系都没有,叶儿一向很宽容,只不过,咱们家的人,常常把这宽容当成了纵容,才会有了今天的下场。”

“病人需要休息,除了陪护,其他人都离开吧。”邵医生适时的走了进来。

司老爷子赶紧扯扯司老太太胳膊:“走吧,清莲现在需要休息,还是等清莲好了再说吧。”

司老太太就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,夜家这什么意思?一个个连环扣般的挤兑她,摆明了只让她受气,不让她出气。

散泼这种事儿虽然是她的专长,可是在夜家,她还真不敢那样做,万一给人揪着扔出去,她这老脸往哪儿放?

关键是,从此她也就进不了夜家的大门了……

想到这儿,她猛的打个激凌,这些年,夜家不拿她们当外人,倒让她忽略了自家和夜家的差距,忽略了女儿嫁入夜家根本是高攀。

若是女儿就此被休了,从此,她如何在老姐妹中高人一等?

恐怕,到时她会成了老姐妹们取笑的笑柄吧?这些年,那些人虽然敬着她,心里估计巴不得她倒霉呢……

越想心越慌,原本的怒气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剩下的,便只有惶惑了,恰好要和洛叶错身,腿一软,半跪了下去:“洛小姐,你行行好,饶过我女儿吧,如果你帮了我女儿,从此我一天三柱香为你祈福……”

洛叶赶紧闪开,这把年龄,这样的大礼,她可受不得,轻咳一声:“司家姥姥,这事儿还真就不是我能解决的,现在的我对于夜家来说,就是个外人,哪有这权利左右这事情?

而且,长辈间的感情纠份,我这做小辈的要是跟着乱掺合,可就要被人笑话死了,您呀,还是另想办法吧。”

“你这摆明了不帮我,我女儿要是离了婚,我也就不活了,这日子,没法过了,没法活了……”司老太太边说边躺下来回滚了起来,洛叶目瞪口呆的看着如孩童般撒泼耍赖的司老太太……长见识了!

“妈,你起来,妈……”

“老太婆,你别凉着,赶紧起来。”

“姥姥,求您了,别丢人现眼了,行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哎哟!你拉疼我胳膊了,松手!”司老太太的一声大喝,惊的夜清荷往后退一步,半晌,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:“我太幸福了,我娘是我娘啊。”

“这说了句什么话!”夜清竹好笑的拍她一巴掌 ,“你娘不是你娘,还成了别人的娘不成?”

“嘿嘿……意思你懂的。”

夜二伯阴沉着脸走了进来:“司月,要是还想要脸面,就劝你妈赶紧离开。”

“啊呀呀……女婿你来了……”

夜二伯迅速打断夸张嚎叫的司老太太:“我不是你的女婿!拜托您自重,还有,时间太晚了,几位先回家吧,至于清莲,我会照顾好的。”

“你真的就这么绝情?”司月定定的看着夜二伯,“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,我跟了你这么多年,这样待我,你心里过意的去?”

“行了,有些话,说一次就行了,有些事,你心里都明白,再闹腾下去,真没什么意思,走吧,我送你们回家。”夜二伯边说边拔腿往外走。

司老太太赶紧爬起来,跟在后面往外走。

一行人离开后,洛叶瞅着门口,眸中满是同情之色,这夜二伯,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?

夜清莲冷冷的“哼”一声:“我爸活该,男人管不住下半身犯的错误,必须付出代价!”

“……”

几人集体沉默中,这话……不好接,这话……没法接……

第二天中午,仲山急急的赶了回来,紧接着,仲家老两口也被接了过来,双方达成友好协议,一段时间内,仲家老两口住在夜家,帮忙照看儿媳妇儿。

这个决定,乐得仲山嘴巴都合不拢。

自从娶了夜清莲,自家老爹老妈就没舒心过,这一次,总算是……孝顺了一把儿。

夜清莲也一改以往对公公婆婆不爱搭理的毛病,“爸爸”“妈妈”的亲热叫着,使得原本对这儿媳妇极不满意的仲妈,也犹豫了起来,或者,以前是她这个做婆婆的,太过了?

第三天,夜二伯和司月去办了离婚手续。

并非司家人想开了明白了,只是,夜家人从上到下的态度,使得司家不得不选择退一步,好歹,外孙外孙女还是夜家人,以退为进,也未偿不是办法……

而此时,洛叶已经搭上了前往香山县的飞机……

-----

暖第一更到,特别感谢粉红给暖,正版订阅的亲们~

-------------

推荐朋友文文

书名:阿莞 作者:予方 简介:前世为了报仇,她失去了所有尊严,泯灭良知伤害无辜。 这一世,她不会为了仇恨而失去自我,她要守护自己的幸福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